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家族从渤海华美一步步走向地狱

整撰:文錦

美国总统竞选人乔拜登在竞选辩论会上对全美人民说自己和儿子从没有拿过其他国家一分钱,而有大量的证据证明中共自2007年以来,早已布局拜登家族成员的政治贿赂,拜登之子亨特在整个过程中充当联络人,接受中共层出不穷的诱饵。这些来自中共内部掌握的证据足以让拜登为说过的话承担后果。

其中,仅渤海华美股权投资基金(渤海华美或BHR)一项与中共的交易,就让拜登家族坐收源源不断的财富,亨特在尽情享受中共抛出层出不穷的诱饵时,拜登家族也一步步坠入地狱般的深渊。

中共准确押宝乔拜登并与其家族取得了联系

2007年1 月 ,当时任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SFRC)主席的乔拜登宣布第二次竞选总统的时候,拜登家族就成为中共猎捕的对象陷入到一场精心设计的围猎行动之中。我们从亨特去往中国多次访问的照片中,看到有一个身影常常伴随其间,他就是围猎行动中共与拜登家族之间的牵线人,台湾的林俊良(Michael Lin)。

林俊良1991年从耶鲁大学毕业, 90年代在美国金融机构工作,后来去中国北京就职于有政治背景的方正集团。2007年前,当亨特拜登还在美国当地为自创的Oldaker Biden & Belair 游说公司和任职Paradigm 对冲基金CEO频于奔波时,林俊良就与拍档博尔戈Bulger成立了桑顿集团公司(Thorton Group LLC),Bulger的父亲是马萨诸塞州参议员。

桑顿从成立之初就与美国州立法领袖基金会(SLLF)建立了密切关系,SLLF是为美国各州立法部门领袖人物设立的一个非盈利、无党派、独立的非政府组织。林俊良常年活跃在中共政府的外事活动中,他游走于SLLF与中共政府之间,多次促成了SLLF与中共政府及官员的会面,其中包括北大方正集团董事长兼党委书记魏新及渤海产业投资基金(简称渤海产业基金)总裁李祥生。

透过桑顿集团官方公告,可以查询到该公司几乎所有的交易项目都是无果而终。由此可见,林俊良是打着桑顿集团商业行为的幌子,实现为中共拉拢美国政客发展美国政客为中共服务的真实动机。

而渤海华美就是林俊良为中共与拜登家族牵线搭桥的一笔成功交易,据熟悉华府政坛人士透露,2007年林俊良就已认识亨特。2008年亨特结束了Oldaker Biden & Belair 游说公司的工作,成立 Rosemont Solebury Capital(简称RSC)公司,由其耶鲁大学室友ARCHER任首席运营官。同年10月,林俊良带领亨特RSC公司首席运营官身份的ARCHER进京拜访了海航集团,并与陈峰共进晚餐。同年11月拜登当选美国副总统。

拜登家族一步步被中共拖入地狱

2009年亨特成立 Seneca 环球顾问公司(Seneca Global Advisors),这是一家能“帮助中小型公司进入美国和其他国家市场”的“高端咨询公司”。

2010年拜登家族开始了北京之旅。4 月 7 日亨特到达北京与桑顿集团的林俊良一起,与中共一些最有实力的国有金融机构进行了几次会面。亨特本次北京之行停留至 9 日,三天内拜访了多个机构,每次会面似乎不超过一、两个小时。

▪ 4 月 7 日,亨特与全国社会保障基金会股权投资部门负责人季(音译)某会面。

▪ 4 月 8 日,亨特与中国私募股权投资人张某会面。

▪ 4 月 8 日,亨特与时任中投党委书记和总经理高(西庆)会面。

▪ 4 月 8 日,亨特与中国人寿资产管理公司副总裁崔某会面。

▪ 4 月 9 日,亨特与中国邮政储蓄银行总经理彭作刚(音译)。

▪ 4 月 9 日,亨特与方正集团董事长魏新会面等等。

2011年4 月18-20 日,亨特再次秘密前往中国访问。中共陆续抛给拜登家族财富大礼包。

2012年2 月 ,亨特的 Seneca 顾问公司(Seneca Global Advisors)作为咨询顾问,帮助美国一家能源技术初创企业 – “巨点能源”(GreatPoint)与中共万向集团就 4.2 亿美元的股权投资和 12.5 亿美元的项目融资进行洽谈,这是当年外国风险投资资金进入美国的最大一笔投资。双方同意在新疆共同开发建设一个煤制天然气厂。习近平出席了该项目的签字仪式。

