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O上诉机构停摆 中共大使表演“耍流氓”

作者: (立武)

11日WTO的上诉机构只剩下中共一名法官,而任何一起贸易争端案件都须由三名法官联合审理才能作出裁决,这意味着该上诉机构停摆,对此,中共大使张向晨做了一番慷慨激昂的表诉,希望以此混淆是非,将中共即将被世界市场孤立的命运矛头对准美国,转移矛盾。

中共没有兑现加入WTO的承诺

首先中共加入WTO是经过美国的许可,是美国帮助中共加入世界市场,美国的慷慨是基于对中共通过市场走向民主的妄想,是基于中共会兑现其加入WTO的承诺的妄想。然而到现在,中共依然没有兑现其加入WTO的承诺。

这些承诺一项都没有达成,时至今日,中国人仍然不能够实现自由访问谷歌、推特、油管这些被世众所接受的平台,仍然有防火墙,不能自由访问互联网。在资本市场,仍然有诸多门槛,仍然有强制结汇,国家垄断的金融银行业领域仍然不对外开放。最基本的契约精神都没有,如何保证不侵犯知识产权,如何保证不强制技术转让。

事实上,这也是贸易战发生的根本原因,中国并没有平等的对待与其贸易的国家,而是以国家之力行窃财之实。中共加入WTO本身就是个错误,WTO一项承诺没达成,按理早该被踢出WTO,然而中共深度的蓝金黄力量使得不断有人为它站台,为它撑腰,美国通过让上诉机构停摆也是不得已之举,相比于中共的流氓行径,这种做法实在是太遵守规则了。

中共进行强制技术转让

张大使针对美国提出的议程中的“非市场经济政策及行为”发表了中共的“真知灼见”,大言不惭地吹嘘自己为改革做出的一系列努力。张大使表态中共从未实行强制技术转让政策,甚至还在《外商投资法》明文禁止强制技术转让。《外商投资法》草案提请审议是在2018年12月,张大使的意思是之前没有明文禁止,那既然知道强制技术转让不符合规则,之前中共为何不明文禁止,为何中共要等到贸易战开打之后再来禁止?就像一个人偷了别人的东西再还回去就表示他没偷过东西吗?

况且中共偷取的技术是还不回去的,给美国造成的损失是巨大的,数百亿美元甚至数千亿。在2004年中共高铁招标文件就明确对技术转让提出要求,西门子和川崎重工为了进入中共垄断的市场不得不与中共铁道部谈判。在中共的科学技术部门户网站上刊有长江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总经理李永安的文章《坚持技术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其中就提到投标者必须转让核心技术给中共。可以说,与中国境内的企业做生意,就免不了需要只要与中共打交道,就免不了需要强制技术转让,这是实实在在的中共偷窃技术行为,是以技术转让为进入市场门槛,是与中共加入WTO的承诺相违背的。

中共市场化养肥常委家族

张大使还声称中共的国有企业不是“公共机构”,还制定市场化改革方案,表明中共改革决心不变,事实上张大使说的不是“公共机构”也确实如此,这些企业哪一个不是常委家族的,哪一个是属于百姓的?国有企业已经变成“盗国贼有”企业,这是赤裸裸从百姓那里抢走的财富。

自从九十年代末,朱镕基大刀阔斧实行国企私有化以来,国有经济已经被中共权贵家族分割完,此前被抓的“大老虎”周永康执掌的中石油窃取了多少国家财富,海航集团私有化给王岐山家带来多少利益,债务累累的海航集团一下子拿到国有银行1000亿美元的授信额度,一个私有控股企业拿着老百姓的钱到处买买买,这是市场化?这是权贵家族的市场,不是中国人的市场,国有企业也是为家族服务的,一系列的改革方案最终受益者都是中共。

加入WTO18年,老百姓得到改革的红利了嘛?在2009年6月份举行的中国政协十一届常委会会议上,蔡继明委员说:“中国权威部门的一份报告显示,0.4%的家庭掌握了70%的财富,财富集中度高于美国。”这些家庭有多少是常委家族,中共绑架十四亿老百姓对外声称改革,声称市场化,结果常委家族越来越富,老百姓手里的钱越来越不值钱。WTO不给予中共市场地位是对中共窃取国家财富的最好回应,是阻止中共继续偷盗全世界财富养肥常委家族的有力措施。

中共从来不与世界市场相向而行

中共口口声声说自己市场化,然而在10月份北京召开了全国国有企业党的建设工作会议,习近平就强调要“坚持党对国有企业的领导不动摇,发挥企业党组织的领导核心和政治核心作用”,要“坚持党对国有企业的领导是重大政治原则,必须一以贯之”,党是核心,不是市场是核心,政治原则先行,不是市场先行,一边在外鼓吹市场化,一边在国内强调党领导一切,这是欺骗,唯一目的是糊弄中国老百姓,坑骗世界消费者,在压制中国老百姓的同时搜刮世界财富。

