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依赖美元到挑战美元,解析中共在中美对抗中金融领域的穷兵黩武

作者:swagger

人民币当前的进退两难

根据路透社报道,中国人民银行在10月中公布的“2019年前三季度金融统计数据报告”中通报,截至2019年9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195.23万亿元,同比增长8.4%。

根据美联储的官方网站显示,2019年9月末,美元的货币发行量M2约为15万亿

按照人民币兑美元1:7的汇率换算,195.23万亿人民币可兑换27.89万亿美元,约为15万亿的1.86倍。

也就是说,截至2019年末,中共发行的广义货币总量为美国的1.86倍。

然而在国内进行大量人民币超发的同时,人民币的国际化却仍然道阻且长。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官方网站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第二季度,全球央行中使用人民币作为外汇储备的总额达到了2176.4亿美元,而以美元作为外汇储备的总额达到了67922.3亿美元,约为人民币的31.2倍。人民币近年来虽号称已成为继美元,欧元,日元,英镑后的第五大货币,但事实上,人民币的外储总量只约占全球外储总和的1.85%。

相较于美元,人民币的另一大劣势就是它的流通性。

当前世界美元体系的建立,要追溯到1944年的“布雷顿森林体系”,也是一个以“金本位”建立起的货币体系。二战结束后,当时的美国凭借占有全世界90%的黄金储备(大约在1万吨),宣布美元的信用就是黄金,按照35美元兑换1盎司黄金的比率,让美元成为了全世界最硬的通货,美金的叫法也由此而来。

后来,虽然美国在1971年放弃了“金本位”,宣布美元与黄金脱钩,布雷顿森林体系也就此解体,但是美国仍然凭借其无人可以撼动的世界经济霸主的地位,使美元成为各国货币锚链的首选。时至今日,依然如此。

有过出国经历的国人都会有这样的体会,无论是到北美,欧洲,还是日本等发达国家, 出行前总要在银行先将人民币兑换成当地的货币,或者出国后刷银联的信用卡。因为人民币在这些国家都是不可进行直接交易,银联的信用卡看似消费的是人民币,其实不过是在中国的银行内部将花费的外汇兑换成了等额的人民币再扣取罢了,实质上消费的还是外汇。

目前为止,境外可以使用人民币交易的国家,也不过都是一些非洲国家和委内瑞拉之流,世界发达文明的地区,人民币根本无人问津。

以债为锚,偷天换日

人民币在国际上如此窘境,中共又哪来的底气如此大水漫灌,大量地印刷人民币呢?

答案就是“以债为锚”。

从数据图中可以看出,自2008年开始,人民币M2总量便开始飞速上升。至今,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仍在7元附近波动。在保持人民币兑美元尚未大幅贬值的情况下,加印的钱都去哪里了?

其中一部分用来购买美元和国债,另一部分,则通过银行,以贷款的形式,投放到了市场中。

这个过程中,债务就产生了。

让我们来看一看,贷款的对象都有谁:

  1. 政府贷款:包括中央级的对外对内的主权债务和地方级的地方政府债务
  2. 企业贷款:用于企业的生产,国企贷款占了其中的大部分。当所有企业都贷款搞生产的时候,产能容易过剩。产能一旦过剩,行业的利润也就消失了。这个时候要么破产,要么债转股。非常典型的例子就是房地产行业,创造了王健林这样的中国首“负”。
  3. 个人贷款:主要分为两块,消费贷款与住房贷款,完全依靠个人收入偿还,并且中国没有个人破产制度,只要活着就必须还。除非你死了,银行也会清查你的所有资产来偿还贷款,剩余无法偿还的,便会成为银行的“坏账”。相较于美国的个人破产制度,中国人真的太惨了。

 “以债为锚”的印钞方式并不是中共的首创,而是美国先发明的。

当年美国的里根总统为了拖垮苏联,发起了著名的“星球大战”计划。里根总统鼓励美国与苏联开战军备竞赛,乃至向太空竞争,1983年开始计划,1984年便正式开始启动,整个计划的支出预算高达1万亿美元。”星球大战“计划在当时听起来十分荒诞:构建从外太空到覆盖全球每一寸土地的攻击和防御体系,武器系统非常全面,包括导弹,激光和电磁波等等。美国政府为此每年花费上千亿美元的预算,向各类企业发布千奇百怪的产品订单,甚至直接资助企业的科学研究。而且,美国军方在计划中取得的所有技术成果,只要可以民用,一律低价乃至免费出售。在上世纪80年代,千亿级的预算可是一笔庞大的开支,美国政府手里也没钱,于是就发行国债,卖给美联储和全世界。在这样疯狂刺激之下,美国迎来了一次新的技术革命,大量的高新技术开始兴起。在今天的中美对抗中,川普政府用来钳制华为和中兴的芯片技术,便是从此时开始孵化的。

