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播报】大国外交世纪丑闻!前白宫及拜登家族深陷CCP毒金大网!

作者:香草山写作组 正道主义联盟

大国外交毒网序幕:亨特如何深陷大网追逐CCP资本

2010 年,拜登被任命为美国副总统。同年,Rosemont Realty 收购了 BGK,BGK 在 22 个 州拥有 135 座商业建筑。Burrell 被任命为首席执行官, Hunter 被任命为顾问委员会成员。

2010年4月7~9 日,亨特出差到北京,在那里他与桑顿公司的 Lin(林俊良) 先生和 Bulger,以及中国一些最强大的国有金融机构举行了几次会议。

4 月 12 日和 13 日,拜登在华盛顿的核安全峰会期间会见 了当时的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

根据桑顿的新闻报道,亨特被介绍为 Rosemont Seneca 公司的董事长和美国副总统的次子,他此行的目的是 “加深相互了解,探讨商业合作的可能性”。一天之内,亨特参加了多个聚会,每次聚会似乎不超过一两个小时。目前尚不清楚,除了桑顿将亨特介绍给中国方面,并炫耀他们与美国的政治联系之外,在短时间内可能会进行什么有意义的讨论。

无论亨特的意图如何,招待方CCP都是以半官方的形式对待他的访问的。

按照时间顺序,亨特会见了以下中国金融机构:

1、SSF – 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

4 月 7 日,亨特会见了 SSF 股权资产部负责人冀国强。 社保基金由中共中央和国务院成立,管理国家社会保障基金。

冀的官方简历显示,2009 年,他参加了中国共产党中央党校(CPS)的培训,中央党校是培训中共干部的高等教育机构。

在冀任职期间,习近平是党校校长。冀现在是天津市委常委,兼统战部部长。天津市政府是渤海工业投资的所有者,与 Rosemont Seneca 及其后续实体在 BHR Equity上进行了合作。

 2、 高瓴资本(“高瓴”)

4 月 8 日,亨特会见了中国领先的私募股权投资人张磊,张磊创立了私募股权投资公司 Hillhouse。张先生于 2005 年从耶鲁大学毕业,并于 2005 年以耶鲁捐赠基金的种子资金创办了 Hillhouse。Hillhouse是腾讯的早期支持者,最近又投资视频会议软件Zoom。张是一个亿万富翁,隶属于几个与中国友好的政府和非政府组织(NGOs),其中一些参与了中国政府的外国影响力活动。

3、中美交流基金会(CUSEF)

张(磊)是中美交流基金会(CUSEF)的董事会成员, 该基金会是由前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董建华成立的,其宗旨是“增进中美两国人民之间的交流和了解”。董建华现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CPPCC) 副主席。

根据 2018 年《中美经济与安全评论》报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咨询委员会,也是监督美国政府(UF)的最高级别实体。同一份报告说,CUSEF 作为外国注册代理人花费了数十万美元游说中美关系,并与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CAFIFC)在多个项目上进行了合作,参与了中国政府的外国影响力行动。

根据《外国代理人注册法》 2011 年的披露,CUSEF每月向公共关系公司 Brown Lloyd James 支付 20000美元,以安排各种活动,使美国的信息环境对北京更加友好。

4、CIC – 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

4 月 8 日,亨特会见了时任中投公司党委书记兼总经理的高希庆。中投公司是由财政部(MOF)支持的中国主权财富基金,属于中国银行,是世界上最大的主权财富基金之一。在卸任中投公司(CIC)后,高先生继续担任财政部长。而财政部是中央政府的国家执行机构,负责管理宏观经济政策和国家年度预算。

之后,亨特通过 BHR 的 Rosemont Seneca 继续与中投公司合作。

5、China Life – 中国人寿保险(集团)公司

4 月 8 日,亨特会见了崔勇——中国人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副总裁,该公司是中国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由中国人寿保险(集团)公司所属,是国有企业(SOE),也是中国 最大的人寿保险公司。中国人寿由财政部及其控股公司控制。崔现任中国人寿党委书记兼首席执行官。中国人寿曾是渤海工业投资有限公司的主要利益相 关者,也是 BHR 的主要合作伙伴。

6、PSBC – 中国邮政储蓄银行

4 月 9 日,亨特会见了 PSBC 总经理彭作刚。PSBC是国家邮政局(Bank of State Post Bureau )的银行部门,为小型企业和农村或低收入客户提供金融服务。PSBC 是与 BHR 合作的渤海工业投资有限公司的少数股东之一。

