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19年12月28日文贵报平安谈细丝的行为纯粹是第二个郭宝胜

战友之家听写组

https://livestream.com/accounts/27235681/events/8197481/videos/200233465

尊敬的战友们好,今天是十二月二十八号文贵报平安直播。 

亲爱的战友们,首先说一下,今天的直播可能比较长,中间可能上个洗手间啊,休息一下啊,乱聊乱跑,该睡觉睡觉。

这次美国西部七天之行刚刚回来,回来以后,飞了七天,嘀哩咣啷,见了那么多人。整个美国转了一圈,私下见了很多战友。几乎每个战友都会说一句:文贵,能不能在视频里念一下我的名字。 现在很多人都不念啦,但是我还是坚持着念。因为我知道,每个人上网都是用自己的生命和时间,冒着风险上网的,应该得到尊重。虽然我不能一一地念,但是我想保留着,我不想忘记,就像我的健身一样,就是我们的一切都是刚刚开始,我们的口号一样,就像我们现在一直以来追求的唯一的目标灭共一样。咱们的初心真是不改,初心不变啊。 

在这次多次和战友私下见面,战友们,我必须要念一念(战友的名字),念不到的我非常抱歉,因为太多了,我念不了。咱们基本上每次直接在线最低4万6,一般的话就像今天这样,一般都超过46万到50万,一到大直播都是100万在线。 战友们的眼很尖啊,我这眼镜新的,夹克新的,内衣新的,内裤新的,裤子新的,袜子新的,只有鞋子不是新的。(我让大家看看我的裤子,这是新款啊,看文贵的小短腿,企鹅般的短腿啊,我这强壮的腿肚子,特别舒服买了很多条,不同款的,未来穿给大家看,穿得很舒服)

我是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本来定好时间要走了。咱有私人飞机就是方便,你想啥时候飞就啥时候飞,反正飞机在那开着等着。我这开完会,马上和王雁平说:去shopping。因为我有两个店是必须要去逛的,就马上冲过去,这个这个,那个那个,看好了,买!!!就这还晚了一个多小时,马上就飞回来了。就买了一大堆,好久没奖励自己了,就奖励下自己。都是一些牌子啊,瑞克欧文斯,斯大林瑞奇,BRIONI,都是限量版。

各位战友们,各位仁波切,今天时间很长,我完全乱聊,大家该睡觉睡觉去。

我现在一大堆衣服,每次要跟你们得瑟得瑟,显摆显摆,浪漫浪漫。

亲爱的战友们,再次衷心感谢凤凰城Phoenix,洛杉矶,我们见面的和没见面的战友们,衷心的感谢。对文贵来讲真的是莫大的荣幸,看到你们现在在这场爆料革命的运动当中,你们的付出和所做的一切,真是用眼泪啊,感动啊,衷心啊,什么话都无法代表我内心的感受。这种感受真的是我从小到大一直没有过的,一想我现在都起鸡皮疙瘩。

因为我原来无法想象我们中国人有今天这种情况,无法想象今天我跟战友们在一起的时候,能感受到中国人凝聚,团结,还有内心那种充满了希望,不顾一切的勇敢。让文贵万分的荣幸和感动。我说实在话,在凤凰城第三天的时候,我晚上躺在那的时候就告诉我自己:这一辈子真的不白活啦。

到了凤凰城看到这些战友,特别是很多国际婚姻的,美国和中国的婚姻这种战友们。大家说的那些话,真的是让我过去中美婚姻,中国涉外的婚姻,很多朋友们,我有很多不同的观点。我见过很多很多朋友,但是这次见面让我感受真的不一样。特别是经过几十年中国所谓的改革开放以后,中国人走出来以后看到这个世界的真相。当大家跟外国人联姻以后,跟外国不同的种族有了子女以后,对生活,对生命,对信仰,对人性的感受,让我真的是太不一样了,太不一样了。

有些话我虽然在这不能说出来,但是我相信有些战友都能猜得到,作为一个国际婚姻和人家结婚 ,到文化冲突和种族的习惯,历史,宗教信仰的冲突,到最后结合在一起生儿育女,在这个国家生存下来。

然后呢对中共这七十年绑架中国人民,在脑子里种下的毒,对他们的影响太深刻了。他们其中一个有一家四口的人,从一开始,从第一期就开始看我爆料革命,一直到现在。而且到国内两三次被中共国安问话的人,最后家里人都吓得睡不着觉,最后自己国内的父母要和她断绝关系,最后自己的父母也坚决支持他们,经历了三年,各种风风雨雨。

她当时说了一句让我傻在那里的话:文贵,过去我们有很多家庭的冲突和问题,我们都怪罪于我们中国人的文化和外国人的文化。一开始说外国人太傻了,外国人太现实了,外国人太冷酷了,多少次想离婚了,由于怀孕了不能离,后来生了孩子想慢慢离,后来又生了一个了,那就是生完这个再离吧。到现在发现这个外国人没有人性等等这种冲突,直到生了孩子之后,慢慢的越来越感受到,事情没那么简单。后来从看文贵爆料革命以来,让他们感受到,我们的脑子,我们的文化是出了问题,不仅仅是人家的问题,这种永远是,我们中共培养出来的所有的奴隶思想,就永远是人家的问题,只要有问题就是他的问题,永远不是自己的问题。没有客观,没有真实,没有逻辑,没有尊重,这就是共产党在中国人种下的毒,他们感受太深了。现在通过爆料革命他们才知道,自己所有的对别人的批评和不悦悦啊,用咱们话说叫不悦悦,都会说这句话了,不悦悦,不高兴,这些问题是跟自己有关系的,而且很多人明白,太多自我,太大的我,让整个家庭乌烟笼罩。

比如说咱们中国人在家里边,我是爱人嘛,那你是男人嘛,那你为啥不能对我这样呢,为啥不能包容呢,永远是别人的错,就是我大到了这个屋子里边都得装满我,没有你。包括这个外国人讲礼貌,或者跟你斤斤计较算点钱,给她母亲,原来说好了一个月600美金,后来是给他说我能不能加300美金,老公说不行,她就很生气,老计较这个事儿,我妈就加300美金咋了。她现在明白了,不是300美金的事儿,你这种贪婪,你永远觉得我很重要,然后600美金不行,再加,900美金,900美金是不是再加300美金呢,人家这种符合现实,讲规则,首先我给你讲实话,讲实话就不爱听,结果就造成了我们中共现在谁都说假话,你看我们中国人一见面的时候,说了70-80%的,哎你吃了吗,喝了吗,哎呦看你这很好啊,哎呀你这不错啊,然后开始就都是废话。然后你觉得我这怎么样,哎你这个好啊,你老大啊,你厉害啊,互相吹捧,然后接下来就开始东家长,李家短,赵家低,王家高,永远是这个。

所以人家老公就说了,说你们能不能花点时间说点有意义的话,不要老是一见面就东家长西家短,她说这些文化的冲突到最后发现,是共产党种下的毒啊,所以说战友们,这就是共产党种下的毒啊,让我们看明白我们中国人历史上最美好的文化全都没了,所以说爆料革命这个意义让很多人看清了自己身上的毛病,找清了很多生活中问题的根源,包括在社会中。

在加州,我们一个战友,一位先生娶了一个美国太太,生了三个孩子,人家就是说的非常现实,昨天晚上还跟我通电话,说这次让他们全家幸福的不得了感觉。就是我们交流的一些问题啊,它很重要,很简单,咱大家都面临了一个问题,到底共产党,就像那天我跟咱们战友连线一样,共产党应不应该被消灭,需不需要被消灭,他们全家里边一开始里边是他是挺郭,爱人砸郭,这个爱人是美国人,砸郭,说我不喜欢郭文贵的说话,我不喜欢郭文贵的炫富,我不喜欢郭文贵炫耀他的生活。现在全家都支持文贵,知道为什么炫富,为什么这样说话,特别是他到中国转了一圈,从香港转了一圈,到台湾转了一圈,还到新加坡转了一圈以后,他妻子和他家人更加坚定的挺郭。

他说这个问题太好了,他说郭先生你说的太好了,共产党应不应该被灭亡,被消灭。大家的答案是,从香港、从新疆、从西藏看,当然要应该被消灭,需不需要被消灭,原来美国人觉得它应该被消灭,但是我们不需要啊,那么遥远,一万多公里,碍我个屁的事儿啊,我们的全家为什么付出这个代价冒这个风险去,而且国内还有生意,干嘛啊,我们不要做这个事情,现在他们明白,你今天的妥协和今天的磕头,和当年美国纵容在64之后让它继续杀人,让它今天敢在香港杀人,敢威胁香港,敢威胁世界的,那就是重演的一个剧本,悲剧的剧本,所以说它需要被消灭。应该被消灭,需要被消灭,那现在我们面临着一个问题,我问他们,我现在请大家要说说,如何消灭共产党,如何消灭共产党?你光说了,怎么办?应该被消灭,需要被消灭,如何被消灭?我们在探讨这个问题。爆料革命是我们一个最和平的,最理智的,每个人都可以接受的,而且我们要把共产党的真面目展现给世界,而且共产党的九千万党员绝大多数是好的,只有极小极小部分是坏的,甚至就中南坑那些人给他灭了,中国就解放了,这个逻辑难道不对吗?现在我们看到的都在说,这个是对的,这个是对的。

