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路德社 2019年 12月5日 冀先生揭开海外亲民贼的产业链 路德安红访谈

中文字幕版视频制作:华夏神州

摘要:冀先生以自己逃离墙国、几乎濒死的亲身经历,揭开CCP与海外伪类一条产业链,无孔不入,将偷渡海外华人控制、洗脑、统战,它们榨干人民的每一滴血。盗国贼盗走了不但是中国人的钱,它盗走了中国人的未来、民族的希望,威胁着世界!

     

      路德:这个时候咱们一有位嘉宾叫做冀先生,请冀先生先来讲述一下,你的一些经历好吗?

      逃离CCP体制

       冀先生:路德好、安红姐好,各位战友好,你们屯粮了吗。我讲一下我的个人一些经历,自从我在国内关注文贵先生的“爆料革命”以后,我就对文贵先生所说,这些盗国贼的一些黑幕深信不疑、非常的震惊。然后我就一直在推特上关注,因为我也经常给路德节目点赞,后来我就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接到派出所的电话,让我去喝茶。我到那以后让我写的保证书,然后又按了手印,但是他们也没有惊动单位或者什么的。后来回去以后我就深刻的想到了,我说这个体制是非常的邪恶,就是说中共对世界的这种野心、还有对世界这种威胁,是太严重了。包括对咱们14亿中国人民这种洗脑,这个也是非常严重。

       我就下定决心我要逃离这个体制,在youtube上看了一个律师,我就跟他联系,这个律师说你先去办签证,然后我就听他的,我就去办签证。但是我的护照因为是白本,所以说到那以后就被拒签了。因为我没有出过国,后来我就给律师说,我被拒签了怎么办,我就一直跟他发Email联系。然后律师说我可以帮助你越边境,他说的很含糊,我说什么是越边境?他说就是偷渡的意思,我说我不认识蛇头,他说我的朋友可以帮你做。

       因为我是不会在国内找蛇头的,因为我不敢相信任何蛇头,他骗你钱怎么办?就因为他是美国的律师,所以我才相信他,这律师是外国人,中国人我也不相信他。因为我经常听文贵先生的爆料革命,所以说我对海外这些伪类也特别清楚,我不敢相信中国的律师。后来就过了几天蛇头联系了我,联系了我以后,他让我先交了5万块钱的人民币,就是前期的材料费,他帮我做材料。做材料怎么做呢,就是说让我把护照寄到福建,他给我做签证。然后大概做了有半个月,把护照寄给我以后,他给我做了一个日本的三年多次往返签。有日本的三年多次往返签,就可以免签墨西哥,就是他给你机票买好了,包括行程他已给你安排好了,你直接到北京登机就行了。

       冀先生:然后到北京登机以后,直接飞到墨西哥的提华纳,美国的东部圣地亚哥那边。

       路德: 西部圣地亚是西部。

       墨西哥越境

       冀先生:提华纳边境的那边就是美国的圣地哥,我当时我住的那地方,离边境墙特别的近,就是那铁的边境墙。到墨西哥以后,有一个蛇头专门叫了一辆就类似于乌波尔那个车,去接我。接我以后把我送到一个三层楼的下边、就是他在一个小院子里边,租了一个特别旧的那种楼。我进去以后有很多福建人,他们都在那等,因为这个蛇头他要把这些人集中到那在那等。因为要排队,因为墨西哥不是一个点、有很多蛇头在那,他们都有各自的业务。他们都会把自己的人,领到自己租住那个点,然后在那等。在这个期间自己再出去可以买点饭、去超市,我那住的离沃尔玛特别近。墨西哥的超市好处就是,美元墨西哥币都可以用,美元到那可以随便用。

