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测王健之死——人类的第四种死法:“设计死”

作者:Diago

在2019年12月14日郭先生的直播里谈到王健之死时,郭先生提到”王的被杀不是被杀那么简单,他只有两个死法,一个是被杀害,一个是自杀一个是事故死亡,但是可能这三种都不是,甚至把这三种都加在一起或者第四种,王健是人类少有的第四种死法”,结合郭先生在这次直播里提到的种种细节,加上之前郭先生的直播以及战友们的分析,我在这里冒昧分析一下王健之死,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以下是我根据我看到的郭先生的爆料还原的王健之死的过程:

王健之死是人类的第四种死法——设计死!在这个局中王健自己也参与了设计,在这个局中有设计者、实施者。

在设计层面直接参与者有:王歧山及其秘书周亮、陈峰等人,由于郭先生的爆料彻底暴露了王歧山与海航的背景,在这种情况下让王歧山和他的盗国集团非常恐惧,为了尽快消除这种被动局面,圈子里的人必须要有一个人出来扛枪,这个时候作为白手套的王健出马了,大家最后达成一个局,在这个局里王健会“假死”,在这个过程中,陈峰与王健落实“死亡”后的细节,包括给王健及其家人的财产和其他待遇,这些所有的条件都落实到一份“死亡协议”上,“死亡协议”签字双方是王健和陈峰,“死亡协议”的见证者有:王歧山的秘书周兵(查不到资料,听郭先生的直播里提到的这个名字,不保证是这个字)、王歧山的秘书斐楠楠,这两位见证者是在签字现场看着王健和陈峰签下的这份“死亡协议”。

由于王健先生自己对于自己即将被“死亡”了解得非常清楚,所以在他即将被“死亡”的2018年7月3日之前的一周内即2018年6月27日至2018年7月3日的这一个星期内,他进行了如下的“后事安排”:

把大量的资产转移给了他的妻弟(澳门赌王吕志和的合伙人);

把自己办公室的贵重物品全部拿走;

给自己的女朋友转移资产和进行相关安排;

给彭丽媛的弟弟彭磊发信息,转移资产及进行相关“后事”安排;

给安全部的朋友们转移大量的翡翠、玉器及钱财;

给天津的领导转移大量的翡翠、玉器、钱财;

给中纪委的领导转移大量的翡翠、玉器钱财;

王健做这些事情有两层目的,一是他“死”了以后再不能以王健的名义进行任何活动,所以这些要处理的必须要他“死”之前进行;另外由于中纪委和安全部与他既有合作也有监督,为了避免他“死”了以后这些衙门找茬儿,所以在他“死”前先把要做的人情都做好。但是王健是不放心的,万一他们假戏真做了怎么办?他在他“死”前又给他海南安全厅的朋友特意打了电话,说了他将来可能要“死”掉,并把他“死”后会出现的情况和这位朋友进行了说明,给了这位朋友一块玉还有一盒手表,最重要的是他把一些机密资料转给了这位海南安全厅的朋友,并叮嘱这位朋友如果他“死”了以后没有出现他提到的那些情况,就是有人赖账了,就委托这位朋友把这些资料透出去。

在王健和陈峰签订完“死亡协议后”进入实施阶段,按照预订场景,在这个阶段王健先生在签订完某些财产转移的资料后,被实施“假死”,也就是给人制造“死亡”假相后找一个地方隐姓埋名躲起来,世上再无王健,海航将因王健之死得到解脱,王歧山盗国集团也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王健身上,并与王健进行切割。王健先生与他的随从团队到了自杀现场,准备按照“死亡协议”规定的内容一步步实施。

可是王健不知道的是,其实在与他确定签订“死亡协议”的时候领导已经制订了假戏真做,让他和他的家人真死,这样在他的死亡现场两路人马会师了,一路是他自己的贴身团队:田丁、李宁、周恬恬、孙景浩,另一路是华镔及华镔的随员,这两路人马是明面上制造王健“假死”的团队,暗地里是假戏真做,把王健“做死”的团队。在这两个现场“做死”的团队之外还有至少六个团队:孟宏伟的国际刑警组织团队负责现场指挥和协调、在法国的或将要赴法国的负责外交协调和法国警察和法医协调的国安委团队、法国的法医及警察团队、陈峰、胡舒立的善后报道团队、国安委及王歧山核心监视团队(这个团队里有孟建柱、孙力军等)。我能想到的就是这六个外围团队。

在实施假戏真做之前,我们再来说说陈峰(本节内容部分参照路德和老江的节目中的观点),陈峰信奉西藏的密宗,素喜“房修”,就是西藏的欢乐佛,修行时,在陈峰面前的一张经文纸上写着各种的性描写细节供陈峰与女性“房修”时观看,“房修”时用女性坐在陈峰怀上,用种姿势与陈峰性交,陈峰则通过阅读面前的性描写片段和春药控制做爱时间和方式,在此不再赘述“房修”,此外陈峰信奉六道轮回和转世,因此他会通过他信奉的方式使得自己可以转世并在转世之后永续做中国幕后的权力使者,由于此次要把王健的“假死”做成真的,所以就要在王健死的过程中,需要对活着的王健、濒死的王健、死后的王健“做法”,在王健死前要对他通过注射针剂等方式使他先进入濒死状态,在王健死后要按“做法”要求,对王健的四肢进行肢解,要把他的内脏全部掏出来,要把他的脑子天灵盖打开,使他永世不得超生。在完成上述程序之后,按“做法”要求给王健穿上规定的内裤和其他衣服。整个这一过程在法国现场操作的同时,陈健在中国他的“房修”房隔壁进行全程观摩,而在他进行“做法”观摩之前,他刚刚与中国的某位大明星共参了欢喜佛。

