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践踏仁爱为美学,不灭中共你说灭谁?

作者:八角棒槌

看完这个视频后,我心情很坏,逢人都不给好脸色。太太说你这样不行啊,就拉我出去散心。那晚是平安夜,中心广场上挤满了人,女孩子戴着鹿角发夹,远处望去似星光一片。这本是件美好的事,可邪门之处在于,偌大个中心广场上,愣是找不到一颗圣诞树,“一心跟党走”、“高举伟大旗帜”、“核心价值观”的泡沫板倒是随处可见。自拍的姑娘们挪来挪去,躲苍蝇般唯恐沾染上这些红不拉叽的板子,局促之态不仅不美好,看着实在可怜。面对中共的此举,太太心情也坏了,见谁我俩都给不出好脸色。

平安夜没有圣诞树,简直是岂有此理。而我敢断定的是,作为始作俑者的中共,不单会认为此举合理,还自作聪明将其纳入暴力美学的范畴。在我看来,暴力是显而易见的,至于美不美,自拍的姑娘们已经给出了答案。平安夜不许放圣诞树,只准竖红牌子和对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拳脚相加有着等同的罪恶,都是对仁爱的凶残践踏。视频中的那个施暴者,其作派无疑是中共的缩影,残暴之下懦弱不堪,懦弱到无可救药时,就会丑态百出。为此我只想破口大骂,没心情讲任何道理,就算把刘瑜请来,相信除了给一颗子弹,也什么道理都给不出来。

有时候,情绪胜过理智并非坏事,愤怒除了能制造事端,往往也能也及时阻止事端。假如过路人当场予以痛斥,或直接冲上去一脚,效果肯定远比慢慢贴过去讲理好。但这只是假设,事实上无论情绪还是理智,在那些过路人身上,两样我都没看到。这个结果导致我心情很坏。我想生而为人,都理应重视解决肉体上的痛苦,问题是只重视自己的呢,还是连同别人的一起。答案如果是后者,稍加放任以时日,势必滋生出团结的苗头,所以在中共国,答案只能是前者。作为偶然性因素,电梯最后不打开,这出镜头前的悲剧恐怕会没完没了。

在中共国,只有当丧钟为自己而鸣时,才会猛然反应过来,转而愤怒不已。但此时愤不愤怒已经无所谓了,反正下场都差不多。海明威在书中曾描写过这种世道人心,也为王小波所引用。文学不图让现实变得更好,只为阻止现实更快的变差。目前看来,这味稳定剂在很多地方见了效,其它慢一点的地方,至少也能察觉到有所反应,唯独在我们这里,不但见不到效果,反而连文学自己都蔫儿了,优秀的文学作品阒然无踪,剩下一堆僵化体制下想像力枯竭的破烂。

据说最近中共又在拿好书开刀,为验证此消息,我还特意跑了趟书店。相比以前,人文区的品种少了很多,走廊的第一橱窗里,是一排白底红字的书,第二个橱窗里也全是……

写到这里,我已经能猜出中共会如何反驳了,但我也没兴趣再听下去,原因很简单,从中共嘴里能听到人话吗?当然,你要想听我也能告诉你,它说这些就是好书哇!换作是上面的视频,它会死硬着歪缠,说你用文化相对主义的眼光看,定能发现其中蕴含着堪比昆汀的暴力美学。独裁者素来是艺术家的模特,中共对这个观点表示完全赞同,它也认为自己不是独裁者,而是艺术家。这个意思再明显不过,它要你关注的不是镜头下的惨绝人寰,而是通过精心调整施暴者的姿势和变换手中的凶器,让镜头外的现实更为惨绝人寰。谁要不信我说的,看看香港的街头便知,对于这种践踏仁爱的恶魔,不灭它你说灭谁?

3+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N1enX9(白天)
1 年 之前

看完没处发泄,我缓了半天。
类似的悲剧在恶魔体制下比比皆是,只有灭掉CCP中国和中国人才有未来!

2+
GM30
1 年 之前

灭共棒槌有八个角。。。

2+

热门文章

GM09

12月 27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