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赋灭共使命的川普总统写给要弹劾他的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的信,字字铿锵!

2019年12月17日

尊敬的南希·佩洛西
众议院议长
华盛顿特区20515

尊敬的议长女士:

我写此信对民主党在众议院进行的党派弹劾运动表示我最强烈、最有力的抗议。这次的弹劾代表了民主党议员前所未有的、违反宪法的权力滥用,在美国近两个半世纪的立法历史中无与伦比。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提出的弹劾条款在任何宪法理论、法律解释、或法学标准下均是无法被认可的。它们没有指出任何罪行、轻罪、或违法行为。你贬低了弹劾这个丑陋的词的重要性!

通过继续进行无效的弹劾,你(们)违反了就职宣誓,违反了对宪法的忠诚,并且对美国民主公开宣战。你(们)敢于引用开国元勋来推行这项意图废除选举的诡计- 但是你(们)的刻毒行为对美国的创立表现出猖狂的蔑视,而且你(们)过分的举止也威胁要摧毁先贤们以生命为承诺所建立的一切。比冒犯开国元勋更糟糕的是,你冒犯了有信仰的美国人,不断说「我为总统祈祷」,却知道这并非事实,除非是负面含义。你正在做一件糟糕的事情,但这是你必须承担的,而不是我!

你的第一个指控,「滥用权力」,是完全虚假、毫无价值、毫无根据的幻想和发明。你知道我与乌克兰总统的谈话完全是合乎正道的。我接着进行了第二次对话,该对话被错误地引用、描述且被欺诈性地歪曲。幸好有对话的笔录,而从(立即提供的)笔录中你知道所争议的段落是完美的。我对泽伦斯基总统说:「不过,我希望你(们)能帮我们一个忙, 因为我们国家经历了很多事情,而乌克兰对此了解很多。」我说帮我们一个忙,不是我,还有我们国家,不是竞选团队。我接着提到了美国司法部长。每次我与外国领导人谈话时,我都把美国利益放在第一位,就像与泽伦斯基总统一样。

你(们)正在将两个政府机构之间的政策分歧变成可弹劾的违法行为- 这不比行政部门因为国会议员合法行使立法权而指控他们犯罪更合理。

你完全知道,拜登副总统利用他的职位和10亿美元的美国援助资金,迫使乌克兰解雇了正在调查向他儿子支付数百万美元的公司的检察官。你知道,因为拜登在视频中对此夸耀。拜登公开说道:「我说,『我告诉你,你拿不到这十亿美元』……我看着他们说:『我要在六小时后离开。如果检察官没有被解雇,那你们就没钱。』狗娘养的,他就被解雇了。」就连乔·拜登自己也在几天前接受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采访时承认这「看起来很糟糕」。而现在,你(们)却虚伪地指控我做了乔·拜登自己承认实际上做过的事,借此试图来弹劾我。

泽伦斯基总统一再表示我没有做错任何事,并且没有任何压力。他进一步强调,那是一通「很好的电话」, 「我没有感到压力」,并明确强调「没有人推促我。」乌克兰外交部长非常明确地说:「我从未看到调查与安全援助之间有直接联系。」他也说「没有压力」。威斯康星州参议员罗恩·约翰逊(Ron Johnson),一位与泽伦斯基总统私下会过面的乌克兰支持者,说:「在这次会议期间……泽伦斯基或任何乌克兰人都没有提到他们感到压力,要他们做什么来换取军事援助。」乌克兰和我国的代表之间举行了许多会议。乌克兰从来没有一次抱怨施加过压力,没有一次!桑德兰大使作证说,我告诉他:「不要交换条件。 我什么都不要。 我什么都不要。我希望泽伦斯基总统做正确的事情,实践他竞选时的承诺。」

第二个指控,即所谓的「阻碍国会」,是荒谬而危险的。众议院民主党人试图弹劾正当选出的美国总统,为的是他主张他基于宪法的特权,整个美国历史上不论党派、两党政府都主张过的特权。按照那个标准,每一位美国总统都会被弹劾多次。正如自由派法学教授乔纳森·特力(Jonathan Turley)向国会民主党议员回话时的警告:「我对此不能再多的强调……如果你们弹劾总统,如果你们把上法庭当作犯罪,那就是滥用权力。那是你们滥用权力。你们正在做的恰恰是你们批评总统做的事。」

所有人,包括你在内,都知道真正在发生什么事。你(们)选择的候选人在2016年大选中,被选举人团以压倒性的优势(306-227)输掉了选举,而你和你的政党从未从这次失败中恢复过来。你(们)已经患上了许多媒体称为「川普精神错乱症候群」的病症,而可悲的是,你(们)将永远无法克服它!你(们)不愿也无法接受2016年大选时投票箱发布的判决。因此,你(们)花了连续三年的时间试图推翻美国人民的意愿并使他们的选票无效。你(们)把民主视为自己的敌人!