就是如何灭共,爆料革命,灭共,我们接下来就灭完共以后,我请问,我说,需要被灭,应该被灭,如何灭,灭完以后中国走向何方啊?灭完共走向何方啊?大家都知道,法治的中国,信仰自由的中国,这两样是核心,包括教育,中国人核心的问题就是教育出了大问题了,不是一般的问题了,大家都认可。所以说现在这些都是亿万身家的人啊,都是有巨大事业的人呐,都认可这一点,所以爆料革命让全世界看到了共产党需不需要被灭,应不应该被灭,如何灭和灭了以后的中国什么样子,爆料革命最核心的价值在这里。

再一个,所有人都说,郭先生你提的唯真不破,大家非常欣赏,中国什么都假,中共啊,什么都假,他们现在觉得假的成笑话,从香港这件事情上让大家更加意识到这共产党的邪恶和这个假的可怕,必须是真。

再一个他觉得我们这些年,海外的这些民运呐把华人的形象是毁大发了,他们完全认可,外国人一说中国人China Town,中国城,然后一说中国人,哎呀海外64民运全是捐钱的,全是要捐钱的,说你都不知道,过去这些年,很多人跟我讲,一参加有中国背景的,马上有人递条儿,说穿的都是衣服脏乎乎的,眼神游离,给人家递,递过去,低着头,都这样啊,他说咱们中国人的形象糟透了被这些打着64的谎子吃64血馒头的人。就是要钱,他说你觉得民主这个词儿跟中国人连在一起,他说那时太久远的事儿了,几乎没人相信了,民主等于要饭,64等于捐钱,只要是看到个名人,一定是每天说的,搞基金、捐钱。

原来个叫吴宏达的,有位战友给他捐了很多很多钱啊,他说最后吴宏达骚扰到他捐完钱以后,说捐完款以后骚扰到家人真的受不了了,说为什么呢,他家捐了大概20万美元,这个20完美元就吴宏达案,我都不知道吴宏达是怎么回事儿啊,各部门找他捐钱的麻烦就把他找傻了,你捐钱,什么纳税了吗,什么这钱哪儿来的,谁给你联系的,把他麻烦死了,麻烦死了,他说我们现在一说捐钱就害怕,不是说捐你钱,心疼钱,被骗,而是捐完钱被骗以后的麻烦。

所以郭宝胜这个案子在华盛顿审的时候,西部的很多人都在看,说到底看看这个骗子能不能成,大家一定要意识到,当你脑子定了一个欺骗罪的时候,你在美国是绝对活不了的,然后看到这个假牧师,哎呦,他们说这个假牧师这个词儿郭先生你说的太好了,他说华人很多人来,老人,想信教,去外国教会,不会说也听不懂,要是真想听明白就找华人去教会,他说完了。然后专门说到,他说郭先生你注意到一个问题了没有,他说我们曾经帮了三四个人,以信仰被破坏,压迫,被残害的信仰宗教人士,到了美国来。咱们知大家道给郭宝胜钱的那个所谓的宗教领袖,中央党校出来那个人,他说郭先生你去算一算,你往回看一看,凡是他弄出来的所谓这些人,申请政庇的,有一个是真正反共的吗?

他说你去想一想。

哎,吓我一大跳,你这个说法好,最后我发现郭宝胜的金主所有弄出来的,所谓的反共人士没有一个到了美国再反共的,最后他告诉我说,滕彪,滕彪就是个例子,人权律师,第1个来造你谣的,诽谤的。

对了,滕彪那个所谓的乱伦案,现在有几家联络我们:”能不能把你们的案子卖给我们,50万美元卖给我们,就是50万美元了,卖给我们”。我们不卖,绝对不卖,有人买阿里巴巴的案子10亿美元,不卖,坚决不卖,隔空取钱再上2020年,当然不卖了,吴征的案子也有人买的,说出5亿美元把吴征的案子买走,坚决不卖,绝对不卖,再加个0也不卖,咱走着看。

包括那金隅买了盘古中心金隅的案子也有人买的:”郭先生他50亿买走了你的盘古,我们愿意花,给你对赌,我们再给你用50亿来给你买这个案子,但是先付10%的钱打赢以后咱对半分。”对不起不卖,绝对不卖。这就是文贵空中取钱其中一招,大家走着看,记住我今天说的话走着看,他们越折腾对我们越好。

我们话再说过来就是这个所谓的华人领袖,弄到美国的人他说我告诉你郭先生:我们去过N个华人教会,基本上全是捐款,所有人都是一看你穿的好,一个带个洋老公或带个洋老婆,他这个牧师就冲上来了,再一个就是骚扰的你完全你不想去教会为止。还有个他说成天让你签这个名吧,签那个名吧,参加这个,烦死了。

所以说假牧师,假骗捐,假基金,假民运,假64,还有是天天扯红旗的,在当地的中国城毁坏中国形象的,这帮派那帮派。所以说咱们华人这次让我在西部最大的感受:爆料革命影响之深刻,远远的,远远的远远超出我们想象。爆料革命带动了在西方让华人的团结和华人对自己形象的重新竖起了信心,和在西方社会地位和西方人怎么看中国人这个方面的影响,那真是大家可以去想吧。

还有一个就是真是现在挺郭爆料革命当中绝大多数的,有文化的有层次的,真有信仰的人,是很多人沉默到下面。这是为什么我想告诉战友们,当你们在YouTube,当你们社交媒体你直播有1000,有2000,有5万,有10万,有100万看的时候我也请你们拍着你的良心,你问一句话,没有爆料革命,有你这个关注度吗?有吗?想一想吧。

这次爆料革命让所有海外华人和中国有思想有追求有想法的华人,紧紧地凝结在一起,通过社交媒体。很多咱们见到的战友们都痛恨在网络上,这个以爆料革命为由,骗捐骗钱的他们恨之入骨,当然这些人很多战友都是真成功人士,真有钱的。

其中在某个公司里边的工程师,一年120多万美元,他说郭先生我愿意一半都一年都捐出去,但是他说我现在我过去捐的钱,包括郭宝胜,他说这所有人他几乎都是骗子。澳洲那个袁白衣还有潘晴,我今天要谈到他们,被他们骗。还有澳洲的某人也骗,我还真不知道最近很长时间他不出声了,这位战友捐给他12万美元。

这真的是太恐怖了,就是说这个社交媒体上,咱们华人社会上可能是骗子最多的人,而且被骗人也是最多的人。我们现在华人媒体的可能也是受到世界最关注的政治群体,说政治这个版面被关注最多的。这位战友讲的就非常核心的话说:郭先生在目前社交媒体网络上政治化的,是中国人政治化的是最受关注的是:爆料革命,香港运动还有新疆事件。但是他说也没有一个媒体从来也没有过像咱们华人社交媒体这么多骗子。这也是我最近遇到的困扰,就是很多战友私下告诉我说给这个捐了钱了,给那个被骗了。所以我曾经说过,战友们能不能别把用你的两个小破钱去给别人捐钱,把自己的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来弥补来证明你内心的懦弱,和你的自己啊不敢做的和精神上的阳痿和行动上的阳痿,咱能不能别这么干。

这个天底下一次被人家骗正常,两次被人骗可以理解,三次被人家骗你就是有大问题,你就是傻叉。全世界为什么共产党能让我们养活那么多年?

共产党被养活那么多年首先是:到底共产党培养了这么疯狂的中国人,还是中国人养活了共产党的问题。

现在到底是骗捐者养活了被骗捐者,还是被骗捐者养活了骗捐者。

大家真的要想一想了,你不要拿着你的卡,觉得有两个钱,你不刷两下你难受,你连钱都不会花,你能有未来吗?你挣不了大钱,你能不能别再被骗钱?你有点起码的运行常识。来跟你要捐款的人,他那个长相,他的能力和他的财富,拿到你钱以后他还舍得花给别人吗?如果你连对方是不是骗子,一而再再而三的,你都搞不明白,战友们怎么能灭共产党。

法治基金成立到现在我说过NN,这是我最后悔的一件事情!我最后悔的一件事情!我给班农说过不是一次,因为我不想掺和这些事,这也是为什么班龙先生当初说:你郭文贵必须当主席呀,你必须当董事长。我告诉班农先生:如果你让我当主席,我立马我现在就公布,立马我坚决不掺和这事。因为我非常清楚,我告诉包括咱们现在有战友有捐大钱的战友,我说我告诉你你要捐这钱你跟班农谈,你真别跟我谈,我没这个能力,我不是谦虚。我说我郭文贵没这个能力,我的语言和我对西方的公益基金的了解,我才刚到美国这几年,我过去是做金融的,做地产的,你让我去做公益基金,我来给你做,我答应你,我那是在骗你呢。

法治基金也好,法治社会也好,凯尔巴斯先生说郭先生你当主席我当副主席,我当CEO行不行?我说凯尔巴斯先生我真的是我说我求你来,我真的发自内心的说:我没这个能力。不是说我,仅仅我是说向战友们证明你们这是独立的,这是必须的。

