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爆料革命战友国内父亲的遭遇分享

加拿大草原三省战友团 Spoonfull

校对 风云小哥 上传 WJ

昨夜,又一次从噩梦中惊醒,望着窗外寂寥的天空,忧虑和苦涩再次爬上心头。父亲的遭遇,令我感到深深的痛苦和无助。我们本可以无忧无虑地生活,他曾兴致勃勃地计划参加我即将到来的毕业典礼。但几个月前被诊断出晚期癌症。如同晴天霹雳,我的世界瞬间崩塌—-他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他是朱镕基时代所谓国企改革的被下岗职工,拿着东拼西凑、可怜的几千块钱开始艰辛创业,多年来努力经营着小餐馆,挣着血汗钱。后来经营不错小店被强拆,我们从此失去了稳定的生活来源。 父亲小心翼翼地过着日子,好不容易找机会把我送到国外留学,而我靠着学校的奖学金和周末的兼职维持学业和生活。

6年前,因为听信政府的站台担保,父亲把家里所有的积蓄投入泛亚金属交易所,包括他的养老钱,从此变得身无分文。事情经过是这样的:一次父亲去中国银行,银行经理热情地介绍了由中国银行和政府三方担保,甚至出具了红头文件的国家荣誉投资项目。在中国,我们从小的教导是:政府比爹娘更亲,是我们唯一可以依靠的!父亲本是一个非常谨慎的人,但是看到文件上鲜红的政府印章和中央电视台上领导道貌岸然的讲话:“稀有金属是国家的战略物资, 是全中华民族的共有财产!” 他放心了… 而且想到能为国家出一份力而发自内心地高兴。

不久当泛亚相关人员相继落马,投资人开始维权,他都无法相信—-自己的钱没有了!为了生存,他不得不参与维权,开始成为中国成千上万的维权群众的一员。加入地方维权被拘留过,甚至一度前往首都北京维权上访,哪怕被抓起来遣返回原籍,但最终都不了了之。在一次被当地派出所警察拘留后,待在冰冷的拘留所内,他开始害怕 、开始感到深深的无力。这六年来警察上门警告成了常态,连外出与朋友打羽毛球都会有警察当晚打来电话询问。失去言论自由,不能维护自己应有的权利、不可以在微信里发什么所谓敏感的东西,就连买张火车票也被不允许。从此,父亲变得日不能自由出门、夜不能安然入睡,整个人活在恐惧中……

终于,我担心的事发生了!父亲病倒了!

癌症的治疗费用是灾难,经过亲戚的帮助,父亲艰难地得到了医保。所谓医保,就是在医院的治疗,可以在规定的药物范围内报销一半,但每个月自己也要出1500元左右的费用,而且目前使用的药物,已不能控制病情的发展。从上个月开始,检查的费用已不能使用医保报销,后续的PET/CT、基因检测,单单两项检测的费用就需要花费18000 元。而且为了抑制病情恶化,医生说现在只能更换疗法,目前用的药醋酸阿比特龙片是自费药,一盒能用一个月,就要花费3826元/月。如果加上化疗和靶向药物,费用就会瞬间达到17000元 /月。而且在化疗期间,自然疗法使用的德国产品CORDYCEPS HERICIUM REISHI 和日本细胞活素也需要3600元/月。这笔费用,对于一个被邪恶政府骗取了所有血汗钱、没有养老保险的老百姓,如何能够承担得起?


在中共国,老百姓担心生病,因为负担不起高额的医疗费用。因为医疗,导致幸福生活终结,家庭破碎的比比皆是。老百姓甚至连死都要担心,因为可能连买块墓地的钱都没有。生存,一个多么沉重的词汇!

每次想到因为我不在身边,父亲独自一人在恐惧中挣扎绝望,想到可能再见不到自己唯一的亲人,我就心如刀绞。由于政府的邪恶,我连飞回去抱着亲人过世的机会也将被剥夺!

三年来,我一直跟随文贵先生的爆料革命, 终于知道了隐藏在所谓“和谐”社会后的肮脏和丑恶,我觉醒了。现在每天我都会和父亲通话,告诉他郭先生今天爆料说了什么,是文贵先生给了他安慰和希望。父亲曾经在通话中说:“我想活下来,想参加女儿的毕业典礼,想看到文贵先生和他的亲人团聚,想看到6月4号后的新中国联邦,这样我就算死也能安息了。”

爆料革命是上天给我们最好的礼物,给我深爱的重病中的父亲以慰藉。只有灭共才能让中华大地上的一幕幕悲剧不再重演!灭共是我、是你,是越来越多觉醒的人们的心声!

3+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123456l
6 月 之前

ccp must go to hell

0
Athena2020
6 月 之前

祝愿您的父亲康复顺利,一定要活着见证中共消失在世界上!🙏🙏🙏

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