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债持续增加债务必会成为压垮中共的最后一根稻草

作者:文茗

近日中共财政部公布了地方债数据,今年9月,地方债发行7205亿元,其中,新增债券5546亿元,再融资债券1659亿元。截至9月底,地方债累计发行56789亿元,其中,新增债券43045亿元,再融资债券13744亿元。新增债券完成全年发行计划(4.73万亿元)的91%,其中,一般债券发行9393亿元,完成全年计划(9800亿元)的95.8%;专项债券发行33652亿元,完成全年计划(37500亿元)的89.7%,完成已下达额度(35500亿元)的95%。

目前来看,前三季度地方债发行规模大幅增加,发行量达56789亿元,同比增加14967亿元,增长35.8%,其中新增专项债券同比增加12355亿元,增长58%。此外前三季度地方债平均发行期限15年,同比增加5年,债券期限与中共目前推行的基建项目期限完全匹配。资金投向主要是中共重点支持的交通基础设施等七大重点领域和“两新一重”、城镇老旧小区改造、公共卫生设施建设等重大项目。允许新增专项债券用于重大项目资本金的比例由20%提高至25%。为了中共所谓的经济新的增长模式,前三季度中共特意降低地方债平均发行利率为3.38%,同比下降8个基点,以便有效的降低地方融资成本。而且中共财政部特意明确了坚决贯彻落实中共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加快地方债发行使用,确保新增专项债券10月底前发行完毕。

地方债其实一直都是悬在中共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距离我们最近的消息便是近日,一则网络探访视频让独山再度成为舆论焦点。视频中称,曾为贫困县的独山,却由于此前大量的投资项目,导致地方负债一度高达400亿元。当地不少百姓都听说独山欠了钱,但具体内情也说不上来,只知道“当初摊子铺得太大!”随即,独山县与其所在的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均发声回应,并做出解释:独山县吸纳的资金中,绝大多数用于基础设施、脱贫攻坚、民生工程等项目建设,发挥了较好作用。而截至今年6月末,独山县政府债务余额135.68亿元,其余为企业债务。不论县政府如何解释,债务已经是事实,动则百亿的债务对于如此贫困的一个县城来说,实际它已经破产了。全国这样的县有多少,根本无法统计。

“独山版紫禁城”和旁边未拆迁完的居民楼。

往年中共应对重大自然灾害都是非常迅速的,像地震,水灾之类的事故,救援队伍一般都是第一时间到场,电视、媒体大肆宣传他们的“伟大”。今年南方水灾却一反常态努力淡化灾情,最特别的便是少了那些救灾抢险的画面。为什么呢?实则是地方太缺钱了。这两年有多少地方的机关单位发不出工资,银行全面降薪等等,都是地方缺钱惹得祸。地方政府缺钱根源就在于分税制导致增值税、关税等优质税种归入中央,基础建设,各种事权下方地方。地方政府过去为了维持各方面开支,成立了城投公司获取融资,而且利用土地财政卖地,维持债台高筑的地方财政。如今中国大搞计划经济切断房地产融资渠道,同时房子也开始卖不动了,土地流拍已是常态。直接影响到了各地方的土地财政,于是地方债务危机就凸显了出来。

截至2020年6月末,中共公布的全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241583亿元,这些仅是账面的债务平均利率只有4%左右,每年大概需要支出利息1万亿。而那些隐形债务,像信托贷款,私募基金贷款等,按照城投类信托规模估算,这个数字跟债券比只大不小。就按照25万亿计算(这是保守估计,现实情况可能超出想象),平均利率按照8%计算,每年需要支付的利息超过2万亿。两者加起来保守估计也有50万亿,每年需要支付的利息超过3万亿。

假设的这50万亿地方债务,在经济上升的时候,地方政府有土地出让金和其他收入,每年可以只还3万亿利息,本金不断滚动发债,是可以维持下去的。一旦入不敷出,连利息都还不上时,结果只有崩溃这一条路可走。

如今中共拼命的在增加债务投放,现在一个月投放的量几乎是前些年一年甚至几年的投放总量。如此大力度的增加债务融资也只是刚好维持了利息的偿还,各地方地缺钱的现状根本无法改变。如果中共还继续贷款大搞基建,当利息都无法偿付贷款之时,那必然是恶性通胀到来之日,也是中共自取灭亡之时。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08

10月 17日