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棒槌:中共体制之毒-不是杀人就是如何被杀

继维权者在信访局门口上吊后,又一出惨剧在牆内上演。事件起于暴力拆迁。在村支书授意下,拆迁队强行推平了民房,房主反抗时被抓,三年后出狱杀了村支书的女儿,以及两个当年开挖机的人。整个过程并不複杂,暴力拆迁引发的惨剧通常都不複杂,但代价往往巨大。中共名片就是在无数这样的巨大代价下製成,换言之,高铁是一道血染的风采。城市规划、高楼林立都是一道道血染的风采。老朋友们只能看到风采,你也没法抱怨,毕竟十四亿人的血都吸进了中共肚子裡,想看也看不到。再说都老朋友了,怨人家有什麽用,除非也吸吸他们的。

老朋友说为了人类全球化事业,我们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这话听起来没问题,问题是单凭这句话,证明不了他们有愿意被吸的觉悟。百姓是中共的血库,当血库被吸乾后,老朋友就成了血库。这话他们不一定听得懂,否则真该好好感谢川普总统和爆料革命。我认为世界上没有了高瞻远瞩的人,人类将无一倖免地急速下坠,当全部掉进一个屎盆子裡时,全球化事业就完成了。我年轻倒没什麽,你们个个一大把年纪,又都是体面人,顾及下形象好不好?就算不顾及,也别拿屎盆子老朝别人头上扣啊。

夫子说己所不慾,勿施于人,孟子认为不但如此,还得己所慾,施于人,怎麽实现呢?浩然正气。轮到汉武帝时,又被董仲舒改为己所慾,必施于人。最后到了中共手裡,就成了己所不慾,必施于人。照我看,中共这麽做无甚深意,只是觉得前面都不过瘾。村支书的房子拆不得,所以村民的就拆的得,这个因果关係得以成立,除了变种的儒学理论作支撑外,还得有权柄可操持。有了这两样法宝,就能获取想拆就拆,想怎麽拆就怎麽拆的快感,如果敢反抗,就把你抓起来,不光蹲号子,还顺手牵走你房子裡二三十万现金,这样就更过瘾了。

在中共眼裡,人种、肤色、国家和地域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保持住这股不留片瓦的狠劲,吸乾全人类的血,打造出一个殭尸命运共同体。这是中共的目的,我的目的是希望牆外观众看明白后,能把罩子放亮点儿。

说完牆外,再说说牆内。中共搞的权利私有制和财产公有製,两者之间本身存有关联。前者是后者的因,暴力拆迁是后者的果,同时也是不留片瓦的因。结合到扬州刘集镇这场惨剧,三个人被杀又是不留片瓦的果。在这种制度下,除了杀人就是如何被杀,假如谁还认为中共作恶于己无关,不妨看看这个结局好了。作出的恶不会消失,只会转移,有些恶看不见,是因为正在转移。至于转移到哪儿,得看谁最倒霉。当然了,没倒霉之前,谁都自认为不会倒霉,从牆内百姓目前的状态看,这一点我比较有把握。没有把握的是,基于这起惨剧,还会有多少人闻之拍手称快。这个问题稍显複杂,带有某种历史因素的遗留,所以才没有把握。

我的看法是,有这麽两类人,一类人善于从个人恩怨中看到阶层矛盾,进而发现整个体制的顽症。这类人具备放大的眼光;另一类刚好相反,在顽症和矛盾面前往往选择忽视,把眼光直接缩小到快意恩仇上。

很可惜的是,在我们的历史中,后一类人始终佔多数。为此老舍先生曾痛苦地坦白:礼教之邦的人民热烈地爱看杀人呀!这话听起来有些狠,可就算今天改成爱看杀坏人,我也看不出哪儿有进步。在中共国,杀人和杀坏人是没有区别的,人们一边拼命往上爬,一边转过头来对下面使坏,这就是中共赋予人民的普世价值。与此相比更坏的是,变态的体制下,人们只能在百姓身上找问题。乱世的热闹来自迷信,愚人的安慰只有自欺。这句话既是原因,也是结果。一个好的社会制度下,问题来自双方,环境愿意给,人们也愿意追求,这是全体国民的所幸;自上而下的政体,只能自下而上去找问题,这是中国知识分子的不幸。

战友给我发来这个消息,我说得可能得花点时间,本来还想再涉入点法律层面的,比方说这起惨剧,我的看法是,作为恶转移的结果,真正杀害女儿的其实是作为父亲的村支书,村民只是代持了刀。这种案子在判例法中,陪审团会怎麽判?我不了解法律,却很清楚中共一定会怎麽判,本来也可以说说,想想还是算了,毕竟谁不知道呢?

编者按:本来八角棒槌建议的新闻封面是下面这张,很真实,但是有些血腥,就擅自把图片换成了罐子裡面的沙丁鱼。共产党统治的中国人就像沙丁鱼罐头裡面的沙丁鱼,生存空间被严重挤压,罐子裡的鱼儿为了争取更大的生存空间,拼个你死我活,产生了很多社会问题。驭民五术让国人忽略了是共产党把我们变成了罐头裡的沙丁鱼,灭掉共产党,才能不做沙丁鱼。

相关阅读:

2+
5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Find Mo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75432/ […]

0
trackback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There you will find 68693 more Info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75432/ […]

0
MaureenBee1
1 年 之前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全天下的竞争与合作历来如此。但是中共体制下就不一样了,上梁不正下梁歪!邪恶、恐怖、蝎毒般的操作简直让人恐惧到后背冒凉风、毛骨悚然!国内的各种骗子公司或项目有多少不是挂羊头卖狗肉、当婊子还立牌坊的?又有多少不是专门骗亲戚朋友和家人的?!

1+
八角棒槌
1 年 之前
Reply to  MaureenBee1

在中共國,不騙是活不下去的。這種生存法則下,牆內人分成了四類:做套的,設套的,入套的和砸套的,我屬於最後一類,是前三類的眼中釘。

1+
shangshang
1 年 之前

都是底层互杀,可怜可悲

2+

热门文章

GM09

1月 07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