佩洛西议长,你上周在一个公共论坛上承认,你党的弹劾工作已经进行了「两年半」,这比你听说过与乌克兰打过电话要早很多。在我宣誓就职19分钟之后,《华盛顿邮报》发表了一篇标题为「弹劾川普总统的运动已经开始」的文章。就职典礼不到三个月,众议员马克辛·沃特斯(Maxine Waters)说:「我每天都要战斗,直到他被弹劾为止。」在我就职后的几个月内,众议院民主党议员提出了针对我的第一份弹劾决议,就因为解雇了詹姆斯·科米(见总监察长报告)这将被视为我们国家最好的决定之一- 众所周知他是我们国家见过最肮脏的人之一。一位胡言乱语,口出狂言的女议员拉希达·特莱布(Rashida Tlaib)在她宣誓就职几小时后就宣布:「我们要去那里,而且要弹劾那操他娘的。」众议员艾尔·格林(Al Green)在5月份表示:「我担心,如果我们不弹劾这位总统,他将连任。」我再次说,你和你的盟友说过并且做过的所有这些事情,都是在你(们)听说泽伦斯基总统或与乌克兰有关的任何事情之前。如你所知,这次的弹劾行动与乌克兰无关,也与我和乌克兰新任总统的完全适当的谈话无关。这只与你(们)试图抵消2016年大选并窃取2020年大选有关!

直到今天,国会议员亚当·希夫(Adam Schiff)一直在欺骗和撒谎,甚至凭空捏造了我与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的谈话,并把这种幻想中的话读给国会听,好像真的是我说了一样。他无耻的谎言和欺骗可以追溯到通俄骗局,这是我们今天到这个地步的主要原因之一。

你和你的政党迫切希望分散人民的注意力,使人们不去理会美国非凡的经济、令人难以置信的就业热潮、创纪录的股票市场、高涨的信心以及繁荣的公民。你的政党根本无法与我们的记录竞争:700万个新工作;非裔美国人、西班牙裔美国人和亚裔美国人有史以来最低的失业率; 重建的军队;彻底改革的退伍军人组织,为我们伟大的退伍军人提供选择和问责;170多名新的联邦法官和两名最高法院大法官;历史性的税收和法规削减;取消个人强制医疗保险条款; 处方药价格在半个世纪以来首次下降;自1947年以来,美国军方第一个新分支——太空部队;对第二修正案的有力保护;刑事司法改革;打败了ISIS哈里发,并击杀世界头号恐怖分子领导人巴格达迪(al -Baghdadi);用出色的USMCA(墨西哥和加拿大)取代灾难性的NAFTA贸易协议;与中国达成突破性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与日本和韩国的大规模新贸易协议;退出可怕的伊朗核协议;取消不公平和昂贵的《巴黎气候协定》;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能源生产国;承认以色列的首都,在耶路撒冷开设美国大使馆,并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大量减少非法越境,结束捉放政策,以及修建南部边界墙- 这仅仅是个开始,还有更多。你辩护不了你(们)的极端政策- 开放边界、大规模移民、高犯罪率、残酷的税收、社会化医疗保健、破坏美国能源、由纳税人资助的后期人工流产、废除第二修正案、激进的极左派法律和正义理论,还有无止境地、党派性地、对常识和共同利益的阻碍。

我宁愿不要再将你的政党称为「不做任何事的民主党」。不幸的是,我不知道你会不会给我机会。

经过三年的不公平和毫无根据的调查,4500万美元的花费,18位恼怒的民主党检察官, 联邦调查局的全部力量,由现在已证实完全无能和腐败的领导层率领,你却发现什么都没有!很少有身居高位的人能够忍受或通过这种考验。你(们)不知道,也不关心你(们)给我美好和充满爱心的家人带来的巨大伤害和痛苦。你(们)对民主选出来的美国总统进行了虚假的调查,而你(们)现在又在做了。

没有多少人能承受这段时间内的这种惩罚,还为美国和美国人民的成功做了这么多贡献。但是,你(们)却决定继续让我们的国家丢脸,而不是把我们的国家放在首位。穆勒的报告使你(们)完全失败了,因为找不到任何东西,因此你决定拿出下一个骗局,就是与乌克兰的电话- 尽管那是一通完美的电话。顺便说一句,当我与外国交谈时,有很多人在得到允许的情况下收听双方的对话。

