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哥”垂死挣扎,土共推行铁路全过程信息化

作者:  八角棒槌

12月5日开始,电子客票规程在墙内各火车站全面铺开。所谓电子客票,即取消纸票,直接刷身份证过闸进站(或二维码,码证绑定)。此前共产党一直在试点,去年11月先拿海南高铁环岛线开刀,后来试点逐渐增多,至于背后的意图,被试点的对象始终感觉不到,有感觉的也假装没感觉到,由此中共一直感觉良好。这次墙内全面铺开,中共有十分信心,很明显,它以为全民都感觉不到。

虽然我没坐过海南高铁,但至少还见过闸机。墙内闸机在设计之初,就把证件感应定位成了辅助功能,专用于服务来不及取票的乘客。以前用纸票时(蓝票),大略三秒过闸,现在换成身份证,时间至少翻倍。赶上周末、节假日或是春运,那场面似滤嘴不畅,半天挤出一个;一旦运气不济,碰到感应不灵时,半天挤不出一个。搭过路车的更糟糕,随时得防着被踩踏。遇上这种时候,整条队伍八成炸成一锅粥,谩骂声四起,但就不骂共产党,甚至也不骂检票员,到底只剩两种选择,不是互相骂,就是朝着空气骂。

当然,这些场面是我推出来的,毕竟规程才刚出,我也没见过,但我依然能保证结果的可靠性,进而推导出另一个结论:不管骂谁,既然骂了,就不可能感觉不到,背后的意图不说,糟心起码是有的。但这是受令者的事,不为发令者所关心,按托尔斯泰的说法,这两者之间的关系,就是叫做权力的东西。长久屈从于这种权力,人就会变得不像人,更像是货,准确说应该是生产在线的货品,或物流站堆成山的包裹。人被当成包裹,扫码后被快递员这么扔来扔去,感觉总归有些惨,但话说回来,能产生这种念头得有点敏感度才行。

倘若再敏感点,就会开始怀疑这背后的意图。嘴上说是为方便乘客更安全更快的过检,实际情况却恰恰相左,这就不得不让人质疑发令者的动机。先看看这条生产线的始末吧!首先购票环节,在线记录证件,线下则刷脸,身份被滴一次;然后进站刷脸扫证件,身份再被滴一次;第三步候车,在大厅被监控时刻滴着;乘车过闸时身份证再次被滴;列车行驶途中,再被检票的漂亮女乘务员笑瞇瞇滴一下;到站了还不放心,最后出站再来一下,方能确保出厂的货品合格……一趟下来,身份证被刷四次,这还不算换乘的,中共称此为“全过程信息化”,我认为是不准确的,至少后面得加上“监控”一词,但只要你敢提,它就敢抓,哪怕没人敢提,它也能抓,对CCP而言,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推行电子客票真正的动机就是为了更高效的抓人,目的显然是为了提高政治维稳的成效。假如还有人认为“无纸化”是出于环保考虑,未免有些天真。共产党脖子上的绳子勒得愈紧,挣扎的幅度就会愈大,会拼命伸胳膊蹬腿。电子客票的全面推行,实质是出于这种生理上的本能反应,与智慧无关。中共要通过这种手段彻底根绝“人证不匹配”的漏洞,达成一抓一个准。所谓的“失信人”只是玩个概念,至于怎么界定也不重要,因为我说你是你就是,既能抓人又能吓人。文贵先生说共产党彻底疯了,面对这么个疯子,样子确实有点吓人,但也仅仅只是样子,认识到这一点,很能提振勇气,照着那张狰狞的脸,冲过去就是一脚。

这几天没写东西,但一直在追路德节目。最近几期聊到军事,在我看来,这是个很重要的信号,意义等同于吃鸡游戏里不断收缩的安全区,最后迎来死斗模式,即以共灭共。其次文贵先生也提到墙内百姓上街,这么看,电子客票很大成分是冲此而来,毕竟这玩意对外不起作用。说到这,我倒挺赞成老江的说法,他说都到这份上了,还瞎折腾啥啊,不如辞职在家猫着,我想补充的是,好好猫着,只待振臂一呼!

文章观点仅代笔作者个人

编辑:【GM06】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06

12月 10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