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贵先生的“清丰看守所”经历(四)

整理:文非

一个人的经历决定了他的现在,历史是默默无闻的记录者。郭文贵先生多次谈及在清丰看守所的经历,正是这段历史铸就了后来的郭先生。本文整理了郭先生谈及在清丰看守所的经历,以供参考。

1.2020年7月22日

几百万条信息,我真的我做到了。因为我爱战友,我珍惜战友。我人生中没累得我连尿尿都尿不出来的,是人生第一次。当年我在清丰看守所,打了我两三个星期,胳膊腿打断,肋骨打断,我带了八个月脚镣手铐,同时带着,死刑镣、死刑铐,我也没有说尿尿尿不出来的时候。我真的你觉得我在乎大家这个钱吗?我是在乎这份情。

2. 2017年8月25日

在六四的前夕,就是5月份的时候,我弟弟被匪警枪杀的事情,我被关进了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我接触了很多因为参与六四的宗教人士,有基督教的,有佛教的,有道教。但是在监室里并没有穆斯林教的,各哪派都没有,但基督教和佛教在那个时候开始了影响,开始有了非常大的人生转变。因为在那里二十几个月,每天都要面对这两个,一个是佛教,他们说是佛教骗子,搞这个迷信,宗教搞诈骗,最后这个人被判了死刑。另外一个道教的人,他们说他是骗色骗奸骗钱,最后也把他弄死了,枪毙了。

这两个人确实是非常非常了不起的,对我整个在宗教领进门上,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每天24小时在一起。结合83到85年期间的对伊斯兰教的了解,再加上这个了解,可以说我真正的走进了宗教世界,这是我关键的了不起。两步,我的家人呢,父母呢,更不用说了,受山东老家,我们是聊城地区,普遍是受佛教和道教的影响。有点混教的概念,家里拜了各种道教的神还有老天爷,同时拜着佛祖和菩萨,即使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我的母亲和父亲家里还供着菩萨,虽说从小成长到85年,83到85年这段伊斯兰的这段经历,后来到89年整个佛教和道教的这样大师级人物对我整个的教育和影响和传播,那是影响非常巨大的。这基本上是我走入宗教领域的开始。

3. 2019年2月19日

一个人要看你的历史。你说这些欺民贼烂仔们有啥资格评价我郭文贵呀你说,我在那青峰看守所关的时候,我在里边也是老大,在那里边就是天津话,狗走哪都吃屎狼走哪都吃肉。我那里边所有人都在教我文化、教我宗教、教我学习,我能把监狱变成我的学堂,我能把监狱变成了我走向了宗教的庙堂

4. 2017年6月13日

就是郭文贵离开那个大粪坑,照样能吃好饭还能吃干净的饭。而且能吃与众不同的饭。是狗走哪儿都吃屎,是狼走哪儿都吃肉。当年我在青峰看守所被关的22个月里面,我最大的感受就是这句话。

5. 2019年6月12日

我最感激的,也是最痛苦的就是89年。你是让我能感受到89民运当时4月份开始,5月份、6月份我被抓进去。我弟弟当场一条命献出了。我亲自看着我亲弟弟命没有,流血那个感受。然后我太太被带走,我女儿3个月在怀里抱着。血流满地。我被带走打了几天,你看我身上你听这响声,你听着。你听到了吧。我从来我没有脱过脚,让人家看过。我现在给你脱了脚,让你看看我脚铐这些东西。我这个教育。我跟庄烈宏,俺俩最大的共同就是正规教育少。但是发自内心地说,我心里面不管我多开玩笑,我认为我受的教育最高的是。没有一个人22个月在一个屋里让一群人教育你去。60几个人吶,一个房间。

一开始我扔进去的时候,抓进去的都是强奸犯、杀人犯、强盗,那抢劫是死罪啊。全清走了,就剩我们两三个人了。有两个也带着脚镣等着执行死刑的哥们儿,杀人。非常非常帅的人。啪!进来全都是教授、牧师,不是郭宝胜这孙子的牧师啊,这孙子太坏了假牧师,侮辱了牧师啊。现在一说牧师俩字,我马上我生理起反应,就马上痔疮犯了一样,就马上收一下子。真是牧师这词让他给弄惨了。真的是在我有生之际牧师被他给弄惨了。牧师、教授、学生,哲学系的、外语系的。

