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瑜,中共的狗!(第一部分)

作者:DT

韩国瑜,到底何许人物?

韩国瑜(1957年6月17日-),中华民国政治人物,中国国民党籍,生于台湾省台北县(今新北市),籍贯河南省商丘县(今商丘市虞城县界沟镇界沟村),现任高雄市市长

军校出身的眷村子弟

岳父是云林要角,当立委打过陈水扁

政坛「韩流」,曾立院打人、被指图利

农会在蒋时期,是国民党政府对于实现农村地区资源控制的组织。农会包罗万象,直到今天,仍然控制着农业地区的保险,产销,推广等极其重要的资源。农会组织严密,从最高的省农会,到最低的乡镇农会,实现了对于基层农村资源的有效掌控。农会把持了产销和辅导,也就成为了与农民连接最为紧密的组织。国民党在农会系统根植几十年,所以至今农会系统仍然是国民党的票仓。这就是为什么现在农会要改官派的原因。

█ 时期:立委时期

争议事件:1993年5月陈水扁在立法院批退辅会人事费太高,难道是把荣民「当猪在养」,韩上前翻桌、殴打陈,致其受伤住院,后韩在党鞭廖福本陪同下公开道歉

█ 时期:北农总经理时期

争议事件:

‧市议员梁文杰质疑韩放任北农高层安排多位亲戚任要职。韩事后坦承「违反行政规定」

‧议员爆料2016年韩未经董事会同意,擅发8,400万元给员工当奖金。检警立案调查

‧被爆逢年过节高价向董事成员买水果礼盒,转赠员工与公关,图利董事。

但在这场战争背后,台北市政府除抢没有实质权力的董事长一职之外(台北农产运销公司为总经理制),可能更要思考。。。。

台北农产运销公司(前称为「台湾区果菜运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台北农产)老一辈员工一直流传着一则故事:一九七五年《中央日报》一则报导称,有位从南部北上台北「中央市场」(现在西宁南路、忠孝西路口附近)向菜贩讨债的农民,因为收不到钱流落街头。据闻,当时的行政院长蒋经国看到报导后大为震怒,不仅下令彻查,还决定成立果菜公司。

台北农产首任总经理苏振玉,就是由蒋经国钦点由警界转任,在市场成立之初还动用宪警,才将菜贩全数「赶进」市场交易,并将「黑道」势力逐出。

这家由政府主导成立的第一家「农产品批发市场」,产地农民都习惯称呼为「果菜市场」。依当时行政院的想法,是以这家公司去管理全台各地的果菜批发市场。此想法最后无疾而终,在成立十年后,台湾区果菜运销公司也更名为「台北农产运销股份有限公司」。

这家由官、民合股组成的公司,官股是台北市政府与台湾省政府,三大民股则是农会、台湾省青果运销合作社(简称青果社)与市场贩运商;精省后,台北农产的省府股权由中央农委会继承。民股当中的农会、青果社,过去也都服膺于党国体系。较不为外界所知的是,国父纪念馆与散居各地的果贸眷村,其兴建经费,就是靠着青果社出口香蕉到日本,所赚取的外汇而来。

台北农产在戒严时代的运作一如同时代的国营事业,有着强烈的「公用事业」属性;在解严后,特别是二○○○年第一次政党轮替,出现了北市府与中央不同政党执政,就从这时候开始,台北农产陷入了「政治角力」场域,迄今愈演愈烈。

四、五十岁以上的台北市民大概还对「台北农产超市」的招牌印象深刻──这大概也是台北农产这四个字最初始的社会印象;特别是在一九九○年代前,台湾尚未兴起「大卖场」前,逛台北农产超市可说是十分新颖与时髦的一件事。

这段期间,台北农产靠着超市的惊人获利(具市场垄断性与独特性),足以弥补「批发市场业务」的亏损,保持公司上千人的规模;而在台北农产进入政治角力浑水之后,却惨到连年终奖金都差点发不出来。

陈水扁担任台北市长时,台北农产规模已经是旗下拥有三十几家超市、管理两个果菜批发市场的龙头公司。陈水扁认为,既然主导不了公司经营权,干脆把「台北市第二果菜批发市场」给切割出来,委由台北市农会组公司来承揽经营。此举引来中央政府的紧张,后双方妥协,同意由台北市政府派任总经理,化解公司分裂危机。

到了马英九当选台北市长,之后陈水扁转进总统府,继续「中央地方不同调」。这时候由省农会总干事转任台北农产公司副总经理的谢国雇,身段细腻又兼具霸气,在当时马市府不愿意与扁中央合作态势下,市府拉拢农会系统,铸下了台北农产「三国鼎立」的态势。中央政府在台北农产股权经营争夺上吃瘪并不是什么新鲜事,近些年来只要农会系统倒向某一边,就能成功扮演「关键少数」左右总经理人选,以巩固自身在台北农产的势力。

在马市长八年间,台北农产另一个不为外界所悉的身分是:国民党农业系统内重要的党机器。后来升任总经理的谢国雇,充分发挥「台北农产所辖果菜批发市场,其扮演连结各地农会、合作社」的组织网络优势,在公司内部新成立「秘书室」部门,由其统筹选举组织动员的工作。

在马市长担任国民党主席、竞选总统,还有之后两次台北市长选举,国民党中央党部社工部与台北农产高层之间均紧密互动。而此时台北农产总经理由谢国雇交棒给同样是农会系统推荐的张清良(曾任云林县副县长),幕后运作逻辑就是「北市府官股代表董事长,公司经营者总经理,中央尊重农会系统的推派」。因为这八年北市府与中央同为国民党,也就一路相安无事!

二○一二年底台北农产总经理由前立委韩国瑜出任,外界普遍解读为农会系统势力的延续。不过,韩国瑜出任北农总经理三年半多,特别是一六年民进党再次执政后,再次出现中央与地方股权争夺战,这让台北农产一夕之间成为媒体焦点,现任总经理吴音宁的作为,就很难脱离媒体的放大检视。

姑不论台北农产成为媒体焦点,让哪些政治人物坐收渔翁之利,也不论当今持续延烧的战火,背后是否有政党影武者操弄,台北农产就其公司经营主体的本质,就很难脱离政党选举其组织层面运作之外。总经理个人行事风格的争议尚小,这家公司的「社会观感」如果因此遭牵连受伤,全台最重要的果菜运销平台出了大问题,赔上的代价恐由全体社会承担。

对目前近六百名台北农产员工而言,九九%是看不懂这些政治角力,也对这些政党斗争没兴趣;特别是对将近三分之二日夜颠倒工作的员工而言,更在乎的是自己的工作能否稳定、家庭能否兼顾、身体的负荷还能撑多久。

在社会一再以看戏心态、政党政治人物以爆料自居的时候,如果真把这家公司给打趴、打挂了,员工士气也被击垮了,我们要问的是:是否已准备好,以一个什么样的新平台、新体系,来担负大台北地区七百多万居民的每日生鲜蔬食供应?

