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香港手足书,香港手足加油!

亲爱的香港手足:

自2019年6月9日二百万香港同胞上街抗争以来,到现在已经历时半年之久,在这场抗争中作为内地同胞,我们一直用自己的方式在关心这场抗争,在这场抗争中我们看到了勇于抗争的手足用自己的鲜血、生命及冒着因受准化学武器袭击而在未来罹患癌症和各种其它怪病风险的代价,去与黑警抗争、与穿着港警外衣的解放军的抗争、与出卖港人利益与中共勾结残酷镇压和迫害香港同胞的行政当局抗争、与来自大陆福清的黑帮抗争、与香港的黑社会抗争,在这场抗争中加害我们手足的恰恰就是我们的香港同胞、大陆同胞。

所以这封信是大陆手足写给香港手足的,作为大陆的手足,我从未踏足过香港,作为大陆的普通百姓,

我感受不到大陆吸引外资的百分之八十由香港输入;

我感受不到香港在1957年、1962年、1972年和1979年接纳的由大陆逃港的官方记载的56.5万多人次;

我感受不到1998年大陆洪灾中香港向内地的居世界第一的捐款6.8亿;

我感受不到2008年1月中旬和2月中旬,中国南方遭受五十年不遇的雪灾中,香港对于大陆施予的援手;

我感受不到2008年5月12日汶川地震后香港同胞对于大陆的捐款超过230亿;

这些我感受不到的历史都已经以各种形式被记录下来,这些都被不愿意淡忘的我们铭记在心,不管官方怎么淡化或者以官媒对残破的记忆进行格式化处理都不能抹杀掉。

作为一名普通的百姓,我能感受到的是八十年代起香港的影视文化对正是青春少年的我的哺育;我能感受到的是1989年由北京席卷全国的学生运动中香港同胞对于同样追求民主和自由的大陆同胞的支持和帮助,以及时至今日每到六四香港同胞以各种形式去悼念“六四”的活动。

自2019年6月9日以来香港手足一次一次的上街和抗暴,是的,这场自2019年6月9日以来的抗争就是“八九六四”的延续,可是这是一次在抗争发起之初就已经被官方定性为“暴动”、参与者被定性为“暴徒”的对中共暴政的抗争,与“八九六四”不同的是,与香港一桥之隔的很多大陆同胞也与官方一道对香港手足喊打、喊杀,这是我非常痛心的。

当我在社交媒体中转发“香港人是同胞不是敌人,不要对香港同胞喊打喊杀”这样的文章时,在评论中有人问“你到底是哪一面的?”,我的回答是:“香港同胞与八九六四被刑求、被枪杀的大陆同胞是一面的,所以我和香港同胞是一面的”,对于那些叫嚣对香港同胞喊打、喊杀的人,他们也是同胞,但他们不是手足。在香港手足69上街之后在社交媒体广传的《致广大内地同胞书》由于防火墙的阻隔,墙内的大部分同胞都看不到,但是我看到了,我的家人也看到了,我们边看边流泪,是的“这不是一场关于港独、关于香港要与内地割离的抗争。这是一场由一群勇敢、正直和善良的内地同胞,在三十年前于天安门广场外,所遗下的悔恨、鲜血与泪水中,所灌溉而成的抗争。”

看到真相的手足,不管是在大陆、还是在香港、还是在海外,我们都看清了我们所要面对的同样的敌人,那就是高高在上的、以傲慢心态试图镇压和歪曲香港手足的暴政集团,在这一场抗争中,身处大陆的我们或者由于胆怯、或者由于被限制离境,我们不能在香港街头与香港手足共同抗暴,我们除了伤心流泪、除了转发、除了给法治基金捐一点微不足道的捐款,我们做不了更多;我们哪怕在微信朋友圈发个支持的短信或转发被自杀的陈彦霖、被坠楼的周梓乐以及其它被枪击手足的视频都有可能被喝茶、被刑拘,这就是我们共同面对的暴政集团。

在这场抗争中,每一个走上街头的手足都是一滴水,正是一滴滴的水汇集成了反抗暴政的洪流;在此请原谅我的胆怯和卑微,我是一滴水,但是不能加入到香港街头抗暴的洪流,可是我们每一滴水都在用我们自己的方式和力量去击穿暴政的顽石,如果需要一万滴水最终去击穿它,我们哪怕没有作第一万滴最终击穿暴政的那一滴水的荣幸,我们依然是击穿暴政的万滴水中的一滴!

香港手足加油!

五大诉求,缺一不可!

兄弟爬山,各走一边,我们最终必将在胜利的喜玛拉雅汇集!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作者:Sandiago

【GM06】发布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06

12月 06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