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隐藏的上百万颗“污水”炸弹和几百亿立方米工业污水

作者:WWL

——从海宁污水罐坍塌造成10死3重伤的重大事故谈起

2019年12月3日17时19分许,浙江省海宁市许村镇荡湾工业园区内海宁市龙洲印染有限责任公司发生污水罐倒塌事故,造成10死3重伤。这件事故揭示了中国“环保技改”项目所带来的巨大安全风险,揭开了中国青山绿水与金山银山靓丽光环后黑幕的一角。虽然中国环境保护法规定了谁污染谁治理的基本原则,但是工业废水基本上没有得到深度的净化处理。

目前中国有上百万套污水罐设备,以每个污水罐可以装1万立方米工业污水,可以装纳几百亿立方米工业污水,如此的工业污水量足以装满一个或两个三峡水库。而且污水罐的数量还在快速增长。以海宁市龙洲印染有限责任公司为例,他们的污水罐数量从一个增加到三个。排放污水罐中废水的标准定得很低,可以允许的COD低于350mg/L的工业废水排放。根据中国现行的技术标準,当COD大于40g/L为五类水(严重污染)。如此大量“经过处理”的工业废水流入江湖河海,将会造成多么大的生态环境破坏。

如何提高工业废水的处理程度,如何严格排放标准,似乎不是企业家关心的问题,也不是环保管理人员关心的问题,更不是政治家关心的问题。他们关心的是投资建设污水罐所创造的GDP。按平均每套污水罐设备5百万元计算,上百万套污水罐设备的投资额高达几十万亿元,对拉到GDP的发展贡献特别大。但是这次海宁污水罐坍塌事故揭露了污水罐隐藏的安全风险特别大,这上百万套污水罐设备就像上百万颗“污水”炸弹,威胁着中国老百姓的生命安全。

一、海宁污水罐坍塌事故

2019年12月3日17时19分许,浙江省海宁市许村镇荡湾工业园区内海宁市龙洲印染有限责任公司发生污水罐倒塌事故,倒塌的污水罐压垮附近两家企业的车间,造成了生态危机,造成了巨大经济损失,同时也造成了惨痛的人员死伤。关于此件事故报道比较混乱,比如说,关于倒塌的污水罐的容量大小这个最简单的问题就有三种不同的说法;又比如,人员死伤的真正原因是什么,是被压死的,还是被污水或者有害气体窒息而死,都没有加以说明。

据说现在中国国内生产的这类污水罐都是使用厚钢板,底部钢板的厚度达到20至30毫米,上部的钢板略为薄一些,污水罐的使用期限长达20年。按理说不应该发生坍塌事故。也有人指出污水罐内部存在严重的电化学腐蚀,最容易被腐蚀的地方就是气液交接面,腐蚀时间长了,污水罐钢材会被腐蚀变薄,强度减弱。在内部大压力作用下,是有可能渗漏、爆裂甚至坍塌的。

总结起来,对事故发生原因的推测有三:

第一:污水罐的质量问题,如钢板厚度不够,钢板质量有问题等;

第二:污水罐受电化学腐蚀严重,污水罐某处强度减弱,导致坍塌;

第三:设备操作运行问题,污水罐中气体压力过大导致爆裂坍塌。

直到12月17日新京报才发表题为《浙江海宁污水罐体坍塌致10死3重伤 国务院安委办通报》的报道,对事故有了一个官方的说法:“据应急管理部官方微信消息,2019年12月3日17时19分许,浙江省嘉兴海宁市许村镇荡湾工业园区内海宁市龙洲印染有限责任公司发生污水罐体坍塌事故,目前,已造成10人死亡、3人重伤。据初步了解,该公司有3个厌氧污水罐(以下简称污水罐),其中1号污水罐(呈圆柱形,直径24米,高30米,容积约1.3万立方米)发生坍塌,砸中相邻的海宁市都彩纺织有限公司和海宁市亿隆纺织有限公司部分车间,造成部分厂房倒塌。同时,罐体内大量污水向厂房内倾泄,厂区内工人被倾泄的污水冲散,部分工人因厂区内囤放的布匹坍倒受压。该起事故暴露出事故企业安全意识薄弱,未识别环保技改项目带来新的安全风险,对安全隐患视而不见,相关设施一直带病运转;事故企业所在工业园区管理混乱,环保设施建设忽视安全因素,对项目建设带来的企业间风险辨识管控不到位,管理存在重大安全漏洞。具体事故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中。”其实死亡人数应该是11人,因为一位死者是孕妇。

