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在美国的统一战线和军方代理–科恩集团 (TCG)

喜马拉雅联盟加拿大农场  薇文

校对  不动之光 上传 XM

据爆料,叶简明与拜登家族合股公司的根本目的是“对美国军方进行渗透”,“游说奥巴马政府,同意把美国给乌克兰最先进的军事技术卖给中共”,“美国军方一定被中共渗透和杀伤”。中共正是利用人性中最普遍的对财富、地位、权势的追求和占有的欲望,使军界大佬成为其摆布的玩偶。

两位美国政坛重要人物

  • 乔·拜登 (Joseph “Joe” Biden) 民主党,1973 年他 30 岁时当选为参议员,曾担任过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和参议院国际麻醉品管制小组会议联合主席等职务, 在奥巴马总统时期任副总统(2009-2016)。2020 年参加竞选美国总统。
  • 威廉·科恩 (William Sebastian Cohn) 共和党,1972年当选为众议员,因水门事件曾与共和党决裂,并投票支持弹劾尼克松总统。1978 年当选为美国参议员,先后服务于“军事委员会”、“政府事务委员会”和“情报委员会”,在克林顿总统时期任国防部长 (1997-2001年) 。他被描述为 “来自缅因州的共和党温和派,有点特立独行的中间派”。作为共和党人,他在2016 年大选反对川普而支持希拉里·克林顿;2020 大选再次支持民主党候选人乔·拜登。威廉·科恩是美中贸易理事会成员 ,2011-2013 年任副主席。

威廉·科恩是科恩集团的创始人。2001年从国防部长退休后,他创立了科恩集团 (以下称 TCG ) 并成为执行董事。TCG 总部设在美国华盛顿特区,在英国、阿联酋、新德里、北京和天津等设有办事处。 其官方网站首页赫然写着:“在几乎每个市场,科恩集团在全球范围提供商业资询服务、战术和战略机会的建议。”

TCG提供的案例显示,他们利用在美国政界和军方、欧洲各国、中共国、印度、伊拉克以及非洲各国政要深厚的人脉资源,应权通变、打理关系,在政府、军方、企业、商家、科技教育界等各个方面左右逢源、上下贯通,以协助各方获利。尤其在中共国复杂的宫廷式政治利益关系里,无往不利,游刃有余,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盆满钵满。

TCG的顾问团队,着实令人瞠目结舌,因为没有一个咨询机构,能够云集如此之多的来自美、英、中共等国的政府内阁、军队以及国会等前高级官员和工作人员,主要以军方人员为主。他们个个举足轻重、来头不小,充分显示TCG与美国政、军、商等各界深厚的渊源和其掌握的丰富资源。其中最资深的员工包括:

  • 詹姆斯·马蒂斯 (James Norman Mattis) 1950年出生,前国防部长 (2017-2019)和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 (2010-2013);美国联合部队司令部指挥官(2007-2010年)
  • 马克·格罗斯曼 (Marc Isaiah Grossman),1951年出生,科恩集团副主席。前主管政治事务副国务卿 (2001-2005);前主管欧洲事务助理国务卿(1997-2000年);美国驻土耳其大使(1994-1997年),2004年被小布什总统任命为职业大使,达到了外交部的最高级别。2011年受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劝诱,成为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问题美国特别代表。
  • 约瑟夫·罗斯顿 (Joseph W. Ralston)四星将军,1943年出生,科恩集团副主席 (2003年– )。前参谋长联席会议副主席(1996-2000年)以及北约盟军最高司令(2000-2003年)。曾有与中情局职员私通的丑闻,以及利用职务为自己担任董事的公司牟利。
  • 尼古拉斯·伯恩斯 (R. Nicholas Burns),1956年出生,科恩集团高级顾问 (2009年–  )。美国前政治事务副国务卿 (2005-2008),目前是哈佛大学约翰·肯尼迪政府学院外交实践与国际政治教授,也是该校贝尔弗科学与国际事务中心的董事会成员。
  • 威廉·扎里特 (William Zarit)1950年出生,科恩集团高级顾问。现任中共国美国商会主席,前美国商务部副助理部长、美国驻华使馆商务部长。
  • 杰弗里·达维多 (Jeffrey S. Davidow ),1944年出生,前美国驻赞比亚大使、美国驻委内瑞拉大使、美国驻墨西哥大使。前助理国务卿 (1996-1998),是国务院西半球的主要政策制定者。他是少数拥有职业大使级别的人之一。
  • 保罗·可恩 (Paul J. Kern),1945年出生,曾任第四步兵师(机械化)指挥官,前美国陆军物资司令部司令 (2001-2004);前国防部长、副部长的高级军事助理;国防部长办公室国防研究与测试工程与军事助理;负责作战和计划的副参谋长办公室的需求(支援系统)主任。
  • 詹姆斯·洛伊 (James Milton Loy)上将,1942年出生,前海岸警卫队司令官 (1998-2002),运输安全管理局局长 (2002-2003),国土安全部副部长 (2003-2005)。
  • 小哈里·拉杜格 (Harry D. Raduege, Jr.),前空军中将,前国防信息系统局局长(2000-2005年),前国家通信系统经理(2000-2003年),前联合特遣部队-全球网络行动指挥官。2005年加入科恩集团,任高级顾问。
  • 乔治·罗伯逊 (George Robertson),埃伦港罗伯逊男爵,1946年出生。前北约秘书长(1999-2003年),前英国国防大臣(1997-1999年),英国下议院议员(1978-1999年)。2004年4月加入科恩集团,高级顾问。
  • 约瑟夫·雅科瓦茨,前美国陆军中将,陆军采购部主任,陆军负责采购、后勤和技术的助理部长的副手。

