中国的粮食危机与耕地问题(一)

作者:WWL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在中共历史书上,把1959年到1961年称为三年自然灾害。由于自然灾害导致了经济困难和粮食缺乏。二十年前笔者在《天问——三年自然灾害》一文中指出,1959年到1961年期间中国并没有发生严重的自然灾害,属于正常年景。1959年到1961年期间中国饿死几千万人主要是人祸,其中一个严重错误就是在这三年时间内继续出口国内已经十分短缺的粮食,而不是进口粮食来弥补国内粮食供应的不足。

从1959年到2019年整整六十年时间过去了,这饿死几千万人的真相还没有被完全揭露出来。饿死几千万人的原因是什么?饿死几千万人的责任人是谁?都是没有被回答的问题。可悲的是,还有人在质疑,究竟有没有饿死人?

2019年10月14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司发布了《中国的粮食安全》白皮书。笔者在此讨论中国的粮食危机与耕地问题,目的就是纪念中国三年经济困难期间饿死的几千万同胞,揭示未来中国发生粮食危机的风险。

2004年是一个转折年,是中国从粮食出口国变为粮食进口国的转折年。粮食进口量占消费量的15%以上,很可能超过20%,甚至高达30%。中国进口粮食的一个原因是中国粮食质量不能满足某些阶层的健康生活的需求。根据中国官方曾经发布的数据,中国五分之一的耕地受重金属严重污染,这些土地上生产的受重金属严重污染的粮食在中国统计局的数据种,在市场上流通,危害着普通的中国人。扣除这些污染粮食的产量,中国粮食危机确确实实已经存在。如果中国政府缺乏外汇或者不愿意用外汇在国际市场上购买粮食,中国粮食危机会急剧加重。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一、粮食安全和粮食危机

2019年10月14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司发布了《中国的粮食安全》白皮书。23年前,1996年10月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也发表过一个《中国的粮食问题》白皮书,也是谈粮食安全问题。

粮食安全问题的另一个表述就是粮食危机。各国首脑与联合国的官员们喜欢使用粮食安全这个词,这是一个正面表述政治目标的词。而一般的民众、新闻媒体或者科学工作者喜欢使用粮食危机这个词,它直接反映了人们正在和未来面临的风险。

对于粮食安全有不同的定义。

1974年联合国粮农组织等机构举行的世界粮食会议,对粮食安全的定义是:“保证任何人在任何地方能够得到未来生存和健康所需要的足够食品”。

1983年联合国粮农组织将定义修改为:“确保所有人在任何时候既能买得到又能买得起所需要的基本食品”。

2009年在意大利罗马举行的世界粮食安全首脑会议对粮食安全的定义为:“粮食安全系指所有人在任何时候都能通过物质、社会和经济手段获得充足、安全和营养食物,满足其过上积极、健康生活的膳食需要和饮食偏好。粮食安全的四个支柱是可供应量、获取渠道、充分利用和稳定供应。营养是粮食安全概念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从粮食安全定义的演变中可以看到以下几点:

第一,粮食安全应该称为食品安全(food security)更为合适;

第二,粮食安全是针对任何人、任何地方和任何时候而言;

第三,最初主要考虑的数量,粮食或者食品的供应数量;

第四,然后增加了对粮食价格的要求,就是买得起的粮食价格;

第五,最后增加了对粮食质量的要求,保证健康生活的要求。

从粮食安全的定义演变中可以看到,人类对粮食安全的要求越来越高,越来越全面。如果以上几点中的任何一点没有得到满足,即是发生了粮食危机,比如一部分民众无法支付所需粮食的价格,或者粮食质量无法满足一部分民众的健康生活要求。