就是国家应急管理部在事故发生两个星期后也没有说明发生事故原因的具体原因,看来是难以说出来。比较有意思的是“未识别环保技改项目带来新的安全风险”这一句话,可以理解为:污水罐隐藏着很大的安全风险,就是隐藏的“污水”炸弹。

二、中国特色的工业污水处理

中国水污染来自工业污染、农业污染和生活废水污染,最主要的还是来自工业污染。虽然中国环境保护法中规定了“谁污染谁治理”的基本原则,但是对于工业污染则是网开一面,理由是中国工业起步晚,如果严格执行“谁污染谁治理”的原则,会使得工业产品成本加高从而失去竞争能力。而且中国发展的都是高耗能、高污染的工业,工业发达国家把这些行业边缘化了,中国则把它们当作宝贝引入中国。

过去一些产生污水多的企业会建造一些露天的污水池,让有毒的污水留在污水池中,不直接进入河道或者城市的污水管道。有毒的污水在污水池中停留一段时间,多多少少会发生一些生化变化,这些生化变化就被称为是污水处理,这些污水池也被称作污水处理装置。

毕竟污水池占地大,容积有限,随着时间的延长累计的污水量会越来越多,污水池无法容纳,必须把污水池中的污水排放出去。排放的方法有四:

第一,经环保部门的同意,交付一点污水排放费,把污水排放到河道或者城市的污水管道中。这是最正规合法的渠道。中国工业污水排放标准定得很低,污水排放费收费标准也不高。比如一个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县的一个锂矿,每年可排废水中的COD(化学需氧量)达100吨。按照政府允许的COD排放标準为100mg/L计算,每年可以排放十亿立方米的高度污染的工业废水。根据中国现行的技术标準,当COD大于等于30g/L为四类水(重度污染),当COD大于40g/L为五类水(严重污染)。COD高达100mg/L是极度污染的水,但却是政府允许工业排放的废水。目前中国控制工业污水排放的指标很少,水质检验的指标也很少,主要还是看COD。

第二,从需要支付的污水排放费中取出一部分,向环保部门的管理人员行贿,在他们的默许下排放污水。这对于工业企业来说,是最经济可行的办法;对于环保部门的管理人员来说,也是闷声发财的好机会。所以在一段时间内这是最为流行的方法。后来中央政府发现其中的漏洞,采取措施,将环保部门收取的污水排放费改为污水排放税,由税务部门收取,减少行贿受贿的可能。让环保部门只管排放,不管罚款,环保部门积极性不高,懒于监管;

第三,利用天气条件,将污水自流到河道或者城市的污水管道中。天降大雨时,设法让污水溢出污水池,形成地表径流,与雨水一起流入河道或者城市的污水管道中。这样做的“好处”是可以把责任推给老天,造成水污染也是“天灾”,而非人祸。中国的许多工业企业都声称是循环经营,没有废水排放。外国的一些机构到中国的工厂参观一下,也信以为真,认为中国工业用水循环利用搞得不错。但是常有这样的消息,老百姓发现大雨之后河流里的鱼突然都死了,其原因就是工业废水利用降雨流入了河道,造成鱼虾死亡;

第四,偷偷地将污水排入河道或者城市的污水管道或者其他地方。利用环保监管的漏洞,非法向自然界排放工业污水。虽然政府三令五申地声明要严厉处理这种非法排放,但是这种排放方法还是被普遍使用。比如2020年1月1日大纪元报道,山东省龙口市排污管道深埋于入海口偷排废水。对此有网友写道:“山东是化工大省,谁要是说哪个工业园区没有非法排污,我都不信。前年夏天去乳山玩,海里游泳,上岸时发现一个直径三四十厘米粗的大管子正在咕咕地排污水,当时心里那个……”还有网友留言:“10年前我考察过整个长江流域,从重庆长寿县开始到上海崇明入海口几乎所有化工企业都是污水直排,各沿江地区环保局形同虚设,给钱就行。大部分上海人喝的是长江水,我认识的上海朋友中已经有30多人死于癌症,还有6个同学也死于癌症,死亡年龄为40~60之间。”还有网友评价说:“海岸变黑岸,绿水变臭水,官员企业勾结,无人敢查,金钱是原罪。唐朝、宋朝、清朝灭了,国破山河在,海水空气也没有一点污染。如今国在,山挖空,河水、海水、空气全部污染了,人类都无法生存了。”又比如2019年12月17日深圳市公安局龙华分局通报警方侦破了一起私设暗管排放重金属超标污水的案件,据说是有效地震慑了辖区内偷排污水违法犯罪行为。可见在深圳市龙华区内私设暗管、夜间偷排排污水是一件普遍存在的事件。龙华分局的通告是起威慑作用。另外还有向沙漠、向大海、向大河偷排排污水的消息,也是不时地传来。