一个好的公益基金你的独立性是第一重要,我郭文贵不能参与。大家你看看我们华人有一个公益的,真正的公益的是为别人干好事的基金是真的是独立的吗?独立的第1个主席,律师,财务,审计,钱的使用必须是100%独立,包括决策。

我说当时这个头两天我跟班农先生在一起的时候,他还告诉我一件事,让我很惊讶。他说王雁平说,我真的不知道说法治基金是龚小夏要进来的时候,火鸡龚,说第一次讨论开会,她就发动了比尔格茨先生和班农先生,就讨论她拍电影的事,要一集10万美元。第一还没有还没有办完手续的时候火鸡龚就来了,就干这个,火鸡龚来就没别的事,就是想拿法治基金的钱,我现在才弄明白。你想想当时如果没有班农先生,没有比尔格茨先生和监督法律,还有一整套程序,火鸡龚绝对是骗到手了。你看我都不知道,比尔格茨是她朋友班农她也认识,然后这几个基金的人她都清楚。

Sara那时她根本都看不起Sara,Sara就是个傻叉,饭都轮不着吃,上一边呆着去。这人怎么能行啊,而且当时我还记得说过Sara在国内被抓起来,关了两年才出来的,后来我一问,我説:Sara你到底在国内咋回事?Sara和我竹筒倒豆子说半天原来没这事。所以她来很简单,她就是来骗钱来的。但如果当时在那种情况下,账上有那么大的钱,她又是董事,又是什么要拍电影,而且还要什么打官司,一要就是几十万上百万美金,你肯定被骗了。

这个独立性和律师,我们的律师一年的美金是14万美刀啊,14万美刀就是管法治基金的法律问题。财务人员一年是17万美元啊,这钱全没让法治基金付,是郭文贵在付啊。那董事所有都是百分之百独立的。你説那要是骗钱还得了了嘛这个?现在你告诉我,大家你闭上眼睛想想,海外的你可以相信的华人基金有哪个?你找出来符合这几个条件,财务独立,法律独立,整个董事会绝对独立,绝对是第三方审计独立的,你告诉我。法治基金,法治社会去年,光外部审计外部财务,都是一,二十万美元,你谁能做到?这跟你基金有多少钱没半毛关係。只要你的基金是审这个东西,你就要付这个钱。除非你不审。告诉我中国所有的海外民主民运人士,谁做到了?谁能做到?谁有这能力做到?

説到这啊这两天在网络上,很多在西部战友説到一个热点,就是我们细思极恐啊,咱们的老战友成立了一个什么基金,説实话最近所有的视频我都没时间看,我都没时间看,成立了一个基金,听説Js牧羊子还有一些人挑战他,然后很多战友发表了意见,我是真没..昨天我问了一下细思小哥,我给他发了一个WhatsApp,我说细思哥你这到底怎么回事?你跟Js牧羊子发生这个事?什么情况你跟我説説,我不知道咋回事,细思哥就给我发了一个东西过来,他发了个打字的,说我成立了一个基金,公益基金,我能做好,我支持香港人和新疆人,然后未来可能帮助什么什么人,能做好他发来信息。

我当时一愣,因爲我还在开会,我得想想是咋回事啊,我就让战友们把网络上很多的关于这个评价给我看,我第一个就看到瑞安平女士一个评价,我非常惊讶。我刚才还给瑞安平发信息那,这个安平有时的思考脑子真有问题啊,不是一般的有问题,然后她就给叭叭叭..老战友一堆评论,把Js牧羊子给批评了一阵。然后还有其他人替细思哥説话评论,我昨天晚上我下了飞机我就给咱们几个老战友发了信息,我説你们怎么看这事,他们这些人给我说了看法,然后我又搜索了一下关于这些人的看法,然后我就给细思哥发了一个WhatsApp语音,我説我明天直播当中我会提到你这个事,我説我什么观点,我说了四条观点,而且是过去Js牧羊子对路德先生挑战,我私下説:你不要挑战路德先生,后来在华盛顿见面,我当面説你不要挑战战友,你不要挑战路德先生,但是这一次Js牧羊子説的是对的。他是对的!

像安平这样的糊涂,我很惊讶。我很难再相信你瑞安平任何做出的判断,怎么总是这么糊涂在这些事情上呢?

我们爆料革命从开始到今天这几个原则条件,绝对不允许,绝对也不可以,绝对也不能,永远不会的,参与到任何组织。绝对不允许任何打着爆料革命的名义,去捐款,成立各种慈善组织。像东京爆协就是个最根本的例子。东京爆协已经被定为诈骗行为。你去搞吧,你没有爆料革命之前你给我成立一个组织我看看?任何把所谓的爆料革命战友带到一个地方,带到一个方向,带到一个坑里面去,然后你就要各种名义的捐款,你就是诈骗。

你有什么能力捐款啊?你有什么能力经营这个组织啊?没有爆料革命谁认识你呀?说我跟爆料革命没关係,放屁你!你拿了爆料革命你喊了几年,你就是目的要成立组织吗?你不就要骗钱吗?我们都是傻子?不是我们爲什么中国人那么多傻子,我就纳了闷了?哪有这么多傻子?共产党强奸了你,你得喊高潮。现在共产党没了都在海外,也得找人来强奸我,谁能强奸我两下?强奸我我得喊两声高潮,你这不是贱吗?然后被强奸完,还得说你比我聪明,你比我聪明,还得给人说这话,还得赞赏人家。不是我昨天给细思小哥明确了四条:

你可以成立组织,这是你的权力,郭文贵无权管,爆料革命无权管。但你绝对不允许用爆料革命这个名义!绝对不允许!你用爆料革命的名义,我一定砸你。

第二条,你砸不砸郭是你的事,你挺不挺爆料革命是你的事。只要是你反爆料革命,你要是敢砸郭,立马砸你。我不会再允许第二次郭宝胜再出现。我不会再允许一个个这样的骗子出来。先挺郭再砸郭,我跟你很客气绝不可能。

这次我的律师跟我说一句话:郭文贵先生,我开完庭我赢了,但我告诉你,是你让郭宝胜走向了对你最大的这种伤害。我们的战友,多少人被骗钱,在华盛顿的一位老大姐,在美国工作在行政部门,政府部门三十几年,独身,一根白髮没有,十几万美元,六万美元被骗了,郭宝胜给人家骗了,头髮全白了,就跟我说:文贵我就相信你了,我现在不会允许任何人再打着爆料革命郭文贵的名义,你再去骗捐。

第三条我告诉了细思,你可以在你的直播当中,你可以不挺郭,你可以不爆料,你不要以爆料革命的名义,你不要以任何郭文贵的名义再提到我们,你最好不要提到我们,你最好不要提到我们,我们不欠你的。细思小哥我们没拿过你一分钱,没苦求你做任何事情,我们尽可能的让你去做了网红,让你尽可能提高了关注度。但是如果你今天,你向法治基金借钱,借15万美元我没借给你,你要成立个基金,而且你谈到法治基金,这让我很不高兴。你有什么资格谈法治基金那?你有什么能力呀?你算老几啊?你连法治基金的毛你都比不上你知道吗?我不允许细思哥再和我谈到一次法治基金,你谈一次我就跟你翻脸。

第四条我要告诉大家的事情,大家千万不要忘了啊,我们现在爆料革命,在网络上在社交媒体上,形成爆料革命这种气候,我们看到澳大利亚,最极端的潘晴,拿着老婆的癌症骗,骗走我多少钱;袁白冰这个王八蛋这个畜生,多大的骗子,整个澳洲出现多少这样的人,但是澳洲有安红,澳洲有木兰传奇,澳洲有很多极端更好的战友。

可是我们要看到,特别是细思哥説到尹队长这件事,让我心情很不高兴,可以让路德作证。尹队长在他直播当中,一共提过4次郭文贵,谈过不超过15次爆料革命,受益者是谁?你尹队长,你叫阚哲你在泰国,你被抓之前,你包括和路德联系,我随时跟路德联系,我说路德先生,任何情况需要我们做的我们都可以做,法治基金没有义务管你,但是你是否是被共产党陷害的?你是否给爆料革命做过贡献?两条你都没有。

你在泰国出事以后,你是刑事犯,我告诉路德先生第一时间,千万不要被共产党和我们大家牵涉到刑事案去,那法治基金和我们是受不了的。然后说杀了人了,说是正当防卫,你说你是正当防卫,如果通缉起来,法治基金要证明你是正当防卫去?

但是即使这样,我们还在泰国找好了律师,找好了团队,找好了关系随时准备去。但是我说一定要是阚哲家里的妻子和他的直系家属授权我们,而且让我们证明他是家人。路德先生跟他多次联系、多次私信,对方要阚哲拿钱、让路德先生去,让我们法治基金拿钱。

我请问把钱给谁呀?战友捐的钱,你让我给谁就给谁?你让我打给王岐山,我就打给王岐山。打给孙瑶就打给孙瑶。打给陈峰双修去。你证明给我们,你是他家里什么人,你是干什么的?阚哲现在在哪里?啥也不说,拿钱。法治基金拿钱。

我要给你钱,我比TM郭宝胜还烂。是不是?比那宝谢特 郭还烂。郭宝胜的网站叫宝胜 郭,他的律师说你把名改改,宝谢特 郭,现在改成叫JBS 郭,宝谢特 郭,比宝谢特 郭还烂。那战友捐钱不又被骗了嘛!