台北农产从其成立之初,就已命定走不出政治角力场,但终究这家公司主体是「产地农民、市场的贩运商、基层员工」──他们的真实心声是,谁当总经理,公司仍得一如往常、日复一日地运行──这些政治事之于他们,真的太过沉重,也到了该停歇的时候了!

北农全称台北农产运销公司。是亚洲最大的农产品拍卖市场(韩国瑜说的,是不是亚洲最大考证不了,但是在两岸确实是最大,我考证过数字。鉴于有人用新发地比较北农,加粗两个字)。北农使用农产品拍卖制度。对于农民,消费者,经销商的利益平衡都有好处。

北农理论作为台北农业局下属的单位,按照大陆的级别分法,也就是个正处级单位。韩国瑜当时作为总经理,不过是一个正处长(按照级别估算,大概高雄市长是个副部级干部)。那么为什么北农会成为焦点?有人说,是因为蔬菜供应。实际上不是。现代城市,水电煤气日用产品,哪个不重要呢,那为什么水,电没有这样的风波?这里就要谈一下台北农产的股权结构。

台北农产公司的股权分布,由农委会和台北市政府各持股22.76%,前云林县长张荣味系统影响的各级农会占24.79%,青果运销合作社占9.48%,农民团体联合合作社等占0.16%,贩卖承销商业者占20.05%

所以这里必须要厘清,各方势力都是干嘛的。政治这个东西,是讲究实力的,或者说,是讲究控制社会资源的。谁拥有的社会资源多,谁就能量大。农委会和台北市,自然是官股了。占大概45%,这个非常好理解。重要的就是农会,农会是干嘛的,因为大陆没有很相似的组织,所以不是很好理解。实际上可以简单的理解,农会在蒋时期,是国民党政府对于实现农村地区资源控制的组织。农会包罗万象,直到今天,仍然控制着农业地区的保险,产销,推广等极其重要的资源。

农会组织严密,从最高的省农会,到最低的乡镇农会,实现了对于基层农村资源的有效掌控。农会把持了产销和辅导,也就成为了与农民连接最为紧密的组织。国民党在农会系统根植几十年,所以至今农会系统仍然是国民党的票仓。这就是为什么现在农会要改官派的原因。当然,为什么会有农会制度,这就是更大层面的问题了,要写,能写个博士论文,这里不多阐述。

说到农会,就要提到云林的张荣味。现在普遍认为,张荣味是可以控制农会的人。至于张荣味怎么实现控制农会的,这个公开资料也就较少了。但是可以明确的是,从2005年开始,张荣味的妹婿张永成就当了省农会的总干事,一直到今天。总干事其实是最重要的职务。例如选举团队,都有主委和总干事。虽然主委是名义上的一把手,但是实际操盘的,确是总干事。这里有点像君主立宪制度下的国王和首相。不管如何,张荣味及其家族的势力在农会系统极大,这个没有疑问。于是在他的家乡云林,结合农会,张家有了很大的势力,代表了一派的利益,张丽善,张嘉郡都是如此。

之前说了省农会和张家。省农会控制了农产品的产销资源,那么,作为最大的交易市场,台北农产其实是农会的桥头堡。因为农会负责的产销,要由台北农产进行农产品输出。而农会又是国民党控制的,控制农村地区资源的严密组织,所以民进党如果想完全控制基层农村资源,一定要千方百计的控制农会。所以,台北农产作为农会的桥头堡和输出点,自然要被民进党进行攻击。这就是2016年北农风波发生的大的背景原因。

以上说完大的背景,到这里,才能介绍韩国瑜。韩国瑜作为一个个体,其实也只是农会系统,或者说国民党,在这个桥头堡的守卫将领。是整个系统当中一个较小,但重要的角色。韩国瑜是军眷,他和张家是怎么靠近的呢,还是他的夫人,作为云林人的原因。我们可以想象,从他第一次归隐搬到云林以后,通过他的夫人,逐渐的和张家靠近,又当了台北农产总经理。韩国瑜本人对于这一段是不愿意说的,在公开场合只说“正好有一个机会”或者“正好因缘际会,当了台北农产总经理”。实际上,韩国瑜知道,他作为政治人物,绝不能公开的承认和张家的关系,因为通过前面的分析可以得知,这个背景对他选高雄,不会是加分项。

韩国瑜的夫人李佳芬(1963年8月10日-),台湾政治人物。出身云林西螺政治家庭,世界新闻传播学院广播电视电影学系毕业,国立嘉义大学国民教育研究所硕士,现任维多利亚学校财团法人副董事长,曾担任记者、电台主持人及第14、15、16届云林县议会议员,与丈夫韩国瑜共育有2女1子。

韩国瑜的亲属:

韩济华(父亲) 莫蕴芳(母亲) 李日贵(岳父) 李佳芬(妻子) 韩冰(长女) 韩青(次女) 韩天(儿子) 李明哲(妻舅)

北农对于农会,就是南宋的襄阳,被攻破了,整个系统就岌岌可危。这正是北农成为焦点的本质原因。但是为什么成为了媒体的焦点,那就是韩国瑜,段宜康,王世坚共同的合力。一个巴掌拍不响。这三个都是强势人物,所以北农就成为了媒体的聚焦。

在第一场北农事件的时候,韩国瑜作为守将,居功至伟。把段宜康,王世坚两员战将斩于马下只是表面现象,核心的功绩是,联合农会和民股,成功的守住了农会对于台北农产的牢牢控制。韩国瑜离任,只要董事力量还在就没有关系。所以陈景峻当董事长,吴音宁当总经理都没有用,因为内部的掣肘足以让他们寸步难行。

