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金融体系已经面临崩溃的边缘(第二部分)

作者:佚名

二、从向中央银行借款规模看中国商业银行资金来源的演绎

如图一所示,过去的十年,中国大陆商业银行向中央银行借款的规模快速增长,儘管外汇储备一直是中央银行最主要的资产,但是中央银行对商业银行的债权资产的规模却在逐年提升。2009 年年初,中央银行的外汇佔款为 15.08 万亿元,占中央银行总资产 20.71 万亿元的 72.82%,中央银行对商业银行的债权仅为 8378亿元,商业银行存放中央银行的款项为 8.18 万亿元,同时,中央银行还向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发行了 4.35 万亿元的货币,用以回笼因外汇佔款引起的货币超发。2009 年年初,中央银行对商业银行的债权仅佔商业银行存放中央银行款项的10.24%,中央银行对商业银行的债权也仅佔中央银行总资产的 4.05%。

从 2016 年起,商业银行向中央银行的借款规模发生了快速的增长。至 2016年年末,中央银行对商业银行的债权为 8.47 万亿元,较 2015 年末的 2.66 万亿元增长了 218.26%,同时,2016 年全年,中央银行票据发行的规模减少了 6000 亿元人民币,在当年中央银行对商业银行的净债权增加了近6.4万亿元人民币的同时,中央银行的基础货币却仅增加了 3.26 万亿元人民币。

2017 年末,中央银行对商业银行的债权进一步从年初的 8.47 万亿元扩大至10.22 万亿元,增幅达到 20.66%,佔商业银行存放中央银行款项的 41.92%。2017年度中央银行对商业银行的债权增加了1.75 万亿元人民币的同时,中央银行的基础货币却仅增加了 1.29 万亿元。

至 2019 年 10 月份,中央银行对商业银行的债权达到了 10.44 万亿元,在过去的十年增加了 12.46倍,占中央银行总资产 35.96 万亿元的 29.02%,占商业银行存放于中央银行款项 20.58 万亿元人民币的 50.73%。也就是说,商业银行存放于中央银行的发定储备金和超额储备金,有一半以上来自于向中央银行的借款。

这意味着:

1)作为中央银行重要的货币政策工具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的严肃性已经荡然无存,并且失去了其本身的意义。真实的存款储备金率只是名义规定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的一半,因为另一半的储备金是从中央银行借款借来的。

2)商业银行向中央银行大规模借款,不仅造成基础货币成倍扩张,也进一步导致了信贷增速的失控和经济泡沫化,同时也会促使商业银行的经营管理层产生道德风险,为商业银行的大量坏账埋下隐患。

3)商业银行向中央银行大规模借款,使真实的储备金远低于法规规定要缴纳的储备金,因为超过一半的储备金是来自于向中央银行的借款,丧失对储户的基本保护。

4)商业银行向中央银行借款的期限、用途、规模均缺乏统一的标准和外部监督。商业银行长期、持续、大规模向中央银行的借款最终将导致中央银行滥用 “最后贷款人”的角色,是导致全社会债权债务关係紊乱的根源。

三、中国商业银行的法定储备率因大额的货币超发失去对储户的保护意义

我们进一步地从微观层面挖掘商业银行向中央银行的借款规模。表一列示了于 2019 年 6 月份,向中央银行借款规模佔存放中央银行款项比例最高的前 10 家商业银行的情况。

所有在上海、深圳、香港上市交易的 51 家大陆中资银行中,向中央银行借款占存放中央银行款项比例最高的为华夏银行,占比为78.25%,江苏银行、杭州银行、上海银行、光大银行、民生银行、招商银行、南京银行、中信银行、交通银行均排名前十,并且佔比均超过 50%。这些商业银行存放于中央银行的款项有一半以上来自于向中央银行的借款,华夏银行、江苏银行存放中央银行的款项中有大约四分之三来源于向中央银行借款;杭州银行、上海银行、光大银行存放中央银行款项中有大约三分之二来源于向中央银行借款。

同时,将商业银行存放于中央银行的款项扣除商业银行向中央银行申请的借款作为商业银行的储备金淨额,我们发现,商业银行的真实储备金已经远低于正常经营的商业银行的最低标准。在这些商业银行中,华夏银行的真实储备金率仅为 2.33%,江苏银行、上海银行、民生银行、杭州银行的真实储备金率也仅为 3.63%、4.06%、4.08%、4.16%。也就是说,客户存放于这些商业银行的每 100 元现金,只有大约 4 元储备金备用于客户提款,中央银行通过法定储备金率对储户的保护机制荡然无存。