我们对待尹队长仁至义尽,可以让路德先生说说。我深更半夜的在给泰国那块联系,我说你们给我准备好,法治基金需要你们帮助,人家那都准备好了。人家查了半天说你说的是不是不对呀!跟你说的不一样啊!就这路德先生还在联系。

谁拿这尹队长,尹队长是你家什么人?我就纳了闷了,谁有资格,你问问你自己,你把你那点能力,把你那点资产,把你那个经验、人脉,你拿着谁来挑战法治基金,你在开什么玩笑呢!

就这有战友竟然跟随,你这个瑞安平你糊涂不糊涂。谁都有权力捐款,你当然有权力了,你捐一万个基金是你的问题呀!你把法治基金拉上干什么?你把爆料革命拉上干什么?你把郭文贵拉上干什么?你拿我们比什么呀!这是不是常识?动不动就拿爆料革命,就拿郭文贵说事。你们能干,你拿我们干嘛!

细丝哥募集资金,我有能力按照澳洲法律。那都有法律,共产党还有法律呢!你捐呗!你能支持香港人,你能支持新疆人。新疆人在社交上可相信的捐款的地方上百家之多。香港的各种基金包括烽火基金包括海外的上百家之多。用得着你小哥给人家筹款去嘛?谁委托你啦?香港人那个人委托你啦!新疆人那个委托你啦!西藏人那个委托你啦!

我就纳闷了,有些战友真的是贱呐!你捐钱找不到地方是吧!你非得找个能骗你捐款的。是吧!昨天有几个西藏的朋友给我发信息,包括以前就给我发信息。你要小心细丝小哥,他这个捐款是不正常的。

西藏人谁委托他啦?新疆人谁委托他啦?香港人谁委托你啦?香港人捐钱的招多的去了,最快的方法,干嘛不去香港捐呢!你们干嘛找第三方捐款?我就纳了闷了。谁监督?你有这能力吗?你有第三方审计吗?你有第三方运营基金的经验、能力和信用吗?管理这个基金的人,你有这个钱吗?

凯尔巴斯不会贪污你的钱去,班农不会贪污你的钱去。你能保证吗?不是你、你小哥搞基金,这是你的事,干嘛拿法治基金说事?法治基金跟你惹毛关系。你是爆料革命这块最大受益者,你付出什么了?还绑架爆料革命,爆料革命谁都不求。

我第一天就说过,你有本事不要挺爆料革命。你去挺郭宝胜去,你去挺陈创闯去,你去挺何頻去。对吧!我们轮着几千亿的现金,拿着生命和鲜血。多少战友在国内被抓,多少战友失去了自由,多少战友在海外把眼睛都搞坏了,换了7、8个手机,换来了今天的爆料革命。谁在这当中想弄钱想搞收割,你都将被天诛地灭,包括郭文贵。

你们再次记住我的话,谁想在爆料革命当中,想在这里边捞一把钱,你的祖宗八辈,你的下八代子都不会得好。不管你怎么处心积虑,不管你怎么样的想。只要你想在爆料革命当中,你想获一分利益,你一定是天诛地灭。不要以为你聪明,你要比聪明,郭文贵还活着呢!轮不着你。

所以说战友们,不要耍小聪明,不要把战友们当傻瓜。就像我见到这些凤凰城、洛杉矶的战友,那个不是最成功的、最棒的人呐!啥不懂啊!那个不比你强啊!我们在社交媒体上一些成功的天天搞评论节目的。我会告诉大家,沉默中不说话的战友最有钱、最有钱都在那里边。我现在看不到一个说出来天天讲话的人比那些不讲话的人厉害,我还一个真找不着。不管你是钢铁侠还是路德先生。我这几天见过的这些战友,那个都是最成功的人。谁傻呀!但是这些人心是善良的。

我希望、我求求所有的有一点点中国人有骨气的人,不要在这一次,中国人最后的机会当中,再搞募捐、诈骗、骗捐了。别把这一个、唯一一个中国人最有信仰当成一个赚钱的机会啦!

你凭啥呀!你流血了?你失去自由了?你伤害共产党了?就靠这两片嘴瘪瘪?就靠这两片嘴,就让大家来跟着你捐钱。还有没有天理啊!你真以为网络上说你帅,你就真帅啦!你真以为网络上说你能,你就能啦!我们要的是爆料革命对共产党的伤害。

现在看这三年爆料,看看那个何频,看看那个博讯,看看那个熊宪民,看看那个郭宝胜,看看袁白冰,看看日本的那个相林还有日本咸鸭蛋那个畜生,再看看袁什么王八蛋,还有这个郑祺、梁冠军,看看那个黄河边,看看一波一波出来的骗子。全人类上还有那个民族比华人骗子再多的。

我在这华盛顿开庭的时候,我这、我真的脸都没地方搁。每讲到这些话的时候,人家都哄堂大笑。我就一次引的哄堂大笑,法官问我郭文贵,法官永远记不住双方律师的名字和双方人的名字。郭先生,我叫你啥?文贵 郭还是郭文贵呀!我说你叫我miles吧!结果哈哈就哄堂大笑。Miles没见过这名字,Miles郭。剩下的人家多次哄堂大笑。

到最后开完庭的时候,对方律师,我们等着陪审团宣判结果,他对面斯密斯律师给我们律师说:哎呀!我们今天发现这两边得打起来,有危险。咱有一个撤退机制,你们先5分钟走,我们后走。我们律师来给我说,郭先生怎么样?是不是我们跟他、对方共同向法官申请个机制、撤场机制。咱先走5分钟,他走5分钟。我说为什么?他怕打起来。不可以。打起来才好呢!让他打呗!

最后在这三四天骂庭、嚣张、睡觉、扣脚趾吖子,郭宝胜就是那种死人的脸在法庭上那种丢人显眼,打呵欠、吐痰包括他家人冲上来还有陈创闯还有斯蒂芬江涛这些烂人,那个丢人显眼之后,最后快要宣判结果了,对方律师斯密斯向对方律师提出、向法官:法官,由于两方之间的矛盾、争执,现在我建议,我们双方由法官下一个决定。双方叫他们先走5分钟,我们后走5分钟,避免发生事情。

这一幕让我记忆深刻,等了将近已经是12个小时、13个小时,法官精神抖擞。庭上的人、人家那一天开了3、4个庭,老头工作了14年、14小时,旁边人都工作10几个小时。个个这都是西装笔挺,女士坐姿正派。

郭宝胜躺在椅子上,脱了鞋睡觉,那是个法庭啊,庄严,全中央空调,他那个臭脚丫子味儿全屋里转。然后斯蒂芬、江涛等所有人都已经睡过N遍了,到处是睡觉的人,包括他们的律师斯蒂芬,全在睡觉,连他们的小孩都在睡觉。人家法官一天来正经的站着,穿着。

今天你给我说这个事情,我不会给你下任何法官的判决。我们今天之所以在这里,我们在美国,在法庭上,就是因为我们有文明。我们不是粗鲁的、粗野的人,如果有人敢这么做,他必将付出代价,因为美国有法律。我不同意,不给你下任何的判决,问我们的律师一下,我们律师说我们才不讲呢,我们不管。这一幕你说对咱们华人是多大的羞辱。

开了4天庭,每天12、13到14个小时,郭宝生派每天都是一片凄凉,哀哭、狡辩、撒谎、耍流氓、做假证,一片骂骂唧唧,被法庭几次警告。竟然让一个副院长坐在后排,看有没有人胡来。这种文明,这国家遇到了我们这些人,你说人家是咋看我们!

最后要申请这个的时候,人家说我们是文明,之所以有法律,有法官,就是因为有文明。我看那些郭宝胜,你说就穿那个大衣就坐在那儿,就那个样,你说你咋办呐你说。人家法庭那些书记员、副庭长看着那边的眼神,我在那里最不舒服的事情,我真是我说了N遍,我跟JS牧羊子,我跟Inty,我给所有人都说,给我的律师说过N遍,我真不希望中国人再丢人了,可以了,这也是为什么我不让我的律师,三次,还给我发生争执,不去问询郭宝生的妻子。我说不要让中国女人再丢人丢到这儿了,何况他这个家庭妇女,别丢人了。法官都说出这样的话,三次警告,我听说法庭发生了很多事情,如果你再有什么事我把你撵出去。结果把夏业良给抬出去,把熊宪民给撵出去。然后再警告,最后一分钟再说,我们这里有文明,之所以有法律,我们有文明,我们有法律。

再看我们华人圈里边,我再说一遍,战友们,你们千万别相信摄像机镜头前的任何人。你们一定要相信,摄像机前这个人的背后的历史,摄像头是骗人的,不要相信摄像头前任何人说的任何话,这是你基本现代文明的常识。你们要相信,这个摄像机前这个人过去的历史,他做了什么?一个人的行为过去,是你判断这个人的现在最基本的常识。就像搞基金、搞捐款,你搞过基金吗?你做过公益事业吗?你给别人捐过款吗?你有这个财务经验吗?你有这法律经验吗?你给谁捐过钱?你今天哟呵,过去从来连饭都找不着吃,现在突然要成为大善人了。你相信吗?

