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一场穿越时空的对话——问答中共新华社

作者:Diago

为了揭批中共操控舆论,从不看新华网的我开始了对新华网的浏览,长期以来,作为中共“喉舌”的新华社,不是秉承“不为帝王唱赞歌,只为苍生说人话”的原则,而是甘为鹰犬和锣鼓手,中共建政七十年的历史也是一部新华网作为打手和鹰犬配合中共镇压和迫害中国人民的历史,为了查阅新华社的历史,我们看到了《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这本书,在此特别向这本书致敬,并来一场穿越时空的对话,用新华社的历史文告解答我们正在面临的问题:

1.中国人民是否有自由出版的权利?为了反对中共一手操控的舆论环境,我们需要做什么?

“人民的自由出版是近代文明的道路……它需要文明的创造,它需要文明的批判和自由研究──健全的文明都容许批评,它没有什幺经不其文明批评之理……真正的出版法以人民的自由出版为常道,因为人民的自由出版思想信仰、良心、学朮、言论自由集中的镜。”(《新华日报》专论,1944)

2.中国人民是不是可以用自己的选票来决定自己的未来?香港同胞是的五大诉求之双普选是否是无理要求?

“人民所享有的民权,不能不是愈到下层,愈广泛,愈直接。代表人民的所谓代表机关,不论是国会也好,人民代表大会也好,必须由人民自己选出的代表组成,否则这种机关,便不是民意机关。……人民要享有同等的被选举权,如果事先限定一种被选举的资格,甚或由官方提出一定的候选人,那幺纵使选举权没有被限制,也不过把选民作投票的工具罢了。”(《新华日报》1944)

3.自香港民众2019年6月9日发起的“反送中”抗争以来,受中共操控的林郑当局指使黑警、穿着港警外衣的解放军对示威民众乱抓、乱捕、乱施私刑,甚至对被捕者性猥亵、强奸、鸡奸、轮奸,同时在示威现场施放大量摧泪烟、喷射有色液体的准化学武器,无数的抗争者被溺水死、路楼死,在示威现场公然向手无寸铁的示威群众开枪,我们该如何评价这种法西斯行为?

统治者于屠杀青年之余,还没有悔过的表示,但舆论界几乎一致主张政治应民主,特别对于青年,万不应以武力对付。……对付赤手空拳的学生,实在无动用武力之必要”(《新华日报》

4.2019年6月,在中共的支持下,香港特别行政区特首林郑月娥罔顾民意,强推《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为中共大陆可以合法在香港乱抓、乱捕所谓“犯罪分子”打开方便之门,这是对《中英联合声明》的彻底颠覆,也将彻底损害香港的司法独立,在中共当局辩称《中英联合声明》是历史文件,已经不具有任何现实意义?关于这一点,新华社的观点是什么?

二十年来,尤其是最近几年,我们天天见的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政府所颁布的法令,其是否为人民着想,姑置不论。最使人愤慨的是连这样的法,政府并未遵守。政府天天要人民守法,而政府自己却天天违法。这样的作风,和民主二字相距十万八千里!所以民主云云者是真是假,我们卑之无甚高论,第一步先看政府所发的那些空头民主支票究竟兑现了百分之几?如果已经写在白纸上的黑字尚不能兑现,还有什么话可说?所以在政治协商会议开会以前,我们先要请把那些诺言来兑现,从这一点起码应做的小事上,望政府示人民以大信。  —《新华日报》1946年2月1日

5.中国共产党宣称中国的近现代历史充分证明了这样的道理: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有了共产党,中国的面貌就焕然一新。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是在长期革命斗争中逐步形成的,是近现代中国历史发展的必然,是人民的选择。对此,新华社的看法如何?

