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农英雄拜登妖孽 折射美国内衰外患之下的社会分裂

喜马拉雅联盟加拿大农场 丁过

校对 不动之光 上传 小鸥

图片来自Daily Express

据报道,拜登的竞选搭档贺锦丽及多名民主党参议员、高官,和亨特∙拜登一起参与了华信能源公司腐败案,之前乔∙拜登及其弟詹姆士各拥有华信能源10%和20%股份已被证实,这个令人难以置信的通共窝案逐渐浮出水面,加上刚被揭下画皮的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财长姆努钦等,可以说,以民主党人为主的美国高官政要集体沦陷了。 据路德社披露,英国、德国、法国都有“拜登”,这就是以上国家在病毒问题上选择沉默的原因。一直作为普世价值典范的美英法德集体性沦陷,可想而知世界各国的政要被中共渗透、掌控到什么程度,难怪习包子在去年的大坂G20峰会上自信满满地为世界“把脉开方、把准航向”,一个大流氓差点登上世界霸主宝座。

人们不禁要问,西方文明为什么如此脆弱?被称为“新野蛮”的中共为什么如此猖狂?通过探寻班农先生的思想轨迹,我们或许可以在这个缤纷的变局中捋出一条线索。班农在2014年的梵蒂冈演讲中说到:我相信世界,特别是以犹太教-基督教主导的西方世界正处于危机之中,这场资本主义危机的本质是西方价值观的危机。 根据康波周期理论,全球经济处于“万劫不复”的萧条阶段,大多数国家出现产能过剩、失业上升、资产泡沫破裂,以及民众赤贫和政府巨大治理赤字同时出现的现象,地球村进入赤裸裸的原始丛林状态,不同制度和价值观之间的冲突对抗就会加剧。部分国家为了转移国家治理失败造成的内部矛盾,煽动民族情绪甚至发动战争,中共放毒就有这方面的原因。未来几年,萧条叠加病毒危机,世界将进入社会动荡和战争多发期。 班农的危机警示总是先人一步,在2014年的演讲中班农说:我们处于一个非常残酷而血腥的冲突的开始阶段,我们将被迫为信念而战,反对即将开始的、行将彻底铲除我们过去2000年、2500年所传承的一切的这种“新野蛮”。班农的“新野蛮”主要指国家控制资本主义的极权中国,今天全世界遭受中共发动的生化战攻击印证了班农的预言。

2010年,豪尔和斯特劳斯在班农自编自导的纪录片中阐述了他们共同研究的历史演变理论:美国历史是一种代际更替、可以预测的有序系统,每四代人(一代20年)构成一个80年的循环,现在是第四个循环的寒冬阶段,之前三个循环的寒冬阶段都发生了战争(独立战争、南北战争和二次大战),而且从这几次战争的规模看,一次比一次大。2010年是一个重要节点,怀疑主义逐步瓦解社会制度,社会原子化,认同断裂,社会信用崩溃导致精英权力突破传统束缚,美国再次进入寒冬阶段:制度完全崩溃使社会陷入混乱,个人也被迫为重建社会而接受共同的目标。按照这样的历史观,这一次“寒冬”美国同样难免一战,实际上中共已经发动超限生化战,美国已经处于战争状态,只不过战争大戏的高潮还没有到来。

美国以宗教自由立国。美国第二任总统约翰∙亚当斯说:我们的宪法只是给有道德、有宗教信仰的人制定的,它完全不适合治理其他类型的人。班农认为“犹太-基督教价值观”的迅速衰落,是造成本次寒冬“最为艰难”的原因,在前三次循环的寒冬阶段,犹太-基督教价值观还能够维护“美国卓异主义”,使美国在世界一直具有独特的优势地位。

全球化之下的拜金主义、非法移民涌入和移民步伐过快、主流媒体被中共操控及政府腐败等都弱化了传统价值观,尤其是开放的国际环境伤害了美国民众的利益:1%的人独占红利,9%的人跟着喝汤,但90%的人吃了亏,美国的基尼系数创50年来最高,贫富分化造成社会动荡,近来发生的骚乱和反传统,和上世纪六十年代的社会主义、黑人权力政治非常相似,可怕的是,如果那次被全球化抛弃的群体长期找不到自己的位置,就会变成社会主义者,成为极权滋生的基础,社会的分裂就演化成对抗,班农的平民主义和保守主义得以在川普政府推行,是美国之幸。但中共病毒打乱了这个进程,如果不尽快灭共结束病毒蔓延,前景非常不乐观。 被班农称为“新野蛮”的中共一直变本加厉对美国进行侵蚀,毫无信仰的拜登们纷纷跳进中共的统战陷阱,美国处于内部倾轧、外部威胁的艰难阶段。“这是一个悲剧阶段,但却是一个必要的阶段,每一次灭亡的危险出现时,国家也因为公民的英雄主义和牺牲而变得比以往更强大”。班农无疑是众多美国英雄中尤为坚定的那一个。 早在中共发动生化战之前,班农就一直坚持,为了道德重生和防止文明衰落,需要发动一场末日式的战争,同时消除美国的腐败和堕落。但班农的危机警告和文贵先生的呐喊一直被忽视。 正义力量和中共的“末日之战”即将爆发,班农先生和郭文贵先生领导的爆料革命更加坚定地发出灭共的号召,激励所有的正义力量和中共决战到底!

这场史诗级的“末日之战”将永远光耀历史的星空。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