1985年,可以随便调用军方专利技术库的英特尔公司,推出了划时代的80386芯片,此后,美国就始终站在了CPU产业的顶端,再也没有给其他国家超越的机会。

“以债为锚”的印钞方式,本质上是“透支未来,提前消费”。在美国的民主制度下,“以债为锚”成就了美国的高新科技产业,大幅提高了社会生产力,让美国人民过上了更好的生活。而在中共的“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之下,“以债为锚”丰满的却是中国的房地产行业和盗国贼们的钱包,并在14亿中国人民身上插了一根吸血管,使中国人民的生存环境越来越贫瘠。郭文贵先生说,中国实行的是“现代奴隶制度”,确实是毫不夸张,一针见血。

瞒天过海,难逃制裁

中共自加入WTO以来,除了在内部奴役着14亿劳动力,还在全世界广泛进行蓝金黄,来让西方国家的重要人物为其站台,并从西方窃取先进的科技,同时还不忘“援助非洲,建立世界命运共同体”,实在是令人感动。

在中国境外的活动,钱是必不可少的,而人民币是派不上用场的,大部分使用的,就是世界硬通货–美元

中共从世界赚取美元,大致有三条路径:

  1. 利用与美国的贸易顺差,赚取美元。2018年中美贸易顺差约为3000亿美元。
  2. 凭借香港享有的自贸区地位,利用港币换取美元。自从香港1997年回归以来,中共就没有停止过对香港的渗透。如今,港币的印刷早已经掌握在了中共的手里。香港也因此成为了中共的红色家族们洗钱的地方。
  3. 在葫芦岛印刷,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但因为每张美元都具有自己的编号,中共伪造的大部分美元只敢存在国内银行,换给中国的老百姓,尚不敢明目张胆地大规模使用。真正流到海外的,只是少量。

从目前的情况发展来看,前两条路正在被逐渐堵死。

川普总统发起的中美贸易战正逐渐将中国利用贸易顺差攫取的利益抹平。川普总统的关税之墙高高耸立,尽管百般拖延,中共仍然无法逾越。

香港方面林郑月娥挑的送中法案点燃了香港人民反抗暴政的自由之火,从2019年的6月一直燃烧至今,面对中共黑警残忍的折磨,也毫不退却。香港的经济也因反送中运动而大受打击。据香港统计处公布,2019年8月至10月的经季节性调整失业率升至3.1%,创造了两年来的新高。对中共更为致命的是,香港人民不屈的抗争赢得了美国国会和川普总统的支持,《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感恩节正式成为美国法律,香港自贸区的地位岌岌可危。

雪上加霜的是,除了财路被堵死,中共国号称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也被盗国贼们几近掏空。据郭文贵先生爆料,中共号称的3万亿美元外储,实际上只有1.8万亿左右,再加上年末大量外债需要偿还,同时又面临着美国随时与其脱钩的风险,中共已是走上了穷途末路。

破釜沉舟,绝处逢生?

       中共虽已是日落黄昏,但绝不可低估了它的邪恶,毕竟,希特勒和前苏联在它面前也只能算是“小学生”。

以目前的形势来看,美国与中共脱钩已是必然会发生的一个确定性事件,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中共面对着即将到来的灭亡,自然也必不会束手就擒。但是,没有了美元的中共,打算靠什么和全世界做交易呢?

答案就是数字货币

数字货币的本质是一串密码,而不是真的“钱”,但是由于有众多人的追捧,便有了一定的价值。再加上具有匿名和躲避审查的特性,数字货币成为了暗网用户的首选。

据郭文贵先生爆料,暗网的市场交易量已达到了每年5万亿美元,中共副主席王岐山,更是控制了全球50%的暗势力。

当前在暗网上交易的数字货币各式各样,比特币,门罗币,莱特币,Zcash等百花齐放。以比特币为例,比特币全球共有2100万个,2019年12月27日,比特币单个的价格是7226.83美元,总市值不过1517.63亿美元,远远无法满足暗网每年5万亿美元市场的流通性需求,这也是会出现多种数字货币的原因之一。

对于中共而言,如果能够发行一种总量足够大的数字货币(我们暂称为“中共币”),一统暗网每年5万亿美元的交易市场,再加上国内14亿人的市场助力,是完全有能力与美国的美元体系抗衡,甚至掀翻当前的美元体系,在理论上也是完全可能的。

从中共的所作所为来看,这头恶魔也确实是有这样的想法。

据新华社2019年10月25日报道,中共中央政治局10月24日下午就区块链技术发展现状和趋势进行第十八次集体学习。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主持学习时强调,区块链技术的集成应用在新的技术革新和产业变革中起着重要作用。我们要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明确主攻方向,加大投入力度,着力攻克一批关键核心技术,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

2019年10月26日的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中华人民共和国密码法》表决通过,并将在2020年1月1日起开始实施。

2019年12月20日,习近平亲赴澳门庆祝回归二十周年,访问前流传出将宣布建立以人民币计价的证券交易所,意图将澳门发展成另一个金融中心的消息。

这三则新闻透露除了什么信息呢?