中国人民为争取民主而努力,所要的自然是真货,不是代用品。把一党专政化一下妆,当做民主的代用品,方法虽然巧妙,然而和人民的愿望相去十万八千里。中国的人民都在睁着眼看:不要拿民主的代用品来欺骗我们啊! —《新华日报》1945年1月28日

6.中共国家领导人胡锦涛曾经提出,绝不照搬西方政治制度模式,请问民主和自由是不是不适合中国?

 他们说这一套都是外国人的东西,决不适用于中国…原来,科学为求真理,而真理是不分国界的…现在固然再也没有顽固派用国情特殊,来反对科学–自然科学的真理了。只有在社会现象上,顽固派还在用八十年前顽固派用过的方法来反对真理…民主制度比不民主制度更好,这和机器工业比手工业生产更好一样,在外国如此,在中国也如此。而且也只能有在某国发展起来的民主,却没有只适用于某国的民主。有人说:中国虽然要民主,但中国的民主有点特别,是不给人民以自由的。这种说法的荒谬,也和说太阳历只适用外国、中国人只能用阴历一样。—《新华日报》1944年5月17日

7.按照中共的说法,一定要统一思想,统一思想,就是要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为引领,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在全党全社会形成统一指导思想和共同理想信念,切实把意志和行动凝聚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下,巩固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统一思想的目的是要坚定政治信仰,保持党员队伍思想上的纯洁性,确保在大是大非问题上保持清醒认识、在大风大浪中站稳正确立场。对于统一思想,新华社的看法是怎样的?

统制思想,以求安于一尊;箝制言论,以使莫敢予毒,这是中国过去专制时代的愚民政策,这是欧洲中古黑暗时代的现象,这是法西斯主义的办法,这是促使文化的倒退,决不适于今日民主的世界,尤不适于必须力求进步的中国…言论出版的自由,是民主政治的基本要件,没有言论出版的自由便不可能有真正的民主,不民主便不能团结统一,不能争取胜利,不能建国,也不能在战后的世界中享受永久和平的幸福…新闻自由,是民主的标帜;没有新闻自由,便没有真正的民主。反之,民主自由是新闻自由的基础,没有政治的民主而要得到真正的新闻自由,决不可能。—《新华日报》1945年3月31日

8.新华社作为中共的喉舌,请问对于此点,新华社如何看待?

作统治者的喉舌,看起来象自由了,但那自由也只限于豪奴、恶仆应得的“自由”,超出范围就是不行的。也就是说你尽可以有吆喝奴隶–人民大众的自由,但对主子则必需奉命唯谨的,毕恭毕敬,半点也不敢自由。—《新华日报》1946年9月1日

9.自2019年6月9日以来走上街头抗争的香港青年,被中共污蔑为“废青”、“暴徒”,关于此点新华社的看法如何?

中国青年在现阶段中所从事的运动,应该是争取民族独立,经济平等,和政治民主。为这三大目标而奋斗的人,在历史中就有他的地位。—《新华日报》1946年11月17日

10.在美国众、参两院通过《香港民主人权法案》后,川普总统于2019年11月27日签署成为法律;在2019年12月3日美众议院压倒性通过《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对于这两个法案,中共开动国家机器抗议美国侵犯中国内政,对于此点新华社的看法如何?

一个民主国家,主权应该在人民手中,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如果一个号称民主的国家,而主权不在人民手中,这决不是正轨,只能算是变态,就不是民主国家…不结束党治,不实行人民普选,如何能实现民主?把人民的权利交给人民!—《新华日报》1945年9月27日社论

注:本文中以黑字答复的部分均引自《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中引述的新华社的社评、社论,而具有讽刺意义的事情在于:在中共建政七十年的今天,这本书也同样在大陆成为了禁书,中共当初用民主和自由蛊惑中国人民并窃据政权至今七十载,在全世界人民共同掀起反共浪潮的今天,在中国共产党将要彻底退出历史舞台之际,我们每一个人包括新华社都要努力思考:我们是选择站在理想和正义一边?还是继续与狼共舞,甘作爪牙和鹰犬?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编辑:【GM06】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06

12月 10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