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19年12月22日文贵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报平安

战友之家听写组

https://livestream.com/accounts/27235681/events/8197481/videos/200119226

尊敬的战友们好,12月22号文贵报平安直播,怎么样?亲爱的战友们,相当的黑呀,因为这块情况很特殊,大家看到了这面又是火,大家你们可以看到,又是火又是太阳,还暴热。

所以说亲爱的战友们,这个地方非常的浪漫。大家看看这儿,你看看这个,你们看看这个,你看这鲜花,仙人掌,绿树,对面的那个印第安山,大家看到了灰机,大灰机大灰机,大家你们能看到这个,牛叉,实在牛叉,太牛了,镜头表现不出来,这种浪漫的感觉。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没办法,没办法展示。你们能看到对面,那个山是太漂亮了,我一会儿就去那山上吃饭,一会儿就去那山上吃饭啊,都是大灰机,大灰机,军事飞机。就这你看对面那个山下面那个地方,有大概260架先进式飞机,军事重地呀!你说我这到这来以后,哎呀,你看的这个太漂亮了这个鲜花,跟这个昨天的纽约前天的华盛顿,完全不是一个天下,好像不是一个世界一样,大家等一下啊,那里边有人,还有好几个美女别让大家给看见了。大家看明白了这个相当地漂亮,相当地漂亮。

亲爱的兄弟姐妹,这个我是大概飞行了5个小时吧,飞到这里,昨天在飞机上,我做了很多很多的事情,然后到达这里以后,感受最深刻的就是我们爆料革命原来深入到了世界上这么深入的地方,我曾经到这里来的时候,跟现在的比较,上一次和再上一次,天地之差呀!现在所有的人看到都是朗朗上口,一切都是刚刚开始,还有你们健身了吗,就这样的事情,这太阳光光的就来了,你看这太样棒棒的,说上就上,20多度。

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就咱们现在这个爆料革命的影响,是很多战友们大家都是不敢相信的,都是不敢相信的,我相信随着时间的往前推移,大家都会越来越明白,就是我们这个爆料革命啊真的在改变了人类,全人类方方面面,无论是蓝金黄还是3F,还是对中共的邪恶认识,这都是到了一个新的台阶。

昨天晚上有一个人问我,他说文贵你给我简单的形容,你开完庭以后对中国的人民的生存环境和美国的相比,我毫不犹豫的告诉他,我说中国现在还活在一个是真真正正的现实版,2020年的2019年的一个奴隶社会制度,而美国是一个现实版的2019,2020年现代民主版的一个文明国家当中,根本差距就在这儿。就是来自一个奴隶社会,这个地方是个文明的民主社会。而且这个话说完以后,美国朋友,非常非常认可,因为他也是刚从台湾,香港,澳门,北京回来,也见了很多人,见了非常多人,同时也见了王岐山,在广州见了王岐山。见了王岐山以后是非常深的感受是,他觉的王岐山这个人脑子出问题了,绝对王岐山的精神出了问题了。

他记得王岐山是他的多年的老朋友,而且明确的告诉我,知道你跟郭文贵认识,我也知道你跟这个家伙有联系,没问题,你可以把我的话说给他。王岐山说你们美国人根本就糊涂了,就中国人现在,他说你看中国人这一年多没有什么猪肉,不买你美国猪肉了中国人不是活的好好儿的吗。

然后这个美国朋友说,我看到了很多在广东各地在抓狗,到处在打狗,他说你们把这狗都打死,这么小的狗这么可怜,你给狗要颁发执照,生存执照,那共产党为什么就不能给一个对你们提出1亿的人他们有生存环境呢,你们可以一夜之间把所有的狗杀掉,有多少狗要被你们杀掉,王岐山说你想知道多少狗吗?几亿只,几亿只狗,那几亿只狗变成肉的话,中国人一年也吃不完。他说当年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为什么中国没有狗了,他说当时疯犬病,死很多人,最后中央做了明智的决定,把所有的狗全部打掉。结果狗救了很多人,你知道他当年杀狗救了多少人吗,救了上千万的人甚至上亿的人也不夸张。

我这个美国哥们儿他简直懵叉了,他知道王岐山那个脑子出问题了,他说你为什么要把这狗都杀了,结果这个哥们儿说中国人不吃猪肉,可以吃狗肉,而且中国的狗就杀了能救几千万上亿的人,你说这个家伙脑子不是出问题了吗,看看我这Snow,我看这我Snow我心里都难受,昨天晚上Snow跟我一起睡的觉,他一有动静他就叫我,他就叫,一叫我就醒了,但是听到这话我就抱着Snow我就心疼的慌。中国的人可怜,狗也可怜呐!