分析到这里,就可以明白了,为什么绿营要死保吴音宁。吴音宁水平低,能力差,不适任,所以应该离任。这是表面的分析。深层上,吴音宁作为攻击手,先锋,她必须要顶住这个局面。虽然吴音宁攻破不了这个桥头堡,但是她总是进去了,这个时候撤出,也就是兵家大忌。除非能够找到另一员将领可以代替,并且保证把他送进桥头堡。如果现在撤出的话,前功尽弃,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下次再找到攻击的时机,不知道多少年以后了。所以目前绿营死保吴音宁,这也是蔡公开支持她的考虑。从大局来看,她必须顶住,从她个人的小局来看,她个人的“名声差,水平低”的发酵那是没办法的,她自己必须吞,她自己当然明白,所以一股不怕开水烫的阵势。

所以到这里,只剩下最后一个问题。北农之于这次高雄选举。实际上,北农事件背后折射的不同势力博弈是更大的图景和更加宏观的矛盾斗争。高雄选举,却是一场另一场在高雄的争夺的微观的反映。选举是一个出口,是博弈的结果反映。怎么打选战,那仅仅是技术层面上的事情,说实话,选战策略没什么高级的,分析起来也不难。对于事情本质的影响很小。目前台北,围绕着吴音宁的争端,仍然是前述各方势力对于北农的争夺,只不过变成了蓝营想把绿营在桥头堡的先锋吴音宁拽出来,绿营死保,柯P想渔翁得利分一杯羹的过程。对于这个战场,韩国瑜影响的较小。而另一方面绿营实际想对韩做的是,借由北农争端,攻击韩国瑜的高雄选情。做一个类比,就是战役的主战场在北农,双方,或者是三方打的是地面战。其中一方借由“韩国瑜以前也参与过这场战役”为用,对已经推出这场战役,转战高雄的韩国瑜进行空袭和骚扰。

回到选举,韩国瑜为什么不提自己和农会的关系,其实他知道,这层关系对他的选举,不是正面作用。这也是为什么绿营一再打北农的原因。有人认为,韩国瑜在北农做的那么好,吴音宁做得那么差,越提北农,越帮韩国瑜。其实这个分析,对也不对。从绝对伤害来讲,确实对于吴音宁更大。但是我们这里要比的是相对伤害。如果满分100分,吴音宁现在得分10分,她名声再烂也没关系,5分或者10分之于100有什么区别?但是对于韩国瑜不同。如果从90分打到60分。虽然也比吴音宁强很多,但是对于他个人,却是个极大的伤害。

台北农产果菜市场黑白两道,三教九流(韩国瑜语),韩国瑜在任的时候天天喝酒(唐湘龙语),没办法,因为这就是这样一个工作环境。合格的台北农产领导人,需要有妥善处理各方关系,跟所有人打成一片的能力。所以喝酒,就成为了在中华文化下,最重要的处理,平衡关系的方法。而请客送礼,也必然成为了必不可少的,需要做的事情。北农的业务推广费,说白一点,就是打点关系费。农民,商家,青果业者,农会,官方,这么多势力的平衡,哪些不需要打点。所以韩国瑜花掉很多推广费,是正常的,也是必不可少的行为,无可厚非。但是,这里必须要考虑普通大众的观感。普通大众都希望政治人物纯洁,对于支持的人,他们都希望或者假设对方纯洁,脱离传统政治活动的“利益平衡”“乔”等“黑箱”行为。为什么年轻人支持柯P,不就是看到了柯P身上的这点希望么?很多人对于韩国瑜也有这方面的期望,但是,如果北农风波又一次波及韩国瑜,或者是送礼的名单有了确凿的曝光,对于韩国瑜是一个伤害。

从选战策略上,陈其迈稳的不行,并且一如我一贯所说,避免和韩国瑜的正面冲突。所以这一次选举,绿营采取侧翼进攻,后路包抄。后路就指的是北农。台北的人一再攻击韩,试图把韩打一下,韩疲于应付,这样陈其迈就可以在高雄稳。陈其迈可以有多稳。他只需跑跑基层说说政见,连攻击韩国瑜都不需要。这是多么一种厉害的策略啊。并且在台北的人攻韩,最好的结果就是找到把柄,直接把韩干掉,当然这一点不好实现。比较现实的考虑就是实现牵制。如果是这个目标,那么不用考虑爆料人。无论是段宜康还是王世坚,他们怎么臭大街都没关系。分工不同而已。只要牵住韩国瑜就行了。

==================================================

韩国瑜,生于台湾台北县(今新北市),籍贯河南省商丘县(今商丘市虞城县界沟镇界沟村)任高雄市市长,中华民国陆军军官学校专修学生班40期副学士、东吴大学英国语文学系文学学士、国立政治大学东亚研究所法学硕士。

曾任第12届台北县议员及三届(第2-4届)立法委员[10]。2001年因竞逐不分区立委失利,首度淡出政坛,在岳家云林县斗六市和妻子李佳芬创办维多利亚双语中小学;2005年,出任台北县中和市副市长1年8个月,一度复出政坛;2007年曾打算再战国会,因党内初选中指控对手张庆忠,被党部取消初选资格,再度淡出政坛。2012年被指派担任台北农产运销公司总经理。2017年辞任总经理,二度复出政坛,参选国民党主席落败。

2017年9月,成为国民党高雄市党部主委,2018年4月迁籍高雄市林园区,5月在初选胜出成为代表国民党的高雄市长候选人,之后于11月24日举行的中华民国地方首长选举以89万2545票、15万多票差距击败民主进步党候选人陈其迈而获胜,结束民进党在高雄市二十年及原高雄县三十三年的执政。

韩国瑜籍贯河南省商丘县(现属虞城县界沟镇界沟村),生于台北县眷村,韩国瑜表示其父韩济华毕业于黄埔军校第17期装甲兵科,曾作为中国远征军的一员,曾任战车编练处中尉,二次大战时在印度对抗日军,1948年随军来台。韩国瑜的母亲莫蕴芳,也是商丘县人,韩济华与莫蕴芳两人青梅竹马,皆毕业于商丘师范专科学校并成为小学教师,抗战爆发后韩济华投笔从戎。韩国瑜父母育有七个子女,韩国瑜在家中排行第六,有一弟名韩国瑶。2001年韩国瑜同其父回故乡修坟立碑,其父于2003年病逝。

