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料革命如何拯救中国人的精神世界?(第四部分)

作者:小明

四、爆料革命如何让中国人找回智性、德性和灵性?

中共统治了七十年,也摧残了中国人的智性、德性和灵性这三种能力七十年。不过这三种能力既然是人人与生俱来的能力,所以中共是不可能彻底断绝的,它只能阻碍人们去充分发挥。中共虽然以其各种各样的意识形态运动和变态制度来否定每个人心中的抽象世界、价值世界和灵魂世界,但中共不可能废除得了汉语,也不可能禁止得了人们学习英语。

语言是思想的素材,是指向概念和价值的符号。汉语是传承了几千年的语言,英语是乘载现代文明的语言。只要中国人还继续使用汉语,只要中国人愿意学习英语,就一定能把目光从中共打造的变态表象世界移开,找到未被中共污染的抽象世界,那里有汉语指向的传统价值,也有英语指向的现代文明。一旦找到了,每个中国人就能自行充分发挥自己的智性、德性和灵性。我们说爆料革命能让中国人找回这三种能力,意思就是指能帮助中国人把目光移向未被中共污染的抽象世界,以下我们归纳出爆料革命能起到的三种作用。

4.1. 揭穿真相──破除唯物辩证法之虚妄

中共摧残中国人的智性、德性和灵性的方式,思想上是依赖毛泽东发明的唯物辩证法,我们在上面也说明过了。现在我们要问的是:为什么唯物辩证法这套神经病逻辑,竟然会有中国人去相信?为什么会有中国人,愿意去相信所有事情的合理性即等于能给党利用来打倒对手?显然,是因为这些中国人把自己想象成「党」的一分子,如果他们不是党员,他们就把自己想象成是与党站在一起的「人民」,总之就是想把自己跟党意淫在一起,以为能给党利用来打倒对手的,也就等于是能给自己利用来打倒对手的。爆料革命帮助中国人找回智性、德性和灵性所起的第一个作用,就是揭穿真相,让中国人明白自己不是党的一分子,自己也不是人民,自己只是被党利用的工具而已。

到现在为止,爆料革命揭穿了三个真相,告诉中国人自己意淫的「党」,其实根本就不存在。第一个真相,党根本就没有核心,也没有向心力,更没有集体领导,其实党内部一直处于几个红色家族挑起的权力斗争漩涡中,人人都有份会被搅进去里面,习王斗已经来到了白热化阶段。文贵先生称之为「以假治国」。

第二个真相,党内是几个红色家族的山头林立,它们之间的结盟已经不讲江湖义气了,已经不讲革命感情了。连王岐山的铁哥们儿──王健本来要诈死还会被弄成真死,而且死前睪丸还被踹大成鸡蛋,死后头盖骨要被做成颅骨碗,那么其他人的下场肯定也是会不得好死的,主要是会被自己的好兄弟出卖弄死。文贵先生称之为「以黑治国」。

第三个真相,党不会把复兴中华民族当作使命,党已经被一小撮人利用成玩双修的工具了。这些人心中的使命是性交升天、性交转世和性交永生,他们所谓的人民就是进贡给他们拿来让小弟弟爽的,所有中国人的闺女和儿子都可能被他们拿来玩。文贵先生称之为「生殖器治国」。

如果现在还有中国人要把自己跟党意淫在一起,就是在蹶着腚想给人插。

4.2. 揭竿灭共──让战友走到了一起

一个在中共淫威下觉醒的人,充分发挥了自己的智性、德性和灵性后,一定会感到极端痛苦及极端害怕,因此很可能会因为过于痛苦与害怕,而把目光从自己内心是非分明的价值世界移开,去接受被中共搞得混沌颠倒的经验世界。要让一个人在中共统治下持续地充分发挥自己的智性、德性和灵性,其难度就像要求一个被关在精神病院的正常人维持住理性。

