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料革命如何拯救中国人的精神世界?(第三部分)

作者:小明

三、中共如何摧残中国人的智性、德性与灵性

我们今天不得不面对的现实是,中共统治的七十年就是向中国人示范:个人的智性、德性和灵性都不可信,只有「党性」才算数。也因为这点,我们才说爆料革命要消灭共产党,也就同时是要找回中国人的智性、德性和灵性。我们先要弄清楚的是,中共如何摧残中国人的智性、德性和灵性,然后才能解释为什么爆料革命能让中国人重新找回来。

我们只要引述中共常挂在嘴边的三句话,就能一举揭示中共要使个人放弃自己的智性、德性和灵性。这三句话分别是「一切都是党说的算」,这等于是要人放弃自己的智性,因为它否定人有自己认知到的抽象世界;「党让你干啥就干啥」,这等于是要人放弃自己的德性,因为它否定人有自己排序的价值世界;「爹亲娘亲不如党亲」,这等于是要人放弃自己的灵性,因为它否定人有自己私密的灵魂世界。

很多人以为中共是古代皇帝的变相,也就以为中国人几千年来都是奴隶,只不过从过去是皇帝的奴隶,到了今天变成是中共的奴隶,其实这种说法是太过轻率了。了解中国传统历史文化的人都知道,上一段的三句「疯话」,在古代换成是皇帝都是不能说的。对很多人来说,中国古代皇帝就是专制,这与中共并无两样。但其实这种说法也是太过轻率了。古代的皇帝的确是专制的,但其之所以能专制,是因为古代中国人按他们向来接受的思想文化传统,他们自己以其智性、德性和灵性来思考的结果,就真的是相信皇帝应当专制,他们是能说出一番道理来的。当然,这一番道理按现代标准看来,的确是不进步的,主要问题是欠缺理性精神,但这也是所有传统文明的通病。

中共的专制则不一样,它是拒绝继承任何思想文化传统的,它看似很依赖意识形态,但其实它使用意识形态的逻辑,是无根的,是没有价值支撑的,是随权力需要而随便定义和解释的,是说不出道理来的,是断绝智性、德性和灵性的,故此也是沉溺在经验世界的。

我们这里暂且不去检视中国传统文化里那些不符合现代性的问题,我们只是要提醒大家不要把中共与古代皇帝相提并论。接下来我们逐个检视中共的三句「疯话」,只要明白了为什么古代皇帝不可以说,而中共又为什么可以理直气壮地说,我们就能搞明白中共是如何摧残中国人的智性、德性和灵性。

3.1. 一切都是党说的算

古代皇帝是不可以说「一切都是朕说的算」的。很多人想到古代中国没有宪法,就以为在古代是一切都由皇帝说的算,这其实是不对的。古代中国虽然没有宪法,但有礼制,礼比法大,也比皇帝大,皇帝是不能僭越礼制规定的。例如礼制规定皇帝大老婆的第一个儿子就是太子,也就是未来的皇帝,这是皇帝不能改变的,除非他有充足的理由,例如太子做了坏事。礼制的内容广泛地写在各种经典上,皇帝的任何更张都一定是要引经据典以符合礼制才能说得算的。同样地,任何官员也可以引经据典来向皇帝进谏。在中国历史上就多次出现因为皇帝与文臣对礼制规定的解释有冲突,而引起长年的政治斗争,如明代的「大礼议」。

 大清灭亡后,中国当然不再以礼制来做为政治规范标准,中华民国如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亦然。但不讲礼之后,就要讲法,中华民国如是,但中华人民共和国则不然。台湾在戒严时期不是不讲法,而是另立《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作为宪法的附属条款,让国民党政府拥有法律正当性来越过宪法的人权保障条款。

而中共不然,中共是把意识形态置于法律之上,因此不需要有法律正当性来越过宪法的人权保障条款,只要操弄意识形态话语就能随便罗织罪名。而中共的意识形态话语是没有逻辑一贯性的,如果有的话那资本家就永远入不了党。所以就算有人引经据典来向党中央进言也是没有意义的。稍微有常识的人都知道,那些为政策护航而引用的毛泽东说话,都是割裂的、碎片的、随意使用的,谁有权力就谁有道理。

当然在中共自己看来,他们的意识形态是有逻辑一贯性的,他们会以毛泽东写在《实践论》里的这句话为自己辩护:「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其实这句话根本就是自相矛盾的,七十年来大部分的大陆人真是脑子进水,竟会把这句话奉为圭臬。中文的「真理」在英文是找不到翻译的。按常识,一个「理」要是「真」的,就应该是普遍的,是放诸四海皆准的,是可以适用在所有人身上的,例如「不睡觉就会疲累」这个「理」可以是「真」的,因为每个人都是如此。但中共使用的真理却不是真的,因为竟然是用「实践」来证明的。所谓「实践」,肯定是人人不一样的,因为每个人依其能力和社会条件的不同,当然会实践出来不同的结果。所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是拿一个注定只是特殊经验的实践,来去证明应当是普遍适用的真理,那肯定是自相矛盾的。其实中共说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能让我实践成功的就是真理」,所以他们可以一下搞共产主义,一下又搞资本主义,反正只要能让他们维系政权发大财的就是真理。

