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送中的王婆婆

内新闻/素材:青衣青青   校对:雅典娜的圣斗士(沙加)

2020年10月2日,被「送中」的王婆婆在被羁押和软禁于深圳一年多后,历尽艰难,终于返回了香港。面对镜头,王婆婆哭着说:「我更加爱香港了!但是香港变了,香港已不是原来的香港了⋯⋯」

在香港,几乎无人不知王婆婆,而笔者是在雨伞运动中知道她的。一头银发身材瘦小的王婆婆,几乎从未缺席过和平抗议示威游行活动,她永远手举一面英国国旗出现,那成了她的标志,也让她家喻户晓。

反送中运动开始后,王婆婆一如既往参与其中,但后来却忽然消失了,音讯全无,生死不明。后有媒体披露,王婆婆是被羁押在了深圳。如今失去自由4百多天的王婆婆,在香港两位议员朱凯迪和张超雄始终不懈地努力追查和帮助以及良心媒体的持续关注下,终于回到了香港。

10月18日,完成14天防疫隔离的王婆婆在两位议员的陪同下召开了记者招待会。会前拍照时王婆婆手举写有「SAVE 12 HK YOUTHS」的字牌。被送中幸运归来的王婆婆心中牵挂著那12个被送中近两个月杳无音讯的年轻人。

随后王婆婆向公众详述了自己的遭遇。

反送中运动开始后,王婆婆一如既往地参与其中。她说她不属于任何组织和团体,仅凭自己的认知和信仰做自己该做的事。去年8月11日晚在太古城和平示威时,遇警方武力驱赶,并遭黑警暴力推撞跌倒在地浑身瘀伤被送上救护车入院治疗,她说这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被警察如此野蛮施暴,而当时为了保护她撤离的并不相熟的年轻示威者则遭到了更为严重的棍棒殴打。

2天后的8月13日晚,王婆婆又赶往机场参加抗议活动,但因警方提前设障未能去往。深夜时分,她在年轻示威者的护送下登上了巴士,准备返回深圳家中。在深圳龙岗区,王婆婆多年前购买了间小公寓,并时常去居住。

这恐怕是王婆婆终身后悔的一次选择,在皇岗口岸过关时,王婆婆被扣留和搜查盘问,随后又被押至派出所。在派出所等待了长达7个小时后,警方开始了对她长达100小时的连续审讯。她说先后受到四批人审问,她无法分清是国安还是国宝,或是警察,基本内容都是有关反送中游行的。警方出示了她在游行中的照片,并询问她是否属于某个组织,或认识某个人某个议员。同样的问题先后被几批人反反复复询问,两天两夜,王婆婆几乎没睡过觉。 随后超过10名警员带她前往她那不足30平米的小屋搜查,并带走了些所谓物证。十天后又去搜查了一次,同样带走些物件,而这些物品有些后来不知所踪。

随后王婆婆被勒令签署一份文件,内容是同意对她进行15天行政拘留,并且不得上诉。身心疲惫的王婆婆想尽快摆脱这种折磨,心想拘留15天就认了吧,很快熬过去便可重获自由,否则没完没了的审问会令她身体和精神崩溃。于是王婆婆被迫在文件上签了字。

就这样王婆婆被送去了福田拘留所,15天行政拘留期满,王婆婆没能等来释放,却等来了国安。然后在没有任何说法的情况下又将王婆婆送去了深圳市第三看守所,接受15天的刑事拘留。王婆婆这时才知道自己太过天真,于是提出申诉,询问自己究竟犯了何罪,而她得到的回复是:你无权追问!

王婆婆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被刑事拘留了,据说在她反复追问下,得到的回复是犯了「寻衅滋事罪」,但这仅是口头告知,并无文字文件。就这样王婆婆又开始了在看守所的煎熬日子,据她说虽然十几平方的监牢里住了16人(据说之前住了26人,是为「照顾」王婆婆才调走了十几人,并且把不安分的犯人也调离了,特地又调来几个安分之人),在4个摄像头的监视之下(连洗澡都处在监视之下),吃着难以下咽的糟糕单调的食物,血压还常常飚至200以上,但同监室的都很关照她这个老人,她算幸运,心存感激。

