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八十八 – 1/2)打64血卡吃64血馒头的欺民贼、骗捐党和打着民运幌子的骗子们,成立了3000多个组织,3000多个皇帝啊

整理:战友之家文迅等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从700多篇郭文贵先生直播听写文字版、盖特精选而成,具有文献价值。由战友之家文迅等按时间、主题整理。感谢战友听写!

标题简述:
2018年6月16日,郭先生说:这就是我们海外华人,给那些骗捐党、民主党、民运、民主人士,六四的–打着“六四”血馒头的人骗捐。千年如一日、三十年如一日,骗来骗去。从来都成功,没有失败过。
2020年7月25日,郭先生说:你们没有注意到,一下子把所谓的民运派彻底撕裂了。这个民运派都是想当王的,你看看海外民运,大概有3000多个组织和名字。这三千个都是皇帝啊,都想把对方弄死啊,都想把对方打成共产党。一看谁出人头地,受不了了,你为啥去?据我听说,美国国务院炸了锅了,所有海外华人组织领袖,除了梁冠军之外,基本都要去了。

2017年8月24日
你看人家香港每年的六四,你看人家香港对争取民权、人权,对自己的尊严的保护。人家喊的口号就那三、四个。咱们海外组织上万个,搞了二十八年,六四的时候搞个纪念活动才去几百个人。所以说对不起了,我真不知道这海外什么改革党、暴力党、什么什么,天天抓特务,天天抓内鬼,咱们这反盗国贼还没开始呢,海外的人就掐成一锅粥了。还反什么盗国贼,自己就把自己咬死了,互相掐死了。我们现在面对的很多人,(如果)就这些人要是回到国内去,要管理中国人民。那中国人民绝对不是回到石器时代了,回到原始时代去了,连衣服都不能穿了。看看所有这些拙劣的、丑劣的行为,滕彪律师,人权律师,打出反共反极权反独裁,就你这比独裁都坏。你反独裁呢,那独裁说你滕彪乱伦你母亲了,乱伦你女儿了,你什么感觉啊,你能拿证据吗?
……
现在海外就是夏痔疮、张痔疮、韦屎、屎诺、癞蛤蟆李、胡舒狸、郑介甫、谢建生、梁冠军,就这样的人大肆嚣张,滕彪还都打着人权律师,还打着人权。我说实在话,我最近几个月的感受啊。昨天我跟一个美国的律师说,我非常地庆幸,中国从六四以来到现在,没让这些搞民权、人权,滕彪这样的人来染指中国的政治,他们的染指将是中华民族的灾难和悲哀。就这一堆人混在一起几十年,骗着海外的老百姓。一次次这样,那样的,变口号的募捐,变了口号的所谓革命,变了口号的所谓的民主。各走各的路,各唱各的戏,各搞各的名,各有各的私心。怎么可能给我们十四亿人民带来正义、公平,更不要提人权、法治了。谁守法了?滕彪先生他连乱伦这词儿他都能说得出来。他守法吗?他还叫律师?