韩国瑜的妻子李佳芬,云林县西螺镇客家人,国立嘉义大学国民教育研究所硕士,世界新闻传播学院广播电视电影学系毕业,现任维多利亚学校财团法人副董事长,曾担任记者、电台主持人及第14、15、16届云林县议会议员,与其育有长女韩冰、现就读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社会学系,二女韩青、同就读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理学院及长子韩天,当中以韩冰参与父亲高雄市长选战而受瞩目。另外,她与台南市议员谢龙介的妻子同名。

韩国瑜曾在专访时自述,他在年少求学阶段考试都考第一名,但国二开始因青春期懵懂,成绩一落千丈,逃学翘课、打台球、打架也样样俱全,最后在父母决定下,18岁时入中华民国陆军军官学校专修学生班40期,官至上尉,在军中受一位台湾大学医学系毕业的预官转魔术方块的启发,感到自己的不足,决定重拾课本。退伍前一年考上东吴大学英国语文学系,毕业后又考取国立政治大学东亚研究所并获法学硕士学位。硕士论文名称为《从中共“对台统战”策略看两航谈判》,指导教授为苏起。

硕士毕业后,曾任台湾省立花莲师范学院讲师、世界新闻传播学院讲师、中国文化大学进修推广中心主任、中国时报撰述委员等。

台北县议员

韩国瑜曾任台北市议员助理。1990年,韩国瑜在中和市选区中胜出,担任台北县议员。1992年4月18日创立台北县客家同乡会。

在担任县议员期间,时常跟民进党籍台北县长尤清激烈争辩,更曾在质询时对尤清砸杯子。

曾任“新国民党连线”成员,亦是台北县议会第一个次级问政团体“问政公道会”创会成员,后加入另一次级团体“台北会”。

1993年1月,转战参选第二届立法委员(台北县),并曾两次连任。

1993年5月5日,在立法院国防委员会审查荣民改革相关预算时,议程包括荣民就养、就医、就业等问题,因民进党立委陈水扁发言,为荣胞争取预算,说荣胞中心员工人数44人只有荣胞的四分之一,为何其人员维持费,却是荣胞生活费的1.51 倍,质疑国军退除役官兵辅导委员会“把荣胞当作猪在养”,韩国瑜误以为是陈水扁辱骂荣胞,与陈水扁理论,打了陈水扁一巴掌,之后又掀翻桌子及攻击陈水扁头部,陈水扁因此次冲突住院三天。次日,民进党要求韩国瑜所属的中国国民党为之道歉[41]。5月7日,院外更集结声援陈方和韩方的民众,最后由民进党主席施明德调解,韩国瑜方面在院会公开道歉而落幕[9][45][46]。2018年8月15日,韩国瑜受访表示如果能再来一次,他想他会用讲理方式,打架毕竟不好。

1994年,反核团体以反对支持兴建核能四厂的立委为诉求,发动罢免立委韩国瑜、洪秀柱、詹裕仁、林志嘉、魏镛, 并与核四公投合并选举。7月送交提议人名册,9月达五万多份连署书成案。在联署期间,中国国民党于立院提案修改《公职人员选举罢免法》,加入“罢免案不能跟其他选举一起投票”之限制条款,并将门槛“1/3以上投票,同意票多于反对票”上修为“1/2以上投票,同意票超过1/2”。使得该罢免案不能与同年12月3日举行的省市长暨省市议员选举合并投票。11月27日,林、洪、詹、韩等案因投票率只有21%遭到否决,魏案也于翌年遭到否决。

据韩国瑜所说,在立法院期间和陈其迈结交为朋友;而陈其迈说那时自己担任民进党党团干事长,韩国瑜则是国民党党团的书记,互为不打不相识的关系。多年后的2018年,两人成为高雄市长的竞争对手,并在激烈攻防的电视辩论后,陈其迈与韩国瑜互相拥抱。

2001年初,韩国瑜经人牵线,报考北京大学政府管理研究所政治与公共行政系博士班,但未拿到学位,也没有北京大学肄业的身份。

2018年在参选高雄市长时,韩国瑜多次评价自己在立委后期的表现散漫不佳,失去理想,也因此忏悔,而放弃了选举连任,退出国会。

2001年底,韩国瑜转战国民党立委不分区名单第33名,在安全名单之外而连任失利,首度离开政坛。2004年1月3日晚上发生车祸,以450万新台币与死者家属和解,法院判处6个月有期徒刑,得易科罚金,缓刑2年。2004年8月18日,于岳家所在的云林县斗六市,创办维多利亚学校。

2006年,受到时任中和市长邱垂益邀约,担任台北县中和市(今新北市中和区)副市长。就任1年8个月后,因个人规划为由而请辞。

2006年10月9日,参与百万人民倒扁运动,与李彦秀、刘盛良、戴锡钦、何智辉、王正德、周守训、王欣仪、林春德、蒋乃辛、林沧敏等计13人名列东区指挥系统指挥官。

2007年,在中和市副市长任内后期,韩国瑜一度准备再战立法委员,并参加国民党第八届台北县立委党内初选。同年4月22日,同选区的竞争对手,时任立委的李庆华出面指控韩国瑜制造负面文宣“五年内换三个党”用来攻击他,“李庆华表示,韩国瑜恶意抹黑,发传单指责他和他的父亲李焕支持王金平,不支持马英九,完全是不实指控”,立委李庆华指责负面文宣的根本就是选风败坏,征得马英九的同意刊登广告反击韩国瑜。对张庆忠,韩国瑜文宣指其为“七星级情色旅馆大亨。当天傍晚,韩国瑜接到台北县党部紧急通知,取消他的立委参选资格。韩国瑜随后发出声明稿表示,自己并没有违反党部内规,被取消初选资格很不服气,拒绝接受这样的结果,认为李庆华率先爆料涉及同为初选的国民党立委张庆忠委员的情色宾馆文宣,但是李庆华却没有被取消资格,认为党部是双重标准。最后该选区由张庆忠获得初选胜利。

2007年8月8日,为反制4日台北地检署的起诉,百万人民倒扁运动倒扁总部发动万人自首,参与红衫军“世纪大审”,第一批自首名单中包括作家孟东篱、管管、朱天心、艺术家楚戈、媒体人陈文茜、中央研究院民族所研究员丘延亮、社会所研究员陈宜中、阳明大学教授张南骥、中和市副市长韩国瑜等人。