4 月 9 日,亨特会见了北大方正的董事长魏新,其曾在 2007 年与 林俊良见面(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出席),2009 年与 SLLF 的 Lakis 再次见面。

大国外交毒网序幕二:白宫官员美国第 68 任国务卿克里深陷大网

时间回到2013 年2 月 1 日, 克里(Kerry)成为美国第 68 任国务卿, 5 月 28 日,罗斯蒙特·塞内卡·桑顿有限责任公司 ( Rosemont Seneca Thornton LLC ) 在 特 拉 华 州(Delaware)注册成立。而克里的继子克里斯多福是桑顿公司的合伙人之一!

同年,拜登担任美国奥巴马政府的副总统,BHR – Bohai Harvest RST 渤海华美(上海)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于上海成立,拜登的儿子亨特·拜登及桑顿(Thornton)公司的CEO林俊良成为合伙人!

渤海华美(BHR)是由他们和一些自 2010 年以来就与他们有交往的中国国有企业及金融机构一起建立的私募股权公司。

渤海华美(BHR)的创始股东是:

1.罗斯蒙特·塞内卡·桑顿有限责任公司(Rosemont Seneca Thornton LLC)

2.渤海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Bohai Capital)

3.昂驹投资咨询(上海)有限公司(Angju Investment Consulting (Shanghai) Co Ltd)(李先生拥有)

4.上海丰实金融服务有限公司 (Shanghai Ample Harvest Financial Services Co Ltd)

渤海华美(BHR)中文名称中的第三个和第 四个汉字分别代表中国(华)和美国 (美) ,这表明该 企业很可能被中国国有企业股东(以及中国政府)视 为国家层面的商业伙伴。董事一览赫然写着亨特.拜登的大名!一个现任副总统的儿子及一个现任国务卿克里的义子居然是中国资本的渤海资本公司的大股东及董事!然后中共国家大资本财团机构如中国社保,中银集团等大鳄资本参与,相信读者已经知道,2013年,一张撒向白宫的大网好戏正式拉开序幕!

据报道,未来的渤海华美(BHR)的股东在 2013 年签署了一项协议。林俊良的 LinkedIn 资料上发布的照片显示,拜登 (后排左三)与林和 Bulger 并排站在一起。媒体报道没有具体说明签署日期,但是, 据《信息自由法》(FOIA) 的记录显示,亨特于 6 月 13 日至 14 日访问了上海,然后在北京停留到了 6 月 15 日。陪同亨特的有 Bulger、林和 Archer。

毒网正式拉开第一幕:老拜登携亨特正式出访中国,给亨特建立中南坑最高层关系

2013年12 月 4 日,亨特陪同拜登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老拜登带着儿子亨特访问中国并会见了渤海华美(BHR)首席执行官李新中。

亨特·拜登告诉《纽约客》,他在 2013 年 12 月的一次旅 行中遇见了李,但他把这描述为社交偶遇。他说: “我到了北京,走了半个地球,怎么可能不见他(李)一起喝杯咖啡呢?”亨特安排了拜登和渤海华美(BHR)首席执行官李新中在北京美国代表团下榻的酒店大厅里的一次简短会面。 据《纽约客》报道,随后亨特和李又进行了一次 “社交性会面”。

亨特此行恰逢乌克兰总统维克托·亚努科维奇正式访问 (Viktor Yanukovych)。许多贸易协议在此期间签署, 其中包括许多与亨特参与的公司有关系的交易,如渤海商品交易所,该交易所由部分拥有渤海工业投资公司 (Bohai Industrial Investment)的地方政府拥有。

根据国家市场监管总局(SMRA)的记录,2013 年 12 月 16 日,在拜登和亨特访问北京一周后,渤海华美(BHR)在上海注册成立,其注册地址在上海自贸区。

毒网拉开第二幕:军工资本的介入助推美企大案收购!