我也要喝红牛,从来不喝红牛,因为这个地方太热了,这个地方凉我就随手抓了一个,跟班农同志学坏了,刚刚班农先生给我发信息,昨天因为我在路上的时候,他说我快到纽约了,我说我在飞机上呢,他把时间给我记错了,他以为我是今天飞呢,然后班农先生说,他也见了我这位美国朋友,我们共同的朋友,他也听说了王岐山现在的状况,我说这哥们儿不是换肾了,我觉得他们在换脑子了我说,要么一个正常人怎么可能这么说话呢!我觉得王岐山换的肾,这回我觉得可能换肾换出问题了,估计换出、真的换了个强奸犯的肾。他在强奸所有人的智商,所有人的智商。

太漂亮了没办法传播,没办法让大家看到这里的漂亮。我看看拉一拉能不能看到这山呢!大家能看到那个山吧!大家看到这个山,你们看看漂亮吧!你看那个山,你们看看这远处的山,你看空中的战斗机。是吧!战友们真是、想让战友们分享一切的美好。

这位美国朋友在去之前跟我见面说,他说文贵你说,我该不该见他。我说你要见一定要见他,他说会不会给我下药?我说他不会给你下药。美国人都被吓成这样也是挺搞笑的,怕被下药。说明他深刻地相信了,我们告诉他们的共产党和王岐山的邪恶,兄弟姐妹们真是很搞笑。

但是呢!王岐山的疯狂给我们有重大的帮助。这哥们儿拥有百亿的产业,但是可惜的是膝下无后、膝下无后,强烈的、坚定的支持我们的爆料革命。不但如此,他现在还支持班农先生的战斗室War room。然后他这两天看到我们在华盛顿开庭,他简直不可思议。

他说Miles,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样的吗?我给他讲了几个观点,我说、我想请你回答我一个问题。我说、你觉得郭宝胜的背后,付钱的人是谁?他说Bruno Wu、Bruno Wu、吴征。但是我告诉他,除了吴征还谁能付钱?

我说你不要忘了,郭宝胜这样的人在美国是以假牧师来行骗的。他从西部一步一步地挪到了华盛顿,而且他这三个证人当中其中就有一个牧师出来,而且其中当中一个最在乎的,其中之一我说他是假牧师。

我说我问你,在美国在你们华盛顿还在美国的社会华人的圈子当中,谁是代表中国所谓的华人基督教徒和牧师和宗教领域的?谁又愿意让郭宝胜在这个官司上,他愿意付钱,对所谓的海外华人假基督徒、假宗教领袖对他有利。还有一个,我说是谁在国会山到处说我坏话,除了火鸡龚要代表共产党,海外欺民贼。我影响了谁的利益?他当时:“诶,他!”我说对了。

我说郭宝胜这个人背后、他是一个傀儡。有人打着宗教的领域搞假政庇,中国所谓的民主民运和假64就三帮。我说在美国就三帮,没有任何的第四帮。我说第一假民主民运,假64所谓代表,假宗教领袖。

他们现在要打着各种名义在美国国会山游说。然后呢!事实上游说结果全部跟共产党玩的一套,就是精神绑架,然后是肉体绑架,然后榨取你的剩余价值。就这三帮人嘛!就是搞政庇嘛!榨取这些刚刚从大陆奴隶社会跑出来的人。他说你说这些有道理。

所以说,我第一个,我一定让郭宝胜说出你的钱是哪来的!我昨天、有战友给我发了,因为我没有时间看路德先生、路江谈、路安谈、听说还有很多路翼谈、路瑞谈发来简短的片段。包括还听说我们的瞿水台、在现场的瞿水台被路德先生采访了特别好。

瞿水台女士是个、真的是让我们感到很、我看到瞿水台,我心里就温暖,就是很温暖。就是一个、真的是一个非常东方型的,长发披肩、身材极为匀称、面部极为优美、非常慈眉善目、非常优美的一位东方女性。说话语音非常的,她这个变音我听着不好听,她本人声音特别好听。是一个很有修养的东方女性,穿着特为得体。既有西方的优美自信也有东方的含蓄,很优美、非常优美。

夏业良案子的时候她就在,然后这次她又在。但是最精彩的最后一天她不在和最精彩的第二天她好像不在。像瞿水台也上了节目了。但是大家都、包括Inty先生他也不是第一天就在也不是全部都在。他没有注意到一个重点。