2012年底,在台北市长郝龙斌任内,台北农产运销公司(北农)通过总经理异动案,2013年1月1日正式就职北农总经理,外界普遍解读为农会系统势力的延续。韩国瑜从对蔬菜完全不认识开始摸索,让北农从单纯交易平台到“绩效”导向。旗下第一、第二果菜批发市场因韩国瑜重视绩效出现竞争效应造成价格稳定不跌,进而提高农民的菜进场意愿。因此不光北农抽成、产地农民也得利,但仍有盘商问题导致无法反映合理菜价,使消费者权益受损。像是部分型态如“农民→盘商→拍卖市场→盘商→小贩→消费者”,有农民因缺工,很难在产地逐一分级包装,得采收后降价送交行口中盘商,由中盘商另行分级并打冰冷藏、运送拍卖市场,盘商居中扮演关键影响角色,此非北农业务所能涉及。2017年1月11日,因参与国民党主席选举[12][13]而请辞北农总经理一职,在同年3月29日辞职案通过,于同月31日生效。

韩国瑜回忆称,他与台北市长柯文哲的第一次接触,是柯文哲上任市长首次视察果菜市场时,但柯文哲连看都不看他一眼,让他感觉有点受伤。柯文哲对他改观,全是北农有好成绩,柯文哲因此不再仇视他,反而喜欢他,甚至要求其他事业机构向韩国瑜学习。柯文哲夫妇曾亲自到云林看韩国瑜,延揽他先在台北市政府担任顾问,早上当市政顾问、下午回北农当总经理;但考虑与民进党关系紧张,才三天就辞去市政顾问。韩国瑜也表示入国民党多年,一直未受到应有的肯定,党内从来就没有人像台北市长柯文哲对他的重视。2018年台北市长选举过后,柯妻陈佩琪亦在Facebook发文,证实夫妇俩确有至云林拜访一事。

2016年6月起,民进党布局北农人事[85],本来指派时任民进党秘书处主任蒋玉麟当总经理,让韩国瑜在9月19日自行请辞,接着28日董事会通过总经理新人事案,韩国瑜10月起转任台北市政府有给职市政顾问[86]。外界以为韩国瑜没如期请辞时,韩已于9月15日将辞呈交给柯文哲[87][88],柯收入抽屉未转予官股董事并在9月26日解任自作主张的董事长许长仁,使其无法在董事会上提案解任韩国瑜[89],打乱了民进党原先规划。尔后因秋季台风、豪雨重创台湾中南部蔬果产地,全台菜价9月底开始失控[90],民进党见机不可失,顺势进行政治操作。

2016年10月20日至24日,民进党新潮流立委段宜康多次在Facebook发文,指控北农黑幕重重,建议检察官查扣北农账册,打击菜虫(垄断蔬菜市场的人)。10月21日,民进党新潮流系议员质询平价冷冻蔬菜只有释放到惠康、大润发、爱买、家乐福、全联,五家利润高的大型通路,没有传统市场,认为北农平稳菜价维护消费者权益角色失能。10月22日,台北地检署搜索北农。10月25日,韩国瑜召开记者会,吁段宜康与其进行公开辩论,指自己的绩效、操守经得起检验。

2016年11月3日,议会进行“筹组新农产运销公司可行性评估报告”专案报告会议。11月15日,民进党籍市议员王世坚与韩国瑜在台北市议会激烈攻防,质询影片上传网络,韩国瑜敏捷辩给吸引大众目光关注。王世坚批评韩国瑜放任菜价上涨、公司在内部发放大笔奖金。民进党籍市议员梁文杰也指控韩国瑜滥发奖金,认为他不适任北农总经理。11月18日。民进党市议员高嘉瑜、王威中再度针对该议题提出质询,但韩国瑜也拿出会计师、律师意见反驳,强调一切合法,更称明年春节他仍会照发。

2016年12月26日,柯文哲接受广播节目专访表示,2016年蔡英文就任总统后,行政院农业委员会(农委会)主委曹启鸿、民进党秘书长洪耀福来找他,说要换掉韩国瑜,由农委会官派常董刘圣鸿处理此事。柯文哲想找农委会、市府、张荣味三方都能接受的林秋慧当董事长,才解任许长仁来息事宁人,不要开除韩国瑜而让他自己辞职去当市政顾问,大家都留情面,但事与愿违。

此次争议背后,是民进党新潮流派系欲安插蒋玉麟出任北农总经理不成、带头借机斗下韩国瑜;柯文哲则质疑蒋玉麟有资格及派系酬庸问题。面对赤裸裸争权夺利行径,韩国瑜怒呛:“新潮流是真下流,看到好处口水流”。2017年6月13日,韩国瑜离职后经过一连串角力,总经理遗缺决定由吴音宁接任。

其实并非无转圜空间,韩国瑜跟民进党传话的人告知不到半年就退休让出,接替人选可先当副总经理熟悉业务,仍被民进党拒绝。不过世事难料,韩国瑜因缘际会投入2018年高雄市长选举、掀起全国讨厌民进党的浪潮,连原本民进党优势选区高雄也危险时,柯文哲感慨:“他(韩国瑜)以前在北农总经理就好好的,你们(民进党)何必去捅这个蜂窝”。民进党选举大败当晚即被揶揄:“抢了菜摊、丢了江山”。

参选国民党主席

有感于民进党觊觎北农强力运作,相对地国民党颓靡不振,2017年1月12日,韩国瑜发表声明,宣布参选中国国民党主席。3月6日,韩国瑜成立竞选办公室。在党内财政及架构问题上,主张财务公开与精简架构;在两岸政策上,他主张依中华民国宪法及民意行事,宪法本文与增修条文规定的两岸关系乃一国两区,国名为中华民国;4月10日,国民党立法院党团举行党主席拟参选人政见发表会,韩国瑜批评时任的国民党立委把民意代表做得像公务员,失去中心思想,长期连任让年轻人上不来,但未提出具体措施,仅表示自己会有一套方法培养国民党的年轻人。对于台湾未来发展,他认为“国防靠美国,科技靠日本,市场靠大陆,努力靠自己”。在5月20日的党魁选举中,韩国瑜获1万6141票、得票率5.84%,位列第四落选。