二、粮食与谷物——习近平的目标是“确保谷物基本自给”而不是“确保粮食自给”,背后已经隐藏粮食危机的风险

民以食为天。这个成语出自《史记》。《史记·郦生陆贾列传》:“王者以民人为天,而民人以食为天。”其实,食并不是最重要的,对于人体生命来说,喝水时更重要的。水是自然的产物,如李白诗中所写:黄河之水天上来。《史记》中的民以食为天这个典故来自秦朝灭亡后的刘邦与项羽争夺天下的战争,谋士郦食其劝刘邦后撤,放弃成皋以东的地区,而固守成皋以西的地区,因为那里有一个很大的粮仓。郦食其为刘邦打败项羽立下大功。从此,民以食为天一语就传播开来。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统计口径,粮食包括:

谷物:稻谷、小麦、高粱、玉米、大麦、荞麦、燕麦等;

薯类:红薯、土豆等;

豆类:大豆、蚕豆、红豆、绿豆、豌豆等与其他油料植物。

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司发布了《中国的粮食安全》白皮书中有时候用粮食产量,有时候用谷物产量。粮食产量中包括了大豆等油料的产量,而谷物产量中则不包括大豆等油料的产量。再者,过去土豆计算在蔬菜类中,现在一大部分计算在粮食产量中,这样粮食产量自然就提高了,增长速度也就快了。

下面一张表是国家统计局统计科学研究所2015年发布2013年至2020年粮食与谷物消费量预测表,表中展示了粮食与谷物的区别。

单位:万吨

年份 2013 2014 2015 2016 2017 2018 2019 2020
粮食 63414 64769 66153 68565 71006 71877 72678 73411
谷物 53128 53890 54663 55447 56242 57048 57867 58696

表1: 2013年至2020年粮食与谷物消费量预测表,来源:国家统计局统计科学研究所,2015年发布。

从表中可以看出,预测粮食消费的增长速度,高于谷物消费的增长速度。以2013年的消费量为100,2020年的粮食消费量为115.8,而谷物消费仅为110.5。

年份 2013 2014 2015 2016 2017 2018 2019 2020
粮食指数 100.0 102.1 104.3 108.1 112.0 113.3 114.6 115.8
谷物指数 100.0 101.4 102.9 104.4 105.9 107.4 108.9 110.5

表2:由表1推算出来的2013年至2020年预测粮食与谷物消费量的指数表

粮食消费减去谷物消费量,则是计算在粮食产量中的非谷物消费量,既薯类、豆类等的消费量。非谷物消费量增长速度,高于粮食消费的增长速度,更是远远高于谷物消费的增长速度。到2020年非谷物指数达到143.1,在2018年非谷物指数达到144.2。中国未来粮食消费增产要靠中国人多消费非谷物的粮食,如土豆等,高达五分之一。这与中国政府近年来鼓励居民多吃土豆等、鼓励贫困地区农民多吃土豆等的政策相符。

单位:万吨

年份 2013 2014 2015 2016 2017 2018 2019 2020
非谷物 10286 10879 11490 13118 14764 14829 14811 14715
非谷物指数 100.0 105.8 111.7 127.5 143.5 144.2 144.0 143.1

表3:由表1推算出来的2013年至2020年预测非谷物消费量及指数表

习近平当上中共总书记后,提出了“确保谷物基本自给、口粮绝对安全”的目标,这是中共在粮食安全方面的最高目标。目标中的确保谷物基本自给,与确保粮食自给是不一样的。确保谷物基本自给,只是确保稻谷、小麦等的基本自给,而大豆等油料植物则是不能自给,需要依赖进口。关于这一点,下面还会谈到。所以说,习近平并没有把确保粮食自给当作执政的目标,而且取了一个较低的目标,只是确保谷物的基本自给。如果说习近平的这个目标得以实现,只是实现了谷物供应的基本安全,而没有实现粮食供应的安全。中国的粮食危机依然存在。