      然后我就在那住了有个大概五六天,当你走的时候蛇头会让你付清馀下的钱,偷渡的费用大概是四十万人民币。现在比以前少多了,原来的时候好像是七八万美金,原来价钱更高。然后我付了墨西哥蛇头三千美金,也就是说墨西哥的这个蛇头,他领一个人、他可以得到三千美金,就在那住。然后他我通知我们两个走,一下子可以走两个。他们要量身高体重,因为那个车里边怎么藏人,他们要根据你的身高体重来安排车。然后就有一辆丰田车接我们俩,把我们送到一个提华纳市中心,有一个特别偏僻类、似于汽修厂的一个小院里,在那个里边有个广东的蛇头接应我们。

      我们那个车一共三个人,他在的时候那有一个人在等著,然后我们两个人过去。他给我们讲了一些注意事项,就是说让我们在车上不要出声音,否则的话司机会紧张。他说完以后我们三个一起上车,这个车直接把我们送到路边,有一个应该是墨西哥裔的美国人,一个福特的猛禽、就是皮卡,特别大。我们在路边下车,匆匆忙忙的赶紧上他车,这就是等于蛇头把我们移交给司机以后,不管了。

      然后这个司机把我们拉到一个别墅区,就是一个小区、里边有一个车库,他开到车库里边,把卷帘门落下以后,让我们三个洗澡。洗完澡以后换衣服,因为我们没有办法用语言沟通了,他就拿手机翻译软件,他就是让我们看。为什么让你们洗澡?因为就是怕狗嗅,怕闻出了气味,他是很谨慎的一个司机。
然后我们三个洗完澡以后,所有自己的衣服就全扔了,他给我们买了三身衣服、也不合适,凑和着穿。

       我们两个人藏在了皮卡车后边有个工具箱,我们两个个子高的藏在后边,特别瘦的藏在了后座。皮卡车里边后座、靠背后面,把靠背摘下来然后他钻进去,把靠背放到他身上。他当时说晚上是9点出发,那天他提前了、不到6点就出发了。那时候天还特别热,他那个工具箱是黑色的,太阳一晒里边温度特别高,就好像泼水一样的感觉,让我没办法呼吸。因为前一段我过来以后,不是有三个人憋死在后备箱了,那就是已经这种情况。一个是天气太热、再一个就是堵车。

        生死一线的经历

       当时蛇头跟我们说是半个小时,我们上去以后将近两个小时才出来,在里边没办法呼吸。他一直堵车过边境的时候,车特别慢、然后里边空气没法流通,呼吸特别困难;再加上大量的出汗,真是那种要死的感觉、窒息的感觉。因为我们上去的时候,那个司机拿手机软件问我们了,就说你们害怕黑暗吗?然后你们害怕窒息吗?我们都说不怕,但是也没有想到这个严重后果。但是现在来想,即便是你在里边如何挣扎,司机也不会给你开的。因为前面都是车,他一开就会被抓,所以说就憋死里边,他不会给你开。
   
       然后我们在中途边境的时候,感觉有人上车检查,但是幸运的是没有打开工具箱。当时蛇头跟我们说过了总站以后,到美国境内、还有三个军事检查站要过。后边就基本上没感觉停车,后来他车速提起来以后,我们就知道安全了,感觉能呼吸点空气了。然后又开了半个小时左右,停到了加州一个路边,就类似于服务站停车场,因为晚上了停车场好像一个车没有。

      司机的女朋友在那等著,然后我们就听见他绞螺丝的声音,因为我们是被螺丝拧在工具箱里边,死在里头绝对没人管。因为你在里边挣扎的时候,司机是不敢给你打开的,因为他前后都是车。我们都出来以后,深深的呼吸了空气,我英文也不好,我当时跟他女朋友说,water water 水吗,然后他女朋友正好半瓶水给我们,就是一人喝了点。然后往前走,他女朋友倒挺好,她给我们手机软件,他们让我们看,我们一看上面写著你们自由了、你们自由了!然后给我们买了水。又开了大概两个小时,开到一个洛杉矶的家庭旅馆、好像是汽车旅馆,就是两层楼那种特别长。