就是这些重点当中是郭宝胜在对抗、所谓抗辩当中,他在过去被庭前问话的时候,问他、大家都知道那个视频在网上呢!问郭宝胜,你的律师费谁付的?是不是你自己付的?他说,不是我付的。我们在我们律师问他的时候,这个律师费是不是你付的?他说是我付的。我们律师就拿出来说,你在庭前问话时候,在去年12月吧,不是,在几个月以前,问你律师费的时候,你在几页几行说,问你律师费是不是你付的?你说不是。然后呢!郭宝胜说我不记得了,我们律师没有再往下问。我在之前我告诉他,这个问题你只问到这为止,我不希望你用这个问题对他穷追猛打。因为这个问题我要把庭上问话,要用到下一个和下两个案子当中去。

我就是让他说出一句话,我就知道郭宝胜在庭上一定否认这个钱,是自己的付的。原来说的来自第三方,他不承认。只要他不承认,我说、他就开始进入另外一道大门。结果完全在我预料之中,然后我的律师看看我,我就没吱声,律师就明白不往下追。

我告诉这位美国朋友,我们要追究、查出来郭宝胜和他妻子李里(音)女士的账号所有的钱,不是在这个案子是下个案子。而且大家注意到没有,在开庭的时候。他让他妻子出来作证,这让我心里很难受的事,非常难受。我看到他妻子就是一个中国普通的,一个家庭妇女被叫到庭上去给他作证。

郭宝胜那个嘴、那个脸紧张到你都不行,我都能看到他侧面就是瞪着眼睛,他就怕他妻子说错。他妻子上去以后,整个是眼睛、眼神扭转,整个是慌了,就原来是史蒂芬江涛律师让她背的。他根本不知道咋回事!上去英文的,你知道郭文贵诽谤你先生事吗?那是英文的,她说我知道、我知道。你还没看呢!人家法官都说你看了吗?你懂英文吗?所以说他教她的。

然后就是人家问她,你对你先生有什么样的一些个人观点,她竟然不明白看郭宝胜。郭宝胜竟然在被告庭上当场告诉他妻子是你个人观点,马上我律师说他竟然在庭上主动告诉他妻子,这是证人呐!这是完全违法的。哇!人家那陪审团都懵了,法官说你给我闭嘴,你不要再说了,他的律师赶快说你别说了。

就郭宝胜这种状态把他妻子至于如此之不义。当然我们有最大的优势马上问他老婆,问你一句,她傻一句。我们的律师已经准备好就是啪!就要问,我把他摁下来。他又要起来,我又把他摁下来。为这个事情,我们律师下来以后跟我很不开心。

他说你为什么阻止我呢?他说这是我们最重要的一关。我说、我说实话,虽然在之前准备好了让你给她问,但我看到他妻子站在那那个感觉的时候,我说她毕竟是我的同胞。她毕竟是我们中国人,我真不愿意让中国女性在这个庭上如此丢人。而且我说她是郭宝胜的妻子,她也是我的同胞,我没有必要把这个无辜的妻子给放进来。我说你问她三句话就把她给问傻了,这是一个。

另外一个,大家看到郭宝胜开完庭以后跟江涛拍了个照片,还笑呵呵的红光满面。我告诉大家那是他的钱主、出钱者让他必须这么做的。所有参与到庭的战友们还有他们人,你问一问。

郭宝胜从第一天到最后一天,郭宝胜几乎是崩溃状态,那脸用一句话,死尸……僵尸的脸一点都不夸张,当这个陪审团宣布结果,第一个结果,第二个结果,郭宝胜整个人快崩溃了,整个人就傻了,那个脸都耷拉下来了,我看到那眼神我真不想再看了。就像我告诉大家的事情,我最担心的是郭宝胜真的崩溃死在那个庭上,那就真的是丢人了,那就真的太丢中国人了,为了一个民事案子,暴死在庭上,那这不就麻烦了吗?

就郭宝胜,你想想,第四天他穿这个大衣坐在法庭被告席上。当在等待当中14个小时,他竟然跑到那个椅子上,脱了鞋、披上大衣睡觉,他整个脸从开始到完,他的眼睛小到了你看不见眼睛,他整个郭宝胜本人,你们看看他本人啊。但是摄像机啊,给了他非常好的美颜,包括那个照片是美颜的,江涛这个人看上去就是个是病人,彻底的病人,而且病得很严重,所以他俩用相机进行了美颜,谁让他这么做的?