郭宝胜过去天天到处搞募捐的人,现在成了什么牧师,我要带你去天堂,我让你死了还能活,你相信吗?你相信这种巫师你就是傻子。他连那个小女儿都要推出来视频,来给他争取这个关注度,他能自己的小女儿都能推出来,未成年的女儿,能在跟我视频中骂她的老婆,说她老婆是父母包办,乡村妇女,这样的牧师能给你家庭和满吗?能给你带来幸福吗?你看看那天坐在郭宝胜庭的那一边的人,没一个人有职业的,没有一个人有正常收入的,所以战友们,你们当到看视频前坐了任何人的时候,你要问这几个问题:这小子他靠啥吃饭?他说的事他做到了没有?他以前是干啥的?他以前干的是这事吗?跟这有关系吗?

第三个,他说这个的目的是什么?是想赚广告费,还是要拉捐助?还是真心要说他就能干那个信仰去?你把这几个问题问明白了,你就知道镜头前谁该谁不该信。如果这个人坐这儿讲话,就是想等弄点广告费,就用你的一小时或用你的半小时,来给他赚他几美金的广告费的话,你是世界上最大的傻瓜。

现在出现了叫什么自杀党,什么叫自杀党,坐在YouTube屏幕前或拿着手机的,天天听2到3个小时YouTube直播的,我不管你战友你是谁,我必须要说实话,绝大多数如果每天看3到4个小时视频的人,这脑子绝对是有问题,要么没工作,要么没信仰,要么就没脑子。你为啥不想想,这个人在前镜头下讲的话,有多少是他真懂的?他为什么讲这个话?他就为了赚你的几美金的广告费,就让你浪费你一个小时,你一天一共有几个小时?每天每个人最多你14个小时的工作时间。我最多也就16、17,就干掉了你16分之一或14分之一,那你每天干掉14分之一,人生一共有1万多天的有效生命时间,你能活100年的情况下,80岁到100岁情况下,你这每天干掉一个多小时,你一年开了多少小时?你这不是自杀吗?然后你再给人家捐钱?

所以我说,现在爆料革命所有搞自媒体的,如果你要把你当成你说一个小时,对占用别人的广告时间,占有时间给你拉广告的话,有一天你会受到惩罚。还有,包括现在搞什么基金组织的,我告诉你,任何人,你只要敢拿出爆料革命、和战友,往战友手伸到战友腰包去,然后去拿战友东西的,我一定砸你。我一定砸你,你走着瞧,我不管谁。

你不看,明天路德先生他敢出来说,现在我要成立个路德基金,我要支持香港人,我一秒钟都要砸他,而且我立马起诉他。Sara她敢说说我要成一个这个监狱基金,据火鸡龚说我被关了两年,要捐款,第一个砸Sara的就是我。老江要成立个资金试试你安红成立个基金试试,我一定砸你。你凭什么,你有啥能力?凭过去你咋不成立?现在你为什么成立?

当你任何人,你把手伸进我战友的腰包的时候,我一定是第一个护卫。绝不会像所有中国人说的,不关我的事儿,我当然不管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拉一个人不要打一个人。那是你的逻辑,那不是我的逻辑。

我的逻辑很简单,当战友在任何人的利益上受伤害,第一个站出来的是我,我不会让任何人站出来,我不会通过任何中间人替我说话。第二个,我不在乎你谁不理我,你不理我拉倒。如果你认为我干这事你不理我了,哎哟我求求你,你千万别理我,赶快吧,快吧啊!甚至砸我,有本事来砸我。我共产党我都不尿他,你算老几呀?你觉得我在乎你吗,就你这搞募捐的?

求求你们了啊,如果觉得我文贵影响你捐捐款了,搞基金了,砸郭,或者说你不高兴,赶快走,快点儿,快点儿,快点儿啊,走得越远越好,最好让我不要听到,别看到你。

我再说一遍,爆料革命不是你的饭碗,但是爆料革命会让你有未来。如果你真心爆料的话,你会得到你永远得不到想要的物质,和精神境界,和尊重,和尊严。如果你靠自媒体想吃饭,吃不到饭就想骗,骗不了就想砸,砸不了就撒泼?放马过来,我等着你。

我就不说了,这去年一年这些什么这个那个的,什么什么Roger Stone啊,什么钥匙澜啊,财新胡舒立啊,叫毒舌胡啊,是吧,毒舌胡啊!你好好,你试试!

爆料革命,不仅爆共产党的料,还爆海外欺民贼的料,爆海外伪民运的料,还爆骗子的料!既是爆料革命,也叫爆骗革命!爆假革命!我们已经用三年证明给你们看了。

关于网络上说,“哎呀!三年啦!都爆料啦!光说咋了……”你爱说啥说啥。我小的时候在一起玩,别人家小孩有糖块儿,我们没有糖啊,是不是。那小孩儿拿着糖块儿来了,在那块儿吃也不给,大家只有在那块儿,在那块儿吃“咕唧”嚼。那咋办呐?是吧。

我们就聪明:“你这个糖啊,是假的!根本不甜!是吧?”

旁边儿,我们那旁边儿小兄弟:“小九,是不是?他那糖是假的,根本不甜,还臭。是不是?”

那小孩儿:“谁说的!我爸给我的,我爸去生产队里开会了,人家拿回来的。”那时候都腐败,生产队队长的孩子有糖吃,我们这穷人的孩子没糖吃啊。

“你那就是假的,根本不甜!”

“你,你不信!”

“你不信让我试试!你不信让我试试。”

“老七,你试试,看我甜不甜。”

一试,“哎呀!很臭,很臭!哎呀不甜。”

然后,“小九子,你试试。”

“哎呀!很,很不甜!”

然后,又拿一块儿。小九子吃,“哎哟,还是不甜!”

第三块儿,一会那糖全让我们吃了。为了证明他的糖甜全让我们吃了。最后回家哭得,“唔”回去,回去找家长去了:“老七,小九子老七、小九子把我糖全吃了。”这找我们来了,找我们娘去了:“你家老七,小九子,把我们家糖,孩子糖都给吃了。”

“是啊!”我们说:“你们家糖不甜,你让我们吃,我们就吃了。”

那他说:“甜不甜?”

“甜啊!”

“那你咋说不甜?”

“我说甜,你让我吃么?”

我们现在爆料革命不会愚蠢到说。“是吧!JS牧羊子,还是谁谁谁,我们的曲水台,你没钱!你不信你捐给我试试?”

“我捐一百。”

“你钱太少了,你没钱。”

“我捐你一万。”

“你还是没钱。”

“捐一百万。”咱不会愚蠢到这程度吧。你不会成为那生产队长的儿子,让我们搞糖吃吧。

现在夸张的是,那欺民贼,六四的,那不要脸的,说你们不给我们捐钱,你就是没有信仰,你不给我们捐钱你就不尊重六四,你不给我们捐钱你就是没有境界的中国人。那你们要反过来问他,说:“你要不给,不喊我声大爷,你不给我捐点钱,你就是孙子!”现在只要是谈钱的,只要是让你掏腰包的,你先第一反应——骗子!包括郭文贵,骗子,骗子!

还有战友们,我求求你们,你不要再给法治基金捐钱了!你别捐!捐什么捐呐?我们一位新加坡的战友,捐了四五笔了,每次都是三万、四万、五万。上星期,给路德先生又发了一个单子,捐了一万美元,路德先生发给我。我真的很不开心!我当时给路德先生说,我说:“她再捐款我就不理她了。”你不是有钱的人,你捐了四五笔!而且是,她是一个生活很拮据的人!你给法治基金捐这些钱,能改变法治基金命运么?为香港人哭泣,我能感受到。就是你这种善良,你不能这么捐了!我给他发信息,我说你再捐我就跟你急了!我把钱都给你按正常的方式退回去。任何一个人,你要是勒紧腰带地给法治基金捐钱,你在害文贵,你在害爆料革命。

现在,23号,咱们这个凯尔-巴斯,还有这个,班农先生,包括所有的董事,除了木兰女士在澳洲来不了之外,所有人都在场,全天直播。在这之前要定好把所有法治基金的钱都要花出去,达到灭共的最佳效果,集中打击!

战友们,你如果你生活有困难,或者你宁(可)你非常艰难、冒险地给法治基金捐钱,你真的是对爆料革命不了解。爆料革命未来,绝对是中国的喜马拉雅基金,诺亚方舟的基金。而且我相信,对很多人到美国来,和干什么事儿,将有巨大的帮助,正在努力中。但是我告诉你,它毕竟是法治基金,是为中国追求法治的。

我这几天看到很多战友捐款,一万的,五万的,五千,很多人。我在此,那么多人,我没法一一回复,我再告诉大家,我要向大家承诺的第一条:这个钱,每一分钱,都会在美国法律;第三方监督下;和美国的税务局的严管下;和班农先生,和凯尔-巴斯作为主席下;和这董事会的每分钱的一致审核下,而且是绝对要以灭共为目的的,不能像这个尹队长这个。你这个出来一个人,就说这个“你拿钱吧!我也不证明我是谁。”他连给路德先生提供一个身份都不提供,连个名字都不提供,让法治基金去,不可能!法治基金为此剥出了50万美元,要去泰国救这个尹队长,但是我们找不着任何一个,可以出名出姓的人,甚至kanzhe队长,这人在哪儿都找不着!你们觉得我们该出面么?