            把我们安排到一个房间里边,让我们记住了房间号,然后他给我们拍了短视频。让我们每个人说一遍,就是我已安全抵达洛杉矶,这个视频他应该传给蛇头、蛇头才付他钱,就是说他们每个环节都得保证完成。他的任务完成以后就走了,洛杉矶的一个蛇头过来接我,把我们接到他租的一个别墅里。他租的别墅里边有两个大房间,都是双人床、就是高低铺,一个男的住一个女的住。他是专门负责接洽偷渡客的,我到那以后,有好多都是福建人,都在那等。到那以后,你的护照还有手机各类的东西,他会第二天派人从墨西哥给你送过来。你想去美国的什么地方都可以,他给你买机票。

       一个欺诈偷渡华人的产业链 

       所以说我又从那飞了六七个小时,飞到了纽约,到纽约以后过了三天,我才和律师见了面。来了以后我请他吃了一顿饭,然后他就把我直接带到了“中国民主党总部”。

      路德:民主党总部?哪个民主党?

      冀先生:就是“中国民主党总部”。

      路德:是谁呀民主党很多?

       冀先生:是陈闯创的。

       路德:一个产业链。

      冀先生:我一下就意识到了(一个产业链),首先这个律师、他会从蛇头那拿到一笔钱,这是肯定的。然后他把我带到民主党,民主党陈闯创当时在,陈闯创让我花600美金入党,我没有入。他让我花600块钱入党,我知道这600块钱这个律师费、他律师肯定又能拿到一部分,所以说我没有上当,我知道这个律师跟他们是有勾结的。还有办政治庇护多少钱?办政治庇护,我在国内付给他2000美金合同费,然后跟我签的合同。这事让我感觉到这个律师,肯定应该是跟他们民主党勾结的特别深。这就是一个产业链,然后把这些偷渡人,如何偷渡过来、如何控制起来,这是他们的一个手段,这就是海外统战的应该是一部分。

       伪民运们三不谈 对偷渡华人的统战与洗脑

       冀先生:就是说你出来以后,把你领到协会各个组织,然后把你控制起来。

       路德:怎么控制说下,他叫您去了什么组织?

       冀先生:他让我去民主党,当时“陈闯创”跟我说你加入民主党,我可以帮你办政治庇护。因为我的房东就告诉我说,你千万不要加入民主党,民主党已经在美国烂掉了,房东经常说、我也知道,他们这帮伪类,因为我知道伪类。

       你识别伪类的面目太简单了,伪类基本上是三不谈:一不谈爆料革命,二不谈王健之死,三不谈香港真相。

       路德:总结的太好了、太好了, 很棒!

       冀先生:就是共产党怕什么,他们不谈什么,他们光给你扯一些六四的事,这些没用的事。我没有贬低六四的意思,希望战友们理解、我这意思就是说,他会给你扯一些比较远的事。

      安红:他们是吃六四人血馒头的

       冀先生:我对他们是恨之入骨,这些伪劣五毛。他们现在还认不清形势,现在已经到了全球灭共,这么一个局势了,他们现在尽早的悔改悔悟还来的及。
       路德:他后来怎么给你统战的,你说一下好吧。

       冀先生:他又把我带到一个教会,这个教会也百分之百是中共控制的。因为什么?因为这些教会牧师我跟他们聊天,他们都是从国内就开始去欧洲留学、上的神学院,然后被分到了美国的各个教会。因为我在这观察,我到美国以后观察这些教会、特别是福州人的教会,已经完全被渗透了。就是说福州人的教会,完全是亲共的教会,因为这些教会他们从来不会提政治的一些观点。这些特别是长老,甚至他会教你如何爱国。

      路德:爱中国?爱党?

