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料革命如何拯救中国人的精神世界?(第一部分)

作者:小明

我们在上一篇文章《中国人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中分析出了中国人精神病态的四种病根,这一篇文章是要研究中国人要如何对这些病态免疫。首先我们要分析出使一些中国人免于被病根支配的心理素质是什么,接着我们再分析出支撑这些心理素质的认知能力是什么,然后说明为什么中共统治七十年摧残了中国人的这些能力,最后是解释为什么爆料革命有助于中国人找回这些能力。还是要重复,我们所说的「中国」是文化认同的中国,所以我们所说的「中国人」包括两岸三地和海外华人。

一、免于被四种病根支配的心理素质

我们在上篇文章分析出来的四种病根为:大一统主义、拜金主义、好孩子主义、怕麻烦主义。首先要澄清的是,有病根未必会发病。这四种病根其实是我们中国人很常见的思考方式,但人是复杂的,我们有这样的思考方式,但我们未必就会因此在做价值判断时偏离道德常识。以下我们将解释,这四种病根其来有自,对中国人而言几乎是人人都有,但由于有些人因具有某种心理素质,而能免于被病根支配,因此也就不会发病。

1.1 宽容

首先是「大一统主义」,它是受中国历史文化影响的思考方式。

跟许多文明不一样,中国是个很早就完成中央集权的文明,而其背后最起作用的因素,就是把宗教及文化的诠释权,收拢在由文官与皇帝一起操作的朝廷手上,而这就是「大一统」的现实意义。以秦朝统一六国为起点,中国正式从诸国分封的封建制度,进入中央集权的郡县制度,此后两千年这一政治架构基本不变。以汉武帝表彰六经与设立博士太学为起点,中国正式以儒家思想做为文官集团的政治指导原则,此后两千年这一意识形态基本不变。

中国大一统的特征与西方文明迥然不同。西方文明的中央集权国家要到十六世纪才出现端倪,此前各国的君主都要受制于地方的封建贵族。而西方文明的宗教及文化的诠释权,从来都不是由君主与文官集团垄断操作的,更多地是掌握在教会手里。故此在中国文明里,政治、文化及宗教三种权威是统一的,其权威的发表形式是「王权」,而由庞大的文官集团配合并传达到全国,这就是中国文明能够维持大一统制度,并延绵两千年的根本原因。有关大一统思考方式的更多内容,最详细的解释见于刘泽华教授的《中国的王权主义》,这里我们只简单地把大一统主义,定义为「对政治权威抱有文化及宗教热情的思考方式」。

大一统主义本来不能说是对是错,在某些问题上它是起积极作用的,例如当政府号召去进行某种集体事业时,如果人们对政治权威抱有文化及宗教热情,也就会连带地把自己文化与宗教的热情投射在集体事业上。这种现象表现在很多回大陆贡献的海外华人身上,还有很多被大陆央视宣传的活雷锋身上。不过,如果一个人完全受大一统主义支配并因此盲目跟从政府的话,那他就是病态的。因为这个人以为政府说的做的就是对的,就是不可怀疑的,然后还沾沾自喜以为自己正在为集体做贡献,但其实这个人很可能是为虎作伥,例如帮中共在新疆建集中营或在香港打压学生的部队。

简单而言,我们可以对政治权威抱有文化及宗教热情,但我们却不能盲目地以为政府说的就是对的,能搞明白这件事的人,即便受历史文化影响而拥有大一统主义的思考方式,但也不会发病成「死脑筋」,更不会恶化成「装逼」的。这种人不会盲目地相信政府,也就表示他是接受多元观点的,他是可以把政府的说法当作众多观点的其中一个,不一定完全对,也不一定完全错,同时也就认为文化与宗教是多元的,不必定于一。这种接受多元观点,并准备去理解他人的心理素质,我们称之为「宽容」。「宽容」就是能让我们免于被大一统主义支配的必要心理素质。

1.2 有格调

其次是「拜金主义」,它是受市场经济影响的思考方式。

要明确定义的话,拜金主义是「以金钱来衡量事物价值的思考方式」。这是现代人普遍

拥有的思考方式,并不仅限于中国人,因为现代人的生活方式是与市场经济息息相关的,而在市场上贩卖的东西,其价值就是以其价钱来作为单位。在现代,绝大多数人都要把自己投入到市场上去找工作,而绝大多数的资源都可以透过市场交易取得,每个人多多少少都有其「身价」,但这在古代不是这样的。在古代没有「身价」的概念,几乎只有失去土地的农民才需要去找工作,而绝大多数资源的取得主要是依赖血缘关系。与古代一样,在改革开放前的大陆,人们也不用到市场去找工作,而是听党的安排去工作,而绝大多数资源的取得也都是靠为党工作取得的。可以说,绝大多数的中国人受拜金主义的影响,是在改革开放后,在此之前是受官本位影响比较深。

