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克对博布林斯基的重磅采访,路德社提前24小时做过预报

蒙特利尔战友团 laotou

校对 不动之光 上传 XM

图片来源:aizen-tt.livejournal.com

2020年10月27日曾经对闫博士多次采访的福克斯新闻记者塔克·卡尔森,在黄金档节目《塔克·卡尔森今夜》(Tucker Carlson Tonight)对托尼·博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进行了采访,福克斯新闻为此发表题为“合理的推诿:托尼·博布林斯基称拜登家族对2020年总统竞选风险的担忧不以为然”的文章。文章副标题:“博布林斯基说,他曾在2017年向吉姆·拜登提出了对乔·拜登涉嫌与一家中共国能源公司的合资企业有关联的担忧。”

全文如下:

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的前商业伙伴托尼·博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周二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称,乔·拜登涉嫌与儿子的商业交易有关联,这可能会使未来的总统竞选面临风险,但拜登家族对此不以为然。

博布林斯基是美国海军退役中尉,曾是华鹰控股(SinoHawk Holdings)的前首席执行官,他说,华鹰控股是中共国华信能源(CEFC)董事长叶简明和拜登家族成员的合伙公司。

“我记得我说过,‘你们怎么能逃过这一劫?你不担心吗?’”他告诉卡尔森。

博布林斯基声称当时吉姆·拜登笑了,“‘合理的推诿’,他在半岛酒店的帕尼苏拉酒店(Peninsula Hotel)直接对我说。”

采访中,他概述了2017年5月2日据称与乔·拜登的会面是如何发生的,福克斯新闻第一个报道了表明这样一次会面的短信。

博布林斯基说,推动这次会议的是拜登(乔),而不是他(吉姆)。

他说:“他们是在款待我,展现了拜登家族的力量,让我参与进来,并担任首席执行官的角色,与中共国华信能源(CEFC)合作,在美国和全球发展华鹰控股(SinoHawk Holdings)。”

他详细讲述了乔·拜登是如何参加米尔肯会议(Milken conference)的,会议部分是在贝弗利希尔顿酒店(Beverly Hilton Hotel)举行,以及吉姆和亨特·拜登是如何把他介绍给前副总统的。

在被问到这位前副总统为什么想见他时,博布林斯基说:“我没有要求与乔会面,是他们要求我见乔·拜登。他们把整个家族的遗产都押在了这里。他们完全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为什么在5月2日晚上10:38,乔·拜登会抽出时间见面——在一个人们看不到我们的圆柱后面,(乔)与我谈论他的家人、我的家庭,以及高水准的企业等事宜?”他说。

2017年5月2日的会面,发生在在2017年5月13日的前11天,福克斯新闻获得的邮件中包括,在13日他们讨论了与中共国能源公司达成商业交易中6个人的“薪酬待遇”事宜。这封邮件似乎将亨特·拜登定为“董事长/副董事长,具体取决于与CEFC的协议”, CEFC显然是指已经破产了的中共国华信能源有限公司。

邮件中有一条说明:“亨特(拜登)对管理层有一些期望,他会详细说明。”一份拟议的股权分配方案提到,“20”代表“H”,而“10由H持有”代表“大人物”?没有更多细节。博布林斯基一再说“大人物”是乔。

拜登多次否认与儿子的商业往来有牵连。

博布林斯基说,中共国华信能源(CEFC)告诉他,这是一笔1000万美元的交易,500万美元是向拜登家族提供的贷款,500万美元是他们对华鹰控股(SinoHawk Holdings)的捐资。

乔·拜登和他的竞选团队否认了这些指控。

乔·拜登在上周的总统辩论会上说:“我一生中从未从任何外国渠道拿过一分钱。我们了解到这位总统(指川普总统)……在中国有一个秘密银行账户,在中国做生意。你实际上是在说我收钱?我从来没有从任何国家拿走过一分钱。”

另外,拜登阵营还表示,他们公布了这位前副总统的税务文件和申报表,这些文件和申报表没有反映出任何与中国投资有关的情况。

拜登竞选发言人安德鲁·贝茨对福克斯新闻说:“乔·拜登甚至从来没有考虑过与家人做生意,也没有考虑过任何海外业务。他从未持有任何此类有商业利益的证券,也从未有任何家庭成员或任何其他人为他持有股票。”

博布林斯基还说,亨特·拜登和吉姆·拜登正在寻求像阿曼和卢森堡、法国和罗马尼亚等地完成交易,尽管他们没有资格这样做。

“他们唯一的招牌就是拜登的名字,”他说。

与此同时,他称赞其中一位商业合作伙伴詹姆斯·吉利亚(James Gilliar)“犀利”、“合情合理”,但吉利亚此前曾对《华尔街日报》表示,他“在任何时候都不知道前副总统有任何有牵连的事情。”

博布林斯基还表示,如果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亚当·希夫(Adam Schiff)的言论被收回,他不会就此公开此事,按希夫的说法博布林斯基是“俄罗斯造谣”活动的一部分。(面对这样的说辞)随后,他决定向联邦调查局、司法部、国会和媒体公开了自己的故事。

他说:“这不是一个政治决定,在我保卫我的国家之后,有人竟指责我的家人危害国家。”

至于这些交易对拜登管理团队意味着什么,博布林斯基说,他相信拜登和他的家人是“有损的”。

他说:“我只是不明白,这里给出的历史和事实,基于他们与中共国华信能源(CEFC)的历史,乔是如何不能在某种程度上受到影响。”

我认为美国人应该要求调查。

他还说,他收到了死亡威胁,已经向联邦调查局(FBI)谈到了他和家人面临的危险,但希望随着事实的曝光,他变得无关紧要。

他说:“希望我能离开舞台,希望我们的政府和拜登家族中的有正义感的人能够公开表明观点,向美国人民提供事实。”

原文链接:https://www.foxnews.com/politics/plausible-deniability-tony-bobulinski-biden-family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