几千年来,中国人信奉民以食为天。粮食的最主要用途就是供人食用,也就是口粮,包括食用植物油。

粮食还有一个很大的用途就是供牲畜食用,如猪、牛、马、羊、鸡、鸭、鹅等,就是所谓的饲料用粮,特别是养猪,饲料用粮大,养牛、马、羊主要靠吃草。

粮食的第三大用途就是当工业原料,用来生产白酒、啤酒、酒精或者其他化工产品,特别是近年来用于生产生物汽油。

下面一张表是国家统计局统计科学研究所2015年发布2013年至2020年三大用途消费量预测表:

单位万吨
年份 2013 2014 2015 2016 2017 2018 2019 2020
口粮消费 25580 25771 25964 26159 26355 26552 26751 26952
饲料用粮 14948 15177 15410 15647 15887 16131 16379 16631
工业用粮 10774 11460 12189 12964 13789 14666 15599 16592

 表4: 2013年至2020年三大用途消费量预测表,来源:国家统计局统计科学研究所,2015年发布

年份 2013 2014 2015 2016 2017 2018 2019 2020
消费总和 51302 52408 53563 54770 56031 57349 58729 60175
口粮消费比例 49.86 49.17 48,47 47,76 47,04 46,3 45,55 44,79
饲料用粮比例 29.14 28.96 28,77 28,57 28,35 28,13 27,89 27,64
工业用粮比例 21.00 21.87 22,76 23,67 24,61 25,57 26,56 27,57

 表5:由表4推算出来的2013年至2020年预测三大用途消费比例,

从表中可以看出,用于人口口粮消费的比例将从约50%降低到约44.79%,用于饲料用粮的比例略有下降,而工业用粮比例从21.00%增长到27.57%。

国家统计局统计科学研究所提供的基本是这么一个比例,不到一半的粮食供人食用,其余一半多的粮食供牲畜食用和当工业原料使用。

但是根据国家自然资源部的资料,2011年口粮消费约占30%,饲料用粮约占40%,工业用粮约占20%,种子和新增储备用粮约占5%,损耗浪费等约占5%(熊志强:人均粮食消费逼近500公斤大关意味着什么?——从粮食消费结构变化看坚守18亿亩耕地红线的重要性。中国国土资源报2012年2月21日)。这组数据与国家统计局统计科学研究所提供的数据相差很大,这里点到为止。不知道中共领导人习近平等到底是依据那组组数来做决策?

国务院新闻办公司发布的《中国的粮食安全》白皮书中说:“(中国)人均(粮食)占有量稳定在世界平均水平以上。目前,中国人均粮食占有量达到470公斤左右,比1996年的414公斤增长了14%,比1949年新中国成立时的209公斤增长了126%,高于世界平均水平。”

这个中国人均粮食占有量达到470公斤左右中的约55%不是用于供人食用,而是供牲畜食用和当工业原料使用,用于供人食用的大约只有每人207公斤。世界粮农组织认为人均400公斤即可满足营养均衡,从表面上看,中国人均粮食占有量超过了世界粮农组织的标准。但是考虑到中国的特色,近30%的粮食当工业原料使用。这一特点, 世界粮农组织并没有考虑到。

在粮食当工业原料使用中,用于酒类生产的用粮数量很大。中国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白酒和啤酒生产国,但是中国的经济学家认为,酒的消费还有很大上升空间,中国人均白酒消耗量不足俄罗斯的四分之一,中国人均啤酒消耗量不足德国的三分之一,所以中国今后将有更多的粮食用于生产白酒和啤酒,更多的粮食当工业原料使用。还有中国是一个石油资源和天然气资源十分缺乏的国家,希望能用生物汽油来替代10%的汽油需求。因此用于产生物汽油的粮食量十分巨大。中国商界认为,在未来粮食使用的竞争中,能支付更高价格者的行业最终能获得胜利,显然竞争的胜利者是工业使用。

其实中国的经济学家在进行国际比较时常常犯一个错误,总是把中国与世界第一的国家比,比如在比较人均能源消耗时总是和美国比。比较人均电能消耗时也和美国比。
但是中国人不可能既象俄国人那样喝这么多白酒又象德国人那样喝这么多啤酒。如果真是这样,将来中国人非把自己喝死不可。