首先,数字货币的底层技术就是区块链。习近平号召以全国之力发展区块链,就是在为发行自己的“中共币”作铺垫。

再者,数字货币的本质就是一串密码,中共推行《密码法》,就是在为“中共币”发行之后打一个前手,确保所有的“中共币“依然在自己的完全掌控之中。

再三,在香港局势迟迟无法平息,上海,深圳又无法吸引足够外资的情况下,打算另立澳门作为另一个金融中心,抵消香港的消极影响。

这个蓝图看上去描绘得十分美好,以澳门为金融中心,发行自己的数字货币–“中共币”,同时确保共产党对金融的绝对掌控。由王岐山控制的世界50%的暗势力在暗网推行交易,一统暗网每年5万亿美元的交易市场,再借力国内14亿人的市场,使“中共币”在世界上获有足够广泛的使用群,然后再拉拢其余4个邪恶轴心国,俄罗斯,北朝鲜,伊朗,土耳其加入其中。若能完成以上布局,便可至少达成与西方文明世界东西抗衡的局面。

但是,这毕竟只是美好的愿望,中共真的能够实现吗?

我的观点是,中共或许可以完成其中的几个步骤,但要想达到最终与西方抗衡的目的,则是几乎不可能的。

整个计划最大的变量其实并不是中共自己,而是美国。美国对这项计划采取的态度和手段,是决定中共能否达到目的的首要因素。首先,中共在尚未实现计划之前,仍然需要美元生存。中共能否赶在美国与其脱钩之前,快马加鞭地将计划完成呢?美国对于中共的一系列大动作必然已有所察觉,他又会给中共多少喘息的时间呢?时间,是一个非常重要因素。

哪怕中共最终成功发行了“中共币”,美国依然可以做出足够强的反制措施。据2019年12月24日的路江时评爆料,美国也在准备自己的数字货币,并且要以“金本位”发行。可以想见,一旦美国也发行数字货币,“中共币”必然将沦为无人关注的垃圾。

哪怕中共最终成功打出“中共币”这张牌,澳门真的能代替香港,担当起金融中心的重担吗?截至2019年10月末,澳门和广东省之间的跨境人民币结算金额为6700亿元人民币,相比于香港与广东省之间14万亿元人民币的结算规模,尚不足一个零头。更为关键的是,澳门目前的经济过于单一,当地博彩业以及中介经济依然占到澳门GDP的近50%,房地产,酒店,餐馆和零售业等配套产业则占澳门GDP的20%以上。想要把“赌城”一夜之间摇身变成金融中心,理想未免过于丰满了。再来看外汇储备方面,截至2019年10月1日,澳门的外汇储备达2.14百亿美元,而香港的外汇储备为4.4千亿美元,是澳门的20倍。犹记得1998年,索罗斯大举做空香港的事件。虽然最终和中共勾兑之后,索罗斯赢走了里子(钱),中共赢走了面子,但如果再来一个“索罗斯”做空澳门,凭借澳门的外汇储备,中共又能撑多久呢?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10+
6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二是在美国实施制裁之前,主动和美国脱钩。如果决定了主动和美国脱钩,那么澳门金融中心和数字货币这一招,几乎就是必打之牌(详情参见笔者另一篇文章《从依赖美元到挑战美元,解析中共在中美对抗中金融领域的穷兵黩武》,链接https://test.gnews.org/zh-hans/65518 )。原因有二,一是在人民币与美元脱钩变成废纸之前,主动发行数字货币与美元脱钩,同时完成对国内财富的最后一轮洗劫。二是一旦决定了和美国脱钩,那么盗国贼在海外的美元资产都将被悉数查封。如何保住他们的财产呢?或许换成自己掌控的数字货币会更保险一些。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历史上是没有任何案例可供参考的。 […]

0
d
d
1 年 之前

?收藏

2+
Laojiang
1 年 之前

写的很好

3+
swagger
1 年 之前
Reply to  Laojiang

感谢老江支持,我也是您节目的忠实听众

1+
文囍【喜马拉雅】

奇人啊

4+
swagger
1 年 之前

谢谢

1+

热门文章

GM06

12月 27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