因此很多大陆人不敢去追究中共曾经做过的恶事,也不敢去面对中共正在做的恶行,必须自己骗自己地说一切会变好。因为只要去细想的话,就会发现自己一直活在一个地狱里。如果他一直逃不出去的话,那他自然会很容易地放弃自己的智性、德性和灵性。这是为什么在墙内有很多大陆人接触过文贵先生的爆料后,但一直无法觉醒站起来灭共的原因。他们不只是因为蠢呆而不觉醒,还因为太过恐惧和痛苦而不敢站起来。而对于那些已经肉身翻墙的大陆人而言,要承认自己过去就是被一个反社会的政权教育长大,那也是很令人痛苦的事,所以也不敢站起来。

爆料革命帮助中国人找回智性、德性和灵性所起的第二个作用,就是揭竿灭共,让我们这些心知肚明中共是反社会的人知道,我们才是正常的,其他人是病态的,更重要的是让我们不再孤单,我们将逐渐团结壮大。这里我们想要描述一个中国人要在觉醒后还维持住自己的智性、德性和灵性所需要面对的心路历程,以此让大家知道爆料革命让战友走到了一起是多么地伟大。

一个中国人发挥了自己的智性、德性和灵性后,就会发现自己活在一个被中共搞得乱七八糟的经验世界,他的价值观肯定是不容许自己向中共妥协的。他每天的所见所闻,都一再地让他感到他正被中共精神强奸,因此他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一定是「愤世嫉俗」。在世界上的其他地方,一个愤世嫉俗的人被要求变得圆融是指要收敛自己的脾气,但在中国这等于是要人接受被中共精神强奸。很遗憾地,很多中国人就总是爱劝人不要愤世嫉俗,其实这些人不知道他们已经是病态的了,他们竟然没有意识到拒绝被精神强奸才是正常的精神状态。

当然,愤世嫉俗的精神状态本身是很难持续下去的,因为愤世嫉俗的人要面对的是表里不一的生活,在他内心深处他知道他周遭的一切都是不对的,但他又拗不过整个大环境的压力,所以他不得不在表面上做妥协,所以内心总是煎熬。大部分的人面对表里不一之煎熬,就会整个地妥协了,也就是不再把目光恒定在自己内心的抽象世界、价值世界和灵魂世界,任自己随波逐流于经验世界,于是也就变成凡夫俗子,堕落成无知和混蛋。

而有些人是可以撑过表里不一之煎熬,并且还能维持住自己的智性、德性和灵性的,这种人可能是把眼前见到的表象世界从自己的内心世界里屏蔽掉,也可能是为自己赋予了使命决定把内心世界的想法贯彻到经验世界。前一种人我们可以称作为「假仙」,后一种可以称做「侠客」。侠客一旦接触到了爆料革命后必定马上成为战友,但假仙则不一定,需要先经过一番内心挣扎,我们先解释假仙的精神状态。

一个愤世嫉俗的人要面对表里不一之煎熬,是因为他所生活的经验世界严重偏离了他内心价值世界的期待,如果他不选择在经验世界随波逐流的话,而是选择坚信自己内心世界的价值观时,他为了不继续煎熬,可以把他眼前所见所闻的恶心事从他内心世界里屏蔽掉。这种人心知肚明,有黑白是非之分,不会相信也不会支持中共,但由于他知道他无能为力,于是他选择漠视他眼前见到的表象世界。他不再过问世事,他不再看新闻,他选择躲起来,躲进他内心的一方世界,只有在那里他才能安心惬意。只要经济收入稳定,只要没有什么大意外在他生命发生,他可以一直这样地活着。

这种人给人的印象通常是清高、安祥或很有才华的,他们似是没有欲望、也没有野心,与他一起谈话会感到他真是人畜无害,可以对他非常放心。而他自己也看淡一切,他只希望他身边的人都过得好好的,他也乐于助人,但他不敢去想大问题,因此他极不愿意与人谈起政治,他只喜欢跟有与自己相同爱好的人聊天。我们之所以称这种人为「假仙」,是因为这种人以为自己可以像仙人般远离俗世及超越世事,但其实这只是他为自己编造的假象,他始终是活在中共的淫威之下,他生活中发生的种种糟心事,很多都可能是因为中共这个体制造成的,他虽然不追究,但他确实是受害者,他其实也心知肚明。