      冀先生:对,特别是在十一那天,我当时还给长老录了视频,我说看十一这个长老,在团聚大会上他会说什么。他果然说了,他说庆祝我们的祖国70华诞,祝愿我们中国人什么什么说了一大堆。我就纳闷这么多中国人,我说你们福州人在美国申请政治庇护,不是因为宗教迫害对不对?你宗教迫害的话,你为什么不去谴责中共拆毁教堂呢?限制购买圣经呢?这不是说中国70年华诞的问题,这是中国人被绑架70年纪念日,你应这样说对,所以福州人的教会我后来不去了。

      CCP渗透无所不在 

      后来我就去了一个摩门教,我去摩门教,因为摩门教外国人特别多,他们年轻的传教士还会说中文,又能学英语。我到了以后,因为我有政治观点,我见了人难免就会跟他们谈一些政治观点。当时我去了以后,只跟两个人谈了一下我的政治观点,很快就有人想见我,传教士就给我介绍那个人。介绍那个人就说谁谁谁,然后他就跟我谈,他也谈政治观点,所以说这些人都伪装成反共的人,你知道吗?

      他先伪装成反共的人,看你有没有政治观点,你要有政治观点,他会把你拉到一个所谓的反共群。微信群里边也是基本上“三不谈”,尽扯没用的,我当时还问他了,我说他跟我说这些,他说我把你拉进这个群里边,“夏业良”都在里呢。我一听这帮还不是大伪类吗,这就说明渗透有多厉害,这些教堂已经早就安插了人了。你知道吗?就是文贵先生说的,这些灭爆小组的人,他防止你在教堂里边传播真相,事先安排好人了。我就试探问了一下,我说你知道郭文贵吗,他一愣、他说郭文贵是个骗子,然后我就一下知道他真面目。

       因为文贵先生就是个照妖镜,因为文贵他骗你什么了?你说他是骗子?他就是骗,咱战友们都是有智慧的,美国是个司法的社会、法制的社会,你海航那么大的力量都告不倒文贵。谁要是说他骗,你来美国告他嘛,我就不信文贵他可以在媒体上随便说瞎话。

       所以说这就是我到美国以后政治生态,一个是通过教会,再一个通过这种微信群,还有同乡会。我进入同乡会以后,这些同乡会的会长,经常在群里边发一些比如说香港人是暴徒、抹黑川普,让你仇恨美国的这些言论。我认为他的这种言论,应该受到美国政府严重的惩罚,因为他身在美国、拿著美国绿卡,甚至是美国公民,他居然能干这种事,我认为这是很严重的事。你比如说他会在同乡会里边、群里边发动各种的选举,比如说选什么纽约市长、什么法拉盛什么区的区长,皇后区的区长,他会发动这些人去投票。

      对海外洗脑程度不亚于国内 吸纳外汇榨干民众血汗隐蔽手段

      冀先生:这是一种渗透,这在小范围内左右着选举,咱们往大了说,他会渗透到国会、渗透到参议院,华尔街。所以说在统战上面,中共国的统战术是太高了,可以说是见缝插针无处不在。我观察中国人到海外以后,还被洗脑,他们的洗脑程度一点也不亚于国内。很多人包括偷渡,为什么中共国不管偷渡?甚至是协助偷渡?前一段英国死的那39位偷渡客,中共是不可能不知道。为什么他要怂恿或者是支持偷渡?因为这帮人出来以后,它还照样可以统战这帮人。一个在海外,他们基本上还会听中共的话,然后还会给中国大量的外汇。

       路德:这个外汇是怎么回事?

       冀先生:外汇,很多中国人都会把钱寄到中国。
   
       冀先生:你在美国打工,你都会把钱寄到中国。你在美国打工,基本上没有不寄钱的,光这个一年我估计得不下几十亿美元。然后这些钱一旦汇到中国,你就甭想再取美元,他会印点人民币给你。所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产业链,就是你出国的时候,把你先榨干,你要花几十万。然后出了国你还得老老实实、当我的奴隶,我见的这种人太多了。他们在美国辛苦了20年、工作了20年,不知道自由、民主是什么东西,甚至连推特什么youtube都不知道,太多了。

     路德:然后还把钱寄回去是吧?