三、中国的粮食危机

现在许多人都在讨论中国的粮食危机,其实这个问题讨论了很久。有人说,中国面临的粮食危机很大;有人说,中国根本就没有什么粮食危机。到底哪个说法对?哪个说法错?主要是站在什么立场上看待这个问题,谈论中国哪一部分人的粮食危机。

说中国根本就没有什么粮食危机,就是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中国饿死几千万人时,当时中国政府也没有承认过中国有粮食危机。当时中国媒体上报道的都是粮食大丰收,产量放卫星。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也说粮食大丰收,而且中国政府还是在继续出口粮食,来换取建设黄河三门峡大坝等重点工程所需要的钢材、水泥、设备与美元。

事实上在这三年期间,中国的官员从中央到地方,哪怕是县长、县委书记、人民公社主任、书记、生产大队队长、书记,都没有饿死的。当官的有特供,官儿级别越高,特供越多越好。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人,很少听说有被饿死的,城市越大饿死的人越少。有海外关系的(除台湾外)最好是在香港有亲戚的,也很少听说有被饿死的。大城市里有侨汇商店,里面粮食、食品供应很充足很丰富,虽然价格高,但是没有美元、港币是换不到侨汇卷的,也进不了这样的商店。所以国务院新闻办公司发布的《中国的粮食安全》白皮书认为,中国根本就没有什么粮食危机,今后也不会有什么粮食危机。

在1959到1961那些年份,浙江的情况在全国算是不错的,因为政治上没有那么左,农民在地里种的粮食还是收上来了。周恩来让浙江省委书记江华紧急调拨粮食给山东,说那里要饿死人了。山东省委书记谭启龙是浙江省第一任省委书记,原来是江华的上级。但是江华不肯调粮,调给山东几列车的番薯藤。在浙江一些地区,番薯藤是用来喂猪的,同时,番薯藤还可以当种番薯的秧苗来用。江华说,调运番薯藤有两大好处,一是可以吃,可以救急;一是可以种,自力更生。文化大革命中,这件事情就成为江华反对中央的一大罪状。江华反驳说,毛主席提倡自力更生,我有什么错!?

中国粮食产量的数量全部来自国家统计局。如果相信国家统计局的数据,那么在1959年至1961年之间中国绝对不可能发生粮食饥荒,也绝对不可能发生饿死几千万人的悲剧。如果相信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中国永远不会有粮食危机。

说中国面临的粮食危机很大。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看。首先在中国有一部分人没有足够的收入去购买满足最基本的生活需求的食物、粮食。农村贫困人口,据说现在只剩下1800万人了,按人均年收入低于2300元计算的。起码对这1800万中国人来说,就是天天面临粮食危机。人均年收入低于2300元,按一美元等于7.1元人民币换算,每天收入不到0.89美元!世界银行最低的贫困人口的标准是每人每天1.9美元,相当于人均年收入4924元!中国农村人口中还有多少人低于人均年收入4924元这个标准?8000万?一亿?还是更多?如果用世界银行其他的贫困人口的标准是每人每天3.2美元或者5.5美元,那么中国农村又有多少贫困人口?还有许多贫困人口生活在城市里。对于中国的收入弱势的人群,他们天天面临着粮食危机。不是中国缺少粮食的供应,而是一部分民众的收入买不起粮食。重复一遍,中国的粮食危机,不是中国缺少粮食供应,而是一部分民众收入低,买不起粮食,特别是当粮食价格飙升,更多的人买不起粮食,危机爆炸性地扩大,就像当下猪肉价格飙升,二师兄的肉比师傅的肉还贵,许多人吃不起猪肉一样。

