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双修与伊朗童婚是一对孪生魔子

作者:缘布施

在历史的长河中,有太多的人类残渣余孽与流弊,提到中国传统文化很多人就想到裹臭脚,三宫六院等,以及在饥荒年异子而食;成吉思汗屠城后的食人元兵,清朝入关的大将军一夜三子;大多数人看到三寸金莲都会隔着屏幕掩鼻唾弃,你看到都是七八十老太太的臭脚啊,你没有看过二八妙龄的三寸金莲啊,那是变态的审美啊。一夜三子是一夜之间就弄死三个未成年的小孩啊,性摧残啊,幼童是消费品啊,这都有史书记载的啊。但是这些都是历史的流弊,不是中华文明的主流价值观啊……历史的反面有太多龌龊之极的事情。

人类天性就有破坏意识的种子,娈童就是人类极恶的一面,正所谓施恶者必被施,没有文化信仰在艰苦中成长成功之人,往往由于心理的阴影,会导致变态的偏差,这种偏差,便是对社会、对人们始终有一种仇视的敌意,不相信任何一个人,更不同情任何一个人。爱钱如命的悭吝,还是心理变态上的次要现象。相反地,有文化信仰的人,他虽然从艰苦困难中成长,反而更具有同情心和慷慨好义的胸襟怀抱。因为他懂得人生,知道世情的甘苦。而中共文革将几千年积累的人类文明与文化信仰尽毁,所有的中国人从红二代到一介平民都要从头开始。

中共管理宗教是荒谬绝伦的,我个人对中共叹口气都觉得多余,但是最近“双修”与“仁波切”这两个词搞得全世界风言风语,搞得我“可是无关却有关”,实在看不下去。真正的密法,在心理的行为,道德的反省上,都是非常严肃的。一般人听到密宗,都想到男女双修,把密宗给糟蹋了,也糟蹋了佛法。任何一个宗派,都不是这么简单的。 一个修道人怎么能损人利己呢?如果损人利己也可以成仙成佛的话,那世界上的人尽管做恶人好了。

双修因为牵扯的境界太深,我只能从逻辑上简单一说,首先释加牟尼佛出家前是个皇帝,天下的财富与天下的女人都是他的,那享受好了,何必持戒修行呢?这是大家要思考的问题?佛经说;心外无法;如果某个法用物理器世界的道具来修,都是南辕北辙啊!历史上元顺帝得了双修法,结果以此作乐,闹得一塌糊涂,历史上名声很坏。清朝的顺治、康熙、雍正、乾隆都受过这些法的灌顶。所以,雍正没有当皇帝以前住的王府,也就是现在北京的雍和宫,还供养双身佛呢!欢喜佛就是这样来源的。乾隆以后的嘉庆还有,以后就不知道了。康熙、雍正、乾隆对禅宗、密宗都很有研究,很高明。

双修也是欲界天;天人的修法。双修的原理是“以欲除欲”,或者用中国禅宗的话讲,叫作“以楔除楔”,就好像一个钉子钉在木头里取不出来,再拿一颗钉子钉进去,就可以把原来那个钉子打出来了。欲乐定与拙火定有很密切的关系,众生都在欲界之中,性欲发动的时候就是拙火在动,但是一般人认识不到这一点,无法把那个性欲的冲动化掉。再次强调双修这一切都是在观想中完成的。

至于双身佛像,这是过去在信息封闭时代;修到一定境界的人,才能看到,现在科技信息发达,大家都随时可以看到,看到了什么?看到了佛抱个光着身子的女人!用现在的流行语说:一脸懵逼状态……这里插一个笑话;有个夫妻买了一块榴莲,为了避免家里串味,两个就躲到卫生间去吃,正好孩子醒了尿尿,看到此景,大喊,啊呀呀!你们俩偷着吃屎也不叫我。现在谁是那个孩子?要参一下。双修佛像是慈悲与智慧的表法,但是为什么用这么刺激的画像表达啊?这就需要你参了。因为人是从爱欲中来,你看到双身佛像联想到的是性交,你就是凡夫,就是反照你无始劫以来的爱欲串习,这个话题太大了,只能蜻蜓点水说到这里,要想深入下去就得去看《禅密要法》。你只要记住《楞严经》这句话:“若不断淫修禅定者,如蒸砂石,欲其成饭,经百千劫,只名热砂。”就是了。