显然,这种话是只有反社会人格才会说的,也同时是否定抽象世界的概念及价值的,因为只要是不能让他们达成目标的概念与价值,都不是真理,都是没有意义的。把这种话死死灌进个人脑袋里,把个人认知的抽象世界洗掉,这就是中共摧残智性的方式。

3.2. 党让你干啥就干啥

古代皇帝是不可以说「朕让你干啥就干啥」的,因为如果干的事是违反人伦的,那皇帝是要被骂的。古代的人伦原则可以归结为「三纲」: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任何一个皇帝想要人做违反三纲原则的事,都会立遭文官的反对,而皇帝若自己做了,在史书上是要受谴责的。我们说得极端点,皇帝可以把一个人杀了,但不能叫那个人杀自己的家人。同样的,皇帝自己把家人给杀了,在史书上是永远留污名的,就连明君唐太宗也不能例外。

中共的意识形态是完全漠视人伦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会看到,文化大革命时竟然鼓励学生举报老师,孩子举报父亲等等,这种鼓励到今天亦然如此。现在让我们感到奇怪的,不是为什么中共会漠视人伦,因为中共本来就是反社会的。让我们奇怪的是,中共用什么手法来鼓动人们漠视人伦的?难道中国人真是天生贱种,任凭权力叫干啥就干啥吗?显然不是的,因为古代中国人并非如此。

文化大革命时毛泽东用来鼓动人们向自己父母长辈斗争的,是毛泽东自己发明的「唯物辩证法」,中共到今天仍然沿用,习近平称作「辩证唯物主义」。这本是一种用来进行权力斗争的逻辑,但中共却拿来解释阶级意识,其实也就是否定个人有自己的道德立场。

毛泽东唯物辩证法有两块构成。第一块是唯物主义,出自于《实践论》,认定人的生产活动决定阶级意识,而除了无产阶级意识之外,所有阶级意识都是自私的,因为都是为了服务自己的生产活动。其实这是把德性面对经验世界与价值世界的主从关系颠倒了。本来我们说一个人有德性,是因为他懂得按照价值世界来辨识经验世界的对错,毛泽东将之颠倒过来,认定人是按照经验世界来编造价值世界的对错。其实要完全照毛泽东的话来办,那毛泽东自己也是自私的,因为他是富农家庭出身,不是最穷的无产阶级出身,所以说什么「无产阶级」也是瞎编的,党说谁是谁就是。

第二块是辩证法,出自于《矛盾论》,认定所有事物的发展过程都存在着矛盾,矛盾具有同一性,即有矛就一定有盾,所以矛盾是一体之两面;矛盾也具有斗争性,就是矛会往盾的方向发展,盾会往矛的方向发展,所以矛与盾一定是斗争的,斗争激化就会导致事物变化,也就是矛变成盾,或者盾变成矛。这其实就是权力斗争的逻辑,毛泽东装神弄鬼把它说成是事物发展的逻辑。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我要斗你,有我就有你,这是同一性;我跟你斗,你跟我斗,我们斗争的结果所导致的变化,就是本来是我听你的,变成是你听我的,反之亦然,这是斗争性。

这两块合起来变成「唯物辩证法」,其内容为:首先根据唯物主义,无产阶级是大公无私的,由于党代表无产阶级,所以党也是大公无私的;其次根据辩证法,事物皆有矛盾,那么党也一定有党的对立面。那么,党的对立面是有固定的对象吗?当然不是,谁是党的对立面当然也是党说的算,党不跟你斗,只是因为党斗不过你,等斗得过你了,党就跟你斗。这其实就是个流氓逻辑,这也是我们为什么看到中共可以一下子跟这人好,一下子跟这人不好,不是因为他有什么价值判断,全都是因为权力斗争而做的策略。

中共手拿这个流氓逻辑,用其铺天盖地的宣传,只要把一个人说成是党的对立面,那么那个人就必定是坏份子,那不管对其做什么都是可以的,根本就不需要按照任何价值来做判断。中共就是用这种流氓逻辑,随权力需要发动运动整人,混淆是非黑白,一再否定掉人人心中分辨善恶对错的价值世界,这就是中共摧残德性的方式。

3.3. 爹亲娘亲不如党亲

古代皇帝是不可以说「爹亲娘亲不如朕亲」的,因为这句话本身就与三纲原则冲突。当然,皇帝可以要求臣子在他与父母之间做选择,但这种要求不会是每次都以皇帝为优先,事实上古人常说「忠孝两难全」,这就表示在古代不是每个情况都以忠为优先。当皇帝要臣子放弃「孝」而成全「忠」时,他给出的理由绝对不会是因为皇帝比臣子的爹娘还要亲,而必须是为了「天下苍生」。