2017年11月26日
我头一段打盗过贼,主要是十九大。这个完了以后,我就打算收拾收拾海外这些每天在这块得瑟的。一天天在这块晃荡的,打着假民主,假民运的组织,吃六四人的血馒头的人。我再次重申,本人,任何学过历史的,到西方懂得西方文明的,懂得民主民运的,记住。西方的文明是民运的结果,民主运动的结果,在人权大于国家主权这个世界上基本共识的这个问题。原则之上,人权大于主权。民主运动高于国家,高于民族。不要以国家的利益,民族的利益来伤害民主民运。所以民主运动是人类的文明的基础,是目前看来人类走向文明的最佳手段。所以民运这个牌子谁也无权拥有。他是有良知的,有正义感的,有智慧的,善良的人,他们走向喜马拉雅,他们必须有的这个基因。同时追求民主民运的成功,追求人类的最高境界,也就是利他,非常和谐的社会。让社会实现了大家认可的民主,民运,那就是喜马拉雅。中国的喜马拉雅,我的喜马拉雅就是实现法治,民主,自由,这就是我的喜马拉雅。所以说任何一个人,有些人都不愿意提。有些文人天天咬文嚼字,一辈子就靠嘴来骗人吃饭,从来不干事。啥叫民主民运呀,说那么多有啥用啊,连自己有跟油条都不给别人,有啥用啊,对不对?连牙签都往家里偷,你搞啥民主民运呀?起码的善良,起码的智慧,起码的利他之心都没有,怎么可能搞民主民运呢?所以说我不愿意讲。民主民运基本的,现在全世界认可的,人权大于主权。民主民运就是维护人权的最佳手段,谁有权利谈民运,谁有权利代表民运呀?就你们那几个,自己的女人都只跟人家上床只跟人家生孩子,不养人家不付钱,你能谈民主民运吗?能谈人权吗?
那个乱伦彪,那个滕彪,对女人,对别人的女人从来不尊重,你能尊重你的老婆孩子吗?别人会尊重你的老婆孩子吗?你怎么能谈人权呢?你配吗?所以说,大家再次记住,我反的是假民主,假民运,假六四份子,打着六四民主民运骗这些网友们钱的这些坏蛋和犯罪份子。民运是人民的,不是这帮骗子的,也不是哪个人拥有的,也不是哪个集团专有的,这是起码的常识。怎么我们一搞民运就伤了你家的饭碗啦?怎么踩着你家的尾巴了?怎么就吃了你们家的奶酪了呀?民运是属于大家的呀,怎么就成了你们专有的了?你们配谈民运吗?你几十个刑事官司,老婆孩子不养,爹妈不管,朋友没有,到处骗人,一辈子唐柏桥靠捐款过日,你给谁民主,给谁民运那?你配搞民运吗?刘刚强奸女人,毛都快强奸没了,你搞什么民运呀?人权高于主权这是全世界的认识,我都不愿意跟你们讲这个道理。哪个也不服那边,哪天咱找一个,就像论剑似的坐在一起聊聊。
我见过的政治家高手,政治家,哲学家,那比你见过的馒头都多。还配给我抬在屋里面欺负哪儿啊,到曼哈顿已经到外星球了,去打折超市都像豪华旅游了,你以为啥呢。民主,民运,属于人民的,属于正义的人民的,不属于犯罪分子的。民主民运是需要勇气,需要能力的,不需要懦夫和偷鸡摸狗之徒。六四是中国几亿人民共同的运动,现在六四成了,代表了。谁敢做代表,我先扇你,我拿我的脚扇你我拿我的腚扇你,我拿屁崩你。谁敢说六四,你有种到中国说我代表六四,谁敢。不是拿本本砸你,拿尿呲死你。流过血吗,都是逃犯,把逃犯说成民族英雄,说成六四英雄,我的天哪,简直不要脸到这种程度。我来维稳,维你的稳,你配吗,就你那几个小样,还维你的稳。我的妈,你给我一个亿我都不维你。你们啊,真真正正的是你们所谓嘴里的共产党的敌人,你们是真正的敌人中的朋友,你帮太多忙了。让所有中国人看到你的嘴脸,谁还再搞民运,谁还相信民主自由啊。不是出了虎窝到了狼窝啊,现在直接出了虎窝到了豺狼的窝啊。这一帮的畜生啊,畜生都不如啊。那李卫东,叫人陪他去看病去,对人家性骚扰。各种许诺,到了美国来,拿着美国的钱做手术。你啥是民主自由了呀,64的时候你干啥哪。你跟胡舒立在搞啥哪,搞了几十年被狐狸给踹出来,跑到美国骗美国钱做手术。就这些人还谈民主民运,什么我来维稳,我都懒得搭理你,我维你哪门子稳呐。