       冀先生:而且是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往家寄钱,然后就这样活一辈子,让中共给榨干,这就是为什么我要站出来说这些东西。做为一个有良知的战友,文贵先生他能冒著生命危险,就为了我们中国14亿人的未来、来站出来说话,我觉得这是我们汉族人的骄傲。你看俄罗斯厉害吗,俄罗斯都说他们是战斗民族
,他们有一个有种的像文贵先生这样,敢站出来反对普京吗?没有。所以说文贵先生对我们中国来说,他是我们中国的救星,乃至是世界的救星。因为他把中共全部的计划、包括BZY、包括3F计划美国,全部暴露出来。这等于让中共的底牌泄露了,美国完全看清你的底牌以后,它会让你出招。

       所以说这就是安红姐刚才你们也讨论过、我让你随便出招。你一旦出招,因为我有你的底牌,你一出招我就知道你所有的东西,都会暴露出来。一出招所有潜伏在美国的、蓝金黄的这些力量,你有种你就站出来,你站出来你就会暴露,这是他们最难受的时候。所以说川普总统也是上帝派来的,川普文贵班农是上帝派来的三剑客,来拯救世界,我深信不疑这一点。

      现在我们中国像极了战败前的德国,一片祥和、一片大好,马上就要超过美国了这些舆论。没有人相信希特勒会死,没有人相信强大的日尔曼人会倒下,这就是强大的宣传、强大的洗脑。直到苏军攻入德国的那一天,尸横遍野,他们还不醒悟,还在为保卫元首而战。直到把他们带到了集中营,让他们看到了希特勒的所作所为,他们才相信。我们觉得中国现在就是这样,中国老百姓不到断粮的那一天,他们还沉浸在一片祥和、一片大好。所以说这种宣传这种洗脑,对我们中国人来说是灾难性的。

      盗国贼盗走了中国人的未来 民族的希望 威胁世界

      就是文贵先生,他为什么关心我们中国人的未来,还有包括让我们中国人,如何平稳的过渡到民主、法治的社会,就是尽量的少流血。要首先我们战友是要有良知的,文贵先生为什么他老提杨改兰事件,我们战友可以想想,盗国贼们也看一看。杨改兰你想一想,杨改兰她的孩子们在床上的时候,连个衣服都买不起,冬天都不能下床玩。她做为一个母亲是什么样的感觉?盗国贼盗走了不是中国人的钱,它是盗走了中国人的未来、民族的希望,包括它还威胁世界。所以说上天上帝派了(文贵 川普 班农)正义力量,我到这以后我就信宗教、我相信了上帝,我相信上帝派来了文贵,这个灭共使者。

       冀先生:文贵先生他也说过这些话,我来这就是灭共来了,所以说我站出来说这些话,就是我的一些感受,就是做为一个中国人仅存的良知。我们要团结起来,我相信中国融入文明世界那一天,不会远胜利就在前方。

      路德:非常好,谢谢你。你看它一个产业链,法拉盛的律师直接让他去偷渡,关键回来以后找的是“陈闯创”,“陈闯创”之前有个视频,他自己说的。郭文贵绝对不可能砸了我们的饭碗,放心吧他砸不了我们的饭碗。现在我们知道这个饭碗到底是啥意思,它是一个完整的产业链,然后再到“夏业良”,
居然微信还可以(反共)。文贵先生微信、我们现在微信随便发啥东西,根本不可能。你在微信里发路德两个字,马上你就会被屏蔽。因为很多战友、给我发了小写路德两个字,中间不打空格就会被屏,发郭文贵三个字被屏蔽。这居然他们还可以堂而皇之的在这里成立反共群,这不都假的、这不都演戏,所以跑到海外还给大家统战。你说的太对了,还给大家继续洗脑。

       冀先生:刚才路德说的,美国要尽快的立法,把中共定为邪恶恐怖组织,在美国只要亲共的为中共做事的,都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安红:澳洲也应该这样做,其实我们已经有战友,给澳洲国会提议了。刚才听冀先生这一番传奇,几乎是濒死的一个经历,感觉是感触颇深。我说三大条:第一条,我记得我初到悉尼的时候,曾经跟别人合租过house(房屋)。当时有个姚先生从上海来,他就是黑民营下来,一天24小时他打三份工。他平均只睡三个小时,因为是逾期签证是黑民,所以雇佣他的雇主,都成心把他的小时工资压低。我后来才知道他的小时工资,一个小时只有5块钱,当时悉尼的平均市场,应该能在15到18块钱左右。也就说他打三份工,40岁出头好像一口牙几乎全掉了,她的女儿在国内上海,上最好的国际学校,他的太太人前人后都是打扮的就非常好、非常得体。

