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料革命如何拯救中国人的精神世界?(第二部分)

作者:小明

二、支撑四种心理素质的三种能力

我们不敢轻率地说宽容、有格调、谦卑及慈悲是大多数人都普遍拥有的,但也不敢说这四种素质是难能可贵的。现在我们眼前看到的是,缺乏这四种素质的中国人绝不是少数,但拥有这四种素质的中国人也不乏其人。我们暂时只能说,这四种素质不是天生就可轻易拥有的,但也不是需要特殊机遇才能拥有的。总而言之,这四种素质不是每个人都天生自带的,是需要其他条件去支撑的,我们把这样的条件归纳为三种能力,分别是智性、德性与灵性。这三种能力是每个人天生自带的,但却也会因为人天生的劣根性或身处的恶劣环境而不能充分发挥。

2.1. 智性

我们在上一节已经澄清过,四种病根就是四种思考方式,其本身不能说是对是错,但却会因为缺乏必要的心理素质而造成病态。我们发现到,四种心理素质虽然是分别对应四种病根,但它们所起的作用都有相似之处,也就是阻止当事者把目光停留在眼前逼近的事情上,并提醒当事者意识到超越眼前的事物上去。

例如,大一统主义之所以会造成病态,是因为当事者把目光停留在政治权威上,盲目地跟从政治权威的号召与指示,而宽容所起的作用,是提醒当事者把目光移开,去聆听政治权威之外不同的声音。其他三种心理素质所起的作用也是相似的。有格调的人,不会因为拜金主义而盲目地把目光停留在市场价钱上,会去欣赏到价钱背后事物自有的价值。谦卑之针对好孩子主义,使人不会盲目地相信权威对事情解释的说法,而会把目光移开去追寻事情的真相。慈悲让人不把目光停留在自己身上,也不停留在眼前所见之人身上,慈悲让人不怕麻烦,把目光放得更远更大,去关心及在乎集体的苦难与幸福。

显然,这四种心理素质要能发挥作用,前提一定要是当事者能认知到,眼前逼近自己的东西是片面的,并同时意识到眼前背后的更多东西。这种想要把握事物关联性与整体性的认知,我们称之为「智性」,智性是人类对抽象事物的思考能力,使人能对概念与价值进行掌握、想象及推论等等,英文称作Intellect,也有人称作「理性」或「知性」。

我们面对眼前事物的时候,我们首先是以感官作用去认知这个事物:用手去摸、用眼睛去看、用耳朵去听、用鼻子去嗅、用舌头去尝,于是我们知道了眼前事物是个什么东西,但我们也只是感觉到这个东西的表象。这个表象的意义,也就是这个东西与其他事物的关联性,还有这个东西所代表的整体,光有感官作用是不会知道的,我们是用智性去把这个东西抽象为一个概念或价值,然后才能认知到的。

例如,看见路上有个人躺着在流血,光是看到这个表象是不会作出任何反应的,我们需要智性把见到的人抽象成一个概念上的「人」(人之整体性),并意识到人是有价值的,自己身为人有对同类救助的义务(人与人的关联性),我们才会做出反应去帮助这个流血的人。可以说,我们每个人因为有智性,都要活在两个世界中,一个是用感官去认知的表象世界,一个是用智性去认知的抽象世界。畜牲是欠缺智性的,牠们至多只能把事物抽象出概念,所以有些畜牲也有自己的语言,但牠们不能理解每个概念所代表的价值,因此牠们也只能根据本能或习惯来反应。这是西方认识论里极为粗浅的知识,但很遗憾地,我们中国人的教育不太注重,或许是因为知道这个既赚不了钱,也方便不了统治吧!

智性是人人与生俱来的能力,使人认知并构建抽象世界,并在这个抽象世界里定义并排序各种概念的价值。也就因此,人不会被动地跟随感官刺激来理解事物,而是主动地依其价值观来定义事物的意义。我们在上面说过,四种心理素质起的相似作用,就是提醒当事者去意识到超越眼前的事物,这所谓的「超越眼前」,其实就是抽象世界里的概念与价值。换另外一种方式说的话,四种病根的相似病态,都表现出使人沉溺在表象世界,把自己的目光停留在表象世界逼近眼前的事物上,以为事物的意义就如表象世界所呈现的那样,而看不见事物在抽象世界里所具有的价值,我们可以直接把这相似的病态简称为「无知」,也就是智性发挥不充分。

无知的人只会看见政治权威的强大,但发挥智性的人,就会看见政治权威的价值在于能够满足人们各种各样的需求,而不只是强大。无知的人也只会看见金钱能买到东西,但发挥智性的人,就会看见金钱的价值只是方便大家使用到市场交换商品而已。无知的人看到权威说法就以为是真相,但发挥智性的人,会看见真相的价值是要符合逻辑并有证据支撑的。无知的人只会看见自己,但发挥智性的人,就会看见自己的价值表现在对集体的贡献上。

