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特·金里奇新书简介《中共国的挑战》

https://spark.adobe.com/page/P1o2EhLhN6X15/

来源:The Federalist, 2019年12月6日

众议院前议长纽特·金里奇的新书《川普与中共国》对于理解我们对外政策中的最大挑战是不可或缺的指南。

当媒体经常将川普政府领导下的中美关系简化共为“贸易战” 时,在故意视而不见几十年后,美国政府终于开始在多方面着手重新定位中美关系,使其符合美国国家利益。

这个几乎是来自川普总统直觉上的理解, 却未被充分重视的革命性的举措,在国家安全与对外政策的制定中越来越被接受,也就是关于中共国正在以牺牲我们人民和我们的自由为代价,在多层面以邪恶的手段达到其称霸全球的目的上达成共识。

似乎每过一周,就有一个关于中共国野心的新闻出来,还有这样的野心给自由世界带来的一系列问题。最近,许多人在新疆维族集中营事件的揭露上退缩了,以及在香港街头的混乱而血腥场面上,更凸显了共产主义政权的极权主义性质,正在被世界上其他国家所背书。如果中共国共产党这样对待自己的公民,当它真的称霸全球时,它会如何对待我们呢?

中共国的非法行为

对于中共国在国外的行为,看一下最近的一些间谍活动和国外影响的新闻:

一位声称是中共国间谍的人叛逃到澳大利亚,向澳洲政府揭露了关于所谓政治和社会影响力行动的重要细节,和对香港、台湾、澳洲的民间社会机构的广泛渗透。不管这些具体指控是否被证实,不可否认,中共国已经试图影响附近国家。 (特别是中共国对澳大利亚的渗透,已经波及到了整个英语地区,参考Clive Hamilton的书:沉默入侵)

澳大利亚作家Clive Hamilton和他的书《沉默入侵》 Clive Hamilton’s Silent Invasion

因为学生支持台湾,西北大学面临来自中共民族主义者的强烈抵制。哥伦比亚大学取消了关于“中共国特色的全景敞视主义:中共对人权的侵犯以及如何影响世界”的专家讨论会。组织者称:是因为一组中共国学生威胁要在校园会场外抗议。

美国参议员常驻的调查小组发布了一份报告表明:“在过去的20年中,美国纳税人资助的研究(每年超过1,500亿美观)是为中共国的全球崛起做了贡献……中共国公开的向公营或私营机构招募美国本土的研究人员、科学家和专家,这些人向中共国提供了知识和智慧资本以换取金钱或其他利益……这损害了研究企业的声誉和国家安全” 。

这与纽约时报的报导相关联,清楚地指出这些中共国猖狂盗贼是从美国学术中心生物医学界来的。

司法部(DOJ)起诉了一名在孟山都(Monsanto)担任影像科学家的中共国公民,在报告中明白指控,他被由中共国的计划之一招募了并从事经济间谍活动。

李振成(Jerry Chun Shing Lee),曾活动于中共国和亚洲其他地区的中央情报局前卧底,因秘密交换,交付和传递国防机密给中共国而被判入狱19年。过去的一年多里,李和其他几名美国官员因为与中共国间谍活动有关被指控并判有罪。在2010和2012年之间,中共国在中共国肃清美国间谍网,很大可能是因为美国情报部门的内奸。

仅这些数据就凸显了中共国在影响外国政府,消除海外不同政见方面的非法勾当,并且在商业、科学、技术方面获得丰厚收益,在提升他们的国家安全利益的同时,威胁竞争对手,也就是美国。

大战略

这些努力的范围仅与中国军火库中的一个要素有关,这说明了公众话语中非常缺少的一些东西:认识到中国野心勃勃的总体范围- 及其追求的各种方式- 以及最终雄心勃勃的事实,即霸权。如果没有美国公众对这些问题的广泛理解,就永远不会有所需的民众,需要作出无情的、全面的努力来对付中国本身从事这种包罗万象的努力的威胁。

或者,正如前议长纽特·金里奇在他的新书《川普与中共国:直面美国的最大威胁》中所说的:

我们还没有进行关于我们需要建立可持续的、长期的、军事-外交-经济-政治战略的全国性辩论。要与中共国的军事发展匹敌,需要有紧迫感、有意志力、承诺投入资源。但是在全国人民,媒体和国会议员就关于其性质、规模和可怕影响能进行彻底的全国性讨论之前,这些要求与承诺是达不到的。

《川普与中共国》应该可以为此辩论做出巨大贡献。事实上,这是它的一个先决条件——一个全面而容易理解的美国和中国之间主要竞争领域的入门书,一个如何取胜的路线图,以及如果我们失败,对每个美国人的自由和安全有什么利害关系。

金里奇的新书涵盖了中共国在陆地、海洋、空中、太空、信息各领域宏大战略的目标。尽管中共国经常推行看上去是为国民利益驱动下的一带一路,但是,就像金里奇明确表示的,中共的战略是致力于增强中共党的权力与特权,并确保其政权延续优与一切的。

金里奇提供了历史文化背景,可以深入了解中共的思想。他通过比较中共国的围棋和国际象棋,把中美策略进行了对比。

本书的一个关键是关于评估共产主义政权的审慎的方法,也就是假定中共战略是“双重用途”,也就是说,他们可能会考虑到民众的利益,同时具有政治/军事作用,从而有助于中共的统治。比如,经济增长,不应该只认为是为中共国人民造福,而且也是中共达到自己目的的手段。也许大部分美国人不这样看待这个问题,这说明了金里奇这本书的重要性。