还有一个就是从粮食净进出口量来看粮食危机。粮食出口量大于粮食进口量,或者粮食出口量等于粮食进口量,就是粮食完全自给,就没有粮食危机。前面谈到的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国内都饿死人了,中国仍然是一个粮食净出口国,从数据上看,中国是粮食完全做得自力更生、自给自足。这个状态一直持续到2003年。从2004年开始,中国的粮食进出口量超过进口量,而且这个差额越来越大,中国粮食就不能自给自足,这个粮食供应危机的风险就出现了。重复一遍,当中国的粮食进出口量超过进口量,粮食供应危机的风险就出现了。

还是讲个故事。人什么时候最能吃?是粮食供应丰裕时能吃还是粮食供应短缺时能吃?笔者1969年到北大荒插队落户,第一年粮食由国家供应,第二年就和农民一样,靠生产队分的口粮,是420斤谷物和豆类,如玉米、高粱、小麦和大豆。每年秋收的季节,县里派来的征购粮工作组就进村了,最好的粮食都要交给国家,完成了征购粮任务后剩下的谷物才能分给农民和知青。当时吃不饱,但是又特别能吃。有一次知青打赌,看谁吃得多。有一个同学一顿吃了两斤馒头,一般人也都吃一斤半馒头,一个个都是饭桶。越是恐慌饥饿之时,人越是能吃,对粮食的需求量也就越大。当粮食供应发生危机时,由于恐慌的作用,对粮食的需求就会增加。在插队时还做过一个调查和研究,就是地主、中农和贫农到底谁对粮食的需求量更大?结果是贫农对粮食的需求量最大。收入越低的人群对粮食的需求量越大。

四、1979年到1984年粮食生产增长速度最快,1984年以后到2018年增长速度明显放缓,原因都是土地制度改革的进与退

2019年10月14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了《中国的粮食安全》白皮书,主要阐述了中共十八大以来,习近平的“确保谷物基本自给、口粮绝对安全”的粮食安全观,以及习近平上台以后几年来的粮食“连年丰收”。

白皮书谈到了第一个伟大成就就是粮食产量稳步增长。白皮书给出了一张图,是中国1996年到2018年的粮食总产量,都是国家统计局提供的数字。

国家统计局提供的数字可靠不可靠?反正过去的温家宝总理不相信、现在的李克强总理也不相信,他们脑袋里有另外一组数据。但是大家能看到的也只有国家国家统计局提供的数字。

表6:1996-2018年中国粮食总产量,来源: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中国的粮食安全》

1996年到1999年的粮食总产量在5亿吨左右徘徊,之后开始走下坡路,到2003年大约只有4.25亿吨左右。到2006年2007年粮食总产量恢复到5亿吨左右。之后又持续增长,到2012年突破6亿吨,到2015年突破6.5亿吨,之后又几年开始在6.6亿吨附近徘徊。据说2019年的粮食总产量将与2018年持平。但是根据笔者掌握的信息,2019年的真实粮食总产量低于2018年。

前面已经谈到,温家宝总理、李克强总理都不相信国家统计局提供的数字。但是老百姓、科学工作者能看到的只是国家统计局提供的数字。

在这个白皮书之前,1996年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也发表过一个《中国的粮食问题》白皮书。

1996年的白皮书讲述的是1950年到1995年的粮食总产量的发展。这样把两个粮食白皮书的数字连接起来,就可以得到从1950年到2018年的粮食总产量的发展。

1996年的白皮书把1950年到1995年的粮食总产量发展分为三个阶段:

1950—1978年为第一阶段,29年间的粮食平均每年增长3.5%。

1979—1984年为第二阶段,6年间粮食平均每年增长4.9%,是新中国建立以来粮食增长最快的时期。这一时期粮食生产的快速增长,主要得益于中国政府在农村实施的一系列改革措施,特别是通过实行以家庭联产承包为主的责任制和统分结合的双层经营体制,以及较大幅度提高粮食收购价格等重大政策措施,极大地调动了广大农民的生产积极性,使过去在农业基础设施、科技、投入等方面积累的能量得以集中释放,扭转了中国粮食长期严重短缺的局面。