赵玉吉(Zhao Yuji)跟渤海华美(BHR)在 2013 年 6 月签署合作协议,至少从 2015 年 12 月25 日起赵玉吉(Zhao Yuji)就被列为渤海华美(BHR)的 “风险投资合伙人”。

 赵玉吉曾任首都钢铁公司总经理、副董事长,中国国防物资总公司总经理,中国机电设备总公司总经理,新世界中国实业项目有限公司执行董事、首席代表,在线投资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和乔集团高级顾问,华时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2011年起任北京博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至今!赵被称作一位国有企业的经理,之后,他以房地产 和投资业务而闻名,他与中共的精英和中共军方有联系。1992~1995 年,赵曾担任中国国防军工物资总公司总经理。

赵被爆出是在与权贵家庭联姻后获得这些荣誉光环的。据中共国的某个博客报道,他的第二任妻子黄涛是原中国能源部部长黄毅诚的女儿。 根据Vogue2018 年的对他女儿赵婷的一篇采访报道,他的妻子是一名解放军剧团的演员。赵玉吉的女儿赵婷是90 后,美国一位成功的电影制片人,并执导了即将上映的漫威电影《永恒》(The Eternals)。而现在最为人知道的是,他是中国最出名的喜剧演员宋丹丹的老公!

2015年渤海华美助中共央企收购美国汽车公司

2015年9月10日,中国航空汽车工业有限公司(AVIC Auto)与渤海华美基金联合收购了美国瀚德汽车控股有限公司(Henniges Automotive)的100%股权,收购金额为5.72亿美元。

AVIC Auto是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中航工业”,英文:The Aviation Industry Corporation of China, Ltd./AVIC)旗下的大型汽车集团,而中航工业是中共国有独资公司,是由国务院直接管理的特大型企业。该集团公司设有航空武器装备、军用运输类飞机、直升机、机载系统、通用航空、航空供应链与军贸、专用装备、汽车零部件等产业。

美国瀚德公司有一百多年历史,是世界一流的汽车密封和减震产品供应商,通用汽车、福特、大众集团、宝马、戴姆勒、克莱斯勒等车厂都是它的客户。

亨特个人的一个存档版本显示在 2015 年 11 月 16 日他还是作为董事 被列在网站上。拜登在简介中被称为 Rosement Seneca Partners 的执行合伙人和 Boies Schiller Flexner LPP 的 顾问。

根据拜登的律师 George Mesires 2019 年 10 月 13日发表的声明,拜登是 Boies Schiller 公司的法律顾问, 并为乌克兰关联公司 Burisma Holdings Limited 的公司改革举措提供咨询。他还在中国 PE 网站上出现,他的中文名字亨特·拜登也被提及。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SMRA)的记录显示:亨特于 2017 年 10 月 23 日投资购买了渤海华美(BHR)10% 的股份(通 过他的投资公司 (Skaneateles LLC)),并担任董事至 2020 年 4 月 20。

渤海华美(BHR)的现任股东是渤海资本(Bohai Capital) (30%)、上海丰实金融服务(集团)有限公司、昂驹投资(Angju Investment)(10%)、 桑顿(Thornton)(10%)、Ulysses Diversified Inc. (10%)、Skaneateles LLC(10%)。

根据中国公司登记记录,渤海华美(BHR)的原美国股东是 Rosemont Seneca Thornton, LLC,拥有 30%的股份。不到两年后据 悉是被分拆成 Rosemont Seneca Bohai LLC和Thornton LLC,股份比例是 20%/10%。之后,再次将 Rosemont Seneca Bohai 分拆成 Skanletes 和 Ulyssees。Rosemont 是 Heinze Kerry 的公司, 而 Seneca 是拜登的公司,据说,最后的拆分让 Heinze 退出了合伙公司,将其转手给了 Archer。

总之,中国政府巨资资助了一家由时任美国副总统之子和国务卿之子直接或间接投资控股的公司。

毒网拉开第三幕:根据 FOIA 的记录,2014  5  7 日至 8 日,亨特第五次访问中国

此次访问原因未公开。2014 年 8 月拍摄的一张照片显示拜登与亨特和 Archer 一 起打高尔夫球。作为美国副总统,拜登不可能不知道儿子此时与中国精英们的商业往来,显然他对 Archer 很了解, 在拜登访问中国一年后,Archer 就完成了与四川化工(Sichuan Chemical)的交易。Bohai在特拉华州注册成立。

根据白宫的记录,4 月份左右, Archer 曾在白宫与拜登会面了几个小时。

10 月 3 日,拜登发表演讲,在演讲中,他谈到中国时说了 这样一句话。 “我不知道我听了多久关于中国如何,我希望中国成功,他们在经济上成功符合我们的利益,关于中国如何正在吃美国的午餐。”