TCG 与中共高层的深厚渊源

TCG高层与中共的合作超过40年。威廉·科恩1978作为国会议员,随美国参议员组成的国会代表团访华,与邓小平会面。几十年来,威廉·科恩一直是中共的坚定支持者:

  • 威廉·科恩坚持 “在中美关系中,包括商业发展和安全合作中,始终如一”。
  • 2009年,威廉·科恩鼓励奥巴马政府加强两国之间的经济关系。
  • 威廉·科恩在为《华尔街日报》撰写的题为 “世界取决于美中合作 “的专栏文章中写道:”两国有许多共同的利益,不愿谴责中国的剥削行为”。
  • 威廉·科恩在2018年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我不同意的是给中国贴上一个敌人的标签。我不相信这是事实。”
  • 威廉·科恩在今年5月疫情期间,给他的中共朋友发视频打气:“这也提醒了我们之间的相互联系是何等紧密。病毒没有任何边界,没有任何政党;它超越了我们必须面对的所有事物。”

威廉·科恩以其强大的军方背景和坚定的拥共态度,使TCG与中共国历届高层建立了稳固的人脉关系,也由此与中共党政各级领导、地方政府和各级企业的关系水乳交融,无往不利。正如其宣称的要促进 “全球领先的跨国公司和中国企业之间的建设性接触和合作”,以及 “支持中国企业在海外从事高质量投资”。它在中共国的业务涵盖了快销业、医药业、生物科技、旅游业、农业、金融和能源。

2011年,中共国最高级别政府智库–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CCIEE)提出 “与TCG合作,为国内外企业在国内外拓展业务提供服务”。威廉·科恩表示,他将 “帮助中国企业走向世界,在美国进行投资”,并承诺 “利用自身优势,进一步促进两国企业的合作与交流,推进双边贸易和投资的健康发展”。

TCG副总裁卡梅伦·特利(Cameron Turley)是亲中共的游说团体 “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NCUSCR)的成员;高级顾问威廉·扎里特(William Zarit)曾担任商业项目官员,同时也是“中国美国商会”的董事会主席,该商会主张加强两国之间的商业联系。

TCG不折不扣地兑现了它对中共政府的承诺,仅2015-2016年,就促成 “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 (CFIUS) 完成审批,协助多家中共企业在美国德克萨斯州成功完成收购项目。

其网站展示了一项中共国市场拓展咨询项目,TCG利用与中共高层特殊关系,成功帮助一家美国顶级生物技术公司在人民大会堂与中共国公司签约。在项目运作中,TCG与中共国主要部委、机构、研究机构、大学和私营公司建立合作关系,协助该公司商业谈判,并与专家和政策制定者进行战略对话。 在一年内,就促成了多个不同范围的合作,使该美国公司在中共国的计划迅速扩张。 2006年,公司在上海正式成立了办事处。

“科恩从中共那里获得的巨大利润与乔·拜登有异曲同工之妙,因为他的家族成员与中共国政府签订了数十亿美元的交易,获得了巨大的利润。” –Natalia Winters《The National Pulse》。

中共在美国的统一战线

乔·拜登和威廉·科恩,一个民主党大佬,一个共和党的大佬。各自以不同形式与中共及其代理人保持四十年以上的密切合作:乔·拜登家族,通过控股中共军方“SinoHawk”能源公司获利;威廉·科恩,通过雇佣各国前高官和中共官员成立游说公司获利。这是两种典型的获利模式,中共如此苦心孤诣深度耕耘几十年,从中得到什么?最终目的是什么?

