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家族跨国犯罪集团的重要人物贝文.库尼(Bevan.Cooney)倒戈、愿做污点证人

作者:William Ho(文同)

彼得·史威哲(Peter Schweizer)是《腐败概况:美国进步精英的权力滥用》一书的作者。  西姆斯.布鲁纳(Seamus Bruner)是《辐射:核贿赂,俄罗斯间谍和华盛顿的谎言丰富了克林顿和拜登王朝》一书的作者。上周他们合作在BREITBART网站发布了独家重磅报道文章《独家——亨特.拜登的合伙人邮件揭露:亨特.拜登家族及同伙是如何帮助中共超级商业精英团队赢得白宫会议》

在2011年的一封电子邮件中,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的业务伙伴贝文.库尼(Bevan.Cooney)讨论了如何与“中国顶级公司”的关系发展,作为“推动中共软外交计划(蓝金黄计划)的新举措”的一部分。 这些电子邮件与纽约邮报发布的Hunter Biden的电脑硬盘里的电子邮件完全无关。

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和德文·阿切尔(Devon Archer)的商业伙伴贝文·库尼(Bevan Cooney)将这些以及更具爆炸性的,从未公开的电子邮件发送给了史威哲(Schweizer)。 库尼目前因参与2016年债券欺诈投资计划而入狱服刑。库尼表示他的入狱是当了亨特.拜登家族的替罪羊,他现在愿做污点证人来揭露亨特.拜登家族的卖国罪行。

库尼在研读了史威哲2018年的《秘密帝国》一书后,从中得到启示,并于2019年与史威哲Schweizer进行了接触。 库尼解释说,他相信自己是债卷欺诈计划的“受害者”,拜登和阿切尔利用他们在美国的庞大的家族王朝社会关系都避免了责任。

在该案中也被定罪的阿切尔,不知道为什么却看到一位联邦法官撤消了对他的定罪。 但是上诉法院法官推翻了下级法院法官的裁决,恢复了阿切尔对此案的定罪。  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的长期业务伙伴阿切尔Archer目前在等待最后判决。

库尼(Cooney)是他们的同伙,目前因涉嫌此事而被判入狱,之后他通过调查记者马修·泰尔曼德(Matthew Tyrmand)与史韦哲重新建立联系。 从监狱出来后,库尼为Schweizer提供了书面授权,他的电子邮件帐户名和Gmail帐户的密码,以检索这些电子邮件。 他以书面形式授权发布这些电子邮件。值得注意的是,这是亨特.拜登的亲密业务伙伴首次公开确认,亨特Hunter是在父亲Joe Biden (乔·拜登)的纵容和影响下与中共代理人进行肮脏交易。

这些电子邮件提供了一个独特的窗口,可以了解乔.拜登的商业世界在奥巴马-拜登政府期间如何开展业务。 这些中共同伙试图与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建立关系,并与他的父亲和总统奥巴马-副总统拜登(Obama-Biden)在白宫进行交易并开展业务。

例如,2011年11月5日,阿切尔的一位业务联系人向他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以借此机会通过帮助为一组中国高管和政府官员安排在白宫的会议来获得“潜在的杰出新客户”。 该小组是中国超级企业家俱乐部(CEC),代表团成员包括中国亿万富翁,中国共产党的忠实拥护者,以及至少一名来自北京的“受尊敬的高级外交官”。 尽管CEC的名称是善意的,但它却被称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第二外交部”(来具体实施蓝金黄计划而达到控制美国的罪恶目的)。中国共产党政府严格控制着该国的大多数企业。  CEC由一群中共顶级商人和中国政府外交官于2006年成立。

CEC的领导层拥有众多中共高层,其中包括王忠禹(“十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党组副书记”),马卫华(中共多个办公室主任)和蒋锡培(中共大富豪之一),及中国共产党重要成员,第十六届全国代表大会委员代表等。

“我知道现在是政治季节,人们很犹豫,但不会每天都出现这样的团体,”一个名叫卡舒吉(Mohamed A. Khashoggi)的中介人代表CEC写信给亨特Hunter Biden和阿切尔Devon Archer的同事库尼。 卡舒吉说:“参观白宫并与参谋长办公室成员和约翰·克里国务卿举行会议将是很棒的”,他在写上应该是一个重大危险信号之前说:“不确定是否必须要做这个”。 据库尼推测,卡舒吉(Khashoggi)的意思是《外国代理人注册法》(FARA)中的注册说客法律——可能会找他的麻烦,故要绝对机密行事⚠️

Khashoggi认为,这次访问代表了“一种软外交手段,可能会非常有效”,并且将使亨特Hunter Biden家族的商业伙伴“在将来如要达成任何商业交易都能够与中国顶级商人接触”。

实际上,这封电子邮件吹嘘着只有中国、乃至世界顶级富豪才拥有CEC会员资格:

CEC目前的成员包括50位杰出人物,例如:CEC,联想控股和联想集团董事长柳传志; 中国著名经济学家吴敬连,张维英和周其仁;中共高级外交官吴建民,原中共商务部副部长龙永图——中国全球化的代表; 王石(万科); 马伟华(招商银行); 马云(阿里巴巴集团); 郭光昌(复星集团); 王建林(万达集团); 牛根生(老挝基金会); 李书福(习近平妹夫、吉利汽车董事长,并收购了沃尔沃(Volvo),瑞典著名豪华汽车品牌,曾译为富豪。该品牌于1927年在瑞典哥德堡创建); 李东升(TCL公司); 冯伦(Vantone)等。