拜金主义本身也不能说是对是错,在市场经济如此发达的今天,的确有很多东西的价值都可以换算成价钱,很多事情的确是一分钱一分货,我们不能说拜金主义就一定是病态的。我们说拜金主义是种病根,是指受拜金主义支配而罔顾道德价值,并因此造成「庸俗」与其恶化的「滑稽」。一个人要不受拜金主义支配,那他必须是能搞明白,一个东西的价值与其价钱是两回事,同时也明白不是所有东西都能放到市场去卖的,也就不会用金钱来衡量所有的东西。

这种人是能够懂得欣赏事物自身的价值的,他们不会盲从市场价钱来判断一个东西的好坏,也就培养出自己的审美观,能够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来决定很多东西的价值,因此常表现出「有个性」、「有气质」或「有品味」的特征。不过这些标签是用来形容一个人的素养,不能当作一种心理特征,事实上有很多人因为教育程度的关系,没有培养出自己的审美观或品味,但就是不会盲从市场价钱,懂得自己寻找生活乐趣,面对大是大非的问题不会因为金钱而舍弃道德价值。这种心理素质,我们称为「有格调」,也就是不会因为金钱出卖自己的「格」和「调调儿」。「有格调」就是让我们免于被拜金主义支配的必要心理素质。

1.3 谦卑

其三是「好孩子主义」,它是受东亚教育方式影响的思考方式。

我们在上篇文章已经解释过,所谓的东亚教育方式是指倾向于以权威口吻教训孩子,而不太鼓励孩子自己寻找答案。表现在家庭里,就是父母更喜欢教训孩子要「乖」、要「听话」,而不太喜欢让孩子「自己玩去」。表现在学校里,就是教师倾向以有标准答案的作业及考试来考核学生,而不太愿意按照学生参与社团活动及课堂讨论的表现来评价学生。这种教育方式所影响的好孩子主义,就是指「倾向遵从权威说法来理解事物的思考方式」。

好孩子主义并不一定就是不好的,在很多问题上是可以培养出美德的,例如听从权威而守纪律、或者懂得以大局为重、或者懂得尊重长辈,等等。我们之所以把好孩子主义视为一种病根,是特别地针对「长不大」及其恶化的「巨婴」病态,是指因为习惯了接受权威说法,而造成不懂得独立思考及追求真相的病态。要能倾向遵从权威的说法,但又不盲从,而会自己追求真相的人,必定要能搞明白,权威的说法并不代表真相,只是更有影响力吧了。一个说法之所以是权威的,可能是更被大家所接受,也可能只是出自于有权力之人的口中吧了,不一定就是完全正确的。

能搞明白这件事的人,能够懂得权威的重要性,但又不会被权威牵着走,那他一定具有「谦卑」的心理素质。一开始是因为他谦卑,他才会懂得接受权威的说法,而不以为自己的意见就是对的;之后也是因为他谦卑,他不敢百分百肯定自己接受了权威的说法就一定会是对的,所以他才会去追求真相,力求他的理解更接近真相。「谦卑」是让我们免于被好孩子主义支配的必要心理素质。

1.4 慈悲

其四是「怕麻烦主义」,它是受中共统治下所影响的思考方式。

怕麻烦是每一个人都会有的心情,不能说是一件好事,也不能说是一件坏事,关键是因为怕麻烦而不去承担的责任是什么。我们这里所谓的怕麻烦主义,是指「因为怕麻烦而不愿意承担集体责任的思考方式」。所谓「责任」,是与「义务」相对的,是自己要求自己去做,而不是因为法律规定要去做的。而所谓的「集体责任」,是与「个人责任」相对的。个人责任是指为了让自己过得好,而自己要求自己去做的事,例如减肥、打扫房间、或提升自己等等。集体责任是指为了使集体过得好,而自己要求自己去做的事,但其具体内容视乎这当中所谓的「集体」是什么,可以是一个家、一个公司、一个国家、或一个文化。

如果我们见到一个人因为怕麻烦而不愿意承担集体责任的话,我们是不应该随便轻率地谴责他的。因为有很多在我们自己看来是集体责任的事情,但在别人看来未必如此。例如到海边捡垃圾、照顾流浪动物、参与慈善活动等等事情,都可以被人当作集体责任,做了也的确会使集体过得更好,但却不能因此要求每个人都要去做。所谓责任,毕竟是自己要求自己的事情。

所以说,怕麻烦主义本身不能说是病态的,因为我们毕竟没有道理说一个人不愿意承担集体责任就是坏人。而我们之所以会认为怕麻烦主义会变成病根,不是针对一个人有没有承担一个集体责任,而是针对一个人否定别人需要承担一个集体责任。也就是说,这个人之所以病态,不是因为他不去承担一个责任,而是认为其他人也没有必要去承担这个责任,所以才叫做「呆子」,所以才会恶化成「奴才」或「反社会」。