假仙在接触到爆料革命时,他不会像无知和混蛋马上否认,他可能会看得津津有味,但也可能一笑置之。由于他长期习惯了不问世事,所以他不会马上意识到这是一场革命,也不会意识到这是一场运动,他会以为这又是另一个离他很远的权力斗争,然后想想自己会不会被波及,然后又很快地钻进自己的内心世界里。不过,如果爆料革命所揭露的真相不断传达到他那里,总有一天他会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啊!共产党可能要完蛋了!」如果他抓住了这个念头往深往细里想去,他就会意识到是时候从他内心世界里走出来了,他过去那愤世嫉俗的激情会被重新唤起,再次体验到过去那种表里不一之煎熬。而因为有了爆料革命,他知道自己不再孤单,他找到了战友,他决定与战友一起灭共,他找到了使命感。他因此可以忍受表里一之煎熬,他知道这种煎熬不用太久就会在中共灭亡后随之消失。

一个愤世嫉俗的中国人要撑过表里不一之煎熬,除了可能会变成假仙,也可能会变成侠客。这种人决定不向现实妥协,也不像假仙会把目光从现实移开,他决定要把内心的想法贯彻到经验世界中去,这时他也就为自己赋予了使命感。他知道自己虽然现在撼动不了中共,但他决定要向人示范什么才是对的,能做到一点是一点,即便他不敢奢望能解决得了所有问题的根源──中共,但他决定不向强权低头,他做他该做的。这种精神状态表现在大陆很多的维权斗士身上,当然也表现在文贵先生身上。

我们之所以称这种人为「侠客」,不只是要表达这种人所具有的侠义精神,也同时是要表达他一定会感觉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像是个「客人」。「侠客」这两个字的组合,本来是指诸侯从外邦请来家里作客帮忙的武艺高强的客卿,后来则意指那些从外地来到当地行侠仗义的客人,当然也意味着就是因为当地长期没有人出来仗义对抗恶霸,才需要等到有外地过来的客人为自己出头。这里我们使用「侠客」这个词,是要表达那些不愿意向现实妥协,并勇敢面对现实的中国人,他们一定会感觉到自己就像从另外一个世界来的客人一样,因为周围有太多的人都对中共的邪恶默然接受,而只有他还愿意逆流对抗。我们用「侠客」两字来描述这种人的精神状态,是想强调他内心难免的落寞。

在大陆长期生活要还能坚持住侠客的精神状态,那就需要更强大的精神状态去支撑,我们称作「修行者」。通常人们使用「修行者」这个词,是指那些按照自己宗教信仰的戒律来修行的人。我们这里则不预设修行者有什么特定的宗教信仰,我们想描述的是那种决定按照自己灵魂世界所生出的意志来生活、来面对现实的人。

一个侠客决定行侠仗义,是不让自己的价值观向现实低头,下决心要导正现实中见到的不公不义,但现实毕竟不是他能控制的,他很可能会频频受挫,他内心的落寞也很可能会让他再也坚持不住,决定任随现实不公不义下去。这在大陆是很可能发生的事,因为放眼望去尽是无知和混蛋之人,没有强大的意志是很难坚持继续行侠仗义的。一个意志要强大到不轻易因为现实的阻碍而减弱,只能是出于灵性对超经验的感知、从灵魂世界生出、只为了对得起自己的意志。拥有这种意志的人,我们就称为「修行者」。这种人很可能是某个宗教的信徒,但也有可能不是,毕竟有些人对超经验的感知是可以不依赖宗教信仰的,可以是基于艺术的体验,或长期自律生活所养成的。

侠客一旦接触到爆料革命,必定马上成为战友。但在爆料革命来临前,很多本来是侠客的人因为受不了内心的落寞而放弃,或变成假仙,或堕落成无知或混蛋。而那些一直能够保持住侠客精神的人肯定都是修行者,他们的灵魂世界极为丰富,因此生出极为强大而不易受现实挫败的意志。这解释了为什么很多战友都具有虔诚的宗教信仰,也解释了为什么中共对宗教组织最难渗透。当然,这也是为什么中共最忌惮宗教组织的缘故。

