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统治下的抑郁症等精神疾病,及未来需要进行的人性恢复

作者:YCB

你幸福吗?幸福社会不允许有痛苦!他们把我们痛苦的本能和反抗的权力剥夺了,我们生活遇到了灾难,不是我们有病。我遭遇了不公平,我们应该去抵抗,这本就不是什么开心的事,不开心不是很正常吗?人生而不同,阉割人性是一种同化的方法。我们思考背后的原因,会发现有很多帮助我们觉醒的信息。就像不爱读书会被冠以各种名头,就像不爱党也会被冠以各种名头。

可是,人有喜好不是很正常嘛?人待在不喜欢的地方,不然,那本就是一件不会开心的事情,不开心不是很正常吗?难以离开痛苦的地方当然会长期不开心。为什么就变成了抑郁症呢?除非有苦中作乐的本领,

文章较长所以提供大纲:

  1. 迫害的进行
  2. 革命后要让人性恢复,需要哪些方法

第一部分:迫害的进行

中国的社会总是强调幸福和快乐,总是在问:“你幸福吗?”。虽然我们都知道这是编造的。但是为了维持表面的面子工程,政府会做很多恶心的事情。抑郁症是其中一项我在研究的。

抑郁症作为一种有害学问一点也不亚于算命星座之类的东西,恶行遍布海内外。最近一次我看到心理学的恶行是在川普弹劾案上。当人受到阴险和暗算,是可以生气的吧?所以,阴险导致的暴躁行为并不是因为精神问题,而是因为对手很阴险。

但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见,有些海外心理学家就在做一些恶行,他们说:“川普的行为是因为川普有躁郁症甚至有极端精神问题,希望政府考虑川普的精神状态以便通过弹劾提议。”这种本末倒置给人戴帽子的行为就是心理学的恶行。川普并不是因为精神病才做出生气的举动,而是因为先被人惹生气,所以才做出生气的举动。把生气的原因篡改为精神病就是一种恶行。用精神问题指控来掩盖民主党阴谋的真相。本来民主党就是红色的。

这种方式在国内更常见,甚至很多人喜欢杨永信式的治疗方式,如:

最近工作压力大或者读书压力大,别人却说你是抑郁症,对于你生活里遇到的问题,他们是不会管你的。但实际上,你至少应该学会合理安排时间、制定更合适的目标、浑水摸鱼划水偷懒或者其他方法来减少压力,吃药看病是无效的,并不能治好生活。用抑郁症掩盖教育压迫,你必须喜欢读书才行。不然就要用什么病啊叛逆啊之类的东西攻击你。也掩盖工作背后的市场乱象。还有甚至利用精神疾病给受害者喂药直至痴呆,据新闻这个泼墨女孩,利用精神疾病变成了合法迫害。

还有比如说你独孤,他们也说你是抑郁症,让你去看病吃药,但是从来不教你如何去练习社交,所你从医院里出来,还是没朋友。因为心理学的恶行,导致你的孤独更严重。你一直受困于孤独,你一直没有朋友,那你肯定一直难受,这和抑郁症没有关系,是问题没有解决。真相再一次被掩盖。

人是先感到痛苦还是先发生痛苦的事情呢?比如说你被强奸,他们也说你有病。这是很奇怪的事情啊,这完全是生活里的遭遇,他们却在说被害者有病。你觉得被人强奸是一种会开心的事情吗?然后他们就不会管你强奸的事情只宣传受害者抑郁请勿打扰多问案情,用抑郁症掩盖一下,然后强奸的事情就再说了。

无一例外都围绕着一点,就是这一点让他们认为你有病,而非你生活里遭遇了困境。幸福社会常常强调幸福,你若不幸福,那是不可以的,他们是不会认可你痛苦的理由,即便你遭遇了灾难,他们也要强迫你开心。这不仅心理学的恶行,还是政府对人民的迫害。把你关到监狱里,然后你每天闷闷不乐,最后他们说你是抑郁症,这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吗?监狱是游乐园吗?人生又不是近义词考试。他们还认为痛苦必须通过做梦和幻觉来排解,比如说中国梦。