2.2. 德性

我们在上面已经说明了智性对于四种心理素质的支撑,表现于让人看见事物在抽象世界里呈现的价值。但单有智性,仍不足以说明四种心理素质的形成,因为四种心理素质是会推动当事者去展开具体行动的,而单单知道事物的价值并不意味会有意愿去行动。也就是说,一个人即便充分发挥其智性,也未必会宽容地聆听别人的意见、有格调地不向金钱屈服、谦卑地追求真相,及慈悲地承担集体责任。用平常的话来说,说归说,做归做,智性让我们知道什么是对的,但未必会使我们按对的去做。

使我们按对的去做,是我们与生俱来的「德性」,英文称作morality。相比于西方的思想,中国的传统思想是研究如何发挥德性的大家。翻开四书五经,满篇正是说德性。按中国传统文化的一般看法,尤其是宋明理学的解释,德性是与生俱来的,不能充分发挥德性只因为这两条:一是被物牵引,一是被自己的欲望所遮蔽。我们为了配合本文的结构与用词,就不使用古典的语言来去解释这两条,而还是延续上面的解释方式,以两种世界的分野来解释。

我们在上面区分了表象世界与抽象世界,这所谓「表象」与「抽象」,是按照事物如何呈现于智性面前来区分的称呼。我们也可以换另一种称呼方式,来解释德性同时面对的两个世界。我们说一件事情是对的还是错的,说清楚点,是指一件具体事情的「经验」,是否符合某种善恶的「价值」。这件事情的经验所发生的世界,当然就是大家身处的客观世界,比较严谨的叫法叫做「经验世界」,德性面对它的时候要根据价值来取舍及权衡,也就是按照价值来分辨经验的是非对错。而德性所面对的价值,是完全抽象的,而价值所在的世界,就叫做「价值世界」。价值世界可以说是主观的,因为其只是存在于个人的脑中,可以说每个人的价值观都不一样,也就是价值排序不一样。但价值世界也可以说是客观的,因为一个价值对于所有人而言,都是具有同样内容的。例如有人把忠看得比孝重要,有人把孝看得比忠重要,但人们对忠和孝的掌握,都是一样的。

德性所发挥的作用,就是使人按价值世界来去辨识经验世界的是非对错,并使经验世界的事实符合价值世界的期待,当然在某些情况中,人们会因为经验世界发生的事实,而修正自己价值世界的期待。德性使我们知道,什么是对的就要去做或承认,什么是错的就不要去做或谴责。而不充分发挥德性的人,便是指沉溺在经验世界,任事实发生什么就是什么,而不按价值世界来取舍权衡,这就是古典说法里「被物牵引去」的意思。把目光从价值世界移开,沉溺于自己在经验世界所获得的感官享受,这就是古典说法里「被自己的欲望所遮蔽」。

我们一再提出的四种病根,对智性造成的相似病态,是阻碍人去看见事物在抽象世界的价值。而四种病根对德性造成的相似病态,则是阻碍人把经验事实放在价值世界里检视是非对错。这种欠缺德性的病态,我们可以简称为「混蛋」或「混球」,以表示这种人对于事情的看法是混乱的,因为没有价值世界的检视,所以事情也没有是非对错的分别;也用来表示这种人像个蛋或像个球,因为任凭经验世界是什么就是什么,没有立场可言,滚到哪算到哪。

到此,我们解释了四种心理素质的产生条件,也就是智性与德性的充分发挥。但我们不满足于此,因为我们面对的现实解释不了这个事实:为什么给中共淫威七十年后,竟然还会有中国人还能保持得住智性和德性?目前为止,我们只能解释四种心理素质是因为什么产生,但解释不了它们为何能持续。

2.3.  灵性

智性使人拥有知识,而德性使人可以按照伦理道德来生活,人因此不用只是害怕法律的制裁才做好人。人会做好人,可以是单纯因为智性和德性使价值世界呈现在人眼前,使人受不了放任经验世界脱离价值世界的规范。我们可以以此解释世界上大多数的好人为什么要做好人,但却解释不了为什么中国还有好人,因为身为中国人所面对的经验世界,是个放任反社会的中共政权淫威七十年的世界,是个跟正常健康的价值世界严重脱离的世界。面对这种世界还有人愿意做好人,不得不使我们有必要研究一下。

