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林郑捎句话 ——写在林郑即将到京汇报之际

作者:Diago

尊敬的林郑月娥行政长官,

您好,我是大陆亿万草根中的一员,您呢,据说将来或者现在已经是副国级领导人了,将来家人可以犯罪不被抓,看病不花钱,您本人的器官也可以随时按需更换了,您看看,您现在已经有或者将来要有这么大的权力了,我可得好好儿地和您说几句话,这样万一哪一天您一高兴了,接见一下我,弄不好我也能混成个副国级的亲戚了,那样的话,我可就三生有幸了,这不是,刚刚我听说您12月14日要到咱们首都去述职了,我就想着也给您捎句话。

最初在视频上看到您是2017年6月21日接受BBC专访的视频“Hong Kong’s Carrie Lam: ‘I am no puppet of Beijing’ – BBC News”,您也知道,我们大陆的教育水平不比香港,我这半吊子英语真不够用的,我费了老半天劲看着您接受采访,您滔滔不绝的与BBC的记者唇枪舌剑,你来我往的半天,我就学会了一个英文单词,这个单词就是puppet,您说您不是北京的puppet,我一边看您的专访,一边在佩服您,佩服您的同时我就捎带着佩服香港了,同样的都是去学校接受教育,香港在英联邦管治一百五十年之下可以把教育弄得这么好,您的英语可比我们的那个会说“too young too simple”、“too naive”的和美国记者华莱士“谈笑风生”的老领导好多了,我们那个老领导其实也挺多才多艺的,他既会英语还会俄语,还会谈钢琴,可是他把本来该到期归回来的比香港大多了的海参崴大笔一挥卖给俄罗斯了,据说是因为当初他在苏联留学的时候嫖了俄罗斯的妞儿,被克格勃抓住小辫子了,这都是坊间传闻,咱老百姓当不得真,可是共产党的俄爹看来和共产党一样,也是“顺我者昌,逆我者被嫖娼”,要是这事儿是真的,那个老领导也真挺窝囊的,说这些的时候,就是提醒您一下,这共产党啊,可不是个好东西,那句说中共一直拿自己的热脸贴俄罗斯冷腚的话儿,您听说过吗?就是“俄爹虐它千百遍,它待俄爹如初恋”,这个不争气的东西自1949年号称建立“新中国”以来可把大陆百姓折腾苦了,所以您说,您不是它的puppet,我就老高兴了,就是,咱一定不和这些王八蛋蛇鼠一窝。

您接受BBC的采访的时候是2017年的6月21号,这个日子我记着,从那时候到2019年5月底,香港可是也发生了不少事儿,最大的事儿就是大陆逃到香港的富豪肖建华被莫名绑回大陆了,还有就是铜锣湾书店的瑞典公民桂民海和其他几个人被从国外莫名其妙地绑回大陆或者“被自愿”回大陆了,当然了,听七哥说他的香港合伙人曲国娇在取保候审期间“被自愿”回大陆了,香港的警察也不说说曲国娇这算不算弃保,曲国娇到底算不算逃跑,反正香港法律咱不懂,这些事儿咱看不懂,可就是觉得蹊跷,这些事也不知道您是不是知道?要是知道的话,因为您肯定不是北京的puppet,要不您这次去北京问问领导,曲国娇这事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还有您看王力强在澳大利亚说他直接参与了在香港抓捕李波并把李波抓到他老家的事儿,说得是有鼻子有眼儿的,北京那边一会给弄个庭审记录,一会再给弄个判决书,一再弄个庭审视频,所以这事儿北京肯定知道底细,您就问问北京,李波是不是大陆的国安给抓回去的,要是真是这样的,他们把您往哪儿搁?您怎么着也不是他们的puppet,您说对不?

咱再说说香港闹得沸沸扬扬的“一地两检”事件,这具体的细节我说不清楚,我就是看着现在已经在香港那边“一地两检”了,北京派过去的特务们可以堂而皇之地在香港抓大陆的“罪犯”了,不知道能不能顺便抓香港的“罪犯”,这个事儿其实挺复杂的,我说不太明白,我就是想问问您,这一地两检以后,您这特首会不会慢慢变成我们这边的一个区长?要是那样的话,您想不做puppet都不行了。

咱再说说今年五月底七哥说得那个送中条例是您自己一笔一划弄出来的,就是让北京可以到香港随便抓人,开始我都不信七哥说的,可是后来好象您自己也公开承认了这个事是您弄的,这样的话,我觉得就是您的不对了,您看看,您前边已经有好几个特首了,在我看来,这些特首也是有好有坏的,被北京弄到监狱的那个应该是最好的了,其它的咱也不多说,咱就是不做好特首,咱至少可以不做最坏的特首吧,人家那几个没说不做北京的puppet,人家也没做到您这么差,您可倒好,口口声声说自己不做puppet,还又说是您自己弄的“送中条例”,所以我感觉您还是被逼的是吧?

咱不管“送中条例”是不是您写的,这强推的事儿应该就是您主导的吧?您看看从6月9号开始,有多少人上街了,您在当初回应二百多万人上街的时候,您说“如果我每次都只迁就我的儿子,我想短时间我们母子关系会很好。但当小朋友成长,他因为当时的任性,而我去纵容他的任性行为,他会后悔,当时妈妈为何不提醒我?”。我就特别不愿意听这话,难不成上街的人都是您的孩子?这不跟北京这边动不动给我们洗脑说祖国母亲一样的道理吗?您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反感自比母亲?因为呀,我知道,亲妈是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孩子打假疫苗、喝毒奶粉的,更不会让自己的孩子被黑警猥亵、轮奸、鸡奸,更不会让自己的孩子莫名淹水死、跳楼死,这些事儿估计您都不知道,或者就是知道了也装作不知道,那么看来,您还真是北京的puppet了,这样的话,我也靠不上您了,我也不指望着能认个副国级的亲戚了。

虽然不能当个副国级的亲戚,可是有些话我还是想说完,您看看美国这边总统都把香港民主人权法案签了,英国那边也在跟着动,还有欧洲那边也没闲着,您既然都已经做了北京的puppet了,咱就赶紧和它划清界限,这次咱到北京来,咱还坚决辞职,当然北京肯定不同意咱辞职,这不要紧,咱先把态表了,然后一定要回香港来,要不然您在大陆那边万一出个意外,说您心脏病或者心欢死,那就怎么也没机会翻盘了,咱一定回到香港来,然后找个机会找找英国或者美国的领事馆,咱把咱做的都认了,但是主要错咱都推给北京,就说是北京逼着您干的,这样咱们至少还能保个晚节?什么?您还惦记着副国级?我就问问您萨达姆的副总统现在还是国家公务员吗?他不是了,那么他还有副国级了吗?咱再说说卡扎菲,我也不知道他的副手是该叫副上校,还是副什么的,反正就说是副国级吧,他现在还是公务员吗?他不是了,那么他还有副国级了吗?咱就醒醒吧,这些都太远了,咱就说说副国级的周永康吧,听七哥说好象也过不了年了,人家倒也还是副国级,不过那是副国级的监狱,您不会也想着自己会坐副国级的监狱了吧?

杂七杂八说了这么多,其实我还真挺担心您在北京回不去了,那就先祝您旅途愉快,这是祝您顺利到北京的,再祝您返程愉快,这是祝您顺利回香港的,也是祝您迷途知返的。

记住了,咱就是个puppet,所有的错都推给北京。

                               一个大陆的屁民敬上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编辑:【GM06】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06

12月 13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