据称,CEC成员公司的总收入“总计超过1.5万亿元人民币,约占中国GDP的4%”。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同事库尼的序言将中国CEC成员形容为“工业精英”,“极具影响力”和“当今中国最重要的私营部门人士”。

在与亨特·拜登的同僚库尼联系之前,CEC一直在试图与奥巴马·拜登政府的高级官员能举行会议,但毫无结果。  “从DC方面来看,您将在下面看到,他们CEC给政府的几位成员和其他成员写了封信,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强烈的反应。”

卡舒吉在电子邮件中写道:“这是顶级中国公司”,他指的是这是中国亿万富翁代表团。

卡舒吉Khashoggi强调:“ CEC小组最优先考虑的是能见到白宫成员,并请一位美国高级政治家或奥巴马政府的高级成员来会见他们。如果您在华盛顿特区的朋友可以提供帮助,我们将非常感激”  。

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和德文·阿切尔(Devon Archer)显然是被要求在十天之内为中共的CEC代表团与白宫高层的会谈作出安排。

卡舒吉Khashoggi最初将2011年10月19日的电子邮件发送给了加里Gary Fears,这是一个历史悠久极有争议的政治筹款人,曾在1990年代中期陷入河船赌场丑闻中,没有得到回音。并在几周后2011年11月5日库尼转发给了阿切Archer。 

时间很短,因为Khashoggi的原始电子邮件指出中共CEC代表团将于2011年11月14日到达华盛顿特区。邮件告诉阿切尔Archer关于将中共CEC代表团带入奥巴马白宫的要求,务必向卡舒吉Archshoggi“伸出援手”。补充说,阿切尔也“参加”了他们的计划,然后“从CEC代表团找人进行他完美的钾肥交易”。

当天,菲尔斯(Fears)向卡舒吉(Khashoggi)发送了一封邮件,阿切尔(Archer)收到了菲尔斯(Fears)的电子邮件,并向卡舒吉(Khashoggi)发送了一份他已提出的钾肥交易的商业计划书。

最初的提议后六天,阿切尔收到一封后续电子邮件,询问与CEC代表团的会面如何。 电子邮件结尾为“帮我一个忙,请亨特.拜登给我打电话,我已经尝试过几次。” 阿切尔回答说:“亨特带着皇室贵族在阿联酋旅行了一周,所以大概下周他会回到口袋里……” 与CEC代表团的会议很好, 似乎有很多事情要做。 可能不适合目前的钾肥私募,但随着矿山的发展,有必要他与他们之间保持着良好的战略关系。 绝对想和穆罕默德喝一杯,让他知道我对他的整个生意印象深刻。”

一分钟后,阿切尔(Archer)发送了一封后续电子邮件,“无法在网上与亨特(Hunter)确认这一点,但我们会在周一的WH(白宫)会议上让他见中国人。”

在会议当天(2011年11月14日),库尼向Fears发送电子邮件,确认阿切尔“让中国人全都在哥伦比亚特区得到照顾”。

奥巴马-拜登政府的档案显示,这个中国代表团确实于2011年11月14日访问了白宫,并享有高层访问权限。 根据白宫访客记录,该代表团包括约30名成员。 但是这些记录也掩盖了中国代表团最重要的项目:与副总统拜登本人会面。

访问日志中列出了奥巴马管理与预算办公室(OMB)的副主任杰夫·齐恩茨(Jeff Zients),他是会见CEC代表团的主持人。 奥巴马已责成齐恩茨Zients进行重组会谈内容,并最终巩固了美国商务部下属的各种进出口的代理机构,中共代表团对此怀有浓厚的兴趣。

CEC发布的旅行行程也证实了代表团会见了奥巴马当时确认的商务部长约翰·布赖森(John Bryson)。

奇怪的是,奥巴马-拜登的访问日志没有提到与副总统乔·拜登的任何会面。 但是CEC的一位核心创始人透露了副总统的账外会议。 在一份晦涩的文件中列出了CEC成员的履历,CEC秘书长郑美琪声称她为2011年在华盛顿举行的CEC代表团会议提供了便利,并以CEC会见的华盛顿白宫机构人物为荣。 她留下会见的名字是副总统乔·拜登的名字。

在那次中共CEC代表团访问白宫建立的关系可能使亨特·拜登和德文·阿切尔受益匪浅。 两年后,他们合作成立了中国政府资助的渤海丰收RST(BHR)投资基金。  BHR的第一个主要投资组合之一是像Uber这样的拼车公司,名为滴滴Didi Dache(现称为Didi Chuxing Technology Co.)。该公司与中国企业家俱乐部(CEC)主席,传奇创始人柳传志密切相关。 控股公司是联想的母公司,联想是全球最大的计算机公司之一。 柳先生曾任中国共产党代表,曾是2011年中共中央访问白宫代表团的团长。 他的女儿柳青是滴滴的总裁,滴滴把优步(Uber)从中国踢了出去。

柳传志长期积极参与中共政治活动,包括担任第九届,第十届和第十一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以及中国共产党第十六届和第十七届全国代表大会代表。 柳曾任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ACFIC)第八,第九执行委员会副主席,该组织是隶属于中共统战部的组织。

拜登(Biden)竞选活动团队尚未回应对此故事的置评请求。

这是一个发展中的故事。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2+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19933
6 月 之前

污點證人終於出現, 咱們走走看…爆料革命比耐心比體力….,老兵相挺終將勝利!!!!!

0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0月 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