       但是我不知道母女两个是否知道、她们的丈夫和他的爸爸,在澳洲是这样一个生活。每天夜里1点30才能睡觉,4点30就已经起床了、开始他的第一份工作。那个惨况,我现在想起来惨不忍睹。我那个房东是福建人、福清的,据说还是研究生毕业,在唐人街刷了17年的碗,他几乎一句英语都不会说。但是我也莫名其妙,研究生怎么毕业的?据说是上了一个中文毕业的研究生。在他那住了不到两个月,没见他吃过一顿肉、没见他吃过一条完整的鱼。但是他跟我吹牛,他回国的时候花3000、什么4000人民币,请他当地福清的什么领导吃饭,炫耀他已经成功的在澳大利亚扎根了。但是回来那种状况,就是早晨六七点走,晚上十一、十二点才回来,累的像个三孙子似的窝在沙发里,就这种惨状。可能国内很多没有出过国的人,想象不到他们是这么一种光鲜,你知道吗?

       安红:由这个衍生真正的我发现,能够支持文贵先生爆料革命的,全是身怀一门艺术、在海外已经扎根,有正常的工作。绝对不是那种loser,他们视野、 视角,英文都非常好。所以当文贵先生出现的时候,一下子就吸引了视力,觉得这是中国民族的希望。

       吃六四人血馒头欺民贼 吸食大陆偷渡去自由世界同胞的血

       安红:第二条,我曾经被别人问路,问澳洲医疗保健中心怎么走。我就问他一下,他连普通话都说不清楚,竟然他是难民,成功了拿到了身份。我那时候站在大街上给他指路,我就一声长叹!这种人怎么来的?看样子像冀先生这种产业链、还有冀先生真正点出这个产业链,是所谓吃六四人血馒头的这些人,在中共的纵容下,他们办成了这么一套。他花了五万美金、40万人民币,六百美金给律师、还要三千给蛇头,可能还要乱七八糟。还有包括冀先生点出的,就是哪怕在美国落停了吧,nestle 安居下来的,打的工的钱还寄回去。

       我认识一位山东老哥,他说他待了七年,寄回去的钱至少是十几万澳币。他在澳洲赌场输的钱,也差不多是十几万澳币。我说你为什么不回去?他家里盖了当地最高的楼,两个孩子上了特别好的学校,父母太太也蛮有体面。但是忍受的煎熬,六、七年都没跟父母见面。

      第三条,澳洲悉尼也有类似情况,也是我迟迟不敢去华人教会、再继续听任何传教的一个原因。就是几乎我能去的教会,全部都是由中共人控制的,什么十一、七一,都有活动。布道、传教的时候,他都是为党说话的,甚至教堂里还挂著五星红旗。

       冀先生:安红姐我插一句,有一点我没说,就是我去摩门教的时候,传教士特别年轻,基本上都是美国人。跟他们谈话的时候,我就谈到香港问题,我说你们知道香港的事吗?他们说知道。我说香港发生了什么?他们说我们香港有传教士。我说香港发生了什么你们知道吗?你猜他们说什么?他们说我们不让说,我们有纪律。我说香港发生了什么?这些我就纳闷,这些纪律是谁为他们定了?我说为什么香港那些中共残害镇压香港人,你们知道居然不让说?我现在特别的纳闷,我说上帝是干什么的?