现在细思小哥出来,你替尹队长,我等着你小哥,你不去救尹队长我跟你没完!我看你怎么救他!你(怎么)不把你家钱拿出来救救他呢?对方现在联络方式你可以找路德要,人家现在要几十万美元要点钱,你给他嘛!你先拿你家钱给嘛,干嘛找别人捐钱呐?我给尹队长的五十万美元的捐款预算,法治基金五十万美元,我本人我告诉他们,我先拿五十万美元!只要是能说,他是被冤枉的,正当防卫的,我拿五十万美元!

我再告诉大家,法治基金郭文贵说过,谁捐一块,我捐两块,大家未来在帐中可以看,我捐没捐钱。如果谁成立法治基金,你说你捐一块,老子捐两块,你也算够点意思。叫人家付钱,你替人家花钱,这个天下还有这么傻的事儿么?多少人傻到没事儿干了要别人替你花钱去啊?我郭文贵不会的,我先把我的钱拿出来。我再重申一遍,谁有种敢跟我较量?你拿一千万,我拿两千万;你拿一亿美元,我拿两亿美元。有种的谁敢跟我来较量。现打现,在镜头前面立马签支票。有这个种么?如果没这个种你们就不要干,那就是诈骗。

像我新加坡的战友,包括荷兰的一位战友,连续捐款捐了十七笔了!我最后跟他说,我说:“你再捐我真的是跟你急了!”结果这位战友说了句话,他说:“我告诉你,郭先生,我再给你捐一万七千笔都没问题。我有钱。”最后说,“我告诉你我是谁。”把我吓一大跳。(我说:)“行了,行了。”这种战友,我说你捐一万九千笔都行。因为他有钱,他愿意这么干。而且他本身就是共产党的受(害人),被共产党的受害者。这样的人你要捐,你说那新加坡那位咱们战友,还是个女士,你就不捐了!还有一些你真的生活有问题,工资,你就不要捐了!

相信文贵,你们都不捐款,法治基金我会让它一样不缺钱。我向大家保证的是:法治基金的钱,百分之百不会被火鸡龚这个家伙骗,不会用在任何个人消费上!一定在第三方监督,第三方法律,第三方财务,在美国的最严格的IRS,最高端的管理方式行为下管理。而且我跟大家说的是,你捐一我捐二。

当时细思哥跟我借十五万,给法治基金,我没有回复他。我为什么不能借,这钱不是我的,我做不了这个决定。他第一次借五万,法治基金没有过,第二次借十五万的时候,我没给他回复。我过一段儿再说。那你现在你自己都没有了五万,没有十五万,你让大家来捐钱,然后你救香港人,救新疆人,我不相信。我非常不相信!而且我很多老朋友,这简直是糊涂,糊涂到了极点了!

好,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我去拿杯茶喝,我要喝点热的,等等呀,咱今天时间早着呢,战友们都去洗手间吧……要咱等一下,等一下就等一下呗,咱们一个战友这回让我喝一个他的茶。最近我这个腿痛得厉害,我这腿痛得我真是不行。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今天我要再说一下中美贸易。我和一个最重要的中美贸易谈判者有了一个深刻的晚餐。很多很多话,这个都谈完的时候,我问他:“你怎么形容中美贸易谈判?”他说:“非常简单,我们给中共准备的就两样东西:一个是萨达姆、齐奥塞斯库、卡扎菲和南斯拉夫,我们的行动也就是那两个绞绳,你要不要,你要这个吗?你肯定不要。你不要这个,签合同。打开你的市场,把你的什么区块链,密码法,外资管理办法,外汇进出口管理规定,还有什么外国人在中国的数据还有技术分享法,国家安全法,通通取消,干不干?不干就这个,就两手,你要哪一个?”这是我第一次听到最明确的黑白方案,他说:“我们在等着呢,只要他这次玩我们,接下来,税会大量增幅,对中共的企业和国有企业大量的制裁,金融系统全面开战,科技领域全面封杀。”

我听到这话,战友们,我就“蹦”一下子,这是我们想要的。这位美国朋友说了句最最对我们爆料革命最准确的定位,他说:你们爆料革命给美国人民,世界人民起到一个作用,“呼”吹哨,One minute,就是中共错误的翻译,美国的民兵,One minute,叫警告。吹口哨,这位美国人有智慧。

在跟中共谈判当中,他们得出了一系列的答案,中共的所有的所谓谈判高手全都是假的,因为他们没有任何机会发挥自己的谈判技巧和能力。

他们对刘鹤的评价是:刘鹤就是死也死不了,活也活不好。刘鹤整个全身都在恐惧之中,刘鹤非常清楚,谈成了,他是历史上的李鸿章,谈不成,共产党就把他杀掉,待宰的羔羊。刘鹤绝对认可美国的所有要求,但是都是用身体语言,无奈,柱头,瘪嘴,没办法,然后告诉他们,老用手指头往上指,我得向这个“上”汇报。经常会说出,默默的,就是自言自语中,老说到:“完了,完了。”还用英文说,所以他们跟刘鹤谈判的时候,一次比一次的刘鹤的身体还差,一次比一次的刘鹤失望,而且刘鹤一次比一次敢说瞎话。他说瞎话,他们挺喜欢刘鹤的,刘鹤说瞎话的时候,就是口吃,“的,的,的……”“的”不出来,数字也老搞错,显然是言不由衷。而且他们每次刘鹤都说:“我跟你们谈判就是我的工作,结果不是我定的。”这话让美国人非常觉醒,这哥们来谈判了,说谈判是我的工作,结果不是我定的,共产党里面真出高人呀,这也算是战友吧,所以以后不要骂刘鹤了,挺可怜的。

想想当年:2008年的时候,刘鹤接待华平基金,还有黑石、高盛的这些高管的时候,说:“你们想办什么事,跟我说,什么时候都可以帮你们办。”也就是刚刚的习说过:“这个人对我很重要呀。”就是这个时候。当时的刘鹤意气风发,走道可不像现在似的老态龙钟呀,不会像现在文贵走的像企鹅一样呀,人家那走道那是像猛龙过江一样“啪啪”的。现在完了,满头白发,步履蹒跚,快跟文贵似的,所以说很有意思。

听到这以后,大家想想:签了,是什么?不签,是什么?我说:如果共产党真的签了呢?他说:共产党要是真签了,那就等于是喝下他们自己酿的毒药,自己慢慢喝了。就是你自己给老百姓酿那么黏的毒药,放到水里,“噗呲”放在这,今天喝了,就这意思,你把你酿的毒喝下去。

美国非常清楚,要么一个绝对符合美国利益,绝对听美国话的中国政府,叫中共;要么我就把你消灭掉,树立一个让美国可以合作的,信任的中国政府,就这么简单。也是第一次听到,对中共,对中美贸易谈判的最好的定义。我说完了吧,战友们,就这么清楚。要么你就听我,跟我合作的,可以相信的一个共产党,你变革,共产党就没了嘛;要么我就把你灭掉铲平你,树立一个跟我合作,可以信任的中国政府。

当然了,这个我不能全部同意,我的意见是:可以平等合作,跟随美国,咱坚决别当老大,当不了老大。

我这到西部之行一看完,咋跟人家比呀?人家沙漠都长那样,沙漠里面灯火辉煌,一个160万人口的凤凰城,2500亿美元的GTP,人家GTP的质量之高是50%到50。中国的GTP之高是5%到95。

到了加州,你去想过没有,加州干什么,加州有多少要饭的在大街上,知道吗?称为全美国要饭的,没家可回的人最多,很多都是吸毒的,还有非法移民,3万6千人,这是最高了。我们中共国多少人,知道吗?据他所说,6千万人没饭吃,还不如要饭的。人家美国要饭的在大街上,每个月,可拿$800到$1500美金。中共国杨改兰女士,一个月是50美金,还得自杀,还得把四个孩子砍了,多少这样的人呀?6千万,就这中共CCTV天天说美国要饭的冻死了,到处是要饭的,3万6千人。加州的GTP大家知道多少吗?3万亿美元,全人类排前16名,一个洛杉矶就1万多亿美元,比广东省都大,,比香港还要多几倍,你说这个国家强大到什么程度?整个加州烧火,烧完 “刮刮” 过去,你看看那房子,立马立起来,而且质量之高。你到凤凰城看看,所有的房子,山上山下的家家住的是别墅啊,那房子的里面和外面是漂亮得不行啊。一个凤凰城是个沙漠,沙漠不缺水,沙漠不缺树。花岗岩的山到处都是,但是近85%是大平原,倍平倍平的,尽然有大量的农场和绿植。你说这国家的实力是有多可怕,咱的私人飞机从凤凰城起飞,想兜一圈就兜一圈。从那看过去,马上从凤凰城飞到加州,一个小时的时间,你就看到都是绿茵茵的,还有看到大西洋的海水,到处是农场。