第一条,出资者,你绝对不能承认你败了,因为你败了,我们这个骗捐、牧师这个资格就没了,我们怎么能败呢?你败了就代表我出资者败了,我是牧师界败了、宗教界败了,不可以!然后你要拍个照片说我赢了。

战友们想问题啊,我不知道咱们的路德先生等各位战友的节目,Inty节目有没有看到,我那天对Inty先生说,我希望你把庭上的点点滴滴传达给整个咱们战友们的爆料革命,我不知道Inty’先生有没有做,但是呢这个瞿水台女士做的特别特别好,我听了她一段,说得特别特别好,因为(虽然)她没有全程参与。

但是郭宝胜的精神状态和郭宝胜的这些拙劣表演到现在我还没看到任何人说出来,而且战友们要记住一句话,就像第二天的时候,第二天Inty先生在酒店问我,他说你什么感受?我非常直接的说:“我感到悲哀。但是,如果现在有人就在Westen酒店大堂,有人去打郭宝胜,无缘无故地打郭宝胜,我一定冲上去,我一定去帮郭宝胜,我不会帮任何人,因为他毕竟是我们同胞,如果有人不公平地去打郭宝胜,我一定去帮他”。这是我们人类起码有的本能,但是你看到那个动物世界,鬣狗互相之间也咬,当狮子来咬鬣狗的时候,鬣狗扭过头来就对着狮子,狮子之间也咬,争风吃醋,为了要把雄狮和雌狮子情感打得一塌糊涂的时候,但是你鬣狗来了它一定是咬你去,这是动物的本能,何况我们是人呢?

所以我说我不想在这个庭上让人家看到中国人这么烂、这么丢人,更不要说把郭宝胜一个无辜的乡村妇女的妻子给拉上庭上去,绝对不能这样做。所以说我的律师三次跟我发生了严重的争执,他说你是让我打官司还是让我帮你在这块给你维护所谓的民族主义啊?他很不高兴。我说不可以,我宁可输掉官司我不会怪你,但是绝对不允许把郭宝胜的妻子,让人家看到我们中国的女人如此之烂,所有中国女人都是我们中国男人的母亲,我们不可以这么做。

接下来我们会告Lily女士,就是郭宝胜的妻子,我们一样,我们现在已经全部准备好了,告她的时候你只提供好你收人家钱,收我们爆料革命战友的钱,还有郭宝胜PayPal账号,他想毁也毁不掉,我们给他发法院令,他必须给,他妻子也得给。还有他妻子说这个钱是从国内来的,她太傻了,我的律师问她三句话就问傻她了,你怎么把钱存出来的?中国共产党5000美金都抓人,你怎么把你几万美金带出来的?他老婆一定回答不了;第二个,你个人有没有账号?你的先生和你之间有没有共同的资产和账号?她一下就傻了;第三个,你先生跟你20年……19年的夫妻没发生过争执,没有发生过一次争执,那请问她接下来的一句话,你和你先生最近的生活美不美满?幸不幸福?一下子她就把她自己脸就打了,我们有N个话,但是不要问,不要说。

而且大家没有注意到,法庭的证人是不允许出现在法庭上的,在过去这个时间,因为你听到法庭上已经在审了,你再做证人不行的,但是过去的三天,熊宪民——屎诺这个孙子,我R他八辈祖宗,这个烂人,这个人得R他一万辈祖宗,战友们,这个熊宪民还要告法官呢!他竟然几天来都在庭上坐着,他竟然说他没在庭上坐着,所以他被轰出去。这个人的谎言,就是我们的瞿水台女士的家人说得对,他本来要埋个雷呢,结果自爆了,这是真实的。

但是战友们要看到一点,在这个庭上的,还有对了,我忘了个小烂人,那个叫陈闯创,那小家伙,哎呦我的妈啊,真是恶心死我了!就是看着那个样,他穿了个上衣,比他身高,是他身高3/4的比例,然后那个表情,晃晃荡荡的出来。然后几个人为了午餐,那几天天天为了午餐掐的一塌糊涂,谁买单、谁吃午饭。郭宝胜是坚决不买单,郭宝胜跟律师跑旁边一个小咖啡馆,估计花五美金吃个面包,就这也不愿意付给他们,吵得一塌糊涂。就这些细节,你会发现这三帮,假牧师帮、假宗教帮、假六四帮,假所谓的民主民运帮,都是搞假政庇的,来都有各自所需,这是很糟糕的。