对于眼前的威胁,金里奇书中最尖锐的论据之一就是关于中共国能否控制重要的5G技术用于物联网和通讯领域所带来的一系列严重后果。除了华为技术领先在这方面带来的危险,美国还没有成功阻止其重要盟友与华为合作建设5G网络。金里奇强调指出,在联邦政府和私营部门的志得意满的人削弱了我们在电信领域的竞争力。

同样让人担忧的是华为给国家安全带来的挑战。除了中共有可能监控所有通过其部署在全世界通讯设施和硬件的人外,像金里奇说的, “华为和中共国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在美国主要的军事战略国提供监控系统。如果我们的军队必须要在以中共国电网上的监视技术范围内行动,我们如何保护我们的军队和我们的利益?”金里奇的书提供了如何在确保安全的同时如何参与电信行业竞争的建议。

官僚障碍

另一个重要的论点涉及了海上航行自由之战,这?牵涉数万亿美元的商业流动。中共国已经在南中共国海中建造和军事化了一些岛屿。金里奇对中共国为了对南中共国海实现事实上的控制做出的努力提出了警告:如果美国对此举动的回应仅仅是针对航行自由度的提高,而不愿更进一步的发展和实施强有力的应对措施,那么我们将承认“南海是属于中共国的既成事实” 。

中国南海军事工程- 图片源自纽约时报中文网

作为美国太空计画的长期倡导者,金里奇提出了令人信服的理由来证明,这(南中共国海)很可能是与中共国的军民融合战略竞争最重要的领域。金里奇用最近刊登在《科学美国人》的一篇文章为例来证明它的重要性。美国的GPS系统虽然在16个基础设施领域中的每一个部分都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而且是被美国国土安全部指定为“极度关键”的,这个系统却极易受到攻击。一旦受到攻击,其后果将是一个大灾难。

同时,“美国的竞争对手却不会有这个问题。中共国,俄罗斯和伊朗有地面备份系统,GPS用户可以切换到该系统而且相较那些与基于卫星的GPS系统,该系统更难被攻击。 ” 仅仅就中共国的反卫星能力一项,我们就该停下脚步好好反省反省,并更加支持川普政府的太空部队计画。

在金里奇整个职业生涯中他一直关注的另一个(非常不幸的)重复出现的主题- 在中美竞争的背景下尤其令人感到忧心的-那就是我们僵化的官僚体系。正如他在《川普与中共国的对决》一书中写到:“如果我们能就如何应对中共独裁政权达成共识,我们将发现我们所面临的内部挑战,比自独立战争以来任何一次动员行动都还大。”

这一点也不夸张。金里奇补充道:

我们当前的问题与我们开国元勋们的动员行动时的问题完全相反。我们现在有的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最僵化的官僚构架。与1860、1939或1946年相比,无论是在我们规章制度的规模上,律师成为政府合理行为主要定义者的依赖程度上,和对僵化的公共以及私人利益的捍卫上,现在的状况更难驾驭和协调。我们自己的体系、习惯、 利益集团和官僚机构可能比来自中共的威胁还更大。

即便我们按照他所建议的方式和中共接触,金里奇补充说:“ 还是存在巨大的危险的。因为我们现有的巨额支出和庞大的专职官僚机构会选择比较轻松的方式–一边摆出作战的姿态,同时却又保持他们已经习以为常了的习惯,信条和组织结构。

解决我们自己的问题

除了极度僵化的行政国家特有的顽固性质以及大量在中共国既得利益的私营企业希望保持对中共国的现状,一直极富远见的戴维·高德曼在最近发表在《第一件事》中的一篇文章中强调:

应对中共国不断增长的经济实力和全球自信的唯一有效方法就是增强美国本身实力。我长期以来一直主张沿用以国防技术为基础,重返里根式的基础研发投资,以抵制中共国推动技术领先的动力。正如前议院议长金里奇在他的新书《川普与中共国》中所说:“这不是中共国的错,在2017年,我们巴尔的摩的八年级学生有89%不能通过数学考试。同样这也不是中共国的错,我们在K-12和大学学习数学和科学的美国人太少,以至于研究生学院不能培养足够的未来美国科学家。这不是中共国的错,现在我们的国防官僚机构所创造出的恰恰是艾森豪威尔警告过的“军工联合体”。

金里奇警告说:“ (我们)有足够充分的理由相信中共国正在迅速追赶并可能超越我们。而错在我们,不在他们(中共国)。

金里奇还提出了许多其他很值得探讨的问题,包括现在美国在与中共国对抗中所处的地位要比在冷战开始时,美国与前苏联的对抗中所处的地位要不利很多- 其中的原因有:中美交织在一起的经济;中共在美国社会中的影响力;我们日益膨胀的联邦政府;以及我们用联邦制为基础的自由体系去对抗一个专制极权的政权所带来的挑战(更不须提频繁选举所带来的影响)。政治压力和我们政府系统的本质可以说使得维持协调,动员和努力的一致性更加困难。

川普vs. 习近平

在《川普与中共国》全书中,金里奇在他的每一个章节前面引用川普总统和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名言,以此来对比两国的看法、价值观和原则。这是一个非常有助益的提醒。如果我们想要维护我们的自由,我们必须了解我们自己以及我们的对手。金里奇的书对于任何一个相信“孙子兵法”的人(事实上每个美国人都应该重视“孙子兵法”)都是必读本。

是的,对于任何希望全面了解我们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所面临的挑战和威胁的人,本书确实是不可少的读物。坦白说,凡是关心美国将来是否能够持续以一个自由的,强大的主权国家存活下来的人都应该读这本书。

原文链接: https://thefederalist.com/2019/12/06/newt-gingrichs-essential-primer-on-the-challenges-of-communist-china/

编译:【喜马拉雅战鹰团】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