你到了加州,昨天起飞的时候,上去几十公里,翻过大峡谷,那边就是皑皑大雪,看过去全部都是无限的农场。然后到盐湖城,整个盐湖五大淡水湖,飞机得飞半天才能从湖上过去。在湖的旁边,你看到那一望无际的灯火辉煌。

我们的snow非常的开心,在私人飞机上散步,中国的狗因为王岐山属鼠,全都被他杀了。你说这美国的伟大,你能想象吗,战友们?你能想美国的伟大,你想想共产党的撒谎,共产党这个流氓,它从来只说现象,不说具体;从来只忽悠你,不告诉你真实。你到凤凰城看到每家生活,我去过的每个人家,我真无法用语言形容人家那生活水平。

跟我按摩的一个师傅,我问他是哪来的。去过俄亥俄州,去过加州,去过德州,去过华盛顿,最后去了凤凰城,13年了说再也不离开了。为什么?他说这里每个人都互相帮助,这里经济稳定,这里只要你肯多付出,马上有人给你钱。我问他你住多大的房子?3个ACRE,3个ACRE,也就将就20亩地。多少钱买的?当年买220万,现在值600万,一个按摩师。

某军工厂里一个上校,我说你这是多少钱一年啊?他说我等于是被返聘回来的,我现在是按项目收钱,一年大概在800万美元左右。现在由于对中共,中俄、伊朗,又被文贵蒙对了,对吧?五个邪恶国,没人说,就我说。中俄伊走到一起,我们大量的备战,他说我今年翻翻。我说你的工作是不是太辛苦了?他说我每周工作不超过4个小时,但是我个人会加上10个小时,是我自己的家庭office工作。每年出去度假一个月,上哪度假?全世界。一个人,谁也不一起,他就一个人去度假。这种人家军人的生活,有尊严,有创造劲。

(战友问,为什么找你5万后,又是15万?)

小哥当时找法治基金是要5万块做一个项目,后来好像是没批成,后来跟我借15万。

所以说战友们,当看人家的时候,中国军人的可怜,我们见过多少中国军人,为何坏了。给领导送钱,腿跑断了。老婆孩子见不着,带着老婆孩子的,有可能被领导给双修了。中国的军人和中国的军妓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男的女的从某种程度来讲都是军妓。

昨天还是今天,大家有没有看到《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头一段时间我说的,有3篇报道。有个叫科恩的,有3篇报道,两篇被毙了,这篇叫科恩的出来了。对于中共的邪恶,对世界的威胁,

做出了最直接的评论,影响很大,我不知道大家看了没有。所以《纽约时报》它一会砸郭,一会挺郭,无所谓。砸,随便,只要你挺。我经得起你砸,你砸我99下,挺我一下就行,只要你揭发中共。

砸郭的有话说,随便。他们在砸郭的时候,实际也把自己的生命给砸没了。他有时间在网上砸,就让他尽管砸。砸郭的结果是什么?大家仔细想想。最后他的一生当中,最耻辱的就是砸郭。而且他生命中最好的时间都用在了砸郭上,他能骗共产党一点钱,骗一点广告费。但是我愿意看到这些砸郭的人,把他们那些丑陋的生命浪费在摄像头前,来吧。

我现在的战术很简单,爆料革命,灭共是我的职业。我愿意用这个时间,我愿意用我的精力,用我财富和能力,我跟你们来一场马拉松。就像郭宝胜一样,每天12-14个小时,我累死你,我让你一辈子都记住这个痛苦。再来40天,我陪你到底。

砸郭的人,你砸吧。我看你在摄像头前,能砸出什么来。是能砸出两脑袋?还是砸出5个手指头?还是能砸出一个新生命?我要看看,你尽管砸。

亲爱的战友们,23号咱们这个法治基金、法治社会,班农先生,凯尔巴斯先生,比尔格兹先生,路德先生,SARA女士都会参加全天直播的两个基金的年会。

一个美国朋友跟我说,文贵啊,看来你很享受这个被砸的感觉。我说我在一个个的案子上,看到对方花掉美金之后对他带来的痛苦,和砸郭想和共产党弄钱带来的痛苦。我说美国这个法律社会证明了,我们任何一个试图与共产党勾结,还有一个想通过砸郭骗点钱、搞点事的人,将注定他的惨败。绝对惨败到你无法想象,你不信就看看过去的3年,往未来咱再看看。

很多人问,今年6月4号共产党会不会被灭?我说我深信它一定会被灭。6月3号的晚上到6月4号的晚上,我在这守着,我会一直直播。很多人说如果灭不了呢?我说我的人生里没有如果。共产党在那,郭文贵还活着呢,是不是,我不会跳楼的。那欺民贼多高兴啊,是不是?我不会跳楼的,欺民贼这帮孙子们,你们不用想了,我不会跳楼的。你们跳一万次我都不会跳,美好的生活我好好过着呢,我跳什么楼啊。我有这3年的革命,我永远不需要跳楼啊。我相信不用跳楼吧。

共产党在郭文贵还会活得好好的,该干啥干啥该爆料爆料。如果觉得郭文贵忽悠你了觉得郭文贵胡说了,那你就别相信郭文贵,不要再看郭文贵爆料。

亲爱的战友们最后我要说一个问题,香港这些天的所有看到共产党就是玩儿流氓手段,以不宣布官方戒严的方式,实际上是戒严。暗流涌动最大的是经济威胁,信息掌握后的绑架,和对这些勇敢的伟大的孩子们各个击破,然后再用澳门和深圳来经济上利益上拉拢四大不要脸,同时他们现在是对整个的香港的社会全面的进行了各个领域的新的侵略方式,资源上、市场上、份额上,用承诺、兑现和保证来分化香港的社会,达到彻底的将香港的反送中运动用时间、用经济、用金融、用分化将它胎死腹中,这是共产党的算盘。但是战友们,一定要记住,传播香港危机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

共产党这些想法西方也知道美国也知道,他得逞不了!

大家别忘了他在缠诉香港、分化香港、收买香港的时候共产党也在流血。共产党在全世界面前,他就在一个鱼缸里的鱼,人家鱼缸里边一帮金鱼,进来一个癞蛤蟆,这个癞蛤蟆在鱼缸里跑来跑去,它以为它穿上了香港的金鱼装它就是金鱼了,不是的,所有全世界都在看着这孙子就是一个癞蛤蟆,只是穿了香港的金鱼装穿了香港的警服。随着全世界关注度的增加,在金鱼缸里边儿出现的这个穿着金鱼装的癞蛤蟆,就是全世界要把它抓出来的。癞蛤蟆在金鱼缸里边转的时间长了也会累、也会耗失精力、也会耗失信用,让大家看得更清楚。这就是香港给我们爆料革命带来最大的礼物。天天高兴吧战友,香港人用生命、鲜血在捍卫着我们的中国人法治和自由,大家说对不对?

所以说,香港现在带来的这种运动和带来的这种实际的推动的效果,亲爱的战友们你们现在可能不明白,等有一天你们绝对会明白的。包括美国人见我面就问:那个陈小姐,陈彦霖的母亲和陈彦霖是真的都被弄死了吗?你看看这美国人,然后说那开枪的那个人死没死啊?然后说在楼上扔下来的什么什么像元朗啊黑社会呀,美国人都摇头:这共产党太邪恶了,太可怕了。《纽约时报》为什么科恩能写出这篇文章?为什么咱们的国务卿彭佩奥能讲出这样的话?为什么咱现在的副总统彭斯正在……这有点儿说过了,等着吧,副总统彭斯要大动作,为什么国防部长还有国防部现在几个新的组织都跑到台湾跑到香港去了?为什么现在中俄伊要在……,三年前我就说过邪恶五国,来了吧?他们在那儿一练兵,放几个窜天猴对咱们爆料革命的支持大了去了,他搞这个密码法这个区块链货币,那这个事儿大了去了。

美国人说我的腰包你要给我弄走,你在背后还要搞我两下子,我的油控制的你也想给我灭了,我的敌人现在你们站在了一起,我的钱你骗走了,我的技术你偷走了还不付钱,我的农民都被你绑架了,然后现在WTO你骗了我几十万亿美元不算数了,然后香港现在我的八万人在那儿你随时想给灭了,台湾现在我的哥们儿你也想给弄死想弄走,现在你又跑到中东去,连我美国的船都不想让过了,这还不算数,我的通行权南中国海你也要给弄走。哎呦我的妈呀,这美国人能受得了共产党这气吗?受不了,受不了咋办呢?美国人在家里边炒鸡蛋?美国人搞个基金搞捐款?那是不可能的,美国人绝对不会的。真的是中国人但凡有点时间花个一两个小时认真了解一下美国,看看美国这个国家,我深信美国是上天派来到地球的,我深信美国得到这么多天下最美好的东西是上天选的,美国拥有的东西太神奇了。

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今天直播咱们就到此为止,明天是星期天,下周很多很多事情,随时会直播,很多重大事儿,我就别说了,战友说我在熬战友别熬了,今天实际上我还有几个事情要给大家谈,算了,我这两天抽雪茄抽可厉害。