      路德:冀先生,按你的素质来说,你在国内应该也至少是个白领以上的。

      冀先生:普通的小蚂蚁、跟战友们一样,就是说有点良知。我们中国走向民主跟自由法治,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所以说现在我们中国人,被洗脑这么严重,认为我们中国不适合民主、不适合法治,不适合自由,这些都是中共为我们洗脑的结果。大家可以想一想,朝鲜跟韩国是一个同宗同祖,他们现在分裂成两个不同的国家。一个被集权统治,一个成了民主自由,你能说朝鲜不适合民主吗?你能说韩国就适合民主吗?所以说战友一定要有自己的判断能力。

      路德:所有的偷渡是坐在后备箱吗?因为有的人在问。

       冀先生:这个不是,一般走这个路线的时候,我问了。你比如女的 体重轻的,他们会藏在副驾驶的座里面。他会把副驾驶的座掏空,让这个女的铺上去
,就用座套把她罩起来,然后她身上会再坐一个人,这是女的比较轻。可能也有的车是地板下边,挖一个槽 人钻进去,也有在后备箱。过来以后在墨西哥的三个人,我跟他们都是朋友了,尽管相处的几天很少,但是他们三个人在后边全被抓了。被抓以后,他们会被送到移民监狱,前一段其中有一个放出来了,他是通话谈过了。放出来以后我跟他见了面,还有我的两个朋友在里边还关着,他们大概要关半年。

       他为什么出来了呢,是因为他们被抓了以后,蛇头会给你一份材料,让你按照材料上写的说,一般都是宗教迫害。说你信仰宗教如何被打压的,这些过程你要说出来,他是对圣经有一定的了解,所以说他谈话通过了。法官会问你,比如说其中有一个问他,就是你当时正在干什么?警察抓你的时候你当时干什么?他说正在唱歌,就是圣经里边的歌。法官说你唱什么歌?他说不出来了,所以说这些东西人家会认定你撒谎。就是说你说你信圣经,问你耶稣是男是女都不知道,你就是在撒谎。

       路德:等于说只要坐上那个车到达关口,哪怕被抓住了,你真正如果是反共灭共的,如果说是真正被迫害的,美国也是随时给你放出来的。是不是?

       冀先生:就是说你谈话通过了,他会给你放出来,然后安排你上大庭、上移民法庭,时间要等。然后你放不出来的话,会在里边呆久一点、久一点的话蛇头会联系律师,给你做担保,把你担保出来。

       安红:这您还要额外交钱吗?比如说上了大庭之后。

       冀先生:这个律师费要自己付的,律师费你先期要付他一部分、面谈之前要付他一部分,上庭之前要付他一部分。他分期付的,分阶段。

       CCP占领海外网媒纸媒舆论高地 大V包装成反共人士

       路德:我最后有个问题,福建这些人,他们按照陈闯创民主党这条路,然后教他怎么做假政庇,等于说他这一辈子,就被他们几个人控制了。是不是?
   
       冀先生:对,首先你要记住,一般为什么律师他敢这样?据我所见没有一个真实的。他们出来宗教庇护都是造假,律师他一旦帮你造假以后,等于你就抓住你的小辫子了。所以说你进民主党也一样,民主党你要加入民主党,他会抓住你想庇护的心理,你看加入我以后,入我这个党首先六百美金拿到了,然后还有什么各种聚会你也得花钱。关键现在美国政府它不相信这个了,通过民主党庇护,已经不行了,因为它造假太多,首先他们也是伪类。中共现在已经基本上占领了,所有的网媒纸媒这些舆论高地。安红姐那天说过,他们会把这些海外大V,全部包装成反共人士,然后来吸粉、吸很多的粉。

       你比如说路德节目出来的时候,你会被所有的言论淹没。明白吗?只有这些有良知的人、思维清晰的人会站出来,但是大部分人还是被蒙蔽的。在海外这些统战,我觉得美国要立法,特别是像CCTV中央电视台,居然能在美国大行其道,而且不断的给中国人洗脑。你看了中央电视台基本上都是反美是吧?一些民族主义、爱国主义,极端主义的宣泄。所以说美国应该禁止中央电视台在美国播出,我觉得这个很重要,因为它不是一个真正的媒体,它是一个洗脑的媒体。美国政府为什么不看看,满嘴假话你能让它在这播吗?就是言论自由也有底线,言论自由是有底线的,不是说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就是这个民主党,不是美国的民主党,不是竞选的,是中共国的。

       冀先生:在法拉盛注册的中国民主党,所以说这些中国民主党,百分之百也是被派出来成立的。而且这些间谍特务网,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它应该是几十年的经营,你看他们生意很好。你在墨西哥光福建人,都有多少个在那屋子里?光我这几天至少走十几个。这只是一个点,加上其它的点,福建人往这边偷渡的人
,一年应该得几千上万、应该是没绝对没有问题。

       路德:多大的产业链几千上万。

       冀先生:这部分人出来以后,被吸入到各个什么教会,微信群、民主党派、各种组织。吸纳进去以后,继续统战你,然后统治你。你不断的给他输血,还是当一辈子的奴隶,而且他们就是为了赚钱,他没有任何的思想。我不是说在贬低我们同胞,这都是中共强大的洗脑,造成了我们百姓的这些无知跟愚昧,才让他们得逞。并且一个个最后都跑到文贵先生楼下,去举牌子抗议,这些举牌子的人必须得到法律的严惩。谁组织他们来的?这叫诽谤诬陷,民主跟自由也不是这样弄的。文贵他是骗子,你去法院告他,你举什么牌子?像梁冠军那种、还经常回人民大会堂开会去,这些福建人都是梁冠军。所以说他们这种在海外间谍系统,当美国立法,把中国定为恐怖组织的时候,我觉得这些人就有好戏看了。他们就应该给自己掂量掂量,准备点粮食了。

       路德:这里有战友叫文戈七雄说,必须把CCP定为恐怖组织,战友们努力不会白费,感谢七哥文贵先生。安红最后有什么需要补充的。

       海外伪类们一套完整的产业链

       安红:没什么补充的了,谢谢这位冀先生真勇敢!而且真的是用亲身的经历,向我们揭示了这些所谓的海外伪类们。他们到底是为什么事先说,文贵先生砸了他们的饭碗?是因为他们有这么一套,完整缜密的产业链,然后维系他们在海外的生活,甚至用这种方式,把这些所有投奔自由国度人,依旧钳制在他们魔掌之中。我今天一开始以为,WTO瘫痪是个重磅,我突然发现这才是重磅中的重磅。因为一旦中共被美国列为非法组织,那么这些人的末日就到了。曾经我们在节目里说过,他们的下场会比共产党还惨。

      路德:冀先生的经历是真实的、百分之百真实的,所有的细节完全可以都验证。他也给我发了视频,在墨西哥街上的房子里的视频,这些都有,最重要的是揭露了这一个产业链。你到美国被统战,中共的这些伪类、欺民贼,打著六四人血馒头,这跟文贵先生说的完全吻合。文贵先生没出来之前,国内的国安就跟他说过,这些人谁谁谁大家知道了。谢谢冀先生!

      冀先生:战友们好,我最后再说一句,我不主张战友们重复我的经历。这是很危险的一个经历,还是文贵先生说的,在保证自己安全的情况下、等待伟大时刻到来!我们生活在了一个真正伟大的时代,中国五千年的封建史,将告一段落。我期待那一天,相信那天会很快到来,谢谢!

      路德:最后我们再声明冀先生,所有透露的经历,不是打广告。不是为伪类打广告,是让大家不要再去上他们当了,他已经花了几十万。唯一要做的就是把CCP灭掉,这是我们唯一的路。

      谢谢安红!谢谢冀先生!谢谢诸位观众观看!

原视频:路德社 2019年 12月5日 路安时评(冀先生):WTO即将瘫痪解散对中共国有哪些巨大影响?中共为什么又开始向美下跪求饶,口气变软?

听写,字幕制作:华夏神州

5+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AHN
AHN
1 年 之前

谢谢 冀先生的爆料!

1+
yangguo
1 年 之前

谢谢战友们的辛勤付出,让国内百姓看到更多真相和陷阱,唯有灭掉CCP,华夏民族才有出路,人类才有出路!

1+

热门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1月 02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