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大案 16:众议院情报委员会

作者:香草山文艺组 Tiffany的早餐  

拜登家族的爆炸性丑闻快速发酵,即使主流媒体CNN、NBC,高科技公司Facebook、Twitter等势力疯狂围堵,仍然挡不住美国和世界人民对真相的渴望。就在这如火如荼的舆论战中,各路妖精按捺不住跳出来现形。加州众议员希夫(Adam Schiff)称:情报界认为,拜登家族的丑闻事件是来自俄罗斯精心策划的宣传的一部分,这自然是在暗示通俄门的事还没完。

希夫还有一个著名的临时职位——川普弹劾案的弹劾经理。他正是川普通俄门这个持续数年巨大谎言的主要编造者之一,也主演了因通俄门而兴师动众的川普弹劾闹剧。显然,他和他的同党们不满足早已注定的不可能成功的弹劾闹剧的结果,而继续借用拜登丑闻来死缠烂打。毕竟,他有一个重要的名头——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希夫

通俄门由奥巴马留守政府在体制内外配合,试图以非选举方式把民选的川普拉下台。在FBI和CIA的运作下,加上英国、澳大利亚、以色列、意大利、乌克兰等国家特别是情报机构,一起搞了通俄门的事情。2016年大选的共和党初选阶段,卡尔森医生(Ben Carson)退选后,其竞选团队的帕帕多普洛斯(George Papadopoulos)转投川普团队,短暂地在外交政策顾问团队做了一些无关紧要的无薪工作。他们设计陷害帕帕多普洛斯,以便给通俄门找到一个突破口。类似倒霉的还有曾经为CIA工作过,也不拿薪水的佩奇(Carter Page)。为了搞他,FBI局长科梅(Comey)、副局长麦克博(McCabe)、司法部代理部长(Yates)、罗森斯坦(Rosenstein)都曾签发了FISA许可,这就造成了另一件丑闻FISA门。加上CIA局长布坎南(Brennan)、司法部长林奇(Lorretta Lynch)、国家安全顾问莱斯(Susan Rice)等,这些人大多也是希拉里邮件门的主角,参考:

  – 世纪大案 12:邮件门 

  – 世纪大案 13:真假本·拉登 

  – 世纪大案 14:班加西事件 

  – 世纪大案 15:FBI往事 

从班加西到邮件门、从民主党党内选举打压桑德斯(Bernie Sanders)到试图把民选的川普总统拉下马,编造的通俄门谎言、监听门、FISA门、弹劾门闹剧等,让美国政坛的沼泽越来越深。在这长长的反川人士中,身为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的希夫无疑是公开对抗川普最卖力的之一。

众议院议员任期两年,可以无限期连选连任。国会的主要办事机构是各种专业领域的委员会。委员会中的多数党议员领袖任委员会的主席(chair),少数党议员领袖任副主席(ranking member)。众议院换届的政党轮换,会形成多数党和少数党的相对优势,委员会的主席和副主席也会随之轮换。在过去十年中,大部分时间是共和党控制众议院,即博纳(John Boehner)和瑞恩(Paul Ryan)任议长的年代。2016年大选川普上台前后,众议院对一系列丑闻的调查主导权掌握在共和党手中。

这些年来,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共和党的领导是努涅斯(Devin Nunes),民主党的领导是希夫。川普总统提名委员会的议员蓬佩奥(Mike Pompeo)去做了CIA局长,接替深陷诸多丑闻的布坎南,之后蓬佩奥又任国务卿。努恩斯期间,委员会最重要的事件之一是2018年2月2日,解密了通俄门备忘录,原名“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Act Abuses at the Department of Justice and the 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对外国情报监控法案的滥用》备忘录,即著名的努涅斯备忘录。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努涅斯

在留守内阁的代理司法部长罗森斯坦指定穆勒(Robert Mueller)为独立检察官调查通俄门的同时,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也在独立调查通俄门。努涅斯整理了备忘录,直指执法部门的滥用职权,并准备公布。此举随即遭民主党反对。2018年1月29日,罗森斯坦和FBI新任局长雷(Christopher Wray)亲自去白宫劝说不要公开该备忘录,同日反川普的FBI副局长麦克布离职(见:世纪大案 15:FBI往事 )。

2018年2月2日,在总统特朗普同意下,众议院情报委员会解密了这份努涅斯备忘录。该备忘录指称,联邦调查局和司法部高层滥用《涉外情报监视法》,申请和获得监控川普竞选团队的许可,即FISA许可。努涅斯之后发表声明说,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发现了严重辜负公众信任的情形,美国人民有权知悉重要机构出于政治动机滥用职权的情况。

要求查看这份备忘录的议员都签有保密协议,不得对外披露备忘录内容。那段时间多有议员表示内容令人震惊,公众随之对真相的呼声也相当强烈。显然,备忘录披露了从奥巴马时代开始反川普的种种丑闻,并非空穴来风。然而,众议院抽干沼泽的进程,被2018年中期选举打断。

担任了八年少数党领袖的佩洛西变成议长,努涅斯和希夫交换了职位。从那时开始,众议院成为美国腐败力量合法抗衡川普的主战场。2019年12月,在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和情报委员会希夫等人的推动下,众议院启动了对川普的弹劾。弹劾案到参议院,希夫成为七名弹劾经理中的最显要人物。当然,弹劾是不可能成功的。佩洛西领导下的国会,把全部精力投入到了川普弹劾案中,而冠状病毒的巨大危机已经悄然向美国袭来。醉心于权斗的他们是不愿意干正事的,哪怕疫情危急。这些年,希夫除了编故事、弹劾川普,便是发表讲话,把所有抽干沼泽的事评价为“政治报复”“破坏法制”“党派斗争”。

这次拜登丑闻,希夫又来了这一套政治化言论。然而随即就被狠狠地打脸。国家情报总监在福克斯台的采访中表示,亨特(Hunter Biden)笔记本电脑中包含的信息“不属于某些俄罗斯虚假宣传活动的一部分”,明确否决了希夫为拜登家族开脱,甚至倒打一耙给川普泼脏水的舆论攻击:“有趣的是,对情报被政治化抱怨最多的人中有一些将情报政治化。”

国家情报总监拉特克利夫

按照美国的政治制度,国家情报总监具有仅次于总统的情报权限。这位刚上任半年不到的国家情报总监,前德州东区联邦检察官,正是从希夫任主席的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以德州第四区国会议员的身份,被川普提名的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

  (待续)

编辑:香草山教育组 飞虹

相关链接:

世纪大案15】【世纪大案14】【世纪大案13】【世纪大案12】【世纪大案11】【世纪大案10

世纪大案9】【世纪大案8】【世纪大案7】【世纪大案6】【世纪大案5

世纪大案4】【世纪大案3】【世纪大案2】【世纪大案1】【世纪大案0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