但你看我们战友,你看看我们的战友,个个人都是精神抖擞,而且非常之大方,我请瞿水台、Inty去吃饭,不去,我说你给我面子你去吃饭去,我们在酒店我们24小时我们订了一张桌子,订了一个角落,我们的角落就是除了我们任何人不能用。你去问问我们Inty,还有咱们瞿水台,还有其他战友,整个Westen的角是我们全部定下来的,而且上去饭,我们不管多少人,全桌都是把饭摆满的,随便吃,即使我们有100个战友,你也能吃,而且吃当地最高级的。我们唯一的是开完庭,第三天的时候,看到郭宝胜还有他的律师,还有夏业良到了那个Westen酒店去了一趟厕所。去厕所出来的时候,旁边的那个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几个美国朋友说他们只能付得起上Westen酒店厕所的钱,把我给笑晕了,我说他厕所不用付钱。

我们的战友那天不管任何人来,W酒店随便你享受,楼上的房间随便你用,而且我们吃得是最好的,但是那边就为了3美金、5美金的那个小面包,他们每天都掐架,在这个法庭上都掐架。你还看到郭宝胜那个照片,我可以告诉你们,我希望Inty和瞿水台女士还有其他战友说说郭宝胜在庭上的表现,那个表情,几乎是50%到60%的时间处于闭着眼、昏迷、睡觉状态,整个脸色就是面如死尸,郭宝胜整个人,多次睡着,就在被告庭上睡着,我的律师说:“Sir,你看我”,你看他,“嗯?嗯?!怎么啦?”,整个就是郭宝胜处于崩溃状态,谁实在话我还真不希望他崩溃。

(看周围景色)哇,真漂亮!哇!还有一个,战友们,这位美国朋友看我们在庭上,很多中国人出来所谓的爆这爆那消息,他都有两个中国助手,这两个中国助手搞不清谁是敌、谁是友,就把所有人的这些人发的关于这个案情的推特啊、信息啊,什么夏业娘啊、什么韦石啊、什么熊宪民啊,这帮畜生们,这个我R他八辈祖宗,熊宪民,我R熊宪民八辈祖宗,每天R他八辈祖宗一万次,这个不粗鲁,这个货就必须要这样!然后呢,把这事讲给他听。这个美国朋友非常愤怒地说,他竟然如此地来侮辱我们美国的Alex大法官,他说这事我要出手,美国人有点受不了了。我说我非常抱歉,我们两个中国郭,中国的郭,都姓郭,我们到这儿来,我们愚蠢地虐待你们美国最伟大的法官。还利用了你们最高等的资源,实在是丢人,这哥们很愤怒,很愤怒…..!

战友们,郭宝胜的欺诈罪完了以后,我昨天是周末的时间,我们就开始已经准备好了,把他被定欺诈罪的事情从下周一开始,也就是把他所有被听审的情况和判决书,发给郭宝胜的房贷、银行、发给郭宝胜他所说的所有的基督教协会、发给美国的宗教监事会、发给郭宝胜所有的他所经历过的、包括移民局。然后我们现在已经把郭宝胜在国内判刑的所有的原件公正已经做完。他不是说他是煽动反革命罪嘛,我们已经把那东西全部拿到。再一个就是把所有的郭宝胜跟他有保险的地方、包括美国的教育机构、包括国会山全部都发出去。只要郭宝胜出现的地方、买车保险的地方、租车的地方、只要他去餐厅吃饭的地方、包括他(使用)银行卡的地方、包括PayPal的账号、所有的地方全部发出去。

我告诉我们的律师团队,我说:“你一定要确保郭宝胜在未来所有能出现的地方,叫郭宝胜都能提前被通知到,「这个家伙有欺诈罪」。”

然后…….现在我们要把所有的社交媒体、推特、YouTube把他所有的造谣、诽谤罪(的信息)全发布出去。我会让郭宝胜一百万倍的感受到跟爆料革命作对,应该有的(惩罚)、在美国法律内的惩罚。

所以说…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一切都是刚刚开始",这话不是说着玩的,这是真的,这是真的!