答案很简单:中共用利益链条把他们拴在一起,利用他们的势力渗透、控制美国的行政、两院、军方,成为中共在美国坚固的统一战线。

乔·拜登与中共勾结的大量事实和证据已经在 “爆料革命” 的推动运作下,炸开了“华盛顿沼泽”,其中牵涉到司法部、FBI、CIA等政府部门以及美国两党的贪腐,在各社交媒体、自媒体逐步曝光持续发酵,目前已经在美国各界和普通民众中引发海啸般的质疑。

但与此相对照,人们对TCG 在美国、欧洲、中东等地的深度渗透依然讳莫如深,难道它只是个颇为豪华的顾问公司吗?下面引用的信息和列举的事件帮助我们解开对TCG与中共深层次勾结的真相。

  • TCG官网唯一的战略合作伙伴是一家叫“ DLA Piper ” 的公司。DLA Piper 是一家从事商业、房地产和技术领域的全球性律师事务所,在30个国家拥有4200多名律师和71个办事处。道格拉斯·埃姆霍夫 (Douglas Emhoff) 是该事务所一个重要合伙人,他的妻子就是鼎鼎大名的拜登2020总统竞选搭档:卡马拉·哈里斯 (Kamala Harris)!据《The National Pulse》揭秘:“卡马拉·哈里斯的丈夫是代理中共拥有该公司,雇佣大量前中共官员。”  DLA Piper自豪地称“在美国和欧洲都有历史悠久的 “中国服务台”,以利于进行针对中国的咨询。主要包括:
    • 其高级员工在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 (Bytedance)交易中  “代表主要投资人”。
    • 中共国东方航空和南方航空的顾问。
    • 为国资委招商局集团(CMG)–一家由中共国务院 “直接监管 “的国有企业,提供了25亿美元的科技交易顾问服务。
    • 为中共国最大的国有坏账管理公司之一的华融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国有矿业和炼油公司、中国黄金集团提供咨询。
    • 与中共国科技巨头腾讯合作,在食品配送应用 “Miss Fresh “达成了2.3亿美元的交易。
  • 《The National Pulse》报道:“在与中共合作中,TCG被列为2014年哈佛艾什中心 (Harvard Ash Center ) ‘中国发展领袖计划 ‘ 的参与者,该计划自诩为 ‘中国政府普遍认可的政府官员最佳海外培训项目之一’”。这是个有针对性地培训中共地方和中央政府高级官员,作为中共的后备梯队的项目。

TCG 总裁威廉·科恩多次访问中共国,与中共高层官员会面,把大量的中共金融资本引入美国,大量收购美国企业,这是中共在美国从事间谍活动和知识产权盗窃的主要途径。

此外,其顾问团队强大的军方背景,游说小布什政府、奥巴马政府,对军事技术和军事产业外包、转移的政策,起到极大地推动作用。

结论

《Maine Public》报道:“前缅因州参议员科恩支持拜登竞选总统,称川普不配连任。” 并称:“我了解乔·拜登。我知道他是诚实和体面的,并且是一个相信法治的人,他相信在他周围有称职的专业人士为他提供建议。”

这位前国防部长抨击川普总统是 “暴君”。

1974年威廉·科恩作为国会议员,有一段名言:“我一直面临着评估一位总统行为的可怕责任,我投票支持这位总统,认为他是领导这个国家的最佳人选。但是,一位总统在这一过程中,通过行为或默许,让法治和宪法滑落到冷漠、傲慢和滥权的靴子下面。”

但是今天,作为TCG总裁,威廉·科恩、乔·拜登家族还有 DLA Piper 公司,共同结盟成为中共–法治、宪法、人权的破坏者–在美国的统一战线,深度勾结出卖美国人民利益,榨取十四亿生活在中共国的奴隶的血汗,反观他们的所作所为,验证了威廉·科恩自己的话:

“在这一过程中,通过行为或默许,让法治和宪法滑落到在冷漠、傲慢和滥权的靴子下面!”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参考链接:

http://www.cohengroup.net/

https://en.wikipedia.org/wiki/William_Cohen

Joe Biden endorsed, Trump excoriated by nearly 500 retired top military, national security officials

The Cohen Group

Former Sen. Cohen Endorses Biden For President, Says Trump Doesn’t Deserve Second Term

https://en.wikipedia.org/wiki/DLA_Piper

REVEALED: Kamala Harris’s Husband’s Firm Reps Chinese Communist Party-Owned Corporates, Employs Ex-CCP Officials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