三、中国有上百万个这样的污水罐

都说中国五代领导人重视生态环境保护,而且专家们找出许多领导人的语录予以佐证。但是中国生态环境总体变坏的趋势是人人可见的。著名作家郑义将其总结为“国在山河破”。习近平对生态环境保护有句名言叫做“宁要青山绿水,不要金山银山”。本来这话话说得挺好的,有一个比较,有一个先后秩序,有一个选择的偏好。可惜他的原话是,“我们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而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样,这句话就成为了一个没有逻辑、自相矛盾的空话。中国历史上还没有一位君王能够留下一个既爱江山又爱美女的美好故事。

不过话说回来,习近平眼睛里是容不得“黑水”的。前面一位网友提到的从重庆长寿县开始到上海崇明入海口几乎所有化工企业都是污水直排现象,现在是有所改观。在长江两岸100米的范围内看不到化工企业的厂房和设备,看到的只是绿化带。至于长江沿岸100米后面的化工企业,是否还在继续排放污水,坐船视察的习近平看不到,也就无关紧要了。长江两岸的化工企业大多都安装了象海宁市这次倒塌的污水罐。与过去露天的污水池相比,污水罐有很多好处,比方说,污水罐占地小而容量大;污水罐中黑水领导视察时绝对看不见;污水罐可以控制释放的气体和臭味;污水罐中的生化反应比污水池强烈;生化反应过程中产生的甲烷可以回收等等。所以污水罐就被认为是环保技改项目,在全国推广。根据一位网友提高的资料,目前中国有上百万个这样的污水罐。按平均每个污水罐的容积1.3万立方米计算,其中80%为污水,中国有上百万个污水罐中储藏的污水达几百亿立方米,这上百万个污水罐就是随时可能爆炸的“污水”炸弹。

但是这不是政治家所关心的问题。他们关心的是投资建设污水罐所创造的GDP,近年来环保设施的投资建设已经成为拉到中国GDP发展的一个主要产业。按平均每套污水罐设备需要5百万元人民币计算,上百万套污水罐设备的投资额高达几十万亿元,对拉到GDP的发展贡献特别大。国在山河破,在GDP的统计中得不到体现;待重头修理破山河,又能够创造出多少GDP!但是细想起来,就是能把破山河修复到原来的样子,还只是回到原点,期间创造出多少GDP都是没有意义的。

四、民众必须多增加一些生态环保的知识

据说,海宁市许村镇的污水罐是当地“最先进”的环保设施,而且老百姓也相信建造污水罐设施时企业对他们的承诺,这个“最先进”的环保设施不会对环境产生任何负面影响。可见,中国民众在这个制度下生活几十年,缺乏政治参与意识,也缺乏必要的生态环保的知识。

只是在污水罐坍塌事故发生后,只是在11条生命消失之后,许村镇的民众才回想起这二十多年来与污水处理设施为邻的种种后怕:空气中总弥漫着一股酸性气味,小汽车的金属标志牌很容易生锈,空调外机也常因为腐蚀生锈1年内需要多次修理。某村民曾经在污水处理车间工作过两年多后辞职,原因是“气味太大受不了”。辞职后3个多月,他便被查出患有甲状腺癌,之后因癌细胞转移而离世。在污水处理车间建成后,这11户人家中先后又有2人被查出患有大肠癌等等。一位村民回忆说。一位常来做客的朋友对她说:“你们住在这里,就是在慢性中毒。”而这位村民则把这个警告当作笑话来听。

在当今中国的制度下,没有一个专家、一个教授、一位医生、一个医院会把当地村民先后患癌症的事实与污水处理车间废水造成环境污染联系起来。这是制度所决定的。但是中国民众必须多增加一些生态环保的基本知识,学会做出自己的判断,把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起码,远离上百万颗“污水”炸弹要比常年处在担心害怕的状态中要好,逃利比慢性中毒而死要好。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3+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6 月 之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Information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71676/ […]

0
Security
1 年 之前

我们家这边晚上也是有股难闻的气味,我的鼻子非常不敏感,尚且能闻到。回头我得去问问

1+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月 02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