毒网拉开第四幕:2015 年,远洋集团30亿美元投资克里的房地产公司

Sino-Ocean即Sino-Ocean Group Holding Limited,远洋集团控股有限公司,简称远洋集团。

根据远洋集团(Sino-Ocean)的最新年报,远洋集团 (Sino-Ocean)的最大股东是中国人寿(China Life),持股比例为29.59%。中国人寿(China Life) 自 2010 年以来一直是第一大股东,并任命了 4 名远洋集团的现任非执行董事。远洋集团 (Sino-Ocean)原名为中国远洋房地产开发有限公 司(COSCO Real Estate Development Co Ltd), 1993 年注册为中远集团(COSCO Group)的子公司。

中远集团(COSCO Group)是一家中国国有航运 和物流服务供应商,但是美国众议院的一个特别工作 组认为它是中国情报的前站。中远集团在 2011 年 出售了其大量股权。

2015 年,克里的罗斯蒙特地产(Rosemont Realty)被双子投资 (Gemini Investments)收购,双子投资(Gemini Investments)由在香港上市的房地产开发商远洋集团(Sino- Ocean)全权控股。(双子投资)承诺给罗斯蒙特地产 (Rosemont Realty)30 亿美元,作为其在美国商业地产投资组合的一部分。

值得注意的是,克里(Kerry)通过家族信托,很可能直接或间接地投资于罗斯蒙特地产 (Rosemont Realty)。换句话说,中国政府从美国国务卿的亲属那里购买了一家企业,同时也是副总统儿子的主要融资人(通过渤海华美)!

双子·罗斯蒙特(Gemini Rosemont)的代表在 2019 年发 表了这一声明:”亨特·拜登与罗斯蒙特地产(Rosemont Realty)有过一段短暂的关系,并在 2010 ~ 2014 年担任 其顾问委员会成员。双子·罗斯蒙特(Gemini Rosemont) 是在与亨特·拜登的关系结束后成立的,双子·罗斯蒙特 (Gemini Rosemont)从未与亨特·拜登有过关系。除了在新闻中看到的消息,我们不知道它与其它公司的隶属关系。”显然,亨特与中国高层的关系,尤其是与中国人寿(China Life)的关系,是有助于达成这项交易的,尽管他在交易前就宣布退出了。

毒网拉开第五幕:拜登及杨洁篪一起过了很多时光!

2015年6 月 23 日,拜登在华盛顿举行的 2015 年 S&ED 上会见国 务委员杨洁篪,称他们 “在一起度过了很多时间”。这 很有可能,不光是 2009 年拜登担任副总统以来,在此之前,杨洁篪就于1983 ~ 2004 年之间,在华盛顿的中国大使馆担任了 10 年的关键职位。

最诡异及巧合的是同一天,罗斯蒙特·塞内卡·桑顿(Rosemont、Seneca、 Thornton)持有的渤海华美(BHR)30%的股份被分成 两部分。美国的合作方是新控股的罗斯蒙特·塞内卡·渤海。

毒网拉开第六幕:中航介入

AVIC即Aviation Industry Corporation of China,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中航工业是一家中国国有的航空航天和国防企业集团。 2015年该公司被指控出售的中国第五代喷气式战斗机 J-31 是基于偷盗的美国的 F-35 技术。

中国航空汽车工业有限公司(AVIC Auto)成立于2009年3月13日,是由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整合旗下哈飞汽车、昌河汽车、东安动力、东安三菱等整车及发动机生产企业,发起成立的大型汽车集团。

据新闻报道,2015年9 月 15 日,渤海华美(BHR)和中航汽 车(AVIC Auto)分别以 49%和 51%的股份收购了美国汽 车供应商 Henniges Automotive。中航汽车(AVIC Auto)在新闻中被描述为渤 海华美( BHR) 的合资伙伴。Henniges 称这笔交易是 “历史上中国企业对美国汽车制造公司的最大收购之一”。

9 月 17 日,拜登再次会见了杨洁篪,这次是在洛杉矶,杨洁篪一如往常地担任了习近平的 “特使”。

毒网拉开第七幕:收购刚果矿业

2016 年 9 月 8 日,中国钼业(China Molybdenum)与自由港麦克莫兰(Freeport McMoran)签订协议,收购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of the Congo)一家仍在运营的矿山控股公司 56%的股权,渤海华美(BHR) 再额外购买 24%的股权。中国钼业(China Molybdenum) 和渤海华美(BHR)双方一致行动,而中国钼业作为管理合伙人,其在该矿的可控股份达到 80%。