至于性摧残妙龄少女,这些都是中共某些干部的愚蠢变态行为啊!与佛法无关啊!我一听就知道中共的这些干部走上了魔道,佛说的不净观,白骨观以及双修都是观想啊,从内心观想完成的,心外无法啊!佛的本意是观察物理世界一切皆空,用不净观,白骨观这个方法脱离物质世界的困扰,来熄灭贪嗔痴;不是观光与观望啊,这些笨蛋还把人真的杀了,把人家子宫掏出来,把人解刨了,把白骨扒出来,吃屎吃尿,吃尸体,吃女性的月经污秽….哎呀,我的外婆啊,我的妈呀都不行了;中共的这些干部真是笨蛋中的坏蛋啊,坏蛋中的双黄蛋啊!这些瞎搞双修、采补的中共干部,把那些杂质引上来,看上去都是红光满面的,但是红光中带着紫色、黑色。一般人不知道,看见黑黑红红的,脸上发光,还以为这家伙有道呢。这些人的脸色就像油没倒干净的炒菜锅,油光油光的,是凡精之气。这样修双修、修采补是往魔道鬼道上走,死后还要下地狱啊。

中共开大会的时候,电视扫一眼就知道多少干部在变态双修,很多玩女人,玩政治玩的气血两亏,面如死灰,正所谓孟子曰;城府深时心无欢。没有一个看着正义凌然,智慧泰然的,全部都是阴森森的僵尸面孔,中共是全军覆没啊,这就是落后体制的果报!他们还不知道自己是南柯一梦的尸陈余味了,正如《西藏生死书》说的;人人必死无疑且死无定期啊。太阳要下山了,火要灭了,又拥有极大的权力与财富,这种欲罢不能的执着,当年秦始皇也是如此啊,荒唐至极的瞎搞一通,无可奈何的走了,建了一个举世无双的墓穴,最后被中共挖了搭个棚子收钱,偶尔还有人往里扔个矿泉水瓶子。可悲又可怜啊!

中共的干部好吃的也吃腻了,一顿饭几十万,不在话下,女人也玩够了,政治也玩不下去了,十几亿老百姓也玩残了。终有一天发现物质享受不过尔尔,正如庄子云: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为什么几千年来;上到皇帝下到凡夫,文人墨客,包括现代的大科学家,爱因斯坦,乔布斯等都在学佛?学佛不是佛学,菩萨讲的妙触之乐是什么?都想得到啊!正如诗云:终日奔波只为饥,方才一饱便思衣。 衣食两般皆具足,又想娇容美貌妻。 娶得美妻生下子,恨无田地少根基。 买到田园多广阔,出入无船少马骑。 槽头扣了骡和马,叹无官职被人欺。 县丞主薄还嫌小,又要朝中挂紫衣。 作了皇帝求仙术,更想登天跨鹤飞。 若要世人心里足,除非南柯一梦西。

中共集体有一个通病,懂个皮毛以后一定喜欢表现出来。上面太自见了,下面就无人才可用。下面有才干也发挥不出来,都唯唯诺诺,领导就得自己辛苦了。这还算好,最讨厌的是“不知而作”,自己不知道,又硬充内行,那就更严重,后患无穷,这也是独裁国家科技,学术等普遍落后的原因。

当中共把中国的宗教生态破坏后,倾巢安有完卵,什么藏传佛法,活佛,密宗,仁波且,南怀谨等无一幸免成了讨伐的热词,这是劫数,正所谓;纵有千百劫,果报终须还。为什么中共的干部都会偷偷摸摸的学佛?因为量子科技打破了中共执着的唯物主义。科学越发达越证明佛的话是真的,当物质富足达到极限状态后,人的根本问题就来了,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什么是“形而上”?就是宇宙来源的问题——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先有男或是先有女?究竟这个宇宙万有是谁创造的?宗教家说是一位主宰创造的。哲学家就问这个主宰是哪里来的?创造主宰的又是谁?假使创造主宰的是主宰的妈妈,那么主宰的外婆又是谁?哲学家是一路追到底的。讨论这形而上的道,就是“本体论”。正所谓老子曰;道可道非常道,说不清楚,只能证,只能参悟,如果你懂了和不懂得人说,就是对牛弹琴,漫山遍野的鲜花,在中共的眼中不过是饲料。就像巴菲特说投资是艺术,如同对一条鱼说站立行走的感觉,没有意义。

伊朗童婚就是唯物主义披上宗教外衣的变态行为,所谓政教合一;是一种宗教病;是独裁者的心理极端与刻薄。历史上有许多领袖,譬如明朝最后一个皇帝崇祯,他曾说过这样的话,朕非亡国之君,臣乃亡国之臣。但是老实讲,崇祯是亡国之君,为什么?刻薄,多疑。一个当领袖的,刻薄多疑就完了。所以刻薄多疑太过了的人,有不值一谈的那种怪心理就起来了,就变成了心理变态。宗教狂的人就是这样,对自己要求严格,对别人要求也严格,整个伊朗女人都黑压压的一身袍子,国家处在极端主义中,独裁者“尅核太至”这个毛病很严重。中国过去文革时期也是如此,只是宗教改了毛教,因此,宗教心理病是很难医的,在西方医学里头,宗教心理病几乎没有办法治疗。研究心理学的人,或者研究心理行为的人,或者有研究心理医学的人,千万注意。“尅核太至,则必有不肖之心应之,而不知其然也。”甚至于独裁者莫名其妙地心理变态起来自己都不知道。以至于童婚这种极端的罪孽,成了富贵人群的消费品,引诱士兵为其当炮灰的奖励品,这种极端的行为与毛时代的阶级疯狂是异曲同工,极端主义国家的病根就是;富而不贵,富而不仁,富而不均。古人云:不患寡而患不均!今天的伊朗极端主义就是曲解了伊斯兰教,拿伊斯兰教义做工具统治国民,让孩童排雷,等各种极端行为;成了为独裁者牺牲与服务的奴隶,今天的伊朗奴隶制都不如。