话分两头,再说王健到了“自杀”现场,准备按照预先版本进行“假死”,可是这个时候他发现他要进行的是人类史无前例的第四种死法——设计死,而不是之前与陈峰签订“死亡协议”所列明的“假死”,他被身边的田丁、李宁、孙景浩等人进行暴力击打,并推到奔牛村教堂的矮墙下,在摔到矮墙下之后,他还没有死,他和田丁、李宁、孙景浩等人进行搏斗,但终究寡不敌众,他倒下了,这个时候,这些现场的执行者给王健注射毒液,王健无力的大骂,挣扎,王健大声喊孙景浩、田丁、李宁的名字,喊王歧山的名字,喊陈峰的名字,,,,就这样王健不动了,他们把流着泪的王健装入了尸袋,然后进入了下一个场景——“做法”及解剖场景。

在这个场景法国的法医在场,他们按照陈峰的要求完成了相关要求,如前文所述,陈峰也在中国的“房修”房隔壁全过程观摩;同样在这个过程中,现场的田丁等人以现场录像、拍照的方式实时的向国内的国安委及王歧山核心监视团队(这个团队里有孟建柱、孙力军等)进行实时汇报;同样在这个过程的稍后在法国的或将要赴法国的负责外交协调和法国警察和法医协调的国安委团队到达法国现场发出了已经做好的司法部官方文件,这份文件定性王健之死为事故性死亡,而且要求法国方面马上所有的关于王健的资料都交给中方,同时提供王健的指纹、指纹鉴定、身体特征;在这个过程中,王健的妻子黄芳女士、王健的妻弟以及王健的儿子王约翰也在现场,他们没有要求查看王健的尸体,在法国方面向黄芳女士为代表的王健家人一行提出可以把王健的尸体带回美国,也可以选择部分身体带回美国,最终他们决定把王健的肠子和脑子带回西雅图,田丁与他们同行返回美国。

在王健的肠子和脑子随着黄芳女士及她的弟弟和王约翰回到美国后,田丁按照陈峰的指使做了个“降头”:王健的坟不设任何名字,在这个坟周围另设一座郭姓的墓,这样做的目的据说有二,一是彻底使王健永世不得超生,二是针对发起爆料革命的郭先生,希望能够从肉体上、精神上使郭先生受到不良影响,并最终打败爆料革命。

王健死于人类史无前例的第四种死法——设计死,围绕着王健的死,爆料革命与盗国贼的斗争一直在继续:

2018年11月20日郭文贵先生与班农先生一起召开了王健之死发布会,并在同日宣布成立“法治基金”,为了中国不再有企业家、持不同政见人士被莫名消失,推翻共产党并建立新中国;

2019年11月20日郭文贵先生在11.20年一周年之际郭文贵先生直播“纪念1120新闻发布会一周:揭秘王健之死”;

2019年11月21日郭文贵先生通过直播呼吁黄芳女士和周恬恬出来合作王健的案子;

2019年12月9日郭文贵先生直播王健死亡直相大披露;

2019年12月11日郭先生直播“共产党正在炮制猛药去毒死香港人;王健死亡真相让国内引发巨大震荡”继续披露王健死亡真相;

2019年12月13日郭文贵先生直播谈王健第四种之死背后的巨大意义;

2019年12月14日郭文贵先生直播谈王歧山真的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凶险,,,继续穷追王健的死亡真相;

从2018年7月3日到现场,原先王健控制的大量钱财依然有有序转出,其中孙瑶的账户在王健死亡之后转账15亿美元,田丁正在准备把一处美国的房产过户到他名下,田丁依然在美国,依然在黄芳女士身边,陈峰依然说王健是“拍照”意外死,王健在死前交给海南公安厅朋友的资料已经辗转交到郭文贵先生手上,法国警方配合中国做假的相关档案和王健之死的法国大部分资料已经转到郭文贵先生手上,中国国安委的关于王健之死的内部绝密资料已经转到郭文贵先生手上,王歧山刚刚换了新肾,这几天准备出来亮相……一切都在进行之中……

声明:本文是依照郭文贵先生爆料及部分推测做出,写出此文并非为了争噱头,而是希望通过肢离的事实碎片尽量还原王健之死,还原这种史无前例的“设计死”,因为是推测肯定与事实有出入,撰写此文的唯一目的在于通过郭先生的系列爆料画出一个模糊的轮廓,我与大家一起期待郭先生的持续爆料,我们相信每一次事实的披露都是射向盗国贼心头的利刃,继续期待中……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发布:GM30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2月 16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