哎呦我的妈呀。那时候一进去真是,你说我是号长,我进去时候就号长。我这胳膊当时打成这样就不行的时候。我一进去当时真是刑事犯罪份子。旁边打饭的那个盆儿,就是这些一个号的就这么大一个盆儿。就这盆儿干嘛的?门儿下面一铁窗就往里扔几把咸菜。一人早上一块儿咸菜。然后他把门儿啊,这时候不打反锁了,这是分咸菜的。然后另外一个就是这个桶,这么大一个桶,人家是打开门给你,或掀开一个大门。就拿那个舀的,嘟嘟嘟给你倒进来就那个汤。然后窝窝头叭叭就给你扔进来。本来有一个框都打架打烂了,他就根本不给你扔,就扔到地上去。早上是窝窝头吗,一人一半呗。

所以说我进去号长抓着那个盆儿了。倒角本来警察安排好揍我的。进去先开庭吗,从外面进去先开庭。外边儿开庭,里边儿开庭。「犯啥罪啊,哥们儿。讲讲啊。」特别对强奸罪感兴趣,「咋强奸的呀,表演表演。」然后呢就要给你盖上烙印。就是里边儿他们有那个硬的碗底儿照你脑门儿上咚咚咚磕三个紫印儿。给你盖上烙印,然后就给你打上封儿进里面睡屋的房间。先擦厕所。你不可能上床睡觉的,那上大炕。然后洗手间旁边睡,擦厕所。那就很惨的。

我知道这个东西。我进去这帮人就围过来了马上要开庭,你这一帮子人。我就拎着一大盆,这是一手拎的,我这手不能动啊。我问:「谁是老大啊?」旁边空儿最多的,都挤着,就他旁边儿有空。那哥们儿看着我,秃着头。是一杀人犯,连杀三条命。我看着他,他看着我。他还没明白过来呢,我这大盆就砸过去了。直接就把他撂倒。还没反应过来呢,旁边两个我就砸过去了,就这一手抡着盆。他还真没想到就我能下这手。砸完了这以后下去这盆就裂了,手里拎着烂掉的这个盆子。我说:「还有谁赶上的没有?谁敢上的吗?我说老子是死命,进来是死刑,给我让开。有吃的没有。」 「哎,我今天我出去,家人来了还给我送条饼干,有饼干。」这哥们是刚刚进来,家里人托着派出所的人送的饼干。「拿来,让我吃了。哪是老大睡觉的地方?上边儿,上边儿,我在这儿睡了。」咱就当号长了。

监狱风云。这故事你要讲,专门有人有一本书就写《我与郭文贵同一个房间的日子》。写了我40多天。咱们战友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专门写的就是我从进去,当时我怎么进去。

隔壁原来是一些女看守人员,就是一些嫖妓啦、妓女啊被抓的。也是一到6月4号全部清空,全抓的是政治犯。都是各大学的从外地来的。哎呦,这些学生进来可不得了,又唱又跳的你知道吧,还讲英文。然后经常就「哥们儿,接着。」,啪!一月经带就扔过来了,就是接月经的。「尝尝味道啊,海鲜来了。」这边儿就一些老爷们儿就「噢!」,高兴。那时候喊号,因为每天过一个小时就喊。「报到。」,那这些人就报到,「报到,一二三四五六七。」 报号你知道吗。你要出门你就要喊,人家武警看着,你喊门儿:「报告,郭文贵。」「好,走。」你就走,你不走开枪了是吧。

早上起来就轮流报号,从那个看守所就轮流报。一报,一个都不能少,一少,不就是人跑了嘛。我就第一天我就不报号。到我的时候,我说「收到了」,那武警说,什么,你几号你说收到了……

0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sunsky
6 月 之前

第一次看到七哥这张照片的时候,我联想到的是药师佛金菩提上师的禅修。
万佛万神的力量,修炼的法门千千万,保持真和善!感恩七哥!

0

热门文章

snow

10月 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