有个叫郭国汀的你看这个家伙,你看他那个样。所有的人我都没见过你们,没有打过任何交道,给我捧上天去,我是神是神。我都不好意思,你们捧得也太不要脸了吧。结果图穷匕首见了,拿多少钱了,我是次品,我凭啥捐钱。我捐钱是我发自内心的,是我的自由,这是民主自由的权利,你有啥权替我来做捐款呐,你算什么东西啊,你咋不捐啊。穿的西装革履的,什么东西啊,这是人吗,有一点点像人吗。你给我同步相识,原来给我捧上天,然后让我冲上去,让我家人再关进去,把我员工关进去。我的钱也没有了,现在我命也没有了,我最好自杀,去反习主席。不反习主席,郭文贵就是混蛋,你这个畜生啊你。你把我当傻瓜呀,我特么智慧比你高,你跟我玩这个。就你那胡说八道还律师,你律什么师啊你。什么叫戒律,解释戒律啊,你这叫创造邪律,邪门歪道的戒律,你这都是魔鬼。你和唐柏桥,你们都是一帮骗子。所我现在发现海外就是这帮民主骗子民运骗子是个集团,你们有本事一起跟我来啊,一起对我来。看看大家谁强奸过女人,谁骗过女人,谁猥亵过女人,谁骗过捐,谁骗过钱。看看大家谁屁股干净,有种来啊。拿啥革命啊你们,一身臭屎,除了骗捐你拿什么革命啊。郭国汀就你这样子还搞革命啊,你革谁的命,你革你自己的命,你骗命吧你,你居然还有脸说你郭文贵。我从来没看过你的推特,叫谁捐钱我都不知道,然后开始骂我了,天下哪有此道理。你以为欺负郭文贵这么容易啊,你见过欺负郭文贵有什么好下场吗。从我生下来,欺负我的有几个好下场的吗?刘志华,王岐山,孟建柱,你们再欺负欺负试试。就你们那个什么郭国汀唐柏桥,我认识Trump,没有我,Trump都选不上。我给你介绍个人吧,我给你搞搞拿个几万美元。唐柏桥你那没撅屁股就知道你要拉什么屎,你跟我玩这一套你差太远了。我们盘古公司楼下那保安都比你智商高。还那什么,旅游车往那一站,我要搞旅游啦。哎哟,我看到那照片都恶心。你不搞募捐吗?其实我家人给我发张照片,你旅游去啦,还跑到山上去旅游去啦。我傻吗?刚刚让我给捐了五千美金,这个这个余立坚买棺材。你那边就去旅游去啦,然后你认识川普总统,然后纽约没法混啦。纽约所有见过我的朋友说,千万别粘唐柏桥。结果有人过去说认识李洪宽,说李洪宽是个什么东西啊。文贵你怎么接他的茬呀,这个人连人都不是。过去,再怎么着怎么着,跟我这个朋友,在一个公司,在一个楼上,这个人有多坏,满嘴谎言,没一句实话。过来一个女人,盯着人家看的,把人家送到没影。这么个东西。
你说夏业良,在北京,这个调戏女学生,被开出来了,跑出来问我要十个亿。我说给你十亿,可以,冥币,冥币。一张,十亿冥币。我等会给你买,给你弄两张去。你找我,你当我郭文贵傻子啦。好几个民运人士,找我,我马上开给他,为什么?我了解他。安全部的难道不知道哪个人的底细吗?我谁的档案没看过啊?所有海外民运,都是这几个人送出来的,马健,张悦,还有这个这个林强,那个不是。都是我的员工是我的朋友。我谁不了解啊。给我玩这有什么用啊?天天现在这,李洪宽在这,你骂那个,太帮我忙了。