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省镇原县图书馆“焚书”事件的读后感

作者:假面

2019年10月15日,教育部下放《关于开展全国中小学图书馆图书审查清理专项行动的通知》。同年10月22日,甘肃省镇原县图书馆组织开展馆藏出版物清查下架和集中销毁活动,当场焚烧书籍,在网上引发一片哗然。

不知道这个“焚书”事件和下发的《通知》有何关联?是体察上意?还是身先士卒抢头功打响文化教育阵线新的一枪?

由《通知》和“焚书”事件联想到中小学生的教材,我从网上收集了一些近年国内的中小学生教材被删除被篡改的“敏感“内容。列举如下并稍加妄议,揣测一下被删的原因:

2010年

  • 《孔雀东南飞》— 三观不正,至少爱情观不正。
  • 《药》(广东版将《药》换成《祝福》)— 将麻木不仁自私自利贯彻到底吧,“人血馒头”是全民的佳肴,一旦人民清醒过来,那会是多么可怕的力量!
  • 《阿Q正传》— 拒绝自我批判,继续自欺欺人的“看客”文化。
  • 《记念刘和珍君》:“但段政府就有令,说她们是’暴徒’!但接着就有流言,说她们是受人利用的。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沈默中爆发,就在沈默中灭亡。” — 这不就是在讲诉89的天安门,2019的香港吗?
  • 《雷雨》— 鼓吹阶级斗争、不伦男女关系
  • 《背影》— 身心不健康小知识份子无病呻吟,境界太低
  • 《鲁提辖拳打镇关西》— 即使世道不公,官逼而民不能反。杨佳,张扣扣,公权的罪犯,民间的义士。

2019年

  • 史记《陈涉世家》— 毛泽东之类“闹革命”的时候,可以有“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壮士不死即已,死即举大名耳”。是在害怕底层人民的抗暴和一呼百应吗?
  • 杜甫《石壕吏》:“暮投石壕村,有吏夜捉人。老翁逾墙走,老妇出门看。”— 抓壮丁的小吏,穷凶恶极之相,比之现在的城管,网警,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容易引发联想,引起不快,删!
  • 《孟子》中的《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等古文—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些道理还是不要让人民明白。结构性根本改革,那是要命的。
  • 《杨修之死》(三国演义节选)— 官场的道道,大学问,草民不能偷窥。
  • 《藏戏》一文中删除了原来的第十二段:“活佛的面目是黄色的,黄色代表吉祥”。 — 只是因为提到“信仰”,提到了“神佛”,涉及到宗教,就要从书中剔除为快。

被擅自修改

  • 丹尼尔·笛福的《鲁滨逊漂流记》,圣经在新教科书中被描述为“几本书”,“安息日”改成“休息日”。
  • 安徒生《卖火柴的小女孩》里,有句原文是“有一颗星星落下来,就有一个灵魂要到上帝那儿去了”,被修改成“有一颗星星落下来,就有一个人要离开了” 。
  • 俄国作家契诃夫写的短篇小说《凡卡》原版中“看在上帝面上”被改成“看在老天爷面上”。因为按照相关规定中国小学教科书中不得出现“上帝”和“圣经”等字眼。请问教育部砖家,妳们有无经过原作者原出版的同意?有没有点文化专利版权保护的意识?
  • 网上的搜索有更令人吃惊的发现:中国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新编学生字典》中,关于汉字“自”的介绍,“自由”一词被删掉。 “自”的例词里,有“自慰”而无“自由”。

从小,我们接受的教育就是要有组织性、纪律性、习惯、适应、服从现有的环境和制度。害怕我们知道了自由的意思,从而就有了自由的思想和自由的表达,那么就会“反党反国反社会主义”。教育部需要量产的是无脑粉红和深红,而不是有独立思考力的个体。

古有秦始皇焚书坑儒,明清有文字狱,现代文字狱在文革时期达到中国历史上的巅峰和高潮。历史以无法想象的雷同在重复,今日删除“敏感”的教材、文章、烧书、网上禁言封口;明日,文化断层,文明灭绝。

2016年,被删除的流沙河先生的诗作《理想》里,我节选了几段:

饥寒的年代里,理想是温饱;温饱的年代里,理想是文明。”

理想使妳微笑地观察着生活;理想使妳倔强地反抗着命运。

理想是闹钟,敲碎妳的黄金梦;理想是肥皂,洗濯妳的自私心。

自由的对立是专制。就像李志吟唱的“人民不需要自由,这是最好的年代”那样,理想免谈,自由被删除。我们是否该思考,该行动,来直面这个更加专制的时代? !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1+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Info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59244/ […]

0
trackback
kid
8 月 之前

… [Trackback]

[…] Info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59244/ […]

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