1985年—1995年为第三阶段,11年间粮食年平均增长1.2%,增长速度慢的原因是农业生产结构调整,发展多种经营,食物多样化发展较快。由于非粮食食物增加,人民的生活质量明显提高。

1996年的白皮书宣称:“新中国解决了人民的吃饭问题”。“目前,中国粮食总产量位居世界第一,人均380公斤左右(含豆类、薯类),达到世界平均水平。人均肉类产量41公斤、水产品21公斤、禽蛋14公斤、水果35公斤、蔬菜198公斤,均超过世界平均水平。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统计,在八十年代世界增产的谷物中,中国占31%的份额。中国发展粮食生产所取得的巨大成就,不仅使人民的温饱问题基本解决,生活水平逐步提高,而且为在全球范围内消除饥饿与贫困作出了重大贡献。”

把1996年—2018年看作第四阶段,23年间粮食平均每年增长1.15%,是1950年到2018年之间粮食生产增长最慢的阶段。

小结一下:

1950年到2018年之间,粮食生产增长最快的阶段是1979—1984年,增长最快的原因是农村实施的一系列改革措施,特别实行以家庭联产承包为主的责任制,土地所有制向土地使用权的私有化方向的发展。1984年以后到2018年粮食生产增长速度明显放缓,原因是没有在土地使用权的私有化方向上继续走下去,向土地所有权的私有化方向发展,生产关系的停滞不前,不进则退,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

五、中国粮食进口

2019年的粮食白皮书说,中国粮食基本自给。

100%的粮食靠自己生产,这是粮食完全自给。但是什么是基本自给?

95%的粮食靠自己生产,是基本自给?还是90%的粮食靠自己生产,是基本自给?还是80%的粮食靠自己生产,是基本自给?还是70%的粮食靠自己生产,是基本自给?

中国有多少粮食需要进口?有人说,10%的粮食需要进口;又有人说,15%粮食需要进口;20%,甚至25%到30%。这里不但涉及粮食进口的数据,而且涉及粮食的定义,仅仅是谷物,如水稻、小麦、玉米,还是谷物加豆类,包括大豆,还是大米、面粉等。根据中国海关的数据,中国20%的粮食是进口的。

最重要的一点是,2004年是一个转折点,中国从一个粮食出口国变为一个粮食进口国,而且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依然保持是一个粮食进口国。

很多网友问,既然粮食够吃,为什么还要进口?

下面从两个方面来解释。

第一个解释是粮食质量,国内优质粮食供给不足。

中国的一些专家说,由于城乡居民粮食消费水平大幅度提高,对优质粮食需求持续增加,而国内优质粮食供给不足。如小麦是我国居民的主要口粮,国产小麦以中低筋品种为主,蛋白质含量较低,制作高端面包所需要的高筋小麦国内供应不足,需要通过进口来解决。

专家们触及到粮食问题的关键——中国粮食的质量问题,但是专家们没有把问题的核心展示给广大老百姓。中国国内优质粮食供给不足,不仅仅是国产小麦蛋白质含量较低的问题,而主要是粮食污染的问题,比如粮食中重金属污染等问题。

笔者过去接受的教育是“农民吃糠吃野菜,地主吃细粮白面”。到德国生活35年,发现情况正好相反“收入高的人群吃糠吃野菜,收入低的人群吃细粮白面”,蛋白质含量较低根本就不是问题。

大家一定听说过污染的粮食问题,粮食中的重金属成分超标问题,比如铬超标,重金属污染的大米,重金属污染的小麦等等,但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的《中国的粮食安全》白皮书根本不谈粮食污染问题。