你骂完那两个以后,我就知道该怎么收拾你了。这两天我律师看完之后,律师说可以了,足够了,查完你的资料,几十条刑事罪行,偷东西,假案子,假合同,偷税,和唐柏桥全部都是这个结果。刘刚,强奸,欺骗,假文件,假文书,所有人都搞假证批,所有人都给政批提供假文件。你跑哪儿去,我看你能跑哪儿去。你不拿美国护照还好,你拿美国护照,这回热闹啦,这回热闹啦。上天永远是公平的,上天永远是公平的。记住啊,永远是公平的。啊,大家可以看看。
你看啊,过几天,这几个人是什么样情况。成天吓唬人,唐柏桥我告你呢,告你呢。韦石告了我一年了,怎么现在都不给我送过来这个,告我呀,求求你呀,快告了唐柏桥呀。韦石呀,那快告我呀,送来呀。起讼书送来呀,告我呀。拿钱呐。你不会再募捐吧?你耿静募捐去吧?李洪宽养养你儿子吧,别骗人两女的,太惨了。那两个女人惨成这样。啊,人家你的前妻说了,宁可去跟猪睡也不会再见你李洪宽啦。说这,这人渣两字无法形容你。啊,你就这么个东西。这海外就这么七八个人,你们最好联合在一起。我给你们时间,黏糊到一起,握握手,哎看你们有这本事吗?别说对付共产党了,你们先把这几个人先对付对付,自己先对付对付,握握手,然后再看对付郭文贵,佩服你了,哎哟我真佩服你了。来呀,有那个种么你呀,你有那个胆么,有那个尿性么你呀?我不是看不起你们呐,你真是连我们公司门口保卫部那个保安的能力勇气都没有。那专案组,就是不服,死都不服,把枪弄在身上,说枪就是你的,他说就不是我的。你李洪宽,这不两脚就踹成个屁了你。吹牛你,专欺负女人,专欺负孩子。那唐柏桥,专骗这些刚出来的孩子,妇女们。这帮骗子,太可恶了,太可恶了。关于这个,他不接传票?他住老虎洞了他也得接传票。你看那次我们给那个韦石,给他送律师函,给他吓的样子,哎耶耶。都懵了都。这帮人啊就典型的就是懦夫,你能不能躲的了,能不能躲的了我的诉讼,我24小时堵你去。还有李洪宽刘刚李伟东韦石夏业良西诺你看看你能不能躲的了,上网查查李洪宽几十起刑事案件啊,几十起,偷东西。然后呢孩子的这个抚养费不交,然后呢几十次威胁大陆的这个刚出来的孩子们,装修骗人家。就你这七八个人搞的这整个外国是乌烟瘴气的,必须的把你们给除了啊。
如果大家认为我除他们我是来维稳来了,那请大家就这么理解吧。我拿我1200亿,我全家的生命,我拿我员工的家属,员工的生命,我拿我的前途,我维你的稳,你那几个贱命,畜生命。我维也不维你的稳啊,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我听到说我维你的稳,我特想笑,这帮东西啊,我还我维你的稳,你也太看得起你了,你太看得起你了。你见过一个拼着命跑到海外来还给你维稳了吗,“还我不见你,不见面,凭啥,还不见面,不见你“。我说你要点脸,我凭啥见你面啊你给我舔脚都轮不着,舔屎都轮不着,会见你?转一星期,领着你老婆,领着你老婆干啥来了。给我发信息,干啥呀你,刘刚也要见,也要见。你见啥面啊,我真的后悔啊,这个跟你这有联络了,我这辈子做恶梦。你看这照片,你看这几根毛,还什么军师。我给郭先生当军师,哎呦,我听着都恶心,精神太监,一个个的精神太监。绝对要不能让他跑了,跑不了,这个多少已经跟我们这个联系了,放心吧啊。

2018年8月16日
