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觉醒的极少数和未醒的大多数

每当在网上看到对墙内众多不觉醒的同胞的批评的时候,我内心总是隐隐做痛,作为在墙内的一名普通百姓,在骨子里我并不认为自己没有觉醒,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我们周围的大多数人并没有觉醒,比如他们对中美贸易战的误判,比如他们对于香港同胞、台湾同胞、西藏同胞、新疆维吾尔同胞的恶毒攻击,这些都让我听了不寒而栗,那么为什么受到同样的教育、接触同样的资讯会有不同的结论呢?其实根源在于每一个人是不是有独立思考的能力,这些独立思考建立在每一个细微的事件之上。

比如在由三聚氰胺奶粉造成大头娃娃之后,先是在形式上处理某几个当事官员,然后对于维权的家长采取强力维稳、杀一儆百的方式制造寒蝉效应,稍后又把当初处理的涉事官员重新起用;

再比如勇敢揭露地沟油的记者在把真相披露以后,地沟油依然在全国肆虐甚至以各种方式扩散到世界其它地方,但是披露真相的记者李翔却身中十余刀,死于警方定性的“抢劫杀人”;

再比如出现疫苗事件后,对于问责的父母不是解决疫苗体制的问题而是用刑拘的办法解决提出问题的当事人,对于整个疫苗管理系统,我们看不到任何的改变;

经历这些假之后,我们应该知道:现在台上的这些人与制造所谓“三年自然灾害”的祸手、与历次政治运动中挑动群众斗群众造成数以千万计同胞死亡的祸手、与指令PLA在八九年北京开枪镇压示威群众的祸手都是同一批人,是的,他们都是一伙的。

伴随着“爆料革命”的出现,我们知道了共产党的国企是假的,我们知道了共产党的银行是假的,我们知道了共产党的军队是假的,我们知道了共产党的药品是假的,我们知道了共产党的奶粉是假的,这种假的清单在一步一步的拉长,那么共产党最真实的一面是什么呢?那就是用谎言和暴力编织出层层密织的网,用这张网对十四亿中国人民(对于这个数字我也怀疑是假的)进行敲骨吸髓式盘剥,并确保这张网万年不破、永续运行,这张网从尚孕育在母体中的生命个体就开始运作,计生系统用不可挑战的权力决定这个生命个体能不能“合法”出生,在每个个体出生后又要面临毒奶粉、假疫苗、毒食品、毒空气的挑战,在这个国家活着其实是非常冒险的,能够活下来则是非常幸运的,在克服了毒奶粉、假疫苗、毒食品、毒空气和各种人为的意外事故的挑战进入学校后,这张网再进一步用洗脑的教育去奴化你的思想、打磨你的个性,让每个个体失去辨别真伪的能力,最终把每个个体打造成专制体系之下听话的零件,成为这个体制得以永续运转的奴隶和韭菜,并进一步输出谎言和专制到全世界,达到永远统治和奴役全球人民的目的。

在这里我倒是希望大家能够原谅墙内众多无数愚昧的群众,正如俄罗斯政治家亚历山大·伊万诺维奇·列别德说:“一个国家只有百分之五的精英,还有百分之五的败类,余下百分九十都是跟着跑的。不是跟着精英跑,就是跟着败类跑。”爆料革命只能唤醒能够被唤醒的人,按照列别德的说法,爆料革命的战友们最多也只能算是总人数的百分之五,我非常荣幸我能够把自己划到这百分之五的基数里,爆料革命所要面对的也不是剩下来的百分九十五,而只是那最邪恶的百分之五的盗国贼,我们正在面临的是人生千古未有的大变局,用爆料革命的“真”、“善”、“狠”去破共产党盗国贼的“假”、“恶”、“丑”,所以当我们在战斗的时候我们不必为大多数的愚昧而感到心寒或者落魄,我们可以引以为豪的是:我们正在追随我们的信仰去实现我们的理想,这也是每当看到香港同胞在为自己、为子孙的未来而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而走上街头,冒着被鸡奸、群奸、轮奸、莫名消失的危险毅然决然走上街头总是被感动、被刺痛;看着香港同胞被虐杀、被自杀、被消失的时候我们对于恶警黑警的咬牙切齿的恨和对于香港同胞所遭受苦难的发自内心的痛,我永远不希望香港、台湾被共产党统一,作为大陆同胞我不希望他们遭受我们所遭受的这一切,也最诚挚地感谢香港同胞和在第一线与香港同胞并肩抗暴的大陆同胞,谢谢你们,因为有了你们,香港才有光辉的未来;因为有了你们,大陆同胞才有光辉的未来;因为有了你们,这个世界才有更光明的未来。

以上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

作者:Sandiago

【GM06】发布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06

12月 05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