湖南长沙有一群大学刚刚毕业的90后的大学生,2013年成立了一个叫“曙光环保”的公益社团,专门调查研究粮食中的重金属污染问题,领头的大学生叫刘曙。三年來,刘曙带领她的团队对湖南多地的严重污染进行调查、采样,走遍湖南许多地方,取得了土壤及稻谷等164个样品,进行成分检测与分析,其中有一处土壤重金屬超标竟然达到715倍。“曙光环保”的报告引起中国与世界的震惊。2016年10月10日长沙市国安局将刘曙拘留,罪名是“泄露反间谍工作的国家秘密”。从此刘曙这位90后的大学生就象空气一样的消失了。与刘曙一样消失的还有粮食的重金属污染问题。

中国有约五分之一的耕地被重金属污染,那么起码有五分之一的粮食也存在重金属污染问题。现在大家听不到粮食重金属污染问题。为什么?是不是这五分之一被污染的耕地不再种粮食了,或者这五分之一被污染的耕地通过化学清洗重新被净化了?都不是!而是把污染的与不污染的粮食混合一下,粮食中的重金属就不超标了。比如把二吨重金属超标一倍的粮食与三吨没有重金属污染的粮食混合起来,这五吨的粮食都没有重金属污染问题了。这样的粮食,对于普通的、收入低的老百姓来说,是“安全、健康”的粮食供应。但是对于精英阶层来说,这就不是优质粮食,所以需要供给侧的改革,从国外进口优质粮食来满足精英阶层的需要。

中国国内优质粮食供给不足,除了最主要的粮食污染问题,还有这些粮食都不是有机粮食,而是依赖化肥、农药催生出来的。中国的一些粮食十分高产,但是确实不好吃。还有就是种子问题。中国有句成语叫“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如果再把收来豆子种到地下,应该有个好收成,结果却是颗粒无收。为什么?这些果实没有再生育能力!这句成语应该改为 “种瓜不得瓜,种豆不得豆”。都说人类的生育能力持续下降,看看大家吃的是什么,就不难理解了。

第二个解释就是所谓的调整与优化粮食的种植结构。

中国进口粮食的一大部分是进口大豆。大规模进口大豆也是2004年之后的事情。最近10年来,平均每年增加进口大豆650多万吨。2017年中国大豆进口9500多万吨,2018年进口8800多万吨,成为全球最大的大豆进口国,年度进口量占全球总量的60%左右。原来美国、巴西、阿根廷是主要进口来源地,为了应付中美贸易战,现在把进口国扩大到俄罗斯、乌克兰、哈萨克斯坦等国。

许多人会唱一首歌:“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歌词中有这么一句“那里有满山遍野的大豆高粱”。东北三省是中国的粮仓,特别是黑龙江、吉林两省,那里本来是小麦、玉米、大豆、高粱、小米等的种植基地,很少种水稻的,只有朝鲜族居住的地区种些水稻。

2006年我回当年插队的黑龙江北大荒,发现那里不种大豆、高粱了,改种水稻了。为什么改种水稻?为什么不种大豆?第一是因为水稻产量高,大豆产量低。一亩地种水稻产量1000多斤,一亩地种大豆,最多100多斤。水稻亩产量起码是大豆的八倍以上。把种大豆的耕地省出来种水稻,在耕地面积不变的条件下,粮食总产量就上去了,这是2004年后粮食增长的原因之一。

但是中国的大豆需求量很大,榨豆油需要大豆,做豆腐、豆制品要用大豆,榨完豆油后的豆饼是养猪的饲料,做完豆腐的豆渣、甚至那个水也是养猪的饲料。中国国内少种或者不种大豆,就需要从国外进口,从美国等国进口大豆。中国一年进口的大豆数量占全球总产量的60%左右。第二就是从国外进口大豆,特别是从美国进口大豆,成本比中国国内种植大豆更加便宜。种豆不如买豆。

如果中国信奉的是市场经济,执行的也是市场经济,那么从国外进口大豆就不是问题。唯一的问题就是,中国有没有这么多外汇可以用来进口大豆。

但是中国信奉的不是真正的市场经济,执行的也不是真正的市场经济,所以特别害怕美国等西方国家利用市场经济,来迫使中国走市场经济的路。而中国要真正走市场经济的路,必然要进行政治改革。