那台湾的今天。我为啥不愿意讲啊?台湾已经不值得讲了。为了那点儿钱,为了那点儿利益,都不要脸到极点、到家了,就是骗选民。但是,可悲的是,台湾选民也愿意被人家骗。这就是我们海外华人,给那些骗捐党、民主党、民运、民主人士,六四的–打着“六四”血馒头的人骗捐。千年如一日、三十年如一日,骗来骗去。从来都成功,没有失败过。谁挡了他们的路他骂谁,谁挡了他们的路,你就是共产党的特务。然后拿着共产党的微信来募捐,悲剧吗?台湾也是这样,一次次的选举,都知道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但最后一分钟,都被人家操纵了。所以那叫,操作式的民主、金钱式的民主,他不是真实的民主。太过份啦,台湾这爆料,说老实话,你那个柯比–柯文哲,连句人话都说不清楚,噜噜。

2018年9月5日
你看看我们海外民主、民运人士,“六四”的时候,就因为他上过街,三十年募捐。天天一说,到今天鼻涕一把泪一把。他们干过啥、说过啥?再看看我们出来的所谓的律师,啊。民主、民运人士,就因为共产党所谓的冤枉了你,啊,你就成了世界的英雄。就是打官司也要募捐、啥都募捐。你说夏业良这个不要脸,你的房子,阿尔宾对外出租。你儿子是做房地产的,你还存着大量的现金,几百万美元。就这,打官司也要募捐,高冰尘也要募捐,啊。这个袁建斌也要募捐。刚才我没发啊,袁建斌,袁建斌一会儿我发你个信息啊。然后,你去想想这些人,你再想想文贵牺牲我的员工。大家想过没有?那个王八蛋在这个twitter说,郭文贵去年9月2号,就拿家人怎么怎么着。你个王八蛋长长良心,去年9月2号,是我家人被判的第一回。去年7月份开庭,9月份被判了一回。今年又是7月份开庭,又是9月份被判了一回。我们家被抓了三次,被判了三次,就是一大部分人。他们招谁惹谁了?招谁惹谁了。你们这种人,这种良心也坏,你们连畜生都不配。你们谁拿着老母亲当人质了?(还有)老父亲,八九十岁的老父亲。谁放弃了上千亿的物质生活了?谁一天就损失八千万现金?我随时可以放弃,我随时可以放弃。我郭文贵商量商量可以部分妥协的时候,你们骂我,说我要背叛啦。你们良心何在呀?

2019年1月12日
我到今天最重要的事是我父母在我十二、三岁就放开了我,没教我怎么做。我要都听我爹我娘的,那我到不了今天。我最感动的是,我过早的离开了共产党的魔鬼之地,洗脑之地,就是学校。然后上天又把我送到最好的教育的地方,监狱。在监狱里又让我遇到了六四被抓的这些难得的都是,宗教人士,教育人士,博士,教授,六四这个积极人士。一个不满18岁的孩子,告诉了我宗教信仰,民主,什么叫民主?就是绝大多数人民作出的决定和选择,那才叫民主。你想我在监狱里上过了这一课,我感谢上天。

2019年1月24日
当年六四就天安门广场和北京大街那些人,如果真的北京城出来几百万也就八九六四就成功了,肯定成功了。共产党那都高层啊都准备逃跑了。什么事情都在坚持,知行合一啊。现在共产党已经把王阳明先生给玩死了,知行合一。咱们只要坚持,事中练,事中磨,在事儿上练,在事儿上磨,磨出经验来,振臂一呼他们就完了。我在最早时候两年前爆料时候我就说,我就说过如果说北京城,不要说别的,就老百姓上街开车停车了,没油了,我啥也不说,我车就停下来,北京城一星期就垮了。啥都不用干。那个时候军队里边,现在绝大多数军队都是八零后九零后,这些孩子们会去为他们去杀我们吗?不可能的。

2019年2月7日
