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盗国贼? 盗了哪个国?

撰稿: michelle喜乐DE 图片: 千鸟

由郭文贵先生发起的爆料革命,从2017年开始就听到郭先生口中,说出的”盗国贼”3个字。这对我们来说并不陌生,但是非常抽象。今天看了<台风调查公司> 2020年9月29日的调查报告,才知晓其中猫腻。

Hunter Biden 是正在和川普竞选2020年总统的候选人Joe Biden的儿子。Hunter 从2012年起大肆收受中国国有资金,第一笔交易—万向。万向集团总部设在杭州,是一家经营多年,政治上人脉极广的工业集团,创始人鲁冠球曾在2011年1月与Obama前总统会面,并聘用了Obama的盟友,前芝加哥市长Richard Daley (2011-2012曾任Obama白宫 幕僚长 ),Hunter此前曾为其兄弟商务部部长William Daley工作。

而鲁冠球在80年代认识习近平的父亲, 并与2000年初担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相识相交。2012年的2月19日Hunter的Seneca环球顾问公司 (Seneca Global Advisors) 作为咨询顾问,代表美国一家能源技术初创企业-巨点能源 (GreatPoint)就4,2亿美元的股权投资和12,5亿美元的项目融资经行洽谈,这是当年外国风险投资资金进入美国的最大一笔投资。双方同意在新疆共同开发建设一个煤制天然气, 就在该项目的签字仪式上中美政府高管均出席了。这种商业活动显然加入了二国的政治影响。这与Joe biden声称的其子与中共的商业活动不了解更加不可相信,他在撒谎。

自万向给马赛诸塞州的“Great Point“提供了数百万美元后,也从Biden参与美国政策决策中得到了好处,2013年万向收购了A123的破产资产,并在2014年赢得Fisker汽车公司的资产破产拍卖,于是顺理成章的拥有了A123和Fisker的汽车技术,还有甚者获得可能被中共军方使用的敏感技术,而这破产的2家公司都有部分资金是美国政府贷款,在特拉华州 (Biden的家乡) 制造汽车,中共得来的技术是由美国纳税人的钱来开发的,这就变相的盗取了美国人的财富。而这一切都发生在Obama执政期间,Joe Biden也是其中中共的说客,美国的朝野人物,深厚影响着美国对中共的决策。

而在2012年之前,Hunter频繁的游走中共,先后会见了中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National Council for Social Security Funds), 高瓴资本(Hilhouse Capital), 太平洋国际交流基金会(China-United States Exchange Foundation), 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中投), 中国人寿保险公司 (中国人寿 ) , 中国邮政储蓄银行 (邮储银行 ) ,北大方正集团(北大方正 )。这为他在2013年与中共的第二个交易—渤海华美奠定了基础。由于Joe Biden担任在美国政策和外交政策相关的高级职务,使Hunter在参与渤海华美(BHR)合伙制基金畅通无阻,基金的存在就是将政治贿赂以非正常的商业行为向 指定方hunter献金,中共的意图很明显,旨在影响美国公职人员和与其关系密切的个人。

而渤海华美的所有财务投资人或基金合伙人都是国家制定政策的实体,国有企业或只是名义上的私营实体,其投资也主要流向中共支持的项目或企业。渤海华美的美国合作伙伴来自3个不同的企业及个人,在2013年注册最初被命名ROSEMENT,SENECA, THORNTON公司。

ROSEMENT来自HEINZ集团,是Theresa Heinz的儿子和KERRY (克里也是担任美国政策和外交政策相关的高级职务 ),他们通过家族信托直接或间接的投资。SENECA代表Hunter。THORNTON桑顿公司是个马赛诸塞州的企业,由林俊良和BULGER领导, 该公司的两个从事公共工程建设的合伙人是大额政治金额交易的关键人物。林是台湾人,1991年从耶鲁大学毕业,90年代在美国金融机构工作,后去中国北京,就职于有政治背景的方正集团,与James Bulger (马赛诸塞州参议员William Bulger的儿子)合伙创办的THORNTON桑顿公司。他们互相渗透,各种影响政治决策。为的只是保有自己口袋的富足,他们盗取了中国百姓的辛勤劳动创造的财富( 通过收受中国国有资金 ),而对于美国人民而言,美国的盗国贼以同样的手段将技术科技无形资产拱手侍奉给中共,即盗取了美国人民创造的财富。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