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棒槌:维权自杀,试问在中共国能换来什么?

2019年最后壹天都没能熬过去,男子竟吊死在山西省信访接待大厅的门上

记得有个故事,女主角患了绝症,安静地躺在病床上,整日整日呆望着窗外的一颗枯树。树上每落下一片枯叶,她就翻开本子,默默划上一笔,心想等到最后一片掉下来,她就可以死掉了。说到这里,很多人应该知道结局,那片枯叶很坚强,所以女孩也活了下来。借一片枯叶,讲一个动人的故事给人以启发,这叫做现代版的格物。事实被格的物状态为何,则不属人文关注的范畴。可一旦跳出这个范畴,用自然的眼光去看,马上就会意识到这个事实:那片叶子已经死了。

在那片枯叶上,我看到了这个视频里死者的影子,感觉不到任何动人,只是觉得很惨。人到了彻底绝望的地步,才有选择自杀的勇气。凭着这股勇气,杨改兰死了,死前用斧头砍死了自己的四个孩子;好多白领也死了,死前想亲下妻子,或则想着能完成一串代码。当我写这些东西时,维权者也死了,挂在了信访局的铁栅栏上,在微风和重力的作用下,以发条将尽的钟摆姿势,给了体制最后一击。我知道大势已定,中共命不久矣,但每次看到这些体制下的亡魂时,还是觉得很惨。如果他们也提前知道,是否还会做此抉择?每次这么问我自己时,就有这种感觉。

除此之外,这种感觉还源于一种自杀的命定性。这位维权者为何自杀我不清楚,也不想搞清楚,因为搞不搞清楚,答案只有一个:权利的不公。很多国家都回答过这个问题,为此法国大闹了一场革命。西班牙搅得全欧洲不得安宁;波黑打得一塌糊涂,现在人可能体会不到,去玩下《这是我的战争》就知道有多惨。乌克兰的凛冬革命,以及当前正在回答问题的那些国家。如今,我们也在回答这个问题,只不过在回答时,又生出一个新问题。扪心自问下,为何独独就我们是自杀?自愿也就算了,还有不自愿的,这可真邪了门。

这个问题我有自己的看法,说出来会伤到感情,但我还是想说。按维基的解释,权利是一个广泛应用的法律概念。西方人愿意维权,是因为法律把权力关进了笼子,假如还没关进去,他们就会停下来,转头去填法律的窟窿,直到关进去为止。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就算有人自杀,于整个社会而言,换来的也是后面更多人的不自杀。西方人的维权自杀(只是假设),价值不止在奉献,还在奉献的有所值,甚至有所超值。他们自己意识不到,不代表实际效果达不到。

以此作比照,试问在中共国能换来什么?咱们坐下来,克制下被动情绪的干扰,先弄清这点再做决定行不行?中共七十年的统治,多少人好端端的,转眼就成了窟窿的祭品。除了越填越大的窟窿外,再看不到其它。维权人看不到这个窟窿,始终认为有法可信,经常听到维权人喊天哪!这天下还有没有王法!在中共国,王法意味着只有王可以不守法,这是自杀的本因。自愿的人越多,王法就愈发猖狂和狡诈,带来的后果只会是被自愿的人越多。现在说这些恐怕有点晚,好在中共正在上演最后的疯狂,但愿那些有勇气的同胞尽可能忍住一时之怒,别再拿命去填窟窿,惨剧已经够多了。

3+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Informati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71855/ […]

0
trackback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71855/ […]

0
trackback
w88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71855/ […]

0

热门文章

GM09

1月 02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