不仅如此,这些商业银行还通过同业存放、同业拆借、回购交易、发行金融债券等方式相互举借债务,以弥补自身头寸的不足。根据 2019 年 6 月末的财务数据,全部上市的 51 家中资银行中,兴业银行、上海银行、天津银行、锦州银行、青岛银行的同业负债佔银行总负债的比例也最高,分别为 41.00%、40.25%、40.14%、39.53%、38.90%。华夏银行、民生银行、江苏银行、杭州银行不仅向中央银行大规模借款,向其他金融机构借入的同业负债佔总负债的比例也很高,分别占总负债的 37.42%、36.72%、36.18%、33.84%。金融机构之间大规模地相互拆借资金,形成巨额债权债务关係,更容易引发金融风险传导,加剧金融体系的系统性风险。

一直以来,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中国银行都是中国金融信贷体系领域最重要的商业银行。这四家银行除工商银行外,至 2019 年6 月末,均形成了向中央银行的巨额借款。其中,中国建设银行、中国农业银行向中央银行的借款规模分别达到 4467.69 亿元人民币、4706.30 亿元人民币,中国银行在 2019 年 6 月末向中央银行的借款规模达到了惊人的 9131.85 亿元人民币。而在十年前的 2009 年末,建设银行和农业银行仅向中央银行的零星借款,金额分别为 600 万元人民币和 5800 万元人民币,中国银行于 2009 年末向中央银行的借款规模也仅为 616.15 亿元,作为代表中国政府管理外汇的中国银行在过去的十年向中央银行的借款规模增加了将近 15 倍。中国银行于 2009 年末、2019 年 6月末的存放中央银行款项分别为 10860.37 亿元、21347.6 亿元,中国银行最近十年的存款中央银行的款项几乎 100%来源于向中央银行的借款。

诚如我们从作为货币当局的中央银行资产负债表看到的那样,2016 年是商业银行向中央银行借款规模快速增长的一年。上市银行中,盛京银行当年度向中央银行的借款规模增加了 16.47 倍,上海银行(16.27 倍)、宁波银行(14.29 倍)、光大银行(11.60 倍)、建设银行(9.45 倍)、江西银行(7.76 倍)、南京银行(6.32倍)、青岛银行(5.49 倍)、平安银行(5.27 倍)、浦发银行(5.24 倍)、九台农商银行(5.21 倍)、苏州银行(5.19 倍)均在涨幅的前列。

四、一个疑问:钱去哪里了?

诚如我们从作为货币当局的中央银行的资产负债表看到的,外汇准备是中国中央银行最主要的资产来源,中国中央银行通过结售汇制度创设基础货币,并形成对存款性金融机构的债务。 2016 年之前,中央银行基础货币发行的主要来源为外汇佔款,从 2016 年开始,中央银行对存款性金融机构的债权开始快速增长。2016 年当年中央银行对商业银行的净债权增加了近 6.4 万亿元人民币(中央银行对存款性金融机构债权的增加额加上中央银行票据发行净减少额)的同时,中央银行的基础货币却仅增加了 3.26 万亿元人民币,有约 3.14 万亿元人民币的现金流出了商业银行体系,同时,我们注意到,中央银行的外汇佔款 2016 年度恰好减少了 2.91 万亿元人民币,也就是说,于 2016 年度,商业银行向中央银行借入
全部债务,几乎全部转成了外汇流出了商业银行体系。

图二表明了过去十年中国商业银行存放于中央银行的净债权(商业银行存放于中央银行款项减去商业银行向中央银行借款后的轧差)和中国中央银行外汇佔款的变化。2014 年 5 月份,中国中央银行外汇佔款的规模达到了 27.30 万亿元人民币,此后逐步下降,至 2016 年年末至今稳定于 21.9 万亿元人民币至 21.2 万亿元人民币之间,而同期商业银行对中央银行的净债权却减少了 4.79 万亿元人民币。值得注意的是,中央银行向商业银行融出资金,形成商业银行对中央银行的借款,尽管会导致基础货币的增加,但不会导致商业银行对中央银行的净债权的增加或减少,因为每形成一元商业银行向中央银行的借款的同时,也形成了对等的一元商业银行存放于中央银行的款项。当商业银行对中央银行的净债权大幅下降的时候,一定是有巨额资金流出了商业银行体系,也就是说,有 4.79 万亿元人民币现金流出了商业银行体系。