2012年10 月,四川化工签署了一份价值 20 亿美金为期 10 年的进口协议,每年从亨特合伙人ARCHER 担任董事的公司Prospect Global 购买 50 万公吨碳酸钾。而ARCHER仅在2012 年 3 月至 11 月在该公司任职,该公司从交易中收取了 3 百万美金的酬金。值得注意的是,2014 年 7 月 10 日该公司从纳斯达克退市,此笔交易是公司宣布的唯一交易。

 2012 年期间,渤海产业基金总裁李祥生前往纽约访问,秘密会见了亨特的合伙人ARCHER。根据桑顿官网,同年6 月 11 日,桑顿集团林俊良会见了渤海产业基金高管。

2013年6 月,渤海华美合伙人签署协议。同年12月,在乔拜登父子一起访问北京期间会见了渤海华美首席执行官李祥生。一周后,渤海华美(上海)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BHR)在上海注册成立。

渤海华美(BHR)的股东为渤海产业基金(30%)、上海丰实金融服务(集团)有限公司(30%)、安居投资(10%)、桑顿(10%)、Ulysses Diversified Inc(10%)和 Skaneateles LLC(10%)。 2017 年10 月 23 日亨特收购了渤海华美 10%的股份(通过他的投资实体Skaneateles LLC),其担任渤海华美董事一职至2020年4月20日。

渤海华美从参与为中共服务的交易中收割财富

2015 年9 月,渤海华美(BHR)和中航汽业分别收购美国Henniges 汽配公司49%和 51%的股份。

中航工业是一家庞大的军工综合体企业,拥有从军用飞机到机器人的多个部门。多年来中航工业涉嫌对美国军方进行间谍活动一直出现在美国实体清单里。中航工业由国资委监管。

2016 年,渤海华美(BHR)与中国钼业分别购买刚果矿产股权56%和24%的股权。中国钼业主要股东的实际受益人也是国资委。

中国钼业在本交易中拥有认购期权,渤海华美有出售期权。不到两年,中国钼业又买入渤海华美持有的那24%股份。中国钼业还为渤海华美从中国建设银行借出的 7 亿美元贷款提供了担保,并承诺对渤海华美的任何资金不足造成的损失无条件予以补偿”。而自从于 2019 年回购渤海华美的24%股份后,中国钼业宣称该矿业开采无利可图,矿产价格一直在下滑。

仅以上这两笔国际交易,渤海华美的资产管理总金额就已经大约达到了16亿美元。桑顿集团林俊良在他个人领英(LinkedIn)页面上宣布渤海华美管理资产总值为65亿美元,据私募股权基金2%管理费和20%利润收入业内收费行规估计,渤海华美年收益很可能达到了1亿到1.5亿美元规模。

需要补充的是,2012年亨特引进中共的万向集团给马萨诸塞州巨点能源(GreatPoint)提供数百万美元后,万向似乎也从中得到了诸多好处:其中2013年万向收购了A123系统公司的破产资产,获得了可能被中共军方使用的敏感技术。并在2014年赢得了菲斯科汽车公司(Fisker)资产的破产拍卖,破产文件显示亨特被列为菲斯科的债权人之一。菲斯科和A123公司都有部分资金是美国政府贷款,这意味着万向得到的技术是用美国纳税人的钱来开发的。

2019 年5 月有报道称,渤海华美(BHR)投资了一家中共国监控公司 Face++,该公司为中共国执法部门开发面部识别软件,包括用于针对新疆少数民族穆斯林的软件。

渤海华美的合伙人都是中共国有企业,其后的投资也主要流向中共支持的项目或企业。要么获取美国的先进的军用敏感技术,要么获取民用技术奴役中国老百姓。拜登家族从中无本万利的大肆敛财,一步步坠入中共布下财富、毒品、女人甚至幼童的陷阱,被中共完全控制于手掌中,不惜出卖中美两国人民的利益甚至生命。临近美国总统大选最后冲刺阶段,爆料革命的全体战友向全世界揭露拜登家族与中共勾结的真相 ,也希望美国人民用手中那张神圣的选票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参考: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snow

10月 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