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全球作恶 世界为其买单

11月28日,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的国际网络政策中心(ICPC)发布了中国科技巨头全球扩张状况的第二份报告《绘制更多中国科技巨头的地图:人工智能和监控》。
新报告增加了11个公司和组织,主要分布于AI领域:科大讯飞(iFlytek),旷世科技(Megvii),字节跳动(ByteDance,拥有TikTok),商汤科技(SenseTime),依图科技(YITU),云从科技(CloudWalk),大疆科技(DJI),美亚柏科(Meiya Pico),大华科技(Dahua),宇视科技Uniview和北斗卫星定位系统(BeiDou)。

同时ASPI的国际网络政策中心更新了其公共数据库,该数据库反映了23家中国主要科技公司的全球扩张情况。
项目提供的交互地图展示了23家参与作恶公司在全球的存在分布情况:
26,000多个数据点;
2500多个海外业务点;
447个大学和研究机构的合作伙伴关系;
115个智慧城市或公共安全解决方案项目;
45个国家/地区拥有88个5G关系;
96个国家/地区建立295个监视关系;
145个研发实验室;
63条海底电缆,20条租赁电缆和49条地面电缆
208个数据中心;
342个电信和ICT项目。

这些密密麻麻的点和线组成了一张网,从中国发散,包裹了东南亚、西亚、中东、非洲、欧洲、澳洲、南美洲、北美洲…密密麻麻将整个地球包围。

点击查看交互地图
https://chinatechmap.aspi.org.au/#/map/

一、这些公司除了在中国国内在技术支持方面参与了中共对人民的监控及镇压活动,也正快速地向全世界扩张。

报告收集了大量翔实的公开资料,揭示这些技术巨头在中国国内与政府、公安机密切合作,深度参与对中国人的监控、压迫项目。
如新疆当局利用数据和人工智能开创了新型的社会控制方式。新疆政府使用一个名为“一体化联合行动平台”(IJOP)的数据管理系统,以预测方式识别涉嫌持有极端主义观点和犯罪意图的人。一份2017年6月25日的公告显示,在新疆的南疆,该系统仅仅一个星期就侦测到24412个嫌疑人,其中15683人被送到所谓的教育训练营(拘禁营的委婉说法),806人被刑事拘留。
这只是其中一个案例。
同时中国的科技巨头公司也在向全世界急剧扩张。中国在新疆完善并稳步扩展到全国其他地方的严酷的技术监视系统,越来越讨得世界各地的非民主政权的欢心;并且一些项目在民主国家、国际组织也有渗透。除了实体的扩张,这些公司还将全球各地收集的海量数据传回中国,这些信息包括人体生物信息、地理位置信息、网络用户数据等。

1、美亚柏科2013年起与公安部合作一带一路援助项目,在中亚、南亚,为包括越南、斯里兰卡等超过30个国家的警察提供50多个培训课程。每个地方都有派专业技术人员进行技术交流与交换。有分析称这使美亚柏科在中国和欧洲之间可能起着“安全走廊”的作用。
美亚柏科还出售取证和移动黑客设备设备给俄罗斯军队;为国际刑警组织提供培训。

2、云从科技帮助津巴布韦独裁政府建立国家面部识别数据库和监控系统,这种全国性基础设施规模的项目,超越了原先单纯的监控技术出口,达到了“数据殖民主义”的程度,这可能重塑当今的地缘政治。
作为一带一路的国际建设交易的一部分,2018年3月津巴布韦和云从科技达成协议。云从科技帮助津巴布韦政府建立人脸识别系统数据库和监视系统,津巴布韦则提供数百万公民的生物数据。双方的数据交易,使云从公司面部识别技术在对黑色人种的探测上更加完善,打开了新市场大门。

3、北斗卫星定位系统的全球扩张。
2013年,,巴基斯坦第一个与中国签署官方协议,北斗为其提供军、民用途服务。
之后,北斗与文莱签署协议,以重度补贴后的价格为其军队和平民用途提供技术,包括加密服务。
近年北斗与其它国家包括美国、俄罗斯的卫星定位系统建立了互通。还与南亚,东南亚国家签署协议,这些国家可以接入北斗服务,同时北斗可以在当地建立永久参考站,这又增加了北斗在中国境外的定位精确度。
2014年中国宣布计划在泰国建设220个参考站,并且形成总计1000个的参考站网络跨越东南亚。该地面网络有助于提高卫星信号后期处理的精确度,使终端用户收到信号的更加精准。
2014年,北斗以武汉大学为代表与澳大利亚签署协议,建立正式合作机制。武汉大学提供设备在澳大利亚建立了3个地面站,配备由中国电子信息技术集团(CETC)建设的接收设备。中国电子信息技术集团是中国最大的国有国防公司之一,而武汉大学与中国人民解放军(PLA)有着密切联系,此前曾被美国和台湾政府指控进行网络攻击。北斗这一行动引发了澳洲学术界和媒体的审视。

二、外国资本投资了这些作恶的公司,资助了中共的恶行。

不仅新疆,整个中国都在监控、安全方面有巨额投入,中国公安部的天网工程、雪亮工程目标是到2020年能全面监控14亿中国人。如海康威视、大华这些公司从政府取得的合同超过了10亿美元。庞大的政府合同,还有倾斜政策,吸引了追求高额利润的投资者包括外国投资机构对相关中国科技企业投入巨资。

有投资公司:日本软银集团、美国IDG 资本l、伦敦的富达国际(波士顿的富达投资的子公司),新加坡的淡马锡控股,美国的私募股权公司银湖资本、老虎基金,以及美国电信高通公司的风险投资部门等。

有外国大学和公共退休金计划基金:美国超过17所大学和公共养老金计划已将资金投入其中一些风险投资基金;美国两个最大的公共退休基金加利福尼亚州教师退休基金、纽约州教师退休基金拥有海康威视的股份。
澳大利亚最大的银行集团之一麦格理银行在拥有旷世科技初创时就投入巨资。
即使这些公司没有在国外交易所上市或收到国外风投投资,它们也可能从BAT获得投资,而BAT在美国证券交易所交易。

报告一针见血指出:西方资本市场资助了中国的大规模拘禁和日益复杂的镇压手段。
报告最后提醒西方政府和公司,这些中国科技巨头掌握了尖端科技,但它们服务于独裁政府,不受隐私人权问题的约束。所以,制定风险缓解策略至关重要,尤其是在关键技术领域。

点击查看交互地图:
https://chinatechmap.aspi.org.au/#/map/
报告链接:
https://www.aspi.org.au/report/mapping-more-chinas-tech-giants

撰写:GM47

1+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8 月 之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46248/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Read More Information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46248/ […]

0

热门文章

GM10

12月 06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