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省议员要求三名澳洲华裔政客必须公开谴责中共引发风暴

澳大利亚保守派参议员埃里克·阿贝茨因要求三位澳洲华裔公开并无条件的谴责中共专政而引发舆论风暴,并且他拒绝为此道歉。

在参议院听证会前谴责麦卡锡主义,反对党工党称其行为是基于种族的忠诚度测试,塔斯马尼亚州参议员埃里克·阿贝茨(Eric Abetz)坚称他的质询与种族无关,而完全基于价值观。

这一事件发生之际,澳大利亚与中国(其最大的贸易伙伴)之间的关系日趋紧张,而澳大利亚的安全机构(ASIO)已加强了对外国干涉的调查。

参议院的调查,即调查影响澳大利亚侨民社区的问题。目前有证据表明:澳大利亚某些社区居民因某些压力不敢说出实话,其中部分原因是担心因此所言对生活在海外的家庭成员造成影响。

反对派党魁黄英贤(Penny Wong)说:澳大利亚是一个人人平等的民主国家,我们不能容忍一些澳大利亚人的忠诚度或价值因为他们的种族出身而受到质疑。

黄英贤在10月15日说:当今世界,威权主义和民族主义正在崛起,我们不能因捍卫民主而沾沾自喜,也不能让任何族裔成为攻击目标。昨天某些议员对澳大利亚公民的行为违背了这些原则。

其中一位证人是此前曾在首相和内阁部门工作的中国分析师姜云(Yun Jiang),姜云周四对路透社表示,阿贝茨的讯问类似于某种忠诚度测。

路透社援引澳大利亚国家中澳关系国家基金会董事会成员邹慧心(Wesa Chau)的话说,这种方式是诱人的麦卡锡主义,是指上世纪50年代美国参议员约瑟夫·麦卡锡(Joseph McCarthy)对公众人物的质疑,以寻找共产党同情者。

第三名证人赵明佑(Osmond Chiu)说,质询暗示他的种族“分裂的效忠”。

在悉尼先驱晨报一份意见书中,进步派智库Per Capita的研究员说:他出生在澳大利亚,拒绝阿贝茨的问题,“因为那是贬低的,我不会用答案使他的战术合法化”。。

邹慧心在提到国会调查时说:我有时想知道人们被拉到众议院非美国人活动委员会面前时的感受,国会议员要求他们证明自己的忠诚。我从未想象过我会遇到类似的情况。”

在周三的听证会上,阿贝茨说:“请问在座的三位证人愿意简要地告诉我,他们是否愿意无条件地谴责中国共产党的独裁统治?”

姜云说,她谴责中国政府和中共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但我也曾说过,在类似的要求下,强迫所有澳洲华裔表明立场或政治行动是不公平的,而且并没有要求其他澳大利亚人这么做。

赵明佑说,他相信人权的普遍性:“我不支持共产党,但我不认为这种政治游戏是有益的。”

针对这一说法,阿贝茨说:“不支持某事和积极谴责一个从事器官采摘和把百万维吾尔人关押到集中营的政权是不同的。”

邹慧心随后说:她认为所有移民都应有权参加澳大利亚民主制度,并有能力将其种族和种族与双重政治问题区分开来。

当阿贝茨继续追问这个问题时,问为什么很难如此明确地谴责中共,邹慧心说,要求公开宣示忠诚是不公平的。

绿党参议员珍妮特·赖斯(Janet Rice)感谢三位证人为今天的辩论做出了贡献,并承受住了压力”。

她说:“这是澳洲华裔所受压力的一个典型例子。”

阿贝茨在周四的一份声明中说到:坚决反对丑陋的独裁统治是每个人的责任。因此,我对赵明佑先生昨天与我的交流并不感到抱歉,我丝毫没有质疑任何人的忠诚。”

回应赵明佑,阿贝茨说:对于赵明佑在听证会上的激烈言辞和他在媒体上的回应,他拙劣的语言无法安慰澳洲华人,被关进集中营的百万维吾尔人以及其他被中共拘押受难所有的人。”

反对派多元文化事务发言人安德鲁·吉尔斯(Andrew Giles)表示:质疑策略“令人震惊”。

吉尔斯告诉澳大利亚《卫报》:我对这件事很厌恶-我的朋友赵明佑(Osmond Chiu)感到自己正在接受钓鱼式测试,我很担心这个案例会阻止其他人参与社会和政治生活。

澳大利亚国内间谍机构负责人在周四对该次听证表达看法:移居海外的人有时受到外界的威胁和强制时,这使他们承受压力而做出违背澳大利亚国家利益的行为。

当被问及中共在澳大利亚活动所采取的行动时,ASIO负责人迈克·伯吉斯(Mike Burgess)表示:我不愿意只谈论某个国家,但我要说的是,许多国家确实关注生活在澳大利亚的侨民。

链接:https://www.theguardian.com/australia-news/2020/oct/16/eric-abetz-refuses-to-apologise-for-demanding-chinese-australians-denounce-communist-party

翻译组稿:文西 澳喜翻译组

审稿:相似油饼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