头两天大概有五六个战友跟我来借钱,我在这儿说一下战友们,你们最好别浪费时间,文贵不会私下借给任何人钱。如果你们有困难,你符合灭共的条件,符合被共产党陷害的条件,请到法治基金按照项目申请帮助你。郭文贵不会借给任何人钱,原因很简单,我一碗水得端平,你别老想着跟我借钱。文贵现在爆料革命是第一,我不是菩萨,我不是说现在是帮助某一个战友的,我是要灭共的,所以说借钱我都不能答应你,别浪费时间。这也是为什么细思哥第一次申请5万美元到法制基金没过,没过是法制基金的事儿,你跟我借10万美元我不会借给你钱的。有某些战友借过一次两次我借了,第三次来借绝对不借了,所以现在一次也不借了。要觉得文贵不够意思,就不要理文贵了。

对了,还有一位叫亚当的,亚当天天挺郭爆料革命,挑战战友,还有跟Sara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亚当,我不想多说你什么,但是你是干什么的我非常清楚,非常清楚,亚当。你对爆料革命的挑战,你最好到此停止,我们郭文贵和战友不是傻子,如果你还想继续下去这样玩双面刀的话,我告诉你那就别怪文贵不客气。我在这把话说明了,我不说暗话,如果你要想觉得共产党的饭好吃,你想砸爆料革命的话,你不要老说什么东北人东北人,你代表不了东北人,谁也代表不了其他人。

共产党动不动就代表14亿中国人民,动不动有人就代表这人那人,代表新疆人捐款、香港人捐款,人家有人家,新疆人有Inty哪,西藏人有达赖喇嘛呢,香港人有一百(听不清具体是谁)用的着你代表吗?东北人用的着你代表吗?我就不让你代表,你代表什么代表?我跟你说亚当,你干这些事情你说这些话,我希望到此为止。亚当的节目是有问题的,非常有问题,质疑怀疑,在战友中间没起好作用。

我有些话,亚当我就不在这说了,我给你留点面子,如果你需要我说的时候我就给你说说啊。

亚当肯定有问题,这个亚当的问题是原则问题。

(木兰传奇:七哥继续。)木兰传奇你恨不得你七哥讲24小时你才高兴呢是吧。我就没你那个嗲声音“呃···七哥···”哈哈,一说我就酥了。

你看看咱们那个白夜战友,白夜战友那绝对是战友,你绝对不会有原则问题,你能感觉得到是吧。你看看那个钢铁侠,那肯定不可能有问题,他绝对不可能有问题,对不对。这一看就是战友。

但有些战友一看就是来玩钱的,还有带任务的。这些有些战友我真的是留了面子,我不想说,我希望给你时间给你机会,你不要一条路走到黑,过去三年已经证明给你了,只要站在共产党一边的你必然被消灭。

这个在加州的阿凯迪亚的咱们的几个战友,还形成了挺郭战友会,说了一句很精彩的话,郭先生我看你直播的时候,都是我开车上班路上,是我必须要看的。还有一个家里聚会的时候,我们一定看你直播的,这个家里人聚会的时候一定看你直播,我们家人一聚会就吵架,只要看着你直播大家谁都不吵架了。文贵现在成了啥了。

有位战友在我在华盛顿录视频底下留言,说你看郭文贵如企鹅般的走路,雄壮的小腿。结果这个东西啊,被我家人看到了,家人看到了笑得不行,说哎哟。

行了,浪费大家时间了,又浪费大家时间了,我搁前面有言在先啊,该睡觉睡觉,该干啥干啥。

行了兄弟姐妹们,今天的直播咱就到此为止。

现在一起为14亿中国人民、台湾人民、香港人民、新疆人民、西藏人民、为世界人民祈福?

阿弥陀佛。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

今天是星期六啊。岐山在世吗?岐山在世,但是习王之战全面开始。

记住我们王健先生的案子,我们现在还在那闷着呢,还闷着那。接下来我们要对王健先生的夫人黄芳女士,还有他的一个同母异父的弟弟叫刘刚,还有刘刚现在干啥,还有刘刚的家人。然后陈峰的孩子和陈峰的女儿。然后王健先生死的进一步真相,和王健先生的钱去了哪里。

这事儿不光咱关注了,美国人、欧洲人比咱还关注。

我想在这最后给大家说文贵去凤凰城、洛杉矶,干了几个大事。先给海航你们说一下,你们的在洛杉矶、在凤凰城的资产,包括你们在洛杉矶的银行和关系,包括王岐山那些房子付钱、钱的来源,包括你们用家族信托和别人名下代持的资产。

我再说一遍,陈国庆,你住在我对面的陈国庆,我永远不会忘记,我第一次谈完直播,谈到你海航的时候,在这个在我推特下面有两句话,说,“陈晓峰,郭文贵就在你家对面,买一把枪直接把郭文贵放倒。”这个人我知道你是谁说的。

然后大概过了几天,这个人又留言说,“陈晓峰,从你家走过去,走到中央公园下面,元宝湖,拿一把枪直接把郭文贵在露台上撂倒。” 我那些天天天在露台上锻炼,我就等你来撩倒我。

陈晓峰,陈峰,你海航对中国人民犯下的罪行,你把中国人的钱财偷那么多,加州你要那么多房子,纽约几百套房子,都是中国老百姓辛辛苦苦的钱。你看看中国银行一个一个的倒闭,文贵在3年前就说过,中国的银行就是合法的、盗国贼家族欺骗老百姓骗钱的犯罪诈骗工具。你将血本无归。

任何一个有脑子的老百姓,你要不把钱赶快留在美金,留点儿欧元,留点儿英镑,或者买点儿黄金,未来饿死你你都不知道怎么饿死的。

你去看一看海航,到现在为止没有人敢动它。中国的所有的企业倒闭的倒闭,破产的破产,银行在开发银行、进出口银行、招商银行、中国银行还在给他钱。

你看看王岐山嚣张到什么程度,所以王岐山头两天跟一个最亲密的人说了一句话,这人说,“老板,没有您就没有习近平,他不会对您下手吧?” 王岐山把头仰到后面,半天说了一句话,“没有我绝对没有他,当时让我选择是让我还是让他上,我建议了他。但是到了这个份上,敢不敢对我动手那就两说了,你们还是好自为之吧。”

这个人说“陈刚会死在里面吗?“他说“陈刚这个小王八蛋,我把他当成儿子一样对待,最后他竟然插了我一刀,叫郭文贵这个小子,搞得我那么惨。”

王岐山,谁说的话我知道吧,王岐山你们家里全家最私密拉窗帘的照片,我能拿到,你们家的即时照片,我能拿到,你见美国人,你见人,我都能拿到。你穿着睡衣见美国人,只有我知道,你对陈峰你们搞双休,只有我知道,对王健的事情,裴楠楠只有我知道。

你的那几个洪宁啊、刘新阳啊、孙瑶啊、冠军啊,刘呈杰虽然你不是他爹,但是你也是重要参与人,只有我知道。我再告诉你王岐山,没有我不知道你的。习上台你有功劳,但是你要威胁到习的生命的时候,习一定要灭掉你,你不要觉得属蛇的属鼠的,胡舒立也属蛇的啊。

你会感受到的,王岐山,你偷了中国人那么多钱,你和陈峰你们,你那些田国立,田惠宇,你想让中国人咽下去,拉到了,没人管了。不要说是习近平是你弄上去的,你什么南普陀会议,你就是1万个傻瓜,再傻的人比习还二的人也不会放过你,中国人民不会放过你。王岐山,你现在是不是修迷糊了,没有郭文贵,有李文贵、有张文贵、有赵文贵啊。

怎么可能中国人把你这个海航,你们在加州、纽约、凤凰城、西雅图、华盛顿这么多的钱,这么多的财产就给你放掉?孙瑶拿到的几百亿美元,干啥去呀?你隔屁了它能让你长寿啊?你存放在精子库那个精子真的能再给你整出来100个小王岐山来?我不相信!

所以王岐山对生命你应该看明白,老百姓的钱你必须还回去,你再怎么挣扎,这些人的钱是要还给中国人的,你挡不住这个趋势,你也别想挡。

孟建柱,你家在海外存的那个钱,孟建柱,你以为你在凤凰城,在加州存的钱,郭文贵找不着?用你的孟氏基金找不着?孙立军在澳洲、新西兰的钱,我找不着?吴征在美国上百亿的钱我拿不过来?咱今年见分晓,咱今年见。

你们知道我去干啥去了,你们知道我一天十几个小时干嘛了。你们会明白的。

战友们,今天咱们就非常好,大家以后就上GNEWS,用Google点GNEWS,上去后从主页看GTV,好不好。

谢谢亲爱的战友们,兄弟姐妹吗,今天直播聊得很痛快,有对个人任何人不到之处请多多包涵。

别双修,这不是双修的手势,别老想着双修,各位仁波切,灭了共。

听写:【GM39】 发布:【GM31】

1+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DG_Mars
1 年 之前

坚定追随七哥的喜马拉雅!跟墙内很多人推荐看七哥的视频都不信,没关系,我坚信终有让他们彻底信服的一天,并且很快就会到来。

0

热门文章

GM31

"For everyone practicing evil hates the light and does not come to the light, lest his deeds should be exposed." [John 3:20] 12月 30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