现在很多中国人搞不明白,古代中国人对皇帝效忠,是具有服务及责任意识的。古代中国人把天下想象成一个大家庭,皇帝是天子,也就是天下人的家长。在古代,一个中国人出仕也就表示自己为天下服务,效忠皇帝也就表示自己尊敬天下家长。而这种服务及责任意识,也是有宗教情怀的,因为古代中国人把政治秩序想象成是模仿天道建立的,也就认为政治秩序具有神圣性,参与政治是为了防止政治秩序偏离天道。这也是导致了古代中国人极为保守,极不愿意变革,因为他们就是一直相信他们拥有的政治秩序是与天道匹配的。

中共是拒绝宗教情怀的,中共本身就敌视任何宗教,甚至明言共产党人是不能有宗教信仰的。或许会有人认为,中共对中国人灵性的摧残的方式就是禁止宗教自由,但其实这还是看得不够彻底,且很容易被中共反驳。中共的反驳大概会说,他们允许宗教自由,不过信徒只被允许到党认可的宗教组织里活动。我们这里要解释的是中共如何把人「物化」,经过这种物化之后的人,是不会有信仰的,就算他自称自己信神,其实目的也就是为了感官享受,不是真正的信仰,是没有灵魂世界的。

中共把人「物化」就是用它那套唯物辩证法,习近平到现在还说「辩证唯物主义是中国共产党人的世界观和方法论」(2018年5月4号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年的演讲)。按照毛泽东在《实践论》发明的唯物主义,人的认识过程开始于感官作用,然后用理性来发现事物的本质及关连,到这里为止还是对的,后面就错了。发现事物的本质及关联后,会根据自身的实践而修正认识,然后总结出事物的发展规律,并在不断的实践过程中修正发现的规律。如同我们在上面说的,自身的实践是自己特殊的成功经验,不能证明事物的规律。毛泽东的说法其实自打嘴巴,如果发现到一个规律还要不断修正,那就不叫规律,那只能是适用自己实践成功的方法。然而中共硬是坚信这套奇怪的逻辑,认定凡是能导向成功的,就一定是真理,就一定是事物的规律。

中共所谓的「成功」是什么呢?也是按照毛泽东在《矛盾论》发明的辩证法,事物的发展规律就是矛盾不断相互转化,也就是矛变盾,盾变矛。这句话如果要说得通,只能是意味任何东西都会是有到无,从无到有。但这不是中共的辩证法所期望的,因为这等于说中共有一天也会消亡。中共想的矛盾相互转化,其实就是自己不断由弱变强的过程,即不断遇到自己的对立面,然后不断打倒对立面的过程,用年轻人的说法,就是不断升级打怪。中共所谓的成功就是打倒对手。

根据这套流氓逻辑与上面的唯物主义结合起来,意思就是说:能让自己实践成功的道理就是事物发展的规律,所谓实践的成功即表示能打倒对手,那么所谓事物发展的规律即等于自己能打倒对手的道理。这简直是一个神经病逻辑,即把所有事情都当作是服务于自己的,能让自己打倒对手的道理才是规律,那就应该存在,不能让自己打倒对手的道理就不是规律,那就不应该存在。这是把经验世界的成败,而且只是自己的成败,当作定义一切事物合理性的神经病逻辑。相信这套神经病逻辑的,当然是不可能有灵性的。

灵性感知的世界是超经验的,因灵性感知而生出的意志当然也是超越经验的,不以经验成败来做为意志的合理性。而中共的神经病逻辑,却是认定事物的合理性完全是以自己这个党能否成败为标准,那么也就等于否定所有人想法的合理性,因为只要不是可以让党打倒对手的想法就不应该存在,就没有合理性。这也就等于否定每个人自己私密的灵魂世界,因为只要这个灵魂世界不是想着去打倒党的对手的,那就不应该存在。文革期间高喊的口号,「灵魂深处闹革命」,其实就是要人把自己原有私密的灵魂世界革掉,代之以只想着去打倒党的对手的神经病世界。这就是把人「物化」,即把人当作一个可以给党利用的工具而已。按这种逻辑,当然是爹亲娘亲不如党亲,因为一个人的人生价值就是为了党服务的嘛!

所以要说清楚的话,中共不只不允许宗教自由,它是认定所有东西都不应该自由,因为只有它自己是自由的,所有东西的合理性都以能够为它所用为标准。接受这套神经病逻辑的人,根本不可能会有任何的灵性,因为他相信的只能是有利自己成功的,只能是满足自己的欲望的,所有不利自己的事都是没有道理的,所有不能满足自己欲望的事也是没有道理的。这样的人就算信神,那这个神也是为了服务于他,而不是由他膜拜。这根本就不是信仰,连迷信也不是,就只是意淫。

把中国人变得只会意淫,而且还只能以它这个党为意淫的对象,就是中共把中国人的灵魂世界摧毁,摧残中国人灵性的方式。

第一部分:https://test.gnews.org/zh-hans/57220/
第二部分:https://test.gnews.org/zh-hans/57238/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发布:GM30

1+
4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8 月 之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57268/ […]

0
trackback
8 月 之前

… [Trackback]

[…] Informati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57268/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Read Mo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57268/ […]

0
trackback
9 月 之前

… [Trackback]

[…] Here you can find 15599 additional Info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57268/ […]

0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2月 21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