我从来都不是侠客,我曾经愤世嫉俗,后来成为一个假仙,如今我变成战友。感谢爆料革命,让我找到战友,让我拥有成为侠客和修行者的体验。

4.3. 学习自治──准备迎接没有中共的市民社会

我们曾经在《爆料革命是中国历史进程的幸运拐点》中提及:要让政府不做恶,只能依赖一个高度自治并有能力对抗政府的市民社会。在世界上许多地方,所谓「社会化」就是指学习进入市民社会,也就是学习自治。很遗憾地,由于中国人缺乏「自治」概念,在很多中国人看来所谓「社会化」就是指学习如何适应社会的潜规则,这真是极悲哀。

中共能绑架大陆七十年的根本手法,就是扼杀任何冒出头的自治组织,要不直接打压解散掉,要不先渗透然后在内部建立党支部,总之只要没有市民社会,中共就可以坐享千秋。很多大陆人看到香港与台湾的的大规模示威游行,总是会幸灾乐祸,大谈民主自由有多么地危险。其实这些人极无知,因为香港与台湾的示威游行正证明它们是有市民社会的存在,它们的社会秩序是自治的,所以才敢对政府示威。

现在可能有战友正在想象没有中共后该如何建立民主,其实这很可能会跳过了很多重要的因素。由于中共国的公共课从来不教现代政治科学常识,很多中国人对「社会」、「民主」、「自由」、「共和」、「宪政」、「权利」等一系列的重要概念的理解,其实都与对应的英文翻译有很多出入。打个比方,穆桂英战友把「共和」理解为集体领导的意思,其实与英文的Republic不是同个意思,英文原意是指政治事务公共化,不由任何组织或阶级垄断。照英文原意,中共从来都不配叫做共和国。同样的,很多中国人认为「民主」的意思是「人民当家作主」,并会把民主理解为一整套涵盖特定政治经济制度、社会风气及思想素质的概念,其实也与英文的Democracy对应不起来。英文的Democracy其实只意指领导人是由公众用选票选出来的。在我们看来,建立民主制度很容易,因为只要灭掉中共后通过一纸宪法就可以了,但要怎么运作民主制度则很困难,关键是有没有自治成熟的市民社会去支撑。

这里我们想解释爆料革命将如何有助于中国人学习自治。为配合本文的主题,我们把重点放在说明「意识到自己是市民社会成员」、「拥有自治能力」和「发挥自己的智性、德性和灵性」这三者为什么是统一的。

「市民社会」是英文civil society的翻译,也可以翻译成「公民社会」,中共是极避讳的。察看维基百科就知道,2013年4月,在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文件中,便指出要警惕和根除「宣扬公民社会」,认为这是「企图瓦解党执政的社会基础」。这说明了在大陆是不可能让市民社会发展的。市民社会是可以独立于政府而还能维持秩序的自治社会,所以说任何只要不属于政府的组织,都可算做市民社会的一部份。在目前的大陆,这样的组织只有家庭、中小企业和地下宗教团体。这说明了中共虽然可以扼杀市民社会的发展,但不可能断绝市民社会的存在,因为这等于要破坏家庭关系,禁止所有人做小生意。当然中共也不是没有尝试过,文革就是在做这两件事。

所以说,即便在大陆,几乎所有人天生就是市民社会成员,因为几乎每个人都是有家庭养大的。但很遗憾地,很多大陆人都没有意识到这点,因为他们更倾向认为自己是由党养大的。一个人只有在意识到自己是与政府对等的存在的时候,他才会意识到自己具有市民社会成员的身分。也就是说,他意识到自己可以不依赖政府的领导,而还能生活在一个有秩序的集体之中,这个他心中的「有秩序的集体」,其实也就是「市民社会」。我们提出的「意识到自己是市民社会成员」就是指意识到这件事。这在现代文明国家是极为普遍的观念,很遗憾地,在大陆绝大部分的人都没有。

一个不依赖政府领导而还能维持秩序的集体,当然只能依赖这个集体所有成员的自治。政府领导的秩序是以垄断暴力来建立,并以发布法律来维持。那么,相反于政府领导的自治秩序,便是不依靠暴力而能建立,不依靠法律而能维持。显然,这也就需要这个秩序的成员,有能力自己约束自己,而且其用来约束自己的规则是自己心里知道,不是要看法律条文才知道的。我们提出的「拥有自治能力」就是指拥有这样的能力。