实际上,参选党主席是当时在北农面临民进党逼退、国民党又未予以协助,孤立无援下的权宜之计;想以参选人发言权反击,也利用介入他党内部选举的口实让民进党投鼠忌器,从没想过要当选。选后即使已离开北农,民进党方面仍派人至创办的维多利亚学校放话恫吓;果然在韩国瑜获得高雄市长提名后,就针对学校展开大规模彻查。

由于竞选党主席时表明若选上党魁,在2018年地方选举至台南或高雄等泛绿长年执政的艰困选区参选,被新闻媒体大肆报导,网友激烈讨论,说是重现当年民进党主席黄信介“元帅亲征”,选后党主席吴敦义看上韩国瑜的能力,安排当高雄市党部主委,前高雄县县长杨秋兴也认为韩国瑜绝对是国民党在2018年高雄市长选战最佳人选。虽包括其岳家在内,全家上下对此一致反对,甚至借着陪孩子去加拿大看入学环境而远离台湾一个多月,女儿韩冰反对程度更胜过妻子李佳芬;但吴敦义恳谈过程中,诉说对高雄的情感还流下泪来,打动了韩国瑜,家人经讨论后才勉为其难让他去高雄试看看。2017年9月7日,接掌国民党高雄市党部主委,上任后即勤走基层,了解民瘼,与民众搏感情。

参选高雄市长

韩国瑜担任主委期间曾多次告知外界,思考是否披上蓝袍空降参选高雄市长;先前让步的家人更加反对,尤其是妻子李佳芬。在意见相左下气氛并不融洽,最后女儿韩冰对李佳芬说:“妈,算了,我看我们别坚持,他都60(岁)了,你就让他人生再任性一次吧!”

2018年3月16日,国民党台北市长初选登记最后一日,低调回到台北市国民党中央党部领表登记参选,引起各界一阵哗然,后称文件不齐又自行撤销登记。他表示这个动作是为了向党中央争取资源。4月17日,韩国瑜在广播节目《POP抢先爆》接受专访说是故意证件通通都没带,只带160万新台币,对登记参选又撤销感慨:“再好的木材,遇到大海只能漂浮!”他说,党中央认为台中、台北、新北有机会,资源都放那里。因此他于3月16日只好到台北登记参选,摊牌要求党内公平对待。也感谢隔天国民党秘书长曾永权善意。

2018年4月9日,韩国瑜将户口迁到高雄市林园区王公里,表态参选高雄市长。5月21日,党内初选民调结果高于对手立委陈宜民,韩国瑜出线、获得国民党提名。5月27日,至凤山活泉灵粮堂,参加的基督教丰收教会祷告聚会,支持基督教所提倡家庭至高无上的价值,避免过早教导下一代同性婚姻观念,支持另外设台湾同性婚姻专法,保障有特殊性伴侣者及其财产权、继承权与婚姻权。8月10日,推出竞选发言人团队,北部发言人由国民党不分区立委陈宜民、南投县立委许淑华担任,南部发言人则由高雄市议员参选人陈若翠担任。8月14日时表示已没争取到党中央资源,但募到不少小额捐款。

2018年8月29日,前往选委会登记参选高雄市长。9月19日,韩国瑜在国民党高雄市党部举行的行动中常会中,公布选举八不政策、十大竞选支票,宣示选举活动将“一杯水选到底”。9月20日,推出“高丽菜”竞选主视觉图案。10月11日,国民党北市议员参选人罗智强、游淑慧募款部分挹注高雄支持韩国瑜的100辆呛声公车广告正式上路。11月8日,获得爱家当选联盟(爱家盟)推荐。11月10日,参加高雄市公办市长政见发表会。11月14日凌晨,开启Facebook直播公布官方网站,网站上共有14项政策,较选举公报上多出4项。

2018年11月19日,与竞选对手民进党高雄市长参选人陈其迈进行一对一电视辩论。原市长、现总统府秘书长陈菊当天受访则指出韩国瑜很有“兄弟气”,非常亲切、平易近人,这种热情符合高雄人的性格,而带起一股风潮;以她过去担任12年高雄市长获得大多数市民认同,怎会在两个多月之间好像河山变色。

2018年11月24日,韩国瑜在胜选当晚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会建立“两岸工作小组”,承认九二共识(辩论时曾提过);选前承诺的爱情摩天轮产业链的政见一定会做。

选举过程中,韩国瑜的竞选主轴是“打造高雄,全台首富”。此外,韩国瑜任职北农总经理时期被称“韩总”,而被支持者与部分台湾媒体所用;在北农期间至台北市议会备询时与议员王世坚激辩,王世坚问及韩国瑜对柯文哲的看法,韩反问:“秃子跟着月亮走,你听过没有?”也被创意发想为竞选口号“秃子跟着月亮走、我们跟着秃子走”、“跟着秃子翻转高雄”,此外还有“东西卖得出去(货出得去),人进得来,高雄发大财”等口号广为流传。

2018年高雄市市长选举结果

2018年12月25日,韩国瑜在爱河畔就任第3届高雄市长,并以中文、英文发表演说。

2019年1月17日,首次前往高雄市议会接受议员质询。1月19日,卸下国民党高雄市党部主委一职,原职位由前高雄市议会议长庄启旺接任。

2019年2月24-28日,韩国瑜出访马来西亚、新加坡推广高雄的农渔产品,见证高雄与两国5家业者分别签署合作意向书,总值约2亿4千万新台币。并与马来西亚槟城州议会议长刘子健、国会下议院议员张庆信以及雪兰莪赛马公会主席丹斯里拿督詹学龙等人会面。在新加坡则参访新加坡国立大学,观摩青创企业孵化器,为高雄市未来成立青年局作准备。此行也见证台湾与澳洲赛车运动产业业者签署合作意向书,将赛事命名为“台湾极速系列”(Taiwan Speed Series),也不排除引进澳洲超级房车锦标赛

BBC2019.3.25报道:高雄市长韩国瑜:港澳之旅访中联办惹争议

高雄市长韩国瑜上任后日前首次访问港澳、大陆,获得高规格接待。他将此行定调为“经济之旅”,不谈政治。但其访问期间接连会见港澳中联办官员,惹来台湾总统蔡英文及部分港台政坛人士不满。

高雄市长韩国瑜拜会香港中联办主任引发争议,他回应“歪嘴鸡不需要挑米吃”。

韩国瑜2019年3月22日到达香港后,受到港府高规格接待,并与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见面。韩国瑜将此行定调为经济之旅,不谈政治。面对香港媒体提出“一国两制台湾方案”及“九二共识”的问题,韩国瑜巧妙回避。他反问该名记者:“有没有品尝台湾水果?”并强调这趟是来交朋友丶做生意。