是你们在干涉美国的选举。是你们在颠覆美国的民主制度。是你们在妨碍公义。是你们为了自己的私心、政治和党派利益而给我们的共和国带来痛苦。

在弹劾骗局之前,是通俄迫害。你和你的代表无视所有事实,不顾真相,声称我的竞选团队与俄国人勾结- 这是一个严重、恶毒和诽谤性的谎言,绝无仅有的假话。你(们)迫使我们的国家经历动荡和折磨,为了一个完全虚构的故事,一个希拉里·克林顿和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从外国间谍那里非法购买的、为了攻击我们民主的故事。但是,当可怕的谎言被揭穿,这个民主党的阴谋化为灰烬时,你(们)没有道歉。你(们)没有退缩。你(们)没有要求得到原谅。你(们)没有悔意,没有自我反省的能力。反之,你(们)进行了下一个诽谤和恶毒的运动,企图陷害和诽谤无辜的人。这一切都是出于私人的政治考虑。你的议长之位和你的政党被最疯狂、最激进的极左派代表扣为人质。你党的每个成员都活在被社会主义者在初选时挑战的恐惧之中- 这就是推动弹劾的原因。看看纳德勒议员的挑战者。看看你自己和别人。不要把我们的国家与你的政党一起拖下水。

如果你(们)真的关心我们国家的自由,那么你(们)应该要投入你(们)大量的调查资源来揭露有关联邦调查局在2016年大选之前、期间、和之后令人震惊的权力滥用的全部真相- 包括对我的竞选团队使用间谍、向外国情报监听法(FISA)法院提交虚假证据、以及隐瞒开脱性证据以诬陷无辜者。联邦调查局有很棒和值得尊敬的人员,但是领导层无能而腐败。我以为你个人会对这些披露而感到震惊,因为在宣布弹劾的那一天的新闻发布会上,你将弹劾案直接与已经完全失信的通俄骗局联系在一起,两次宣称「一切道路通向普京」,你知道那是一个卑鄙的谎言。我对俄罗斯远比奥巴马总统想都没想过的强硬。

任何投票支持弹劾的国会议员- 不顾一切真相,事实,证据和法律原则- 都在展示他们多么憎恨选民以及他们多么厌恶美国的宪法秩序。我们的开国元勋担心党派政治的派性化,而你(们)正在将他们最害怕的变为现实。

更糟糕的是,从这次弹劾骗局开始直到现在,我都被剥夺了基本的宪法正当程序。我被剥夺了宪法赋予的最基本的权利,包括提出证据、让我自己的律师在场、面对控告人、以及传唤和盘问证人的权利。例如用虚假的电话举报启动了整个骗局的所谓的举报人,而该举报与实际的那通电话毫无关系。一旦我提供了电话笔录,使骗子们感到意外和震惊(他们从未想过会提供这样的证据),所谓的举报人和第二个举报人就消失了,因为他们被抓住了,他们的报告是诈骗,而他们也不会再让我们用了。换句话说,一旦电话被公开,你(们)的整个计划就泡汤了,但这并没有阻止你(们)继续行动。

连塞勒姆女巫审判(Salem Witch Trials)都给了被告更多的正当程序。

你和委员会的其他成员早已说过弹劾必须是两党一致的,而事实并非如此。你说这很分裂- 当然,甚至比你想像的要糟得多- 而且只会变得更糟!

这不过是一场非法的、党派的未遂政变,而且根据最近的情绪,将在投票站严重失败。你不止在追杀我这个总统,也在追杀整个共和党。但是由于这巨大的不公正,我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团结。历史会严厉地审判你和你进行的这场虚伪的弹劾行动。你的遗业将是把众议院从一个受人尊敬的立法机构变成一个政党迫害的星室法庭(Star Chamber) 。

也许最辱人的是你虚伪的庄严表现。你显然对美国人民缺乏尊重,以至于你期望他们相信你对弹劾的态度是严肃、有保留、和不情愿的。没有任何聪明人会相信你在说的话。自从我赢得选举的那一刻起,民主党就着了弹劾热的魔。这里头没有保留。这不是严肃的事情。你在嘲弄弹劾,而且几乎没有掩饰对我、共和党、和数千万爱国的美国人的仇恨。选民是明智的,他们正看透你正在玩的这个空洞,虚伪和危险的游戏。

我毫不怀疑,在即将到来的2020年大选中,美国人民将让你和民主党人承担全部责任。他们不会这么快就原谅你(们)对正义的扭曲和权力的滥用。

为了改善我们公民的生活,有太多事情要做了。现在是时候让你和国会中的民主党党羽立即停止这个弹劾幻想,并重新为美国人民服务。尽管我不指望你会这么做,我写这封信给你是为了历史,也为了将我的思绪记载在永久和不可磨灭的记录上。

一百年后,当人们回顾这个事件时,我希望他们理解它并从中学习,以便让这种事永远不要再次发生在一位总统身上。

你真诚的,

唐纳德·J·川普

美利坚合众国总统

抄送:美国参议院 美国众议院

出处: https://assets.documentcloud.org/documents/6581963/Letter-From-President-Trump-Final.pdf

编辑:【GM09】 翻译:【Anonymous】 资料提供:【GM39】 发布:【GM31】

1+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8 月 之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59400/ […]

0
trackback
8 月 之前

… [Trackback]

[…] Here you can find 65231 more Info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59400/ […]

0

热门文章

GM31

"For everyone practicing evil hates the light and does not come to the light, lest his deeds should be exposed." [John 3:20] 12月 21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