2017年中国大豆进口9500多万吨,2018年进口大豆8800多万吨,中国对世界、特别是美国的大豆供应依赖性很大。不懂市场经济的中国政治家都这么认为,他们害怕美国卡中国的脖子。中国政治家不懂市场经济,既然是市场经济就有市场分工,这样才有资源的最优配置。所有市场参与者都遵守市场经济原则,谁也不会卡谁的脖子,谁也不会被别人卡脖子。

所以从2017年起,中国政府又利用财政补贴来恢复黑龙江、吉林的大豆生产,把部分种水稻的土地重新改种大豆。中国政府对改种大豆的农民进行补助,少的每亩300多元人民币,多的每亩500多元人民币。但是人算不如天算。2019年,黑龙江、吉林自7月份以来连续遭受四次台风影响,降雨过多,大豆减产,水稻也减产。在历史上黑龙江很少受到台风影响,更不要说连续遭受四次台风的影响。所以,中国不得不放低身段,向美国买大豆、买猪肉等。关键是,中国政府是否有400到500亿的外汇储备,可以用来购买美国的大豆、猪肉。中方有美元并且愿意买,中美双方皆大欢喜;中方没有美元或者有美元但是不愿意买,中方则出现供应短缺,美方加大制裁力度。

市场经济,一方面是供给,另一方面是需求,需求后面是对需求的支付能力,没有支付能力,一切都是空话。这就涉及到今天话题中的一个重要内容:如果中国有足够的外汇储备,中国政府又愿意动用外汇储备从国际市场上进口粮食,中国就不会有什么粮食危机。对于粮食危机问题,茅于轼先生曾发表这样的观点,世界粮食市场上是供应充足,甚至有些过剩。“只要商店开门营业,就可以随时随地买到粮食。只要有钱,人们就可以永远用合理的价格买到所要的商品。个人的粮食安全依靠市场,国家的粮食安全同样也依靠市场。”前提是大家有足够的钱可以购买粮食,国家有足够的外汇可以进口粮食。如果一部分人没有足够的钱来购买粮食,粮食危机对这部分人来说就是客观存在。如果国家没有足够的外汇进口粮食,国内粮食短缺,粮食供应的短缺必然造成粮食价格的上涨。更多的人没有支付粮食消费的能力,粮食危机涉及的人群扩大。但是中国5%的人占有80%的资产,这5%的人不会有粮食危机。再说国家还可以动用专政工具来维持特供制度。

目前,中国政府与国有企业全部垄断了粮食进口。向哪国购买,购买多少,用什么价格购买,都受中国政府控制。如果粮食的进口是由几万个私有企业来实行,它们根据中国的需求在国际市场上进行采购。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不会有粮食危机。但是只要中国政府垄断粮食进口,如果中国政府缺乏外汇或者不愿意用外汇在国际市场上购买粮食,中国粮食危机就会出现并急剧加重。

关于中国的耕地问题将在文章的第二部分进行讨论。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8+
4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WenPu
1 年 之前

非常仔細地看完了整篇文章,CCP太邪惡了。更加邪惡的是,CCP還壟斷了種子啊。老百姓想種糧都沒種子啊。CCP是要徹底掐死中國人的生存權,這樣他們可以讓中國人全跪下當奴隸。如果出現糧食危機,種糧都沒種子啊。

0
Laojiang
1 年 之前

非常仔细的拜读了文章

感谢作者的辛苦奉献

0
Whisperwind
1 年 之前

中国5%的人占有80%的资产,这5%的人不会有粮食危机;国有企业全部垄断了粮食进口,如果中国政府缺乏外汇或者不愿意用外汇在国际市场上购买粮食,中国粮食危机就会出现并急剧加重

0
linli
1 年 之前

最少要使屯粮量到今年六月底,各种物资也要准备一些。

0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月 09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