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堵中共知识产权盗窃,美国任重道远

新闻来源:路透社,2019年12月17日

新闻评论:海阔天空

导论:川普政府正在敲定特定规则,以限制向中共国这样的敌手输出量子计算和3D打印等高科技。此次规则主要针对涉及国家安全的技术,牵涉面较窄,让很多担心海外销售会受严重打击的行业释然。

中国对美国进行的知识产权偷窃与强制技术转移让美国深恶痛绝,忍无可忍。自中美贸易战以来,知识产权问题一直是谈判的核心焦点之一。川普总统在2018年4月指出,中国不公平地施压美国企业要求其转移技术,这直接导致美国每年损失300亿美元,川普称之为「惊人的知识产权盗窃」。美国知识产权盗窃问题委员会在2018年的一份报告指出,违反知识产权的行为每年给美国经济造成6000亿美元的损失,而中国是造成这些损失的最大元凶,在美国市场被没收的假冒商品有87%来自中国。 2019年4月6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表示,中国的知识产权盗窃行为对美中贸易谈判构成挑战,美方正在努力建立执行机制。随后,彭斯副总统又在2019年10月26日的讲话中再次证实,在美国联邦调查局正在展开的针对知识产权1000项的调查中,大多数涉及中国。

美国重量级人物在知识产权问题上屡屡发声,充分表明美国对此问题的重视。中共进行知识产权偷窃与强制技术转让不仅给美国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而且给美国国家安全甚至世界安全造成了巨大威胁。中国政府制定野心勃勃的2025,2049计划,旨在通过大力发展科技和制造业强势崛起,挑战美国,成为世界的领导者。知识产权盗窃是中国挑战美国、争夺世界霸权的最重要手段之一。在中共国目前的教育、科研、文化体系之下,中共很难实现科技强国梦,高科技行业和产品也不可能实现真正的原创。

哲学家雅尔贝斯曾经如是阐述教育的本质,教育是「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追逐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而在中共国,教育最重要的功能在于洗脑,而不在于开智,中共只想要埋头苦干的奴隶,而不想要能独立思考的人才。中共国长期钳制思想、愚弄民众。中共国一向是聚天下英才而害之,饱受中共国戕害的绝大多数人才已经拒绝独立思考。中共体制之内,那些能平步青云的大都是拍马奉承、鸡鸣狗盗之辈。中共国的高等学府、科研院所是百分百衙门体制,行政官僚窃居高位,党政干部林立山头,党管科研、外行领导内行,科研人员研究空间有限;复杂的管理体系、职称体系、报销体系、科研经费不足等让中共国的科研工作者疲于奔命,能生存、生活下来已属不易,学术成果不剽窃造假就阿弥陀佛了,枉论创新和突破。此外,在中共国的党文化下,人们急功近利,对于失败的容忍度很差。创新需要时间,越是重大创新越需要时间,仓促出炉的作品怎么比得上精雕细琢、深思熟虑后的创造?创新就有失败,如果不能容忍失败,人们何敢创新?虽然中共国一味想通过对某些科研项目的巨额投资已达到快速获得成果的目的,但创新需要人才、空间、激情、自由和时间,在中共国这样的教育、体制和文化的重重枷锁下,在人才缺失的大环境下,又如何能发展出自己的原创能力?如何发展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但另一方面,中共国要抢占山头,霸占世界,就必须依靠技术突破,技术领先,但本国人才难以创新,中共国只有偷和骗。没有欺骗,就不叫中共。中共欺骗中国人民七十年,许诺给中国人民的美式民主却是镜花水月,带给中国人民的只有饿殍遍野、经济奔溃、文化断层、野蛮落后。中共欺骗世界四十年,打着改革开放的幌子,以十四亿人口的巨大市场吸引外资进入,结果这些外资企业却掉入中共强制技术转让和知识产权盗窃的陷阱。除了国内要求外资和中企合资,进行强制技术转让等措施,中共以骇客攻击、间谍情报、学术交流、对外收购、蓝金黄绿国外核心技术人员等林林总总的手段,全方位进行知识产权盗窃。西方世界似乎浑然不觉,被中共屡屡得手。幸运的是,文贵先生的爆料革命警醒了西方。西方已经对来自中共国的知识产权盗窃与强制技术转让的行为有所警觉,并开始采取系列行动对付来自中共国的一系列流氓手段。川普总统的贸易谈判、美国FBI调查千人计划、美国司法部的立法都属于美国系列组合拳的一部分。

但从路透社的新闻也可以看出,美国国情非常复杂,企业与政府、商务部与参众两院的利益诉求点不同。美国有远见的政治家一直呼吁要重视知识产权盗窃问题,但美国的官僚系统可能行动迟缓,就如共和党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说,他对「商务部缺乏政治意愿感到失望」,并指责该局「令人担忧」的缺乏紧迫性。 「当官僚们和工业界怠惰不管事时,中共正在购买具有敏感而明确军事用途的美国技术。」

对中共国强制转让知识产权的强行要求,美国企业虽有顾忌,但考虑到中国巨大的市场份额和潜在的商业利益,宁愿出让自己的知识产权。像路透社这次的报道中,有些企业还担心商务部法规过严,影响其向主要客户的出口。在美国,企业自主经营,政府无权干涉企业行为。企业有其现实考虑,就像苹果公司可以向中共屈服,进行自我审查。美国企业考虑其与中国关系时,也多从现实利益考虑。中国制造的低人权优势、低人力成本、低污染成本、中国的熟练工人、配套产业链、便捷的交通系统以及中国日益增长的中产阶级数量所带来的消费市场的变化,是美国企业依恋中国的现实理由。美国企业想要离开中国,也是因为中国劳动力成本上涨、中产消费水平降低等经济变量。

但美国或者他国企业需要更清晰地看到中共的邪恶本质。中共是一个魔鬼,与魔鬼打交道不会占到丝毫便宜。中共国为招商引资, 对外资企业百般讨好, 吸引他们进入中国市场。当这些外企进入了中国市场,中共国便开始窃取其知识产权及其核心技术, 随后便立刻翻脸,让企业有苦难言,不少企业甚至血本无归。在中美关系或者中国与他国关系温情脉脉之时,中共国为了装门面,给自己脸上贴金,会表现出对外资的礼遇,甚至给予外资超国民待遇。但一旦中美关系紧张,中国和他国关系不睦,外资企业的员工就变成中共国的人质,成为了与他国讨价还价的筹码。在如今外汇枯竭、经济崩盘的大趋势下,中共国做出一副关门打狗的架势,外资要想撤出中国,根本上是妄想,外资辛辛苦苦的盈利,最终会被中共抢走,变成中共的嫁衣;外企的现金完全会落入中共私囊之中。看看中共民营企业的悲惨下场,马云、马化腾不仅巨额股份被强制剥夺、转让,而且还失去自由,甚至可能失去生命。不要对魔鬼抱有幻想,不要与魔鬼谈交易。这个魔鬼完全没有规则,没有理性,他的本能是掠夺的、是嗜血的。美国企业要觉醒,否则黑暗将至,没有人能够救赎。美国的政客要觉醒,否则美国堕落,世界将坠入深渊。世界人民要觉醒,否则自由之光将要熄灭,人类万劫不复。

新闻翻译链接: https://spark.adobe.com/page/SUzDl7cAplGIu/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