2016年11月17日,洛阳钼业发布公告称,公司以26.5亿美元收购Freeport-McMoRanInc旗下公司所持有的刚果(金)境内铜钴矿Tenke Fungurume Mining S.A.(简称“TFM”)56%股权的重大海外收购已完成交割。而就在两天前,拥有TFM 24%股权的股东加拿大上市公司Lundin矿业宣布,公司已将其在Tenke铜钴矿项目上的24%股权出售给中国私募股权基金渤海华美,交易价值为11.36亿美元,另有5140万美元根据铜、钴价格确定或有对价。

在洛阳钼业收购前,TFM的股权结构如下:

虽然目前并没有报道称渤海华美与洛阳钼业之间有合作关系,但渤海华美的介入直接扫除了洛阳钼业在这笔海外并购中的最大风险——Lundin矿业的优先购买权。渤海华美11.36亿美元收购Lundin矿业在Tenke铜钴矿项目上的24%股权意味着Lundin矿业放弃了对Freeport-McMoRanInc所持有的TFM 56%股权的优先购买权。

TFM历史及股权结构

TFM是一家涵盖铜、钴矿石勘探、开采、提炼、加工和销售的综合一体化矿业公司,拥有 6 个矿产开采权,近 1500 平方公里的 Tenke Fungurume 矿区及从开采到深度加工的全套工艺和流程。主要产品为电解铜和氢氧化钴初级产品。Tenke Fungurume 矿区位于刚果(金)Katanga 省境内,是全球范围内储量最大、品位最高的铜、钴矿产之一,也是刚果(金)国内最大的外商投资项目。虽然近年来大宗商品市场低迷,但Tenke的储量及品位在未来经济回暖之时的潜在价值巨大,这也是引发收购的重要因素。

毒网拉开第七幕:投资项目更新到2017年4月

自设立以来,渤海华美凭着CCP黑金的支持,已完成对中石化销售公司、美国瀚德汽车、中广核电力、滴滴出行、兖煤澳洲、龙头新能源电池企业等多个具有市场影响力项目的交割,资产管理规模超过65亿美元!

而媒体透露出来的数据显示,至2020年,以亨特·拜登获得渤海华美(BHR)10%的原始股权计算,当时的投资额 40万美元已经涨到5000万美元(现在的市场估值)。副总统的儿子 7年投资回报125倍,连世界最著名的投资大鳄股神巴菲特也自叹不如!

而据中国新闻报道:未来渤海华美除了专注于跨境并购,也成立了几只专注于行业的人民币产业基金,致力于投资中国国家高度支持行业,为中国智能制造及产业升级贡献更多的力量!拜登家族企业居然成为支持中国敏感智能产业的企业,美国白宫当年却一直充耳不闻,媒体鲜有提及。

政客和资本之间的合作游戏被直接撒网白宫,奥巴马政府的克里国务卿的义子跟副总统拜登的亲儿子皆是重要的参与及获利者,其中中共国举一国之力支持渤海华美的注资发展,并购美国关键敏感科技技术企业,世界能源企业及稀有矿业!此类大国外交,如果不算出卖国家利益,如何能让人信服及不联想联翩!拜登一再强调自己不知情?!今天笔者叙述的仅仅是黑金交易的片甲鳞毛,而已经搅起惊天骇浪的白宫政治危机的深海大网,有多少鱼儿正在想逃脱法律的惩罚!可想而知,有多少鱼儿还没有真正浮出水面!!CCP的邪恶力量,对美国白宫及高层的外交渗透,黑金帝国的真相绝对超出你我的想象及预期!

由上可见,CCP的蓝金黄大网已经绊住了美国诸多政客的良知及正义,对国家的责任及监督,与魔鬼共舞,丢失了灵魂!为魔鬼站台,为魔鬼发声,把美国人民及中国人民真正推向了CCP的深海浩劫!幸好有爆料革命的发起,郭先生用一人之力领导爆料革命,三年来不断用真相戳穿CCP撒向美国政坛的毒网,惊醒美国人民及高层领导人!我们跟随爆料革命,正在对这些人类深海垃圾进行坚决的清除及最后的决战!

更多的资讯请查询gnews网站:https://test.gnews.org/zh-hant/author/changdao/

更多资讯请查询香草山官方推特:https://mobile.twitter.com/mos_himalaya

请支持美国志愿者,经故事背景, 免费英语教学 ,美东时间周一至周五 晚上9:00 香草上 Richard English https://discord.gg/NVAqpNj ,也可先加入 chat-room https://discord.gg/NVAqpNj聊天室内等候。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