一个人要知道自己心中应该服从什么规则,这需要「智性」,也就是在心中建立价值世界。一个人要能以这个规则来约束自己,需要「德性」,也就是自己迫使自己服从心中的价值世界。在一个成熟的市民社会里,一个人周遭的集体压力就足以让这个人不敢放任自己,我们在日本、韩国及台湾都看到这种现象。但在大陆,只要没有了政府的暴力,绝大多数人都是做不到自己约束自己的,甚至不知道自己应该服从什么规则。面对这种完全没有自治能力的人,而还能愿意与他们站在一起,向他们示范所谓的自治应该是怎样的,那就特别地需要「灵性」,否则很容易因为经验世界的挫败而放弃。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说意识到自己是市民社会成员、拥有自治能力与发挥自己的智性、德性和灵性这三者是统一的。接下来我们想说明,为什么现在参加爆料革命,是同时在进行学习自治及发挥自己的智性、德性和灵性。

首先要澄清的是,很多中国人以为学习自治就只是懂得管好自己,这其实也是有点无知的认识。自治的目的是为了使自己进入一个集体的秩序,因此首先要懂得人人都能够接受的集体规则是什么。一个人要管好自己不妨碍到人,可以把自己关在家等死,不需要懂得集体规则。很多中国人习惯一切听党的安排后,对于集体规则是完全没有概念的。

所谓集体规则,用通俗的话说,其实就是「如何与大家一起生活的规则常识」,是要人人都可接受的。它未必可以完全符合每个人价值世界的期待,但它必须要有一番道理,是可以让每个人用其智性来了解到这个道理,然后选择接受不接受。如果有人不接受,那自己就提出自己不接受的道理,如果另外一个人听到了要反驳,也可提出一番道理。集体规则就是在各种各样的辩论中,透过每个人交来往互地各提道理形成的,也会因为社会条件变迁等等原因发生变化。就像90年代的人与2000年代的人的常识是不一样的。

中共一直以来箝制言论自由,当然不让人各提道理。爆料革命打破了这个局面,我们战友终于可以自由地透过各个自媒体发声,说出自己对各种事物的看法和观点,只有透过相互对话,我们才能够加深对彼此的了解,我们才能找到「如何与大家一起生活的规则常识」。这是为什么我们说爆料革命有助于中国人发挥智性的理由。

常识不是真理,也没有什么绝对标准可言,但一定是能够让每个人理解的,不能由一个权威说了算。也就因此,在一个成熟自治的市民社会里,其大部分的成员都需具备「宽容」的心理素质,否则彼此的对话无法进行,不会容许多元观点的存在,不会把道理越说越清楚。就此而言,我们参加爆料革命不仅仅是为了寻找未来新中国的规则常识,更根本的意义是让自己学会宽容。

其次,规则常识毕竟不是法律,没有人可以强迫我们服从,只有我们自己要求自己服从,这只能依赖我们自己的「德性」。我们也不能强迫别人服从,所以也只能影响别人,期待别人自己要求自己服从。而我们唯一能影响别人的办法,只能是自己的示范。同样地,别人也只能透过示范来影响我们。

所谓的示范,其实就是一个人在表达他的价值观,并期待他人接受其价值观的行动。在一个人人都能自由示范其价值观的社会里,也就会逐渐形成集体的伦理常识。而一个人之所以要按伦理常识来规范自己的言行举止,其实也就是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坏人,自己是具有「公德心」的。

很多外国人之所以会觉得大陆人缺乏公德心,其实也就是认为大陆人缺乏伦理常识。这样的结果其实就是中共垄断道德伦理诠释权而造成的。如今很多大陆人还迷信需要政府来维持社会的道德风气,甚至还欢迎社会信用评分制度,其实这在思想上与孩童无异,因为这等于是自己对自己没有德性的要求,把自己交给党,以为只要听党的话,自己就是好孩子。

爆料革命也打破了这个局面,我们成为战友,就是在向世人示范:没有中共的领导,我们自己也会对自己的德性有要求。我们灭共,不是为了利益,而是为了贯彻自己内心的价值观。这是为什么我们说爆料革命有助于中国人发挥德性的理由。