很多人都会这么说:“我日子还不错,你怎么不开心,你是不是有病?”或者这样:“不至于吧,被强奸了,那也过去很多年了,你也应该走出来,你为什么还是不开心呢,你看来是真的有病。”中国人是不会认可别人的痛苦的,因为这与幸福社会为敌,这是政治错误,幸福社会你怎么可以痛苦呢?你如果有了痛苦的权力,那我们心理学去哪里吃饭?还怎么骗别人得抑郁症呢?如果痛苦被允许,我们幸福社会还如何建立?你没有痛苦的权力,你必须是病。

中国人在长期的信仰毁灭里,已经失去了自我了,他们的判断永远来自于和别人的对比,比如说:别人都开心,为什么你不开心?那你就是不正常。但对比就是一种故意,是一种刻意,为什么你非要和开心的人比较,而不是和悲伤的人比较呢?就是特地为了得出那个带有算计用途的答案。

中国人长期在一种信仰毁灭的教育里,失去了自我,就连自己切身体会到的痛苦都要别人来判断来证明。生活毒打了一个人,他明明感觉到痛苦难过,他却不承认,一定要去医院里看病,要医生开一张抑郁症或者其他精神疾病来证明自己的痛苦。他明明能感到痛苦却跑到医院里:“医生,我这到底是不是真的痛苦?”医生说:“是的,你是抑郁症。”这个人开心的笑了,因为自己的痛苦终于被人承认了,所以自己是真的痛苦。医生后来的话让人更开心:“你的生活没有问题,只是生了病,吃点药就好了。”无知跪族就会一直跪着,甚至很沉迷。

人能感受痛苦还不够吗?为什么一定要医院的证明来证明你痛呢?这就是政府做到的非常最厉害的一件事,它能让一个人在能感到痛的时候,让他会怀疑自己,他不会相信自己感受到的真的是痛,他只会相信别人,这就是信仰崩塌,失去了自我,万事皆以他人为中心。于是他们可以随意给人戴帽子,有时键盘侠骂我了,明明我的生气是因为他们惹了我,结果因为心理学的恶行,变成了我有躁郁症。中共五毛(键盘侠)非常喜欢抑郁症一事,他们现在不叫五毛了,全都改称抑郁症患者。说自己有抑郁症,而不是承认自己蠢、脾气差和戾气重。

这和禁言也有很大关系。世上有一句话会让人迷信:书是智慧的源泉。因为骗子巴不得所有人都相信这句话,让人误以为智慧的载体就是智慧本身。这样就可以通过各种载体:如书、新闻、人设包装、机构、荣誉证书来骗人。可是书、论文、机构、人和人设等都是智慧的载体,而非智慧本身,因为你能看见智慧。就像我,我是人,我拥有智慧,但是我不是智慧,因为我一旦是智慧,那我就不是人,那我就会变成不可视的东西,因为一旦我是智慧,我就变成“正确”,但人都会犯错。

中国人之所以在抑郁症的恶行上执迷不悟,就是因为缺乏信仰和智慧,没有推翻错误的能力。世界就是推陈出新,为什么抑郁症不可以被推翻呢?以此类推,为什么政府不可以被推翻呢?人需要有证明对错的本领,才能判断对错。

上帝在给一些倒霉的人布置死路般的人生,中国人却说没有上帝这回事,所以你不能痛苦。即便你的生活真的发生了灾难,我们也不允许你痛苦。我们是幸福社会,我们要给所有深陷困境的人都套上精神疾病,那你的痛苦就不再是痛苦,而是精神疾病,这样就能消灭痛苦,因为剩下的不是精神疾病就是幸福,没有悲伤了,这样就能完成我们的幸福社会。

倘若人脑海里的悲伤都能像病毒一样可视可区分、吃吃药就能杀掉悲伤、打开神经就能剔除,人又何必活的这么累呢?