这期间王婆婆被告知,刑事拘留期满后她将被旅游,安排参加「爱国之旅」,前往她十几年前曾去扶贫四个月的边远贫困地~陝西省双洛市,接受再教育。同时在拘留期满前,王婆婆还被迫写下悔过承诺书,同时拍摄一个短片,表明自己不曾遭受过虐待,保证不再参加示威游行,不再举英国旗,不再与外界联系,也不和记者联系等等。短片拍摄时,还逼迫王婆婆做出手举五星红旗的动作。王婆婆为了尽早离开看守所,全部照作了。她说她没有刘晓波式英雄死不低头的骨气,她想回家,想回香港,她惦记着香港的年轻抗争者,惦记着香港运动⋯⋯不过王婆婆说,手持红旗拍照时让她笑她没笑,因为她笑不出来。

刑事拘留期满后,王婆婆踏上了所谓的「爱国之旅」。一路上管教向她宣扬中国巨大的变化,让她体会中国的好,让她不要做损害中国的事,并且要求她写一篇赞美的文章。王婆婆问:「写负面的行不行?」对方没有回答。王婆婆说她一点不觉得现在的陕西比之前好,虽说那时穷,但山是绿的水是清的,空气是新鲜的,而人是纯朴善良的,而现在,被污染的不止环境,还有人心⋯⋯

五天的被旅游结束后,王婆婆被带回深圳,被要求交纳3千元保释金取保候审一年,这一年中不可离开深圳,而罪名依旧是口头告知的「寻衅滋事罪」,但王婆婆收到的四份文书里都无明文写有这一罪名。

就这样,王婆婆又在深圳被软禁了一年多时间,到期后又在各种刁难和推托中延迟了十几天,期间还被执法人员粗暴对待弄伤了手臂。终于,王婆婆在拿到解除取保候审通知书,解除封锁出入境证明书和退还的保释金,在被「送中」4百多天后,回到了香港。相比那些无声无息消失的无数被秘密送中者,王婆婆还算是幸运的,但一个年近七旬的老人在这一年多时间里所遭受的莫名拘捕坐牢和各种不公对待,仍让人唏嘘,令人痛心和愤慨。

一直坚持不懈为营救王婆婆奔走呼吁的张超雄议员在记者会上表示:「这是一个令人无法接受的严重事件。香港永久居民王婆婆在香港和平示威表达诉求,其行为与其大陆生活毫不相关,怎可在大陆对其进行拘留禁锢,剥夺其回港和出外的自由?两个不同司法管辖区,两种不同司法制度,怎可凭一句并非白纸黑字的口头罪名,就将王婆婆行政拘留、刑事拘留、被旅游,又取保候审超过一年之久。这种不透明的野蛮司法制度和手段,对王婆婆造成了长期精神虐待,这样的恶法是让人无法接受的。这也正是香港人坚持反送中抗争的原因。

有记者问王婆婆是否还会再回大陆,王婆婆说:「我在大陆还有㳘动和不动产,但我没有勇气再回大陆,除非大陆有彻底根本的改变。我坐牢也要在香港坐,起码可获得文明对待。我这辈子最蠢的就是相信了共产党会带给香港未来,而放弃了入籍外国。」

又有记者问:「为何你一直在示威活动中举著英国旗?」王婆婆答:「因为英国人在短短150多年时间里建立了香港法制自由的核心价值,将香港建设发展成为一座国际金融中心,给了香港希望与未来。而反观有5千年历史的中国,在共产党领导下依然实施的是奴隶制,奴役人民,让人民跪下服从。回归之后把香港毁成了什么样,大家有目共睹。」

最后当记者问道:「国安法已在香港实施,你接下来还会参与抗争吗?你违背了承诺书,担不担心被迫害?」王婆婆回答说:「我这一生中做过最错的一件事就是违背自己的良心,出卖自己的灵魂而写下悔过书。但我不会放弃抗争,始终有人要站出来,要结束5千年的奴隶制度。年轻人是为公义站出来的,年轻人为保护我被黑警打,我必须和他们站在一起,有问题就要解决,不能再一味退缩了。」

王婆婆最后说:「如果政治迫害发生在我身上,我愿再次入狱,但不是在大陆,而是在香港,我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这里是我的故乡,我死也要死在香港这片土地上!」

看到这里,我的眼泪夺眶而出。在长达1小时40多分钟的记者会上,王婆婆曾数次落泪,或因委屈,或因感动。而在说最后这段话时,王婆婆却十分淡然,脸上透著坚毅。这种无畏不懈,不抛弃不放弃的坚持,正是香港这座城这方人的魂之所在,是所有热爱香港之人不屈的精神!

王婆婆,向您致敬!欢迎归队⋯⋯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