任何人只要不是无知和混蛋,且了解中共过去所做所为的话,都不可能接受得了眼前的中国,但绝大部分的人也不可能撼动中共,所以也不得不接受。一个中国人要接受得了这样的现实,还能保持住自己的智性和德性,不放任自己随中共如何说自己就如何走的话,显然需要一种能力,让自己把目光恒定在价值世界,不会因为经验世界如何混乱而动摇及妥协。简单而言,面对眼前的中国,不只是「说归说,做归做」的问题,而是即便知道什么是对的却不可能做到的痛苦。因为一个中国人在眼前最应该做的,而且绝对不会错的事就是灭掉反社会的中共,而这对绝大多数人而言这是做不到的。当然,文贵先生和爆料革命改变了这一态势,我们在下面会再详细地说。

那么,为什么有些人就是明知做不到灭掉中共,但却不会跟随中共堕落呢?一个呼之欲出的答案是「信仰」。不过,信仰不能被理解为一种单纯的能力,因为一说到信仰就包含对象,也就必定意指一个宗教。我们这里要提出的是比起信仰更基础的能力,我们称作「灵性」,英文称作spirituality。灵性是一种感知能力,让人感知「另一个世界」的存在,或说感知超绝于经验的存在,总之是超越于自己的,不同文明及宗教对这种存在会有不同解释及说法,例如神、鬼、上帝、地狱、天堂、宇宙大心,等等。这种感知能力一旦发动,深者可触动灵魂至颤抖,浅者只略略有觉心有所感,不同文明及宗教也会有很多说法来描述,例如敬畏、感通、解脱、幸福,等等。

在中国传统文化里,尤其是宋明理学,认为德性的发挥需要以灵性来支撑。宋明理学家使用诚、敬、仁、爱等等来表达情感时,都不仅仅是指涉经验对象,而还包含对另一个世界的感知。我们现在姑且把另一个世界称作「灵魂世界」,它未必是指来世,也未必是指此世,但一个人一旦感知到的话,就一定是在面对自己的灵魂。对于感知到的人而言,灵魂世界是比「价值世界」还高级的世界,因为它不受价值约束,也不用从价值来论证其合理性。它是最私密的世界,因为它只存在于个人的想象里,且没有任何客观性可言,因无法透过逻辑论证,也无法透过经验来证明。

灵性虽然是每个人都具有的感知能力,但由于它感知的对象是超经验的,所以毫无章法痕迹可寻。对于一些人而言,其灵性感知的时间短或感受浅,那其拥有的灵魂世界也就会苍白,甚至没有。对于一些人而言,其灵性感知的时间长或感受深,那其拥有的灵魂世界也就会很丰富。

或许会有人认为,太过强调灵性是违反现代性的科学精神的。这里我们一定要反驳,这种想法是受中共的唯物主义所影响。事实上所谓的科学精神是指追求事实真相不能受任何宗教教义所约束,并不就是说宗教不可取,也更不是否定人的灵性。事实上除了大陆以外,世界上很多地方的科学家都有虔诚的信仰。只有在大陆会贬低灵性,因为毛泽东说过「宗教是精神鸦片」,其实就是要以共产党取代宗教,以党的权威来取消每个人心中私密的灵魂世界,也就是把自己当神。如此毒瘤一直存在到今天,只有在大陆会发明「神叨叨」这个字眼来贬低灵性的价值。灵性对于海外华人是那么一点即通的感知,只有对大陆人才需要费舌解释。如此否定灵性的想法,牟宗三先生即称之为「物化」,即把人当作没有灵魂的对象。

灵性之所以能让人保持住自己的智性和德性,是因为灵性感知的灵魂世界是超经验且极私密的,因此出于灵性感知而生出的意志,就不容易会因为在经验世界的受挫而减弱。甚至可以说,因灵性而生出的意志,其根本指向是自己的灵魂,不是经验世界的成败,也当然不以经验世界的感官享受为目的。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为了「对得起自己」,不以成败论英雄,不以欲望为目的。

由于每个人感知到的灵魂世界是完全私密的,所以我们不能因为其或苍白或丰富来言好坏,那也就不能去评价他人灵性之发挥有无深长或短浅。我们只能说,灵性发达有助于使人保持智性与德性。而灵性不发达也不是病态,只是跟灵性发达的人比较的话就略显为「凡夫俗子」。

到此,我们解释了一个中国人要还能不走向精神病态,必定需要的四种心理素质,而这些心理素质又需要智性、德性及灵性的充分发挥,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看到很多不被中共洗脑的,通常是有宗教信仰的,或很多战友,即便没有宗教信仰,但却明显表现出伟大的宗教情怀。其实这就是灵性发达的表现。这种现象也表现在文贵先生每次直播结束前,战友们情不自禁的一起祈福。文贵先生多次提及自己灭共是「上天派来的使命」,这句话就是面对自己的灵魂世界而生出的意志。

我们接下来要研究的是,为什么爆料革命有助中国人找回并充分发挥住自己的智性、德性及灵性。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第一部分链接:https://test.gnews.org/zh-hans/57220/

发布:GM30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2月 19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