痛苦是人的本能,灾难是人的命运,这两点,竟被他们全部剥夺了,真是既反人类又反社会。

第二部分:革命后对人性的恢复需要进行的方案

如果意识上的无形产物能如细菌一样可视可区分容易剔除,那我们吃吃药、拿手术刀打开神经也就都能把红色病毒干掉了。人性的恢复会比较困难。这与我们在生活里遭遇的灾难一样。虽然在我的免费帮助经历中,有很多人听懂了一句话就恍然大悟。但我们在这里是无法证明很多人是有多少人的。

人民从可以抱怨、诉说痛苦的时代到现在有苦不能言的时代,还是一个言苦就是病的时代,从政府和社会大众里都受到了无数的迫害。有时候你生活里遇到点事情,你抱怨别人说你矫情,说你无病呻吟,说你连抑郁症证明都没有,你有什么资格抱怨呢?为自己发声的权力也被剥夺。为自己发声竟然还要有资格才行。人遇到难受的事情为什么不能自然地表现出痛苦的表情呢?

先传播真相,把心理学的恶行传播开来,将生命的真实解读进行传播,告诉大家没有抑郁症这种病,是大家在生活里遭遇了灾难。这时,有些聪明人就已经觉醒了,有些人还没有。但是我们要让剩下的学会质疑。我需要更多不同的声音,让人重获质疑的能力。就像我们质疑政府一样。

建立完善的司法制度维护人民不被精神疾病迫害,通过法律的威严树立更具安全的环境。让抱怨痛苦变得更安全。如果我们抱怨痛苦都会像那位给习近平画像泼墨的女士一样,被冠以精神疾病然后喂药迫害至痴呆,那我们的人性是无法恢复的。因为我们要保证抱怨的权力,这些会在革命成功解除言论限制之后一一显效。革命成功,不会再有言论管控了,会有更多的声音,来冲击分散错误信息。我们要允许别人质疑,世界的更新就是推翻过去推陈出新。所以我们将世界的发展史重新公布给大众,让大众看到世界推陈出新的历史,告诉大家,即便过去心理学成为一门学问,但是我们发现了其中的错误和泛滥的恶行,我们要用智慧去淘汰它错误的大部分。

我们带着人们重新认识生活,我们被洗脑被灌输的“幸福”的概念需要进行改变。我们的生活里是无法避免痛苦的发生,灾难本就是我们的命运,痛苦本就是我们的知觉。我们要用更理性的方式带领人民去看待问题,比如说为什么会发生痛苦?比如说我们工作压力大,很多人也怪自己有病去看病去吃药,结果后来发现,辞职一身轻松,完全用不着套一个抑郁症。但是我们思考背后的原因,会发现那是帮助我们觉醒和灭共的信息。其中包含但不仅限于政府对人民施加过多的压迫、市场上大规模使用计划经济政府黑手垄断、无法治、政治斗争、中国梦洗脑导致企业家都失去了脚踏实地干做好一个企业的毅力、市场浮夸导致大跃进在新时代再次多次出现……等等原因都会导致你上班异常难受,因为这些破坏了秩序。

将心理学的定位重新回归现象学。正因为它离开了现象学的定位,篡位到了“原因”上,从现象变成了原因,我们痛苦的原因就找不到了。本该反对政府,结果变成了自己有病。本该面对生活,克服困难,结果变成了自己有病。本来是民主党的阴谋让川普很生气,生气是一个结果,是一个现象,而非原因。学习、工作、犯罪、家庭等原因都是生活里带给你的灾难,这些原因会让人痛苦。痛苦是一个结果,也是一个现象,而非原因。反社会的人天生如此,他们被判定为精神疾病其实只是因为有害社会,而非真的有精神问题。人作为动物时,允许杀戮。人作为有意识的动物,允许遵从意识,也允许出现不同的意识,他们很清楚自己喜欢杀人。我们会有法律的保护,不需要给人戴帽子去掩盖真相。