班农先生毕竟还是美国高端的政治家,他还不是很了解我们华人圈里具体的事实。看来路德先生很关心中国民主民运人士,我们俩之前也没有跟班农先生有任何这方面的沟通。班农先生私下里也问我,我也跟他说过,这是中国人的悲哀,一个十四亿人的国家,经历过六四,流亡到海外的民主民运人士。我们再看看一个2000多万人的委内瑞拉。2000多万人的国家,你看看我们身边一堆的委内瑞拉的人士在搞民运,人家是砸锅卖铁在搞民运,各种社交媒体,没有什么打架掐架的。全人类只有中国,一个十四亿人的国家,就那么稀稀拉拉的几个民主民运人士。干嘛呢?出来了29年,六四到今年29年,募捐,离婚募捐,离婚都募捐。打官司募捐,家里有豪宅住着,什么都募捐。30年如一日,没工作,没饭吃。成天到美国政府国会去,在那磨叽,跟个要饭的似得,跟个流街狗似得。见人家议员,拍个照,拿来开始忽悠去了。有些人啥也不干,就说是替国内传输这个传那个,搞这证那证。很多中国老百姓,非常热诚的献身民主事业的人,结果是受到这帮人的微信上的鼓噪,在国内喊两嗓子结果被抓起来了。这个危害不仅是被你骗了捐,它的危害的核心是什么?是他刚刚萌芽的希望,被人连根给拔了。这造成几十年来,中国的民主运动的火光,那星星之火燎原的那个火种,被灭掉,被共产党撒泡尿就给灭掉了。
所以说中国海外没民运,都是一帮流浪汉,都是一帮骗子。中国海外有几个民运是干事的?今天班农先生他能给我指出来在华盛顿有一个人,有一个事是所谓的民运搞的吗?当然有一些成功的人士,咱在这不方便说。不过有哪一个民运组织他能够记住,班农先生提出来一个民运组织的名字来,他能讲出来吗?都是拿着六四的血馒头,都是拿着这些英雄的历史,让自己骗捐,还拿美国政府的救济金。你看那博讯,那明镜,不要脸到啥程度。天天替共产党擦屁股,天天替共产党大骂小帮忙,天天替共产党收集各种信息,多少人被害?反过来说,我建议班农先生,你的法治基金,你要开始调查在海外打着民主民运幌子的人,几十年来没干成事,而且还向美国政府要求了民主自由基金的人,进行查处,然后将他们送上法庭,不能让他们打着民主的幌子,来害中国的真正的民主人士,来残害弱势群体。像一个叫韦石的,像一个叫熊宪民的屎诺,天天搞政庇。班农先生,他搞政庇是非法的啊。他既不是律师,也是不是其他的。几十美金也要,几百美金几千美金。刚刚从大陆跑出来的,被他们做假政庇,成千上万的搞,而且在法拉盛,在中国城形成了规模。而且做视频在弄。这些女性被他们叫去,天天给他们按摩,裸体按摩。找那些小女孩,为了给人家做假签证假政庇,打着民主民运的幌子,那个叫屎诺的那个畜生,那些打着六四旗号的。

2019年2月24日
战友们,千万千万不要再上这个当了,我看到战友们发的搞一个六四的,在沙漠里边搞一个六四雕塑是吧?我看到民运同志又都去了是吧,我都没搞明白他们想干啥。不是,要搞个六四,几十米的,沙漠里边,如果能推翻共产党的话,凭我郭文贵二十几岁就能盖出几亿美元的裕达国贸大酒店,我能盖出盘古55万平方米的一条龙的盘古,奥运村唯我独尊在那,那你说叫我在哪我都盖一个去,我盖一个600米的楼,我盖不起来,我郭文贵让你给剁了。如果是搞一个沙漠里的建筑,你叫我盖多高我都给你盖起来啊。不用你们拿一分钱,我自己拿。如果弄这玩意能反共,我真觉得太好笑了。我当时在想,这啥意思呢?有人现在要杀你全家,然后你跑了,跑到一个没人的地方,沙漠里边,然后在那咔叽,弄了几块砖在那立上,我反对你杀我全家。这个人就不杀你了吗?是不是这意思?