但必须注意的是,我们对别人做出了道德示范,不能以为自己就一定能站在道德制高点,否则这就跟中共一样,以为自己可以垄断道德伦理的诠释权,故此我们需要「谦卑」的心理素质。此外,别人对我们做出道德示范,我们也不要以为自己就低人一等,否则我们也就跟没有长大的孩子一样,总之我们要自己分辨善恶是非,故此我们也就需要「有格调」的心理素质,不盲目跟风,偶尔也会逆流而行。可以说,参加爆料革命不只是向中国人示范什么是善恶对错,也是要让自己学会谦卑与有格调。

最后,说完了智性和德性,那只剩下「灵性」了。其实灵性与自治的关系,与其说是发挥灵性有助于自治,倒不如说自治让个人可以自行发挥灵性。信教自由之所以是很多现代国家的标志,就是因为信教自由是现代文明的产物。古代人的观念是:「只有自己信的宗教才是真的,其它的宗教都是假的」。现代人的观念是:「我只知道我信的宗教是真的,其它的宗教我不敢说是假的」。以这个观念为标准的话,绝大多数的大陆人不算是现代人。

一个自治成熟的市民社会,是容许各种各样的宗教团体存在,当然前提是这些宗教团体的任何行动都不能触犯法律。一个人因其灵性的发挥,而想与其它人建立一个宗教团体,其实也就是想与他人分享他的灵魂世界。由于灵魂世界是超经验的,故当然不能有真假对错的客观标准。因此我们只能容忍各种各样的宗教团体存在,不敢说其他宗教是假的,只能说自己相信自己的宗教是真的。这么简单的道理,要等到六百年前的西方宗教革命才搞懂,而很多大陆人从来搞不懂,因为很多大陆人连什么叫做超经验的体验都不知道,他们的信仰就是建立在对党的意淫上。

爆料革命主张未来新中国信教自由,就是希望未来中国人能找回自己的灵性。同时,爆料革命让许多各有不同宗教信仰的战友走到了一起,也是在向人示范中国人是可以接受信教自由的。其实,对很多战友而言,参加爆料革命本身就是出于自己灵性的发达,这表现在拥有「慈悲」的心理素质,不愿放弃还在继续无知和混蛋的大陆人。我们也认为,未来建设新中国,战友们需要更有愿力的慈悲心,因为未来我们会越加发现到大陆人之无知和混蛋的程度。就这点而言,参加爆料革命的确是在学习拥有慈悲心。

结论

我们在最开始的部分,说明了免于被四种病根支配的心理素质,它们分别是宽容、有格调、谦卑及慈悲。

从这四种心理素质,我们发现到它们所起的作用都是让人把目光从眼前逼近的表象或经验世界移开,去注意到自己内心的抽象、价值及灵魂世界。这三种世界所对应的,就是我们人人自带的智性、德性和灵性三种能力。这也就说明了四种心理素质,虽然不是人人自有,但支撑它们的三种能力却是人人自有的。不过有些人因沉溺在经验世界,而不能充份发挥这三种能力。我们称失去智性的人为无知、失去德性的为混蛋、失去灵性的为凡夫俗子。

我们之后也分析了中共是如何以其唯物辩证法去摧残中国人的智性、德性和灵性。唯物辩证法是由毛泽东发明的唯物主义和辩证法两块组成,唯物主义大言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其实是在误导人相信能让党实践成功的道理才是真理。辩证法大言事物的发展规律便是矛盾的互相转化,其实是在误导人相信能让党打倒对手的道理才是规律。

在最后的部分,我们说明了爆料革命将如何有助于中国人找回智性、德性和灵性。首先是揭露真相,破除中共唯物辩证法的虚妄,要让中国人知道他们意淫的党根本不存在。其次是揭竿灭共,我们描述了一个从觉醒到成为战友的心路历程。一开始是愤世嫉俗,需要承受表里不一之煎熬,有人从愤世嫉俗变成假仙,有人成为侠客,而在爆料革命还未来临前,侠客需要成为修行者来维持住不让自己堕落。最后是让战友发挥智性、德性和灵性,学习自治,准备迎接没有中共的市民社会。

第一部分:https://test.gnews.org/zh-hans/57220/
第二部分:https://test.gnews.org/zh-hans/57238/
第三部分:https://test.gnews.org/zh-hans/57268/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发布:GM30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2月 22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