所以说郭宝胜的案子接下来大家会看到啊,在纽约起诉他,郭宝胜每天都要来,来纽约。我们会把他妻子所有的银行账号、他(所有)的银行账号、所有他买房子的东西、他所有的手机信息、所有的email,全部给他拿出来,都会给他放出去。我们是通过合法方式啊!对吧。我们告他了,告他的时候,现在不是文贵告他了,很多战友告他。就是说在纽约告他,他必须来纽约。

然后呢现在可能还要到其他州,他原来在那个州告他。他虽然搬过来了,(但是)他有些事是在那发生的,所以要飞回原来那个州,叫什么州?然后在(发生过)那地方告他。

然后几个地方(同时)都(会)告他,纽约、还有西部的什么州、华盛顿他三个地方跑吧。

再一个最后我要跟战友们说,战友们,现在我们虽然有很多战友已经签完了文件,把你们被骗的所有的这些信息,还有被骗的钱的这个权力,已经签署了文件,卖给了其中一家公司。

按照美国的法律啊,战友们我解释一下。比如说:“安红女士,他被郭宝胜骗了,骗了一百万美元,安红女士有权力把被骗了一百万美元的这个案子卖给一个叫ABC公司去(任何一家公司)。这家公司就可以先付你百分之十或百分之十五,付你现金就把你这个案子所有的权力买过来了,ABC公司就有权力去诉讼郭宝胜,然后你要配合这个诉讼当中的出庭、作证就行了。”

那么现在我们做出了个决定,亲爱的战友们,请大家听清楚啊:“不管你是被郭宝胜骗了是一百、一万、还是一百万,只要你跟木兰女士联系、Sara女士联系、路德先生联系,这三人都可以,你跟他们联系完以后,你把你捐款的凭据发给他,只要是你签我会发给你文件,我们有标准的律师文件会发给你,发给你以后你签署、你同意、你看完以后,我们会中英文版本的。你所有被郭宝胜骗的钱,百分之十我们立马付给你,记住啊!百分之十。”因为在美国的法律有规定,当你买这个被欺诈案,或经济案的时候。如果你没有真实的付钱,这是无效的。

所以很多战友说;“文贵我不想要你这百分之十。”不是我要,是一个独立ABC公司,跟我半毛关系都没有啊。那家公司买你的,他必须要付你钱,战友们!咱们之间很客气,但是这是尊重法律,明白我意思吗?所以说你们一定要接受这个百分之十的钱,否则到法庭是没法告他的。

当你们收到这个百分之十的钱的时候,付款给你的票证和签署的合同放在一起,就可以到法院去告他了。

所以说现在战友们,当你们任何人给郭宝胜捐过款的。听说Sara女士,我们的Sara女士,人家在所谓美国FBI的男友替他捐了款了,那票证(记录显示)都捐了好多钱呢!这Sara当年是郭宝胜的强大支持者。

所以说Sara女士先把你的票据先弄过来,我们要把所有的战友,被郭宝胜骗的这个案子全面起诉,拜托了战友们啊,拜托了啊…

请大家千万记住,不要把这当成支持文贵,你不要钱。你要支持文贵,你一定要百分之十的钱,咱们现在全面开始。

亲爱的兄弟姐妹,一切要行动,一切要行动啊….!

我现在赶快得洗澡,洗澡完了以后,我要去当地最神秘的地方、我最爱的一个建筑。而且(见的人)是最最牛X的人,大家都是耳熟能详的美国娱乐界的前三名之一,去他家吃午餐。去那吃完,他去吃个午餐,我去他家里开会,稍后再向大家汇报。

关于郭宝胜案子的问题,先让战友们先说吧,等我有时间了我再跟大家再聊聊啊,这个不重要。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为十四亿中国人民、为新疆人民、西藏人民、香港人民、台湾人民、全世界人民祈福?

阿弥陀佛,亲爱的战友们,我回头再向大家汇报,谢谢,谢谢..再见,再见。

听写:【GM39】 发布:【GM31】

3+
5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8 月 之前

… [Trackback]

[…] Info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62260/ […]

0
monkey
1 年 之前

看到“发给郭宝胜的房贷、银行、发给郭宝胜他所说的所有的基督教协会、发给美国的宗教监事会、发给郭宝胜所有的他所经历过的、包括移民局。” 我情不自禁鼓起掌来 O(∩_∩)O哈哈~

0
Ilovemusic
1 年 之前

郭战神圣诞快乐

1+
GM41
1 年 之前

亲爱滴战友们,圣诞节快乐???

3+
比卡丘
1 年 之前
Reply to  GM41

哎呀~发现 GM41号了 扔出精灵球~就是你了

2+

热门文章

GM31

"For everyone practicing evil hates the light and does not come to the light, lest his deeds should be exposed." [John 3:20] 12月 24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