哎呀,咋整呀,都看不起咱们中国老百姓的智商,都把我们中国老百姓当猪狗来耍。我就真的纳闷了,有人既然残害了你们28年,29年是吧,要杀你全家。六四杀了我那么多兄弟姐妹,那你跟他干啊,你得以同等手段,超过手段,你要让他伏法啊。你跑到一个没人的地方,谁也看不见的地方,还不花钱,然后弄个抖抖颤颤的立个牌,“我反对你,别打我,别打我,我反对你”。是这意思吧?他就不打你了,王岐山小头发往后一缕,挎一甩,烟一抽,丫挺的想挑战我,立个这几十米的一脚就能踹烂的牌子,我就不杀你啦?这王岐山就不杀你了?王岐山就不弄你钱了?到了对面,算了算了,你到了沙漠里面立了那么大一个东西,花了好几万,花了好几大万,我给你几万,走吧走吧,别玩了。我说你不觉的丢咱中国人嘛?我杀你的人,我杀你的孩子,我杀了你,我拿坦克杀的你。你说,他们拿坦克杀的咱啊,现在咱们拿个破铁撑在那,反坦克?噗一吹就灭了,你不觉的那人会笑话咱吗?你说就这帮人不该杀吗?王岐山,孟建柱一定说,这帮老百姓,不杀他们杀谁啊?一定是这样。如果在天安门的那些英雄们,被杀害的英雄们在天之灵,他往下一看:“你们就这么对待我?我被他们开着坦克压的,拿着枪把我打的,现在死那么多人他们不认数,结果你弄个这东西立那就管用了?”大家想想(指着头),你说他们不是这有问题吗?28年了给六四的最大的功劳就是立个这玩意。
还有人搞什么纪念碑。如果纪念碑管用,我郭文贵现在从美国纽约,能买的地我买一块,我郭文贵花钱,我马上拿出10亿美元来,我都给他买成碑。写上共产党王岐山,写上共产党员的名字能管用,你们谁一分钱都不用拿。六四的这帮人,这帮骗子,吃屎吃人血馒头的,如果你们能联合起来,我求求你们联合在一起吧,团结一起砸锅,你们能联合一次,也能让我看到咱中国人终于能联合一次了。砸锅都行,你不敢砸共产党就砸我。你要能保证立那样个所谓的“六四”的铁皮,或者说你立碑能对付共产党,哪怕能让它少活一天,郭文贵和你对赌,咱上美国司法部门。我不听你说,美国相信法律,写东西,我拿钱,我拿10亿美元。你要能把共产党灭了,我现在就拿,再多都行。不是,我就纳了闷了,竟然有人想到这招,跑到沙漠里去。你说你要是在这中央公园立个这玩意,它也有点意义是吧,大家看着,中央公园立个“六四”,人家看这“六四”啥意思呢?sixtyfour啥意思呢?想想也能知道,也能提醒大家。你要能设计得像个样,你看盖的那玩意。沙漠里面,大家记住今天我说的话,三年内那牌子如果还在那立着,如果还是这样,你也算牛了。
……
你说这欺民贼跑到沙漠里面立那个64那玩意,我觉得对64的英灵们是个侮辱。你能把一个科长给抓起来给共产党,你也算替他报了仇了。到现在没有一个镇压64的人,没有一个因此进监狱,没有一个人受到法治审判。这就是过去28年、29年所谓的64英雄在海外的斗争结果,最后跑到沙漠里。人家往你家去把你家人都灭了,兄弟姐妹都杀完了,你跑到空草地上沙漠里头盖了一个,我反对你、我反对你,可怕不可怕?哎呀,战友们,所以说现在你说,活人吧你骗,拿着死人骗,天天做死人的文章,你说有多可悲呀,那活着的人你帮不了,死的人你去骗,天天在那块口炮党,天天喊着这个那个的啊,天天喊着叫着。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99

10月 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