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左派政客之邪恶是如何养成的

作者:哀怨人

我对网络流传的乔治. 奥威尔关於自由与禁欲的言论是有异议的,慾望解禁之后并不一定导致精神、思想的自由。殊不知当下中共正在怂恿人们陶醉于肉慾横流之中,难不成这是中共要走向民主自由的前戏?……当然,这丝毫不影响《1984》作为优秀的政治预测类小说而载誉史册。

试问西方 1960 年代性解放运动之前难道是非民主自由的时代?恰恰相反,那是全球文化浮躁化的开端,其恶果是人性的恶在自由、艺术(摇滚、迪斯科)等庇护下得以扩张;权力追逐者(被权力诱惑的)也借助于言论自由、平等的幌子散布谬论并扰乱了固有的已被证明是相对正确的政治经济伦理;而三番五次的巧合(右派经济政策的成果、经济全球化前期的短暂繁荣)让自由市场经济理论、政策(实际上是有严重缺陷的)也得以迷惑了不少选民;让不少人误以為新生事物的不断出现是人类文明在进步中必不可少的现象,於是便盲信了与之而来的更多的诡辩,且丧失了原本应该有的批判精神。

他们(左派)难道不知南非、委内瑞拉等(更甭提苏联、中国)国家的悲惨遭遇之根源在哪?他们难道不知极权独裁和威权的分界在哪?集体决策、执行的独裁行径就不属于极权独裁了?如果他们深信制度是极权独裁专制的温床,那又為何要积极地向社会主义靠拢呢?问题的关键是他们自以为找到了选票的宝藏──不明就里的、浮躁成习的大多数,实际上美化多元文化正是他们滥用移民政策──扩充潜在选票的阳谋……恶性循环下(在多次成功篡夺权力后)便助长了他们的飞扬跋扈,直至邪恶的地步。於是他们根本不顾中产阶级、农民的作用和利益,强行推动激进、左倾政策。

自由是把双刃剑,她既可促进科学的进步、思想的解放和政治的昌明,也可让人性的恶得以无节制的张扬。试问「善」可以借助于科学促进文明更上一层楼,「恶」难道真笨到不会藉助于科学行骗作恶?从「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先人智慧及千百年来的事实也足以证明:「恶」甚至是不需要自由作土壤便能茁壮成长的……

不得不再提社会科学理论与现实脱节的问题,什麼时候开始西方媒体将「传统价值观守卫者」与「激进主义者」称之為「保守派」和「自由派(甚至用进步一词)」?既然主张自由,為何又容不得「传统价值观」的自由?「保守派」难道不是自由的倡导者?窃以为与保守(传统)相对应的该是激进(浮躁)。用脚指头想想主张小政府的政党难道不比主张大政府的政党更崇尚自由?……

与中国文化浮躁化的歷史相比,西方现代文化浮躁化的历史虽然时间不长,但左派政客们是十分明瞭团结之力量的,「人性的恶 + 恶性循环 + 骯脏的团结」之结果便足以与中国式邪恶相「媲丑」了。更可怕的是相当大部份的浮躁化媒体人為利益主动地寻觅权力租赁──权权交易(媒体党派化);更可怕的是他们还成功地把自己标榜為「主流媒体」,凡不符合他们价值观或利益的声音便被「自由派媒体」自由地消灭了、「非主流」了。更可怕的是新兴的互联网社交媒体巨头也参与进这样的权权交易中来了……

所以,随著「经济的发展将导致民智的开啟并致使专制走向开明」、「全球一体化、地球村是必然趋势」等大量谬论被炮製出笼,逐渐模糊、削弱了对「人性本恶」的警惕性,对所谓多元文化无原则的讚美不是别有用心就是懒惰、幼稚思维的结果,邪恶的左派们(当然存在着少数不那么邪恶的左派)从中也不会看不到对他们有利的因素。於是在「主流媒体」的配合下,魔鬼竟然化身为天使、救星。

用伪善来形容左派政客实际上是不准确的,诈善才是对他们的准确定位!所谓「伪善亦善」应该只适用于普罗大众、选民,对政治人物(特别是民选官员)的道德标准必须高于平民百姓,因为政治人物在出场之初即已标榜自己比一般民众站得高、看得远……,那是对选民的承诺,是契约关係。

为什么说西方右派政客们在文化浮躁化大潮下没有左派那么张狂、邪恶?那得归功于经济学理论和实践支撑著他们的基本主张,因为传统宗教「人性本恶」的观念深入骨髓(事实如此),所以他们不愿意出台「养懒人」政策以助恶性循环。因為社会科学与现实的脱节和受浮躁化的影响,他们在执政中也犯了不少错误……所有这些并不是说他们不存在浮躁化问题,只是程度相对轻得多。虽然他们的日常生活可能保留著更多的宗教色彩,但通俗文化的力量大於宗教也是不争的事实。

所幸的是美国先贤们奠定的选举制度推出了川普总统,并得以挽救濒临崩溃边缘的政治、经济乃至社会思潮。但是我们绝不能坐享「上帝保祐」的安乐椅,川普总统运用的都是「传统武器」,她并不能改写「政治学」、「经济学」,彻底扭转民眾对政治的观感,特别是「多元文化」造就的媒体不平衡状态……

保守派以及其学者、媒体人如果看不到问题的实质,不重视文化浮躁化带来的危害,那么在今后的政治选举中长期居劣势则不是危言耸听。对当下美国的政治斗争现状之解释众说纷纭,民粹主义抑或是平民主义都无法阻挡文化浮躁化之黑潮。联邦最高法院虽然能被保守势力控制近 20 年,但当文化浮躁化恶化到準无政府主义状态时所带来的冲击恐怕是最高法院都无能為力的。届时虽然「正必压邪」,但所付代价也必将是惨痛的。

以下这段话只是陈述事实,顾不上是否会被冠上自吹自擂的帽子了:中共严禁苦情剧、悲情音乐政策和「大外宣」计划是在本人的理论体系初步成形后才出台的。虽然我没有中共与「主流媒体」勾结的第一手证据,但是郭文贵先生的遭遇及其曝料革命所揭示的「蓝金黄(BGY)」等等则已被严酷的事实有力地证明了。

当代人类正处于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严重脱节的危机时刻!互联网、社交媒体并没有帮助更多人趋于理性思维,相反却臣服于极权独裁的淫威下,成为极权的帮凶。这是极为不祥的征兆,我不认为社交媒体的科技巨头们是在一味地追求经济利益,而是在追求一种新形态的权力──比「无冕之王」更进一步的权力……

虽然人微言轻,我还是要疾呼:「人类应该有智慧避免以沉痛的代价换取淳朴心灵的暂时回归」。中国人民似乎已来不及避免绝世灾难了,但她们用悲惨遭遇敲响的警钟世界有听到了吗?即便目前全球最大的威胁──中国共产党被消灭了,但是伴随著它壮大的文化却不会立马消失的,这也是中国人民和世界必须严肃正视、面对的……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发布:GM30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2月 15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