我们会引入更多的知识,比如说他们因为灌输和言论管制变成迷信智慧的载体,我们要反其道而行之,其实正确的解释是:智慧是书的源泉。你得先有智慧,才能造出一本书,没有造纸术等技术,怎么会有书呢?如果人不去观察生活理解世界,怎么获得世界运行的规律呢?用切身的观察和体验,让人性得到恢复。

不给痛苦进行区分,要了解人的悲喜并不相通。也许生孩子的确痛苦,但仍有人觉得幸福。生活对他不公平,也许你感受不到也没有经历过,但他人确实痛苦。就像有房有车却每天都有噪音,所以也依然很不幸。以此,他们讨论抑郁情绪和抑郁症之间区别的用于误导人得病的文章将停止作用。

精神疾病不是精神问题,而是认可问题,把大脑打开你会发现你和反社会的大脑也是无差别的。以行为为标准,与不同的人相比较得出一个人不正常,那为什么不与同类人比较呢?那不就正常了吗?“对比”的特点就是它是故意的,所谓正常不正常只是虚构假设甚至是陷阱,正常与否是基于自己本身,而非对比。而正常并非是判断人类的唯一标准。

也不得再以精神疾病为由隐瞒被害者被迫害的真相。也不得再以精神疾病的名义去迫害别人,甚至成为合法迫害。心理测试不得视为一个人健康状态的证明或者思想危险性的依据,应当以人类为核心,尊重人性和知觉,尊重对话,以心灵为交流,因为当你和人来往时本就能感觉到对方是真是假是好是坏,而不是在抱有怀疑的情况下再用机器去测试,你本就怀疑,测试又有何用呢?而且心理测试具有漏洞,人心的复杂程度也足以穿透漏洞,这是理应被唾弃的。

心理学上的结论和证明必须提供证据。如果为什么神经会失常?我们又看不到神经,只有那些数据而已。必须需要有证据必须去证明,不然会被盖上莫须有的原因。否则又会被利用成为一种犯罪、伪证工具。但我觉得他们一定无法提供证据,因为一旦提供证据,抑郁症等精神疾病就不再成立了,因为你会发现根本就不是精神问题,因为证据就是施害人在犯罪、是故意诱导套病、是生活里出现了灾难。

让人民重新理解幸福,学会关爱,让他们反省自己的行为,这样消灭别人的本能、阉割反抗的能力会让别人很不幸福。

也可以使用媒体或艺术形式在线下展厅让大众理解痛苦,让人们重新审视痛苦和现实,那是痛苦的根源,而非梦幻和麻痹,那是幸福之前需要解决的问题。比如说使用类似于模拟生孩子装置、监狱装置或是可以模拟迫害的装置在线下展厅里提供疼痛体验活动,来让人发现根本没有什么孕期抑郁症什么的,因为生产、养孩子本就未必是一件快乐的事,你遇到的分娩疼痛和养孩子的艰辛都可以让你难受。 希望大家在未来可以真的重视生命,而非用一个精神问题去掩盖生命的踪迹。也要重获反抗的自由。你看现在的香港手足是不是都被污化了,大陆很多人觉得他们面对痛苦时是没有反抗的权力,甚至觉得他们不痛苦,还说他们是极端分子是疯子,这些掩盖真相行为,属实如出一辙。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3+
5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72311/ […]

0
trackback
w88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There you can find 32500 additional Informati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72311/ […]

0
trackback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72311/ […]

0
lazyme
1 年 之前

革命成功后,这些遗留问题才是更艰巨的,几代人被残害的毒素,也将需要几代人的努力才能彻底排出。任重道远,坚持不懈!

1+
linli
1 年 之前

我曾經有重度的抑郁症,老是觉得这个世界不正常,但是又说不出来,直到七哥出现,明白了很多真相,抑郁症好了很多,但是和周围的人还是有隔阂,毕竟他们还没醒,估计要到灭CCP后才能慢慢缓解了。

0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月 03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