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的财务崛起 – 拜登

编辑:文w、天使

拜登家族的财务崛起,揭示了这个家族非正常的飞速发展进程,这与海南航空公司的飞速发展进程如此相似,非正常规律或逻辑的事情,背后一定是妖。以下列举拜登家族与CCP、乌克兰等勾兑的重要事件,也许可以更清晰的展现拜登家族与CCP狼狈为奸盗取中国和乌克兰人民的钱财,践踏美国宪法的罪恶。

2010年4月7 – 9日

亨特·拜登 北京,Thornton 林俊良 Bulger, 国有金融机构会面

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2010年4月8日

2010年4月12 -13日

乔·拜登和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参加华盛顿核安全峰会

2011年4月18 – 20日 (亨特离开台湾后访问中国至4月22日)

亨特·拜登与桑顿董事长Bulger和首席执行官林俊良,台湾的主要银行和金融机构,

亨特成为Rosemont Realty高级顾问,2010年收购BGK公司

2012年2月17日

乔·拜登和习近平(副主席), 加州(2011年到2012年会见时间共计)25小时,探讨美国电影公司在中国市场的准入问题

2012年2月19日

亨特Seneca Global Advisors 环球顾问公司, 代表美国巨点能源技术初创公司Great Point与万向集团就4.2亿美元的股权投资和12.5亿美元的项目融资进行洽谈。当年外国风险投资资金进入美国的最大一笔投资。

2012年,纽约, Devon Archert与渤海产业基金的李祥生Joanthan Li

亨特·拜登是Orient Capital Research东方资本研究高管,2010年曾与渤海产业基金主要利益者多次会面, 与杨洁篪结交

2013年 6月11日, 林俊良与渤海产业基金高管会面        

         6月13 – 14日 亨特,布尔格,林俊良和阿彻 上海会面

          6月15日,亨特在北京

2013年渤海华美签署协议

2013年12月4日,乔·拜登访华,会见渤海华美首席执行官李祥生,亨特·拜登陪同乌克兰总统维克托-亚努科维奇中国正式访问,签署了许多促进双方贸易和投资的商业交易(渤海商品交易所,渤海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公司)                            

2013年12月16日,乔·拜登和亨特·拜登,上海自贸区,注册渤海华美(上海)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BHR)。

2014年5月7日到8日,根据FOIA记录,亨特第5次访华,原因未公开。

2015年11月16日的一个存档版本中亨特·拜登被列为董事之一。是Rosement Seneca合伙企业(Rosement Seneca Partners)的管理合伙人及Boies Schiller Flexner LPP律师事务所 (Boies Schiller律师事务所) 的法律顾问。

2017年10月23日,亨特拜登收购渤海华美 10%的股份(通过他的投资实体Skaneateles LLC,并担任董事至2020年4月20日。 此前他是通过其他控股公司进行投资。 经过不到2年的拆分,HEINZ出局。2019年10月13日的声明中,亨特拜登是 Boies Schiller律师事务所的法律顾问,并为与乌克兰有关的Burisma能源公司Burisma Holdings Limited改制等举措提供建议。中国私募基金的有关网站上有亨特的中文名字。

自此拜登家族的财富迅速暴增,开始与中共和乌克兰利益捆绑争斗的罪恶之旅。

乔·拜登是在乌克兰有影响力的美国政要,其儿子亨特及其美国商业伙伴德文·阿彻Devon Archer勾结乌克兰石油和天然气公司Burisma的财务总监,并和三名乌克兰检察长维塔利·耶拉玛Vitaly Yerema和尤里·卢琴科Yuriy Lutsenko积极帮助Burisma逃脱了盗窃乌克兰石油和天然气资产的责任,从而掩盖为其掠财的目的。

只有乌克兰总检察长Viktor Shokin肖金,将兹洛切夫斯基财产扣押起来,并发出令其返回乌克兰逮捕令。乔·拜登通过在美国的地位和权利罢免乌克兰总检察长肖金并逼迫其离职。为了实现自己家族利益,不惜毁掉美国名誉与利益。

随后兹洛切夫斯基聘请了一家具有政治背景的DC公司Star Strategies,游说美国国务院改变这一政策。乔·拜登成为美国政要后不久,2014年2月,兹洛切夫斯基以每月最高160,000美元的价格聘请了亨特·拜登及其合伙人德文·阿彻Devon Archer作为Burisma董事会成员,表面上为公司治理提供咨询,都不要求他们去乌克兰参加董事会会议。私人公司Burisma几乎不需要公司治理建议。并且亨特·拜登和阿彻实际上是公司股东,那么为这些服务付出的代价真是惊人的。 

亨特·拜登和阿彻通过乔·拜登联络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游说国务院高层,包括与克里会面(  文件证明这一点)。佐洛切夫斯基以拜登的已故儿子博(Beau)的名义为特拉华州的一家慈善机构做出了巨大贡献。阿切尔还为克里的女儿举行了$ 10,000的盘子筹款活动

国务院敦促乔·拜登解决因亨特·拜登的活动引起的明显利益冲突。亨特·拜登曾在电视采访中公开表示,他在加入Burisma之前曾与父亲讨论过合作事宜,但乔·拜登却什么也没有做。

2014年4月中旬,英国冻结了兹洛切夫斯基2300万美元的资产。2015年1月,英国释放了这些资产,因为在随后的10个月中,当时由乌克兰总检察长耶拉玛Yerema领导的乌克兰检察官办公室拒绝提供证据支持英国的扣押,实际上是与兹洛切夫斯基的律师合作以释放资产。乔·拜登通过发言人声明:“亨特是私人公民和律师,副总裁不参与该公司,也不认可任何特定的公司。”他没有透露有关叶雷马(Yerema)行为不检的消息。2015年2月10日,乌克兰政府解雇了叶雷马(Yerema)总检察长 ,经证实他已从Burisma收到了700万美元的贿赂。 

通过上述被郭先生爆料文件中梳理得出,乔·拜登一直利用在美国政坛的地位和权利指使其儿子亨特·拜登联络美国各界政要高层,使其权利最大化,以至于可以干预他国政治,从而达到持续为家族敛财的目的。今天路德时评也揭示乔·拜登同时通过乌克兰贩卖美国军火给中共,中共(CCP)不光通过其子亨特·拜登变相勾兑、捆绑美国政要,还将美国军火收入囊中,并将早已经行一带一路规划的乌克兰这一资源胜地与乔·拜登家族利益相捆绑,最终达到奴役美国的目的。

相关信息源:

https://www.hsgac.senate.gov/imo/media/doc/HSGAC_Finance_Report_FINAL.pdf
https://www.nytimes.com/2015/12/09/world/europe/corruption-ukraine-joe-biden-son-hunter-biden-ties.html?referringSource=articleShare.
https://www.nytimes.com/2015/12/09/world/europe/corruption-ukraine-joe-biden-son-hunter-biden-ties.html?referringSource=articleShare.
https://twitter.com/EricTrump/status/1317482157812613122?s=20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snow

10月 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