从作为储备当局的中央银行资产负债表中我们看到,自 2016 年年末至今,流通中的现金仅增加了大约 4000 亿元人民币,其他储备及负债类科目增加较多的有:政府性存款增加了 18595.03 亿元人民币,非金融机构存款增加了 14027.34万亿元人民币,其他负债增加了 10980.97 万亿元人民币。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储备当局的中央银行通常不会与非金融机构发生业务往来,非金融企业通常也不会在中央银行直接开立支付结算账户,非金融企业直接将巨额资金存放于中央银行不符合中央银行的正常经营职能。

五、结论

过去十年,中央银行通过向商业银行发放贷款增加储备货币的供应,其对存款性金融机构的债权规模增加了近 15 倍。商业银行通过将其吸收存款的一定比例向中央银行缴存法定存款储备金并预留一定的超额储备金的形式保护客户的提款需求,但是现在,存款性金融机构中超过一半的法定储备和超额储备来自于向中央银行的借款。中央银行不仅通过公开市场操作(OMO)、常备借贷便利(SLF)、中期借贷便利(MLF)、补充抵押贷款(PSL)等方式大幅扩大其向存款性金融机构发放贷款的规模,还通过降低储备金率的方式增加全社会的金融杠杆。

在中央银行无节制的宽鬆货币政策下,商业银行在过去十年也快速扩张了其资产负债表规模,个别商业银行不受限制地向中央银行借款,一方面,使其信贷规模快速扩张,形成金额巨大的不良资产,另一方面,因其大部分的发定储备和超额储备来源于向中央银行的借款,个别商业银行的储备资金的 2/3 至 4/3 来源于向中央银行的借款,其真实的储备资金几乎完全丧失了对储户提款的基本保护。中国银行自 2009 年以来的几乎全部新增储备资金都来自于向中央银行的借款。

从中央银行创设储备货币的结构看,大约在2014 年上半年,中国国家外汇储备增加至 4 万亿美元,外汇储备的增加一直是中国中央银行创设储备货币的最主要来源。2014 年以后,储备货币的结构发生了戏剧性变化,在中国对外贸易仍保持持续顺差的环境下,中国的国家外汇储备却戏剧性地减少了一万亿美元,中央银行对商业银行的债权填补了这一基础货币来源的缺口。由此可见,过去的五年,中央银行创设基础货币的来源从外汇储备转移至中央银行对商业银行的债权,不仅导致中国国家外汇储备大量流失,也是国内金融环境大幅恶化,债权债务关系紊乱,物价上涨,通货膨胀的根源。

自 2016 年末以来,中央银行仍持续通过大规模向商业银行提供借款以增加储备货币的同时,商业银行存放于中央银行的款项却戏剧性地减少了 2.83 万亿元人民币,大约 4.79 万亿元人民币现金有利于商业银行体系之外。同一时期,除财政性存款增加了 1.86 万亿元人民币之外,存放于中央银行的非金融机构存款增加了 1.4 万亿元,其他负债增加了 1.1 万亿元。

商业银行向中央银行不受限制和制约地借款,并依赖中央银行的借款作为主要的应付支付结算的资金来源,不仅导致房价物价上涨和资产泡沫,也严重损害了商业银行自身的信誉,使商业银行自身的不良资产得以隐藏和掩盖。尽管在全球主要经济体中,人民币资产的利率是最高的,同时人民币币值也是主要经济体中最脆弱的币种,以信贷市场为主并且缺乏金融风险分散功能的中国金融体系已经处于崩塌的边缘,如果人民币汇率大幅贬值,目前相对较高的人民币资产利率难以覆盖其贬值损失。全球主要金融机构应该尽快结清与中资金融机构的债权债务关係,并终止相关的代理结算和支付义务。包括四大核数师事务所在内的核数机构应该对中资商业银行表内资产和理财业务进行更严厉的核数,以避免自身成为下一个“安然”。

接上篇第一部分:https://test.gnews.org/zh-hans/46286/

延伸阅读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
http://www.pbc.gov.cn/tiaofasi/144941/144951/2817252/index.html
中国人民银行历年统计数据
http://www.pbc.gov.cn/diaochatongjisi/116219/116319/index.html
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信息披露
http://www.sse.com.cn/disclosure/listedinfo/announcement/
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信息披露
http://www.szse.cn/disclosure/listed/notice/index.html
香港交易所披露易
https://www.hkexnews.hk/index.htm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发布:GM30

1+
4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8 月 之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46892/ […]

0
trackback
w88
8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Information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46892/ […]

0
trackback
sex
9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46892/ […]

0
trackback

[…] 第二部分链接:https://test.gnews.org/zh-hans/46892/ […]

0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2月 06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