面对媒体提出的政治问题,韩国瑜皆避而不谈。在港澳三天的公开行程中,举办贸易洽谈会及签约仪式,与港澳丶北京丶上海等多家企业,共签下总计金额32亿元新台币的订单。而除了实质上的经济交流,韩国瑜也与港澳中联办主任王志民及傅自应会面,由于出发前未公布该行程,因此引发关注。

韩国瑜是首位进入中联办大楼的台湾地方首长,对此他回应说,他不晓得,并强调谈的内容是:“个人过去工作的岗位上,人生的甘苦,老婆和孩子,香港跟高雄的未来,像这些天南地北。”

香港中联办会后发布新闻稿指出,“王志民向韩国瑜介绍香港回归祖国21年来取得的巨大成就和进步。”面对BBC中文提问,是否会参考香港与大陆的关系,作为台海两岸关系未来选项之一?韩国瑜并未正面回应,他只强调:“经济很重要,只有愚蠢的政治人物才不重视经济,整个中华五千年,老百姓吃不饱才会革命。经济问题是每一个政府都要重视的。”

韩国瑜此行增加了许多闭门会议,并临时取消多个公开行程。对此,韩国瑜解释:“我们都遵照地主的安排,我觉得是基本礼貌。”只是出发前,对于访陆行程韩国瑜曾表示会公开透明,如今却一再出现保密行程。

韩国瑜先后和香港丶澳门中联办主任见面,香港立法会议员朱凯廸丶区诺轩和梁耀忠,以及“香港众志”发联署声明表达不满。连署书称,韩国瑜这次打破成规,明显是经过北京精心安排。

香港中联办全名为“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根据官方网站资料显示,大陆中央赋予中联办五项职能之一就是“处理有关涉台事务”。

另外,正在海外访问太平洋三岛国的台湾总统蔡英文也隔海批评,称中联办是中国大陆在香港实施“一国两制”的重要机构,安排韩国瑜到访中联办,很难排除是制造“九二共识”氛围,“不清楚韩市长是否有这样的警觉”。

台湾陆委会也指出,希望高雄市政府能进一步对外说明会面情形,以释疑虑,也让民众安心。

对于外界评论,韩国瑜表示,陆委会也好或是其它酸言酸语,这些不必要的杂音和怀疑论,非常无聊,一点意思都没有。

韩国瑜港澳之行在两岸三地引发广泛关注,除了台港澳媒体大阵仗采访,也有日韩记者随行采访,很大原因就是他极有可能代表国民党参选2020年台湾总统选举。台湾多项民调显示,韩国瑜若代表国民党选下一任台湾总统,支持度都胜过柯文哲和民进党的候选人。

在港澳的三日行程,韩国瑜多次被问及是否参选总统,不过他始终不愿正面回应。据台媒报导,国民党基层支持高雄市长韩国瑜代表参选总统的声音很大,国民党主席吴敦义3月23日证实,确实有征召韩国瑜领表,参加党内总统初选的规划。

不谈政治却动作频繁

韩国瑜在港澳的一举一动都被放大检视,拜访中联办的行程更在港台引发讨论。台湾中央研究院社会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吴介民向台湾媒体分析,北京安排韩国瑜进入中联办,就等于让他直接承认“一国两制”,进而实践一月提出的“一国两制台湾方案”。

韩国瑜与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见面。—为啥感觉是主子接见奴才呢?

吴介民表示,港澳实施的制度早已不是中国已故领导人邓小平所承诺的“一国两制”,而是北京“全面管制”,自由与法治基础正在快速崩坏。

“台湾公民阵线”发起人丶台湾东华大学教授戴兴盛认为,除非韩国瑜不了解中联办的政治意义,否则他的行动有很明显的政治意涵。

戴兴盛对BBC中文表示,韩国瑜强调不谈政治,谈经济根本不符合常理。他质疑,韩国瑜此行是纯经济行程,或政治意涵大于经济,还有待商榷。

戴兴盛说,韩国瑜身为政治人物及东亚政治所硕士,他一定很清楚这些动作背后的意涵,只是他为了掩饰,而解释成“卖菜”。他并批评:“韩国表面上说的和实质做得不一样。”戴兴盛强调,政治和经济会互相影响,而且有密切关系,不可能分开。

不过,台湾中山大学政治学研究所教授廖达琪则有不同看法,她认为韩国瑜身为地方首长,与中联会见面并不代表什么,也无法签署官方协议,为何要无限上纲?

她对BBC中文表示,蔡英文的评论有选举操作,因为面对明年总统大选,民进党的策略就是“反中抗中”,因此韩国瑜的任何动作,都会被批评成“卖台”。

不过她也分析,大陆愿意让韩国瑜到中联办,显示出大陆对韩国瑜很感兴趣,未来还可能与柯文哲见面,“因为柯文哲已经说了通关密语:两岸一家亲”。

廖达琪说,韩国瑜此行的重点还是放在经济,多少还是有政治考虑。不过她说:“韩国瑜与中联办见面并未违反台湾法律,因此不需要过读解读。”

台湾澎湖县长赖峰伟丶南投县长林明溱都在访问大陆时见过国台办主任刘结一。

戴兴盛说,国台办是台湾陆委会的对口,和中联会并不同,不应该混为一谈。

提醒韩国喻先生,澳门中联办主任郑晓松,2018年10月20日晚在澳门堕楼身亡,官方21日发布通报,指郑晓松是因抑郁症跳楼自杀。韩国喻先生,您知道抑郁症是神马么?