张大使还说中共产业政策扭曲市场竞争不是事实,在中共工业和信息化部的官网上就刊发有一系列的与补贴相关的文章,在2016年刊发的《宁夏财政高额补贴企业“走出去”》明确表示了宁夏政府波幅千万级资金给涉外企业,“鼓励企业发展‘走出去项目’”,并“帮助出口企业规避国际市场风险”。另外中共对新能源汽车的补贴政策仍然可见,而且中共在2017年补贴金额超过4300亿元,其中金融、钢铁和有色等行业所获补贴金额在各行业中领跑。在深圳市经济贸易和信息化委员会发布的《2018年度市产业转型升级专项资金拟资助两化融合项目(第二批)》就罗列有多达278个公司。

如此例子数不胜数,中共利用专项资金、低息贷款等模式进行产业补贴,张大使不仅不承认,而且还指责美国的非农产品进口,有45%需要与接受美国国家补贴的企业竞争。姑且不论这个数据准不准确,需要知道的是45%的补贴是国内补贴,相当于保护自家产业防御进口产品倾销,而中共的补贴更多的是出口激励以赚取外汇,倾销成本极低的产品,如果这样美国不进行国内补贴,美国的制造业将比特朗普上台还糟糕。

张大使还举例连续两年举办进口博览会来证明中共不采取重商主义,还鼓励进口,当然中共有理由鼓励进口以可以进行更多的强制技术转让,更重要的是中共关税壁垒和非关税壁垒之高是实打实的重商主义。

这是WTO2016年的数据,红色代表中共的关税,蓝色代表美国,可以看出除了奶制品美国的关税稍高于中共的外,其余中共的关税都比美国高,而且像谷类食品及制剂、其他农业产品、棉花等中共的关税都远高于美国,这也是贸易战开打的原因。中共的市场与美国的市场并不平等,中共一面设置高关税,一面通过产业政策增加非关税壁垒,中共所谓的开放,是不平等的开发,中共所谓的市场化,是不平等的市场化,张大使代表中共企图欺骗全世界,塑造开放的形象,实际上是中共绑架整个中国的市场来为中共那几个家族服务,中共的市场已经被中共垄断,世界给予中共市场化地位就是与中国人的利益相违背,与平等贸易原则相违背,因为是中共家族面对其他国家,中共政府并不能代表中国人。

中共指责美国行使贸易保护主义、单边主义,美国却已经与墨西哥、加拿大签署新贸易协定,与日本的经贸日美贸易协定将在明年一月份生效,是中共在与世界市场背道而驰,是中共的偷盗和欺骗让中共陷入孤立。

中共利用百姓的穷来伪装成“发展中国家”

中共的大使先是表明与WTO有关的规则一定照办,后又引用丹尼·罗德里克所谓教授的文章在强调WTO失灵,规则应多样化来满足中共的要求,还进一步指责美国想自成一套体系,整个逻辑前后矛盾,看似波澜不惊,其实充满霸道和自傲。真正想自成一套体系的是中共,张大使用“高收入”非发达国家的谬论来证明自己是发展中国家,以证明自己被差别待遇的合法性。张大使还一再声称“中共不去追求自身并不需要的灵活性,但也绝不会事先放弃应有的制度性权利”。

这种我要的就必须给,不要的就不遵守的流氓思维,强制性的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发展中国家,得以换来世行的贷款和WTO的最惠国待遇。试问如果不是中共盗取了人民的财富,这些家族会这么富有?如果不是中共盗取了人民的财富,中国还会像张大使说的“出了一两个亿万富翁,即便其他人都是穷人”?“发展中”是百姓,“发达”的是中共,利用老百姓的穷来合法偷盗世界的钱,中共的流氓思维赤裸裸的威胁了世界的安全,有中共,世界的财富就一定会被盗走,就像它已经盗走了中国人的财富那样。

中共末路狂奔

中共自己是流氓,还给世界出谋划策,要这个规则改变,那个规则改变,以适应自己偷盗财富的需要。中共大使对WTO上诉机构停摆的回应,赤裸裸的暴露了中共想要偷盗世界财富的图谋不轨和扩张世界、给世界制定规则的野心,表现了中共横行霸道、唯我独尊的流氓思维,更加印证了中共对于世界的巨大威胁,同时也看出中共穷途末路的狗急跳墙,对“脱钩”的惧怕。中共大使的表演恰恰是中共走向灭亡的最好征兆。

新闻来源:凤凰网 张向晨大使发言全文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编辑:【GM06】

1+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8 月 之前

… [Trackback]

[…] There you will find 58476 additional Info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51004/ […]

0

热门文章

GM06

12月 11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