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的里根式幽默 一支乌托邦的解毒剂

Gposter 八角棒槌

战友发来这个视频,看着里跟总统站在那一本正经讲笑话,差点没把我肚子给笑破。曾经世界版图上最大的乌托邦,就这么被里跟一个笑话给概括了。看来当年的老大哥也没啥大不了,唯一厉害的是苏联人编的笑话,他们自己反而不能讲,谁要想尝试,谁就是叵测,跪在权利的铁王座下,活生生挨棒槌。三十年前,王小波拿《低俗小说》反衬墙内没有政治漫画,连幽默都成了高深莫测的学问。如今掰着指头数来数去,先锋文学的代表还是他,除了自干五的脏话水平,看不出哪里进步了。把里跟的笑话拿来作比,才发现不是没人能,是都怕挨棒槌呀。

低俗小说剧照

幽默代价太大,很多人变得讳莫如深,甚至沉默不语。我很能理解这种现象,毕竟没幽默感还是能活下去的。随着时间推移,这句话逐渐成了填空题,没幽默感,没信仰、没隐私、没言论自由等等,都可以陆续往里填。可这么搞下去,要钱还是要命就成了问题,最后连选择也没了,到头落个王健的下场时,才发现有悖了初衷。每个人都自觉有别,实际都归在了两类中,一类到了头,另一类正在路上。

很不幸的是,在中共阴影笼罩下的这条道上,全世界都在一路狂奔,只是快慢有别罢了。聊天室有位台湾朋友,和我意趣颇为相投。我明白最快的不是他们那,是出于有法;他也理解最快的是我们这,因为已无法无天。就算我俩位置颠倒过来,彼此还是能认清这个事实。界限再明显不过,当政府无法无天时,百姓最切身的感受,就是无论聊什么,聊到最后都得住口。为避免因冲动造成的损失,后来干脆搬出个民间条例,叫“不谈政治”。政治都不谈了,还谈政治笑话,不免有些幽默。

但总有不服的人,他们的逻辑是这样的,所谓政治笑话,是指西方的政治都是笑话。之前Inty放过一个澳洲小粉红的视频,归根结底就是这种论调,那股子劲头简直幽默至极,恐怕里根都自叹弗如。老实说,这种幽默已经超越了常态思维,上升到一种超现实主义的境界,非达利不能摹仿。除此之外,还有一类不服的,总结这类人思路,无外乎是想表达这么个意思:都什么年代了,还谈政治?笑话!说完便开始大谈特谈起二十四史花与月。为了显得比别人更有水平,折扇和书架成了cosplay的标配,大家不比一针见血,比的是谁能更幽默、更灵巧的绕开地雷,那派头十个里根都跟不上。总之在这个问题上,他们都认为赢了,这点我也赞同,前者赢在嗓门,后者赢在优雅。

我不反对优雅,只要别装神弄鬼出来害人就好。我是个粗人,嗓门也不大,这两者的幽默跟我都沾不上边,但至少我能认清幽默也分好几种。一种专门用来害人,例如那些大嗓门和装神弄鬼之辈,还有一种专防被人害, 里跟的视频就属于这类,一支乌托邦的解毒剂

视频翻译:GM38

编辑:GM09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09

:-) 12月 14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