中联办:

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英语:Liaison Office of the Central People’s Government in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简称香港中联办,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国务院)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代表机构,与中共中央香港工作委员会一个机构两块牌子。

中联办大楼正式名称为西港中心,位于西营盘干诺道西 160号,与西区警署相隔一街。因为此机构位处西环[注1],故部分香港媒体以「西环」借代之。另外,中联办在上环信德中心、九龙观塘宏基资本大厦22楼及沙田小沥源都会广场分别设有香港岛、九龙和新界工作部。

香港中联办于2000年成立,前身为新华通讯社香港分社,是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的三个机构之一,另两个分别是外交部驻香港特别行政区特派员公署(负责香港对外事务)和解放军驻香港部队(负责香港防务)。中联办在中国内地设有三个办事处,分别是广东联络部(地点位于广州)、深圳办事处及北京办事处。

香港中联办的前身是新华通讯社香港分社,成立于1947年5月,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派驻香港的机构,同时担负国家通讯社驻港分支机构的新闻职能,首任社长为中共香港工委书记乔冠华。在香港回归之前,该社以中国政府驻香港最高代表机构的身份,与殖民地香港政府进行联系。新华社香港分社原来有位社长叫做“许家屯”,他写过一本《许家屯香港回忆录》,讲述他在香港为共匪工作以及六四后逃离香港到美国的经历。

1960年代后期,随着香港形势的变化,以及与中国内地关系的发展,香港政府遂委派政治顾问负责与新华通讯社香港分社保持联系。

新华社正名前的香港分社的功能并不单是一家媒体所扮演的角色,而是一直担负着中国共产党交付的特别使命。工运、左派政治运动、边境事务洽谈、输东江水会谈、中英香港问题谈判、中资政治及经济势力在港崛起、海峡两岸对话等都与该社的政治运作有关。

1997年香港回归后,新华通讯社香港分社对原有职能作了适当调整,继续作为中央人民政府(国务院)授权的工作机构履行职责。香港特区政府于1999年7月2日香港政府在宪报上公布,新华通讯社香港分社是中央人民政府在香港特区设立的机构之一。

香港中联办,实际上直接成为“中国共产党香港委员会”更加贴切!!!

新华通讯社香港分社社长(1947年-2000年)

乔冠华(1947年5月-1949年)

黄作梅(1949年-1955年)

梁威林(1958年-1977年12月)

王匡(第一社长)(1978年-1983年)

李菊生(第二社长)(1978年-1983年)

许家屯(1983年-1990年1月),就是六四之后写了《许家屯香港回忆录》的那位!

周南(1990年1月-1997年7月)

姜恩柱(1997年7月-2000年1月)

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主任(2000年-)

姜恩柱(2000年1月-2002年8月)

高祀仁(2002年8月-2009年5月)

彭清华(2009年5月-2012年12月)

张晓明(2012年12月-2017年9月)

王志民(2017年9月-)

王志民(1957年4月-),福建仙游人,1975年,在福建省将乐县插队。1976年,任福州军区战士、文书。1978年,任郑州解放军测绘学院制图系学生。1982年,任福州军区教员、秘书。1985年,历任中共福建省委办公厅副主任科员、主任科员、副处长、处长。

1992年,任新华社香港分社(中联办前身)办公厅副处长、处长。1994年,任新华社香港分社妇女与青年工作部副部长。

1998年,任厦门市市长助理。1999年,任福建省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局长、党组书记(其间:2000年至2003年,在福建师范大学经济法律学院学习)

2006年,王志民任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副秘书长兼青年工作部部长。2008年,任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副主任兼副秘书长、青年工作部部长。2009年,任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副主任。2015年4月,任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副主任、党组副书记[2]。2016年7月,任中央人民政府驻澳门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主任。

2017年9月,王志民接替调任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主任的张晓明,出任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主任。王志民上任时强调要“贯彻习近平总书记视察香港重要讲话精神,坚决贯彻落实中央对港方针政策”。

党卫军出身的中联办主任!

中联办的内部拥有多达23个分部,其中一些部门如「经济部」、「各地区工作部」、「警务联络部」等,使其性质与一个政府辖下的部门无异,与100年前日本于朝鲜半岛设立的「统监府」相似。

中联办2000年成立后,开始逐渐代表中央高度介入香港的内部事务,并高度影响及介入香港的选举,包括香港区议会、立法会及行政长官的选举。

2017年1月17日,中联办透过中间人接触数名民主派选委,呼吁他们提名林郑月娥,并将林郑说成是「真命天子」。

而被中联办扶植的香港非传统亲北京阵营人士则被部分人士称为「西环契仔契女」。

香港中联办持有的物业:

新民置业有限公司

香港中联办大楼-西港中心

跑马地聚宝阁全幢

跑马地成和道16号全幢(69个单位)

西环乐怡轩全幢

西营盘铂峰全幢48伙,2014年12月斥资4.8亿元购入

北角清华街10至16号(69个单位)

蒲飞路 18至24号全幢(52个单位)

大潭道 21号- 2007年以1.668亿元购入面积11,750方呎空地

柴湾湾景园14个单位-2012年3月斥资6,206万元购入

跑马地乐活道 1号

山村道 8号

北角联合大厦单位

信德中心西翼25楼10至12室和32楼1.9至12室合共面积1.55万方呎

湾仔华景楼地铺

霎西街3号一楼

九龙塘约道6号(九龙工作部旧址,2014年11月以2.384亿元沽出)

观塘宏基资本大厦22楼全层连同4个停车位(九龙工作部)- 2013年11月年以1.1亿元购入

大角咀君汇港共48伙- 2007年3月斥资1.7亿元购入

沙田小沥源都会广场地下及1楼部分(新界工作部)-2003年起斥近5000万元购入

沙田第一城 9个单位- 2015年6月斥资0.5亿元购入,包括7座14楼E室,8座25楼E室,20座12楼A室,44座10楼B室,

西营盘高乐花园11伙- 2015年至17年斥资0.5643亿元购入

西营盘昌宁大厦共14伙,2007年至16年斥资0.3623亿元购入

西环泓都第2座48至57楼的D及E室14伙,涉及总楼面达6,748方呎,2016年12月30日斥资1.2152亿元购入

宝翠园2座26楼D室,实用面积664方呎,2018年9月19日斥资1,720万元购入,呎价25,904元

观塘凯汇3及5座43至49楼合共20伙,总楼面11,762方呎,2019年2月斥资2.47532亿元购入

(以上货币单位:港币HKD)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4+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第一部分:https://test.gnews.org/zh-hans/75981/ […]

0
richren1920
1 年 之前

韩国鱼就是中共的一条狗。他若是当上了总统,那台湾人民可就要过上大陆人民的幸福生活了!

0
andy7742
1 年 之前

一看就知道民进党已经急了,哈哈。蔡英文是不是美国和日本的狗呢?警察跑美国去下跪,美国随便排个小官就要卑躬屈膝,我看连狗都不如。

1+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月 08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