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与期望:未来新中国教育 引进基督教会学校的理由

作者:d-X

圣诞节前一日,2019年12月24日,文贵先生连线美东之声,左媛女士关心: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建立后,希望基督教会学校能开办到中国去。

如文贵先生言,这是心中装有大世界,心中有真正的中国,心中有他人的人才能问出这样的问题。事实上,也只有一心追求自由平等、民主法治的爆料革命战友,才会如此真正关心中国的教育,中国的前途与人民的未来。

本人因为从业关系,正好对墙内高等教育有些了解,也见证着不少共产党中国当前教育的众多问题。仅就浅表层面,可以简单总结如下:

  • 政治、历史为洗脑。政治不思考众人之事的议题,历史无真相、无人类精神之旅的真切观察,作为中共国一切学科重中之重的政史课程,都只是为扭曲“证明”中共的合法性,为其伟光正贴金。
  • “爱智”之学变“弱智”。本来为爱智之学的哲学,不仅一般哲学课不是让人去理性地追究终极,更拿了马克思恩格斯当最高哲学,关键是还剃掉了马恩虽然走偏,却真实不虚的批判精神。
  • 科学只当技术教。中共国制下,加之传统儒家这方面的积弊,科学SCIENCE教育不可能、也不敢倡导它理性的精神内核,而只能是技术化为所谓“生产力”——原因很简单,理性精神本质上就是怀疑精神,批判精神,不断刨根问底精神。
  • 文学艺术多谄媚。在中共体制下,文艺要么谄媚中共,要么谄媚民众,落得只配给被中共洗脑得基本上只剩吃吃睡睡的“人民大众”挠痒痒,而很难有灵性的创造,因为那样的创造,是需要有一颗自由飞翔的灵魂才可以。
  • 学生管理为听话。中共国高校极为重要的一个岗位就是辅导员,准确名称叫“思想政治辅导员”。一般辅导员工作的保底原则是:保质保量完成份内学生思想政治工作,配合落实上级布置的各项任务,确保“不出事”——非通常意义的人身安全防意外,那是次要的——而是日常生活、同学交往中不得“乱说乱动”,网络上不得有任何“敏感”言辞(每个班还指定有密报同学和任课老师“异动”“乱说”的教学信息员);无脑或急于表现自己、急切“往上爬”的辅导员,则更是积极主动、创造性地进行各种洗脑活动。最终目的:听辅导员的话→听领导的话→听党的话。
  • 各种“活动”无闲暇。学校层面、各学院层面,各种伪“学生组织”,各种学团活动,以及每个班每月必有的洗脑班会,辅之以不同级别学团和学生“干部”的各种优享,和考核评优“加分”制度,让学生身体和脑子都难有空闲。没有闲暇,何来遐思——而这,正是他们疲民之术要的结果。

以上种种,加之中共网络防火墙,以及墙内网络上各种洗脑宣传,导致信息闭塞,眼界狭窄,见识短浅,思维狭隘,没有思辨力,不知自我和自我判断为何物,奴性而不自知,甚至助纣为虐。资中筠似曾有说,中国教育长此以往,整个民族都将堕落。这句话绝非危言耸听。

共产党就怕人民具备真正的思考能力,是米兰·昆德拉吧曾有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这里仿拟一句:人民一思考,共党就吓尿。

当共产党灭亡,上述情况自然会改观,而且毫无疑问,那时新中国的教育会更加跟国际接轨。这种接轨,不仅是学制、学科设置的形式上,更会是教育的深层次理念上的。

然而,作为尤其墙内中国人,还有一个极深的心智结构障碍是——除非有非常深刻和极大勇气的文化反思能力,否则短时间内,很难真正跳脱出儒道法及其更古远思想与践行之文化传统的浸染,所形成的集体无意识。即使如笔者虽然初步有此认识,却一般也很难不经意举手投足间,真正达到如下的超越:

  • 就人的理念而言,超越以社会关系定义个人的集体主义及其虚伪道德规范,张扬和凸显以个体的人INDIVIDUAL定义社会关系的个体独立性及个人价值。
  • 就智性思维而言,跳出死记硬背循规蹈矩与神道玄思之两端,弘扬人类理性精神,贯彻逻辑与理性于社会科学、自然科学、人文学科领域,敢于追问探索;同时讨论问题中,超越“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立场”意识,建立切实的“问题”意识。
  • 就个体责任而言,社会政治生活中,树立“公民”意识,勇于参与和担当,打破“清官”情结与“救星”情结,超越坐等得救的“皇民”心态;个人灵魂方面,超越儒道“赤子”文化、佛家“自性圆满”庸俗理解的“倒退”哲学,超越祖宗崇拜的“福荫”意识,建立自我担当、不断超越、自我成就的彼岸意识,并身体力行。
  • 就社会行事而言,超越因人设限的人情、人治社会作风,超越因“诚”称“信”的个人化修养准则,基于独立个体与自由、平等原则,内化契约精神,在各层面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生活、国际交往中,严格遵守契约原则。

如此种种,综而言之,即尊重“人”,尊重理性,尊重规则,都是我们文化所欠缺,或曾有人为此而努力,但因“中毒”太深等诸多原因,而事功不济。更何况,中共七十年的专制统治,所种下的毒,使这一切更是变本加厉。

将来新中国在教育方面,可以预见的情形是:一方面,主流意识会全方位主动借鉴吸收世界先文明国家符合现代人性发展和时代要求的教育方式和已有成果;另一方面,由于中国文化“信而好古”、祖宗崇拜的历史惯性,以及部分人的民族主义情结,会极力鼓吹往所谓“国学”里去找药材、配方,甚至一时吵吵嚷嚷,甚嚣尘上。中国信史三千五百年文化,当然有它可取之处,但这后者,多半会是延滞阻碍历史发展的偏向力——除非他们真能遵循胡适“整理国故”三标准。。。而实践之于教育。

因此,为能更好更快地跟上世界文明教育的脚步,以及更有效地大浪淘金中国传统的相关积淀,笔者赞同左媛女士的关切和文贵先生的深刻见解:广泛欢迎欧美先文明国家办学团体,直接来中国办学(附带作用:直接“冲击”和推进新中国教育)——这其中极重要的一块,就是基督教会(广义指基督宗教CHRISTIANITY,包括其各教派)学校的引进。这也是笔者一直心中所推崇的。

一条简单的理由是:基督教会学校不仅如其他的西方教育机构一样,会带进来各种符合现代人性和文明发展的教育理念、方略与教学内容,更可以直接将奠基现代人类文明、符合平等自由人性和独立人格的基督宗教带给灵魂萎顿、缺乏真正自我的中国人。曾经的西方传教士和各类基督教会学校,为中国人的教育开化立下汗马功劳,我完全相信,在将来的新中国,他们会做得更好。

最后说句题外话,如果到时近处有方便的基督教会学校,我第一个会鼓励我的孩子进那里修学;如果有机会,我一定加入到基督教会学校在未来新中国办学的工作中去。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1+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abojiabo
1 年 之前

我有一個問題想問,未來新中國的基督教學校是否有秉持著不淪為貴族學校的勇氣?能否接納社會各階層的孩子進去就讀?

0
文囍【喜马拉雅】

新中华联邦政府需要先进的教育机制。

2+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2月 28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