在我们的上篇文章中,就是针对一个中国人在香港问题上表态中立。请注意,如果一个中国人不愿意承担谴责中共恶行的责任,他可以表态不知道,这是他个人问题,这是可以理解的。但如果一个中国人表态中立,就是在向人示范大家都可以不用谴责中共,这是会影响他人的,这是偏离道德常识的。说清楚点的话,怕麻烦主义之所以会变成病根,就是指一个人以为其他人都可以像他那样怕麻烦而不用去承担集体责任。

这种病根是中共统治七十年所造成的。当被要求在道德问题上表态的时候,大陆人很可能是全世界唯一一个会表态中立的群体。这是一种长期在接受「一切都听党」的洗脑教育后所种下的病根。这种洗脑教育告诉人们:既然一切都听党的,那所有事情都由党负责,所有人都没有集体责任可言,只有听党的话,照党的话办事的责任。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看到,呆子、奴才和反社会的病态,几乎是仅见于大陆人身上。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海外华人对大陆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没有公德心,以及不为他人设想的缘故。

世界上大多数的人多少都会有一点公德心,也就是不太可能会被怕麻烦主义支配,但大陆人是例外。很多大陆人即便肉身翻墙,生活在海外后还是改不了这种病态。本来哪怕只要是个人都会免于怕麻烦主义的支配,所以这也不需要什么特别的心理素质,但既然这种病根在大陆是有中共特意洗脑去造成的,那我们就要研究,什么样的人经过这种洗脑教育后还会保留承担集体责任的意识。

一个人要在长期被中共灌输「一切都听党」的洗脑教育后,还不会以为所有事情都由党负责,还会自己要求自己承担集体责任,那就表示这个人不只拒绝一切都听党的,还认为自己是与党对等的存在。在大陆的政治环境里,这种人要还活着,除非他自己是官后代或富后代,要不他就只能表面上服从党,但内心里是藐视党的。显然,后一种人需要具有特殊的心理素质,才能承受得住如此表里不一的生活。对此,我们能找得到最可以解释得通的心理素质是「慈悲」。

「慈悲」本是佛教用语,是用来描述菩萨解渡众生的心愿,但也可用来翻译英文的mercy,是用来描述上帝怜悯世人的大爱。在我们这里专门指一种特殊情感,这种情感让自己对世间产生一种距离感,使自己不容易受世间的人事所动摇,似乎是冷冽漠然的,但又会让自己对世间抱有一种不舍,使自己不得不去担负起某种集体的责任,似乎又是大爱涌动的。我们认为正是这种情感让大陆人可以在中共的淫威下保持正常的精神状态,也让海外华人不独善其身地关爱大陆。

菩萨是可以自己悟道解脱而去的,菩萨既然勘破生死,自然对世间是不迷恋的,但菩萨又不愿世间执迷,又发愿要解渡众生,这就是「慈悲」,因慈爱希望众生乐,因大悲不愿众生苦。上帝创造了世界,早已退隐,大可对堕落的世人袖手旁观,但上帝又大爱世人,怜悯堕落的世人,于是派下耶稣为世人赎罪,或者说派下先知传其言语,用博爱感化世人,这也是「慈悲」,有慈爱原谅堕落的世人,有大悲怜悯堕落的世人。

我们这里用「慈悲」来描述免于怕麻烦主义支配的心理素质,不是要自比菩萨或上帝,而是为了强调这种心理素质与一般的同理心不一样。大多数的集体责任意识是因为同理心,即感受到他人的痛苦与快乐,因此也就会意识到自己有责任使集体过得更好。但对于一个大陆人或海外华人来说,同理心是不足以形容他们对大陆人抱有的集体责任意识的。我们用正常的同理心,就可以知道中共是个反社会的政权,而我们也看到,大陆人既然可以接受中共统治七十年,甚至还有人沾沾自喜以中共为骄傲,面对这种蠢呆至极的集体,相信按正常的同理心都会对他们感到绝望,并直接放弃。要对他们还不放弃,显然需要比同理心更有爱和更有愿力的情感,我们能找到的最贴切的词汇,就是「慈悲」。因慈悲而不愿放弃大陆人,因慈悲而愿意承担与大陆人站在一起的集体责任,因慈悲而不怕麻烦。

到此,我们已经分析出了四种心理素质,这四种素质可使我们免于被四种病根所支配,它们分别是宽容、有格调、谦卑和慈悲。以下我们要继续研究,为什么有些人会拥有这四种素质,为什么有些人就是不会拥有?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发布:GM30

0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第一部分:https://test.gnews.org/zh-hans/57220/第二部分:https://test.gnews.org/zh-hans/57238/第三部分:https://test.gnews.org/zh-hans/57268/ […]

0
trackback

[…] 第一部分:https://test.gnews.org/zh-hans/57220/第二部分:https://test.gnews.org/zh-hans/57238/ […]

0
trackback

[…] 第一部分链接:https://test.gnews.org/zh-hans/57220/ […]

0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2月 18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