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精准扶贫 一场道德变现的把戏

文:八角棒槌

来源

在撒哈拉生活时,三毛帮助过很多穷人,这些故事都写在了她的书里。相较这个视频,你会发现那完全是另一个世界,在无垠的广漠中,有一间温馨的小屋,屋外整日闹哄哄的……这些穷人老爱主动登门,言行举止令人阅之捧腹。

在这个世界里,明显就不同了。首先小屋没了,老奶奶就算再主动,也找不到门,只能坐着干等,最后连她自己在等什么都忘了。正在这时候,不知从哪儿来了一群三毛,穿着红马甲,扛着先锋旗,围着老奶奶坐下来,一边拍手一边唱。之所以这么形容,并非对逝者不敬,而是另有其意。据我估算,路费花了一毛,红旗加马甲一毛,至于慰问品嘛,视频里我没看见,权当是有吧。有推友留言总结,说中共特色的精准扶贫,唱扶贫歌不光省钱,还不给党增加负担。在此我想补充的是,非但不增加负担,还积极在减少负担,比方说上传抖音这类事下面要不做,就会把上面给活活累死。

这种上下关系互利共生。所谓的上就是共产党,它存在的意义除了吸血外,还要吸得崇高,以表其高尚的道德。道德是中共的吸管,越粗吸得越多。在中共国,人们没有资产,有的只是生活资料的储备。但这话不为中共所屑,在饕餮眼里,百姓本身就是资产,所以不仅要吸干物资储备,还有百姓一生的年华。老奶奶是仅剩的残渣,交付给下面的吸管加工者,改造扩充一番,拿过来再去吸别人。民间机构扮演的就是这类加工者。他们打着非盈利的幌子,披着各式各样的马甲,找出无数的“老奶奶”,从中共手里变现。这么一来,以“道德”为纽带,CCP越来越肥,每次一块钱下去,到位只剩三毛,于是民间机构也越来越肥。难怪扶贫歌会这么唱,不健康岂不是没法永远改造下去了?

扶贫、慈善和公益这类名词意义有别,在中共国倒是可以实现理解上的统一,即道德的变现。这个总结很可能招人反对,而我依然坚持自己的看法在于我曾有过亲身经历。反对的理由无外乎是真的非盈利,由几家民营企业老板合伙出资,以股份制公司的形式从事着这类活儿。这种结构下产生的价值,最后转化成一种“护身符”的东西,BUFF效果体现在“丢芝麻能保西瓜”,随身随时护佑着各股东。上延安的马化腾和刘强东找的也是这个,说穿了还是道德的变现,这只是出于一厢情愿的幻想,事实上结果如何,大家也都看到了。

事到如今,我相信仍有人对CCP心存幻想,同时我也更相信面对中共的饰邪,这些梦迟早会幻灭,问题出在自身,下场怨不得谁。而中共的问题不在于它有多坏,而是明明坏透了顶,还要装崇高,最后连它们都被自己的崇高所感动,以为自己是菩萨了,观念升级到令人咂舌的地步。比如说中国人有民主,那是害他们;吸中国人血是为他们好等等,都属此范畴。

《镜花缘》里有个笑话,说一和尚迎来狂士拜访,碰面时仍稳坐禅床,并不让座。狂士厉声质问为何无礼,和尚告诉他不立起,因内中有个禅机。狂士问是何禅机,和尚说我不立起,就是立起。狂士听罢,照着和尚秃头上就是一栗凿,和尚摸着头,询问狂士为何打他。狂士说他也有个禅机,和尚不解,狂士说我打你,就是不打你。把老百姓和中共替换进来,似乎也能行通,当然了,如果只是一栗凿,那就不是中共了。

编辑:GM09

1+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8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59467/ […]

0

热门文章

GM09

:-) 12月 21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