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西方盗国贼的一剑封喉

作者:喜马拉雅摄影师

  在爆料革命过去的三年中,文贵先生多年前就“预言“,盗国贼不光中国有,其他国家也有。当这些国际上的黑恶势力盘踞在一起时,他们不光虐待奴役的是中国的老百姓,还奴役整个人类社会。随着三块硬盘的内容继续发酵,拜登家族的丑闻也逐步被曝光。拜登家族吸毒,乱伦,接受来自中共的黑金,甚至还爆出了性侵幼童这种可怕的罪行。在西方的道德观念中,如果有一种罪称的上”十恶不赦“,那么非性侵幼童不可。今天简单的介绍一下为什么性侵幼童这种犯罪在西方社会中那么的遭人唾弃。

  美国80年代有一个非常知名的案件,1984年,居住在路易斯安那州的10岁男童Jody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被他的空手道教练Jeff带走以后失踪多天,最后警察在加州的一家汽车旅馆发现了被绑架的乔迪。原来他的教练是一个恋童癖,Jody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一直被他的空手道教练性侵。Jody的父亲Gary非常愤怒,在Jeff被警方押送回路易斯安那州受审,抵达巴吞鲁日的机场时,被伪装的Gary一枪命中脑袋,倒地不起,第二天不治身亡。一旁的记者将整个过程全程记录了下来,这是一场几乎确定无疑的蓄意谋杀。但是在随后的审判中,Gary先被指控为二级谋杀,随后和检察官达成了交易,承认了过失杀人,最后只被判处了7年缓刑和300小时的社区服务,从判刑到5年以后服刑完毕,这位被录像带记录了,手刃仇人全过程的父亲,最后一天牢也没做。

  由于美国全社会对性侵幼童的痛恨,当时电视台播放了Jeff被击毙的画面以后,引起了激烈的讨论,很多人都认为这位父亲不是杀人犯,反而是一名英雄。在美国,三权分立的制度决定了法律的独立性,但是法律在他的框架内永远向着民意倾斜。美国的州检察长选举和州长选举一样,都是通过普选而来,每当有引发社会激烈讨论的案件发生时,如果不向着公众舆论倾斜,就有丢失选票的风险,这是民主社会发展的的必然结果。如果选择大陪审团制度,在民意之下,甚至Gary有被判无罪的可能。美国检察官的业绩之一就是定罪率,如果提告,被告被判无罪,对检察官也不好受。所以Gary杀死性侵自己儿子的罪犯,最后能够不坐牢,实际上反应的是美国整个社会对性侵儿童犯罪的痛恨。‘

  除了对性侵儿童犯罪的痛恨,美国对此类罪犯的防范也到了瞠目结舌的地步。在1994年7月29日,新泽西州一个女童梅根·康卡遭有性侵害前科的男子杰西·提门德夸斯性侵,并被杀害,受害者的父母不知道犯案者搬到他们居住的地方,因此催生了梅根法案。梅根法有一个专门的网站,任何人都可以查询附近是否有性犯罪前科的人住在附近,网站可以查到姓名,照片,住址等信息。梅根法特别规定,性犯罪前科犯必须每九十天去警察局报到一次,更新住所、工作等近况数据。还规定凡是有性侵十二岁以下孩童前科者,还必须终生配戴全球卫星定位系统(GPS)监控装置。在美国这样注重隐私的地方,这样等于给儿童犯罪者判处了“极刑”,找工作没人要,社交不可能,住在社区都会被邻居抗议让其搬走,真的成了过街老鼠,一辈子都无法翻身。

  不光是在普通的社会中,即使在美国监狱里,性侵儿童的罪犯也处在一个很危险的境地。 “Chomo”是监狱里的俚语,指的是儿童性骚扰者。囚犯和狱警经常声称,他们在监狱里的等级制度中处于绝对的最底层。在FOX的一篇采访中,一名知情人这样描述监狱中“Chomo”的待遇:“(警察)对监狱暴力行为视而不见是违法的,但我确信这种事确实发生过。犯人所犯的罪行越卑鄙,他们就越容易视而不见。”“一般囚犯将殴打、刺伤、强奸或杀害性侵犯者,尤其是儿童性侵犯者,视为一种荣誉勋章。他们可能会成为朋友,得到他们的信任,然后攻击他们。”

  对西方的政治人物来说,正常的性丑闻只能算花边新闻,并不能构成致命的攻击,提出来的人可能还会被人认为侵犯隐私,但是对于儿童性侵犯,西方社会是真正的零容忍。如果亨特拜登未来性侵儿童犯罪被法律坐实,不光拜登家族的声誉会遭到毁灭,亨特拜登很可能下半辈子都在监狱里度过。文贵先生三年前煽动的蝴蝶翅膀,现在正在形成一股风暴,席卷全球。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欢迎大家订阅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有意加入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的战友们,请使用官方discord 链接 https://discord.gg/nyPUqYj 并附上您的挺郭经历及法治基金捐款凭证。谢谢大家🥰 10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