伊朗独裁者是如何曲解教义的,比如“圣战”,圣战是与谁而战?一个伟大的伊斯兰宗教沦落成了独裁者的工具与玩物,所谓圣战是与自己而战,类似中国大学之道的“格物致知”,与物质格斗,圣战是战胜自己的贪婪,愚昧,嗔怒,不是抱个炸弹去炸别人啊!中国人说的心兵难防;时时刻刻反省自己就是圣战。

伊朗今天走的邪路就是中共向往的路,因为中共的“毛教”意识形态已经崩塌,中共高层有两派,都想政教合一,一派想利用密宗,先从上层搞起,边修边改教义,最后达到伊朗那样极端的政教合一。但是被爆出来变态双修等丑闻。还有一派更邪乎,在修炼密宗失传的“夺舍法”,什么双修法,换器官都是小儿科了,中国有句诅咒的话,“死无葬生之地”看看今天中国有谁一直没有下葬?只要肉身没有葬,中阴身就在漂浮,我真是敬佩那些去某某纪念堂的人,他们去了灵魂就被魔王的中阴身;用夺舍法或多或少的摄受。这也是有些人有很高的知识结构还是很糊涂。看看中共的领导,站着说话腿发抖,拿着稿子念白字,说话结结巴巴,磕磕绊绊,说的话正常人听不懂,党八股文,用常识来看这都是有问题的,这些魔子魔孙已经被魔王的夺舍法摄受,成了僵尸木偶;今天的中国人有没有一种文革的感觉,中共中毒已深,中共的高层共修夺舍法,但是激活了魔王的中阴身也在修,大魔王有大神通,如果不把魔王的肉身消灭,魔王的中阴身会附生一直祸害世界,看看俄罗斯把列宁烧了,慢慢就解毒了,至少也是伪民主,学术自由一点。再看看朝鲜。夺舍法说白了是灵魂挤占法,中国的某些高级官员躯体已经被魔王挤占;血液都变色了,最典型的就是鬼王再来,你们猜猜是谁?一个卖假货的,你一看他的面相,你一生都忘不掉,甚至有孩子整容模仿他,其实就是中了蛊毒!我也只能讲到这里,说多了你也不信,等中共灭了,一定会揭秘。姑妄言之姑听之,豆棚瓜架雨如丝。

因为我们的民族个性不仁不义,不忠不孝,仁义礼智信都非常缺乏,所以儒家的大医师孔子、孟子开的药方就是仁义。可是我们的社会不仁不义、不忠不孝照样地存在,所以说药方有,也吃了,可是病没有治好。西方人是自由主义、个人主义等等,所以耶稣在西方,基督教开的药方是博爱。并不是西方有博爱,我们没有博爱,因为西方个人自由主义思想发达,不免就自私了,所以他开的药方是博爱。宗教家就是医生。至于印度这个民族,到现在还是不平等,四种阶级非常分明。譬如我们大家这样坐在一起,在印度的话,种姓不同,阶级不同,绝不可能坐在一起。甚至你坐过的位置,他都不愿意坐,很严重。所以释迦牟尼佛开的药方是平等,种性平等。

中共已经明白自己快完了,文化信仰毁了首先就是把自己毁了,当你统治的都是极端主义的人民,最后他们吃不饱,仇富等恶缘内搅一定会首先埋葬中共,中共这次急了,内忧外患,六神无主,美国已经把中共逼得裤子快脱了,这时候中共想起了中华文明,要恢复中华文明,文化信仰都篡改了,文字也山寨了,文字改回去就会与民不便,死的更快,不改就无法恢复,文字是根,信仰是枝,文化是叶。所以中共只有一条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主动改制,把权利逐步过度给人民,最次留个全尸,算不定还是个戈尔巴乔夫,蒋经国等混个伟人做做,因地而倒,因地而起啊。棋下的再大也是一盘棋,正所谓;松下无人一局残; 山中松子落棋盘 ;神仙更有神仙着; 千古输赢下不完。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2+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SL37
1 年 之前

尤其是给欢喜佛正名了!赞?

0
SL37
1 年 之前

这篇文章写的太好了!严重同意!赞?

0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月 09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