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党龄30年的老党员与爆料革命(第四章)

作者:东风小哥

一次实弹发射

前面的文章从武器系统战斗指标,武器系统日常维护,操作人员情况三个角度聊了聊东风五号导弹的大概情况。相信战友们已经有初步的认识了。

有幸作为发射连连长参加东风五号导弹实弹打靶。

经历过几年基层连队的生活,对一线作战部队的情况又了很清楚的认识。已经没有了激动,更多的是担心。

两个导弹旅(两个旅的兵力大概5000人)凑了一支发射队伍,还是良莠不齐。这能发射出去吗?

带着忐忑的心情来到靶场,山西省岢岚县二十五基地,又名“伤心省可怜县饿死我基地”,营房漏风,吃四类米,消化都困难,严重便秘。

航天部的工程师随后也到达了靶场,训练操作号手,把关测试发射程序。

加注推进剂泄露……

平台偏移……

脱插无法脱落……

一级弹体伺服机构漏油,经历了东风五号,东风五号改,东风五号甲,一直没有得到解决。基本上每枚导弹要配备两套一级弹体伺服机构。

这样的导弹能上天?

装备定型列装部队前,航天部的工程师可以来参与发射,那打仗的时候他们能来吗?

定型发射是在塔架上,实弹发射是在发射阵地,完全不同的环境,完全不同的战场状态,导弹能不能从水平阵地运输到垂直阵地都是个问题,前面的文章讲过美国的侦查卫星。即使运输到垂直阵地,吊装的时候会不会暴露?如果加注过程在阵地内发生泄漏,整个导弹发射营就全死在里面的。(长征二号系列运载火箭,燃料为偏二甲肼 和四氧化二氮,均为剧毒)

我在二炮部队这么多年,整个核导弹部队还未曾有过阵地发射的历史!

去了二炮机关工作后才知道,很多阵地发射井的盖子能不能顺利打开都是个问题。导弹吊装完毕后发射架能不能正常旋转也是个问题。一级弹体点火后,火焰,火烟能否正常排出也是个问题。从未在战斗阵地内对导弹诸元进行过装订。我问过一个瞄准专业的操作号手。当时他已经是个三期士官在这个号位上干了九年了。他从未装订过一次弹道诸元。

其他型号的导弹我接触的比较少,了解的不多。根据我的了解,都一个样!

因为都是这个体制的产物!这个体制是邪恶的根源!

基地司令员拿着装备维护费用、训练经费给二炮政委的父亲修建纪念馆(都是可查证的事实),给文工团的女兵买房子买包。旅长带着财务科长和军务科长去夜总会和黑社会老大抢小姐,赌博。营长拿着基层战士的伙食费、送礼留队的钱去买官。连长指导员一张党票卖好几千。一线作战部队的官兵吃饭都吃不饱,脱下军装后维权还被送去集中营。

这样的军队能打仗?!

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相关链接: https://test.gnews.org/zh-hans/69193/

7+
5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相关链接:https://test.gnews.org/zh-hans/69676/ […]

0
natlow91
1 年 之前

军队腐败不堪

1+
WenPu
1 年 之前

CCP的軍隊對付自己的人民厲害,對外,幾乎沒有戰鬥力。就靠人多,不怕犧牲軍人來打。CCP最大的武器就是14億人質。

1+
dui
dui
1 年 之前

手术做到一半,坐地起价,?十百倍不止,部队医院发生的真事。普遍现象。

2+
21世